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短文学网

位置:首页>鬼故事>搞笑鬼故事>

贩卖机的神奇故事

时间: 2017-03-10  分类: 搞笑鬼故事

Www.52dWx.CoM 我愛短文学网首发

 

那是个倒运的黑夜。轮胎爆胎,车子卡在水沟里,手机掉了,钱包忘掉带出来。
最凄惨的是,和玫君约好了一起到兰潭赏月,没想到却临时下大雨。“气死我了,今后再也不跟你出来了!”玫君气??地坐在车里发脾气。虽然我已经说了千万声的“对不起”,玫君的脸上始终不见笑脸。
“把车子开到水沟里边去的可是你啊!”虽然我心里是这么想的,嘴巴却不敢这么说。
车窗外的大雨噼里啪啦地下着,别说是月亮了,周围数公里规模以内只见水茫茫的一片,几乎快要连马路在哪里都看不清了。
“都是你啦!劲风天叫我出来看啥月亮!”玫君越来越火,随手掐了我一把。
我一边哀嚎,一边替自个争辩反驳道:“没办法啊,谁叫你不看气候预告的。”
“这么说来……是我的错喽?”
没有多久,玫君用手机叫了一辆出租车来,然后自个一个人狠心肠坐着出租车走了。临走前她只丢下了一句话:“你自个想办法。”便留我一个人在滂沱大雨中淋雨。
无奈,我只好四处寻找电话亭,想叫一辆出租车来载我。就在我通过潭水旁的凉亭时,我看到了古怪的画面。
在凉亭的正中心,摆放着一台贩卖机。在兰潭这种景色区有贩卖机就有点儿古怪了,更古怪的是,贩卖机居然还摆在凉亭的正中央!
凉亭的中心正本该有张石桌子、周围有几张石椅子的,如今却变成了这副容貌,几乎不伦不类。
贩卖机的延长线绵延到公厕的另一头,底子看不出来是用多长或是用多少条延长线衔接的。
外头下着滂沱大雨,附近的可见规模内连半个人影都不见。看来除了这个凉亭以外,我是无处可去了。
在暴风吼叫的大雨当中,凉亭中心的贩卖机闪烁着微弱的灯光,彷佛在召唤着我前去。
我将外套披在头上,冒着四散纷飞的雨点飞驰到凉亭里边。
一进到凉亭,我便刻不容缓地凑上前去看贩卖机。
这个贩卖机怪,贩卖机里边贩卖的东西更怪。
内衣、内裤之类的东西我曾听说在日本的贩卖机有卖过,可是人头、大腿骨之类的东西……这个贩卖机卖的东西也太过惊悚了吧!
我持续看着贩卖的产品,有许多都是人类器官之类的,看起来怪令人发毛的。
除此以外,内脏、眼球、毛发、排泄物、分泌物等等想都不敢想的东西,上面都有卖,乃至还区别出到底是男性分泌物,仍是女人分泌物。
在最终一排,居然还贩卖棺材,更是令人匪夷所思。
贩卖机贩卖的东西种类之多,令人拍案叫绝;其贩卖的产品之独特,更是令人惊奇不已。
在价格的那格标明灯上面,标明着一些古怪的数据,像是一星期、两年、十年等等。
难不成,这些产品所有必要付出的东西,是买方的生命?
贩卖机的取物口也是出奇得大,大到我整个人都能够躲在里边睡觉。这么大的取物口,我想,掉一具棺材出来也不稀罕吧!另外,