导航 我爱短文学网

位置:首页>散文精选>爱情散文>

我的情史

时间: 2014-08-10  作者: m.52dwx.com  关注: 1103
我爱短文學網
三月的韶关,早已是春意昂然了。春风化雨,随意地飘洒;城市的水泥地上,看不到春草的影子,而—绿色终究还是写在了树梢上。河里的水涨了、马路边的花开了、洋伞也开了,与花儿赛艳;开在阳光下,开在细雨中。



对于每年要参加艺术高考的学子来说,每年的三、四月份是他们最忙的日子,即将到来的美术联考检验定着他们所学的专业关键时刻。也正是如此,我与几位好友:朝和飞、来到了广州美术学院。此行认识的众多好友中,最幸福的算是认识邹华了。
广美院内的足球场上,有着十余间破旧民工房。在过去的每一年里,这里不知道接待了无数的求学之子。而对于此,我并不清楚。但此行我们正要寻找一个居于此处的一个同学--妤。既是同学,为了能多获取此行报考的大专院校的信息,我们首先就要去找到她接头。
走进那低矮破旧的平房,发觉这早已经和大都市脱节的建筑,是那么的不协调,大小在乡下长大的我,有这样的一个感觉:曾经看起来高大的大平房,今天在我看来,确似乎能把平房的顶尖触手可及,而事实上并非如此。如若要是盲目地寻找起一个人来,并不是一件容易之事。庆幸的是也许与我们学艺术的人天生有股热情,经打听,很快便找到了那同学。
轻轻地敲开了那扇门,里面的她似乎听出我们的声音来了。随着应声,门开了。室里很小,光线似乎也很是淡,在适应了柔弱的光亮后,我们看到了室里还有三四个女同学各样地随意地坐着。有的依着床架靠着、有的半坐在床沿,有抱了个布娃娃侧身在床的中间,好一番随意的自由。由于空间狭小,作为陌生人,我们也只能坐在这大姑娘的床沿上了。斯是陋室,唯悟得磬……在这里,交谈成为了一门艺术,由于大家都拥有共同的一个爱好。转眼间我们的交谈就欢畅起来。在畅谈中,我逐渐注意到了一个女孩,她--衣服并不华丽,但是普通的着装,并不能掩盖住她不脱俗容貌。她--像是从烟雨的江南之地走来。似是不知道那家的闺秀,在断桥上被春雨打湿了束装,刚换上了普通人家的素装。一开始是模糊的影像,慢慢地打量,转而变得清晰。妩雅,没有任何的修饰;自然,但却也然已清新;我觉得她是位画中人,有国画山水的秀美、工笔的带有谢意与实描的优美线条、西洋油画的细腻;看上去也有古风遥远的古朴风采,而又不乏现代的韵味。水灵的眼睛,竟是一水的清澈见底,竟然看不出来是否也许有柔情。只是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却自此难以忘却的是容颜;一把乌黑的长发飘逸,在转动之时被不经意地甩起,浮动起一缕春风拂面而来,似是牵动了一丝柔情,带着少女特有的幽香向我袭来。
许多的话题注定了我们投缘,此间的闲聊,有许多的话题竞是由我和她引领大家闲聊。不觉间,我们就聊了许久。如今,大部分的话题和一些话都记不起来了。但是我依然记得,我们所聊的那些话都是与彼此的兴趣爱好是相同的。这突然让我想了了相间恨晚这一词来。此间,像是寻找到了冥冥中的知音,备感的愉悦。
到了晚上,我们决定出去走走。
夜幕下,忙碌了一天工作的人们,依然处在喧嚣之中。都市的号角在不息的人群中吹响,沉闷而急促。似是他们每一天都在度量着马不停蹄的马路,就算有红绿灯在闪烁,他们也似乎极不情愿在来往如飞的车流穿梭中促足。
柏油路上的车马,把我们带到了闻名遐迩的广州北京路。
这里商旅云集,流光溢彩。多彩的霓虹,把这里的楼房、街道、花草和树木,装扮得五彩缤纷;宛如一幅幅美丽的画卷,但它并不是出自于某一位艺术家之手,而更像是天然、纯粹的浑然天成。或现代、或老式建筑的美丽、整洁的街道,再有一些人为得细腻得雕琢。于是,马路上或行、或走、或坐着的人,嫣然已经是画中之人了。
步行街--这种不知道是自然的回归还是新生的产物,在繁华的都市生活中开辟了一条金光的大道。在这里,不管你是家财万贯、还是普通的老百姓,都置身于其中。父母们带这儿女、亲朋会同着好友、小伙子携着姣俏的情人,在整洁的大街上,悠闲地走着、逛着,神态是那样的宽松和愉快。或许,在传流的人群中还有不少到此一游的游人,也有像我们一样的过客。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但此时,都也与之情景相溶了。这个时候,才认识半天的我们,就这样走在画中。突然地心里面浮现这样的一首诗:若非偶遇不相识,此中聚散未知时。缘来共同走一道,四月风光是花期。我想,这一刻,定时九九年里最美的一个花期!闲逛中,有时候不经意的对望,总会也不经意地错开视线。我的心,似乎是被萌动了……有点若斯的游离。



“马头山”朋友飞的突然一声叫唤,把我拉回了现实!还在北京路。
在这里,如若是把我们这些游人和市民称为之配角的话,那么步行街里的大小商贩则是绝对的主角了,他们笑盈盈地迎接着如潮般来往的客人潮。步行街道两旁的商铺里--灯火通明,商品琳琅满目。各式各样的货物,满满地摆放在货物架和展示柜上,还有在透明的橱窗玻璃里面。使得人们很容易就感觉到这些许多的东西都是唾手可得的。真不知是哪一位聪明的商业奇才发现了这一种极具诱惑的商业手段,刺激了人的购买欲望,财源自然是滚滚而来。
广州,不愧为国际化的大都会。
在这里,步行街中的许多地方,我们不仅仅能碰到来自祖国各地的商旅和游人,而且还常看到国外的游人。有些三三俩俩地走着、有些坐着、也有些立着,似乎是在闲聊;又似乎是在与我们热情的商家在洽谈。有些谈笑风生的,眉宇间透露出愉悦之色,似是朋友之间交谈甚欢,也似乎是达成了生意上的合作和交易。总之就是一片的繁华和繁忙……还有一些背着行囊,脸上风尘仆仆的。像是刚从古老的丝绸之路,带着朝圣东方的信念,一路奔来。彼此的你来我往,融融恰恰。或许,在我们亘古的年代--我们的先民们,就已经与他们相融相处了。
在闲逛中,我们看到了许多极具岭南特色的广州建筑老建筑。这些从时代中周过来的旧房子--吊脚楼,落于都市高大的建筑群里。它似乎曾经见证了无数的历史的风雨和岁月的沧桑。然而昔日的无数辉煌,在历史的洪流冲刷中,在此时却变得那样的苍白着,也无力着。看着这些,我不禁对岁月催人的力量变得不胜的感慨……让人有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感叹。然而,变化总是好的。就邹华君来说,下午时才给人以脱俗不可接近的感觉,可到了晚上,她让我的眼前为之一亮。
晚上的她,穿了一件浅白色的连衣短裙,清新淡雅。在早些时候,我还寻思着她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而如今她真实地站在我的身旁,谈吐间透露着与人的特有的亲和力。话语温柔,听起来让人倍感亲切!许是我们靠得很近,似乎分明地已经感觉到了她的呼吸和心跳。还有青春女人特有的体香随着细细的呼吸轻轻传来,那撩人的醉更不禁让人浮想联翩:要是她能成为我的佳人,此时我们漫步在着幸福的街头,那该是多幸福呀!我们的目光相接,我都会感觉到她的眼帘里流动的秋波,着实的让人心醉,而她的眼睛更是闪闪发光,那亮光几乎能倒影出我的影子来。
也许我们是在愚人节认识的,所以我们此后的交往也富有戏剧性。几天后我们回到了韶关,上了一个多星期的课。想不到中旬我们有在美院相聚了。如果此前算是我们的初识的话,此次的相聚,那无疑是我们的进一步交往了。
四月,是广州多雨的季节。已是邻近考试的时间了,此间的白天我们都在各自的地方画画,此前的经历和邹华有鉴别于人待我的礼遇,让我每天都似乎沉醉在弥漫着鲜花烂漫的幸运与幸福里。在广美的林阴小道里,我们的身影几乎布满了整个校园:在婆娑的古树下、在充满艺术的塑像边、在杂乱的雕塑房、在陈旧的画室里,身边尽是艺术的气氛、艺术的气味、艺术的空气、连雨夜是艺术的。在雨中,一柄旧的雨伞下,我第一次接触到了她纤细的手臂,那是第一次心灵的触动;在雨中,第一次不经意地拥着她的手臂。我觉得在这充满艺术的天空下,除了浪漫,再也没有别的气味了。一幢老旧的艺术家宅院中,小庭院里有颗开了花的玫瑰,那暗香竟拂面而来。我想我是醉了……其实这一次,也只是因为下雨,仅是朋友间的普通相送回她的宿舍而已。现在看多少来说是我有更多的是自作多情的成分,但是我要感谢这四月的春雨。此时它也正多情地下着,雨润着春月大大地,也是青春的芬芳,化成了涌动的春潮,激动着、澎湃着……确实--就这一会,我多想可以用一个亲吻。轻轻地落在她的脸庞,她的嘴角……
在不觉中,我们度过了美考前的的快乐时光。也就是在这无声的日子里,我们彼此相互鼓励着,像是已经看到了未来与希望,正在悄然而致。
时光匆匆流逝,转眼就临近考试了。二十三日,我们在华南师范大学里面找到了一个暂住的地方,忙了大半天终于安顿下来了。直到下午,同行的人都还在瞎忙乎什么。此前邹华她在美术学院里面是有住处的,此行找落脚之处她并没有随行。鉴于二十日变是华师大的全省师范联考,为了不耽误次日的应试,于是我便打道回到美术学院去接她和我的同学。
这个时候,许是大家彼此知道别离在即了,坐在“178”路公共汽车上,我们也没说什么话。看着她静静地望着窗外,若思、若忆,又似乎是在看着什么?我顺着她的视野望去,初夜的城市里,闪烁的霓虹、宽阔的马路、高楼、桥梁,雨雾还有花儿与人影相溶。我不知道她在看什么,或者只是随意看着眼前一恍而过的任何景物。但是我知道,没过几天,就是我们分别的时候了。心里似是有很多话想要说,却总找不着很合乎适宜的话来。心想,也许她也还有很多话没说!但此时谁都无心打破这别离前最和谐最宁静的相聚。我想,此时--恰是无声胜有声了吧。我也已经记不起我当时是在做些什么了,也许只是靠近她坐着,感受着她那细细的呼吸;也许只是看着她那青春红润的脸庞,闻到她的呼吸,已经沉醉过去了;也也许是朝着她看着的方向,一同看着相同的方向、单却不同的景致,接受着她被那吹进车窗的风带起的发稍无意地撩动着,看着那遥远的未来,就这样被风和发肆意地撩动着、撩动着……
从美院到华师大的路本来应该是很长,而我此时却觉得很短暂。心里开始在抱怨为什么今天的交通状况为什么会这么好,也不来一场大塞车。或许是下一场四月的更大的一场雨,这样我就可以再为她撑一把伞。这样我就能更接近到她了……然而天空却很美,甚至星星,甚至月亮……
此文写于二零零零年的夏天。该年的十月份我考上了广东韶关大学的美术系。十二月份,我把该文手书写成书信形式寄与考进广州美术学院某某系的邹华君,文末写到:此稿作于半年前,与暑期进行了整理与手抄整理,虽是力作,但水平有限,时而坏缅往日之事。乃阅之,现寄予君,愿予之雅俗共赏。文中有些地方有唐突佳人之处,让你贻笑大方了。但其中处处,都是……(文到此后部分原稿遗失。)
而今时越十余年,回望此间十余载的生活。发觉自己由青春时的稚嫩,到如今日以成熟了起来。想起美考后临别前她父亲的一席话,指引了我十余年此间的生活:要学艺术、要成就一番事业,就要耐得住寂寞,也许--我已经有足够的耐心去寂寞了……
往事匆匆,岁月幽幽,时光总会带给人一丝的感悟。人的一生当中,总会有这样或那样的一位姑娘,与你相识、相知,或者其中的交往与交情浅尝泽止、或者是一往情深!在青春,萌动的岁月里,邹华对我来说:她——就是那位姑娘!
 
 
Www.52dWx.CoM 我愛短文学网首发
  • 猜你喜欢

    栏目推荐

    热门关注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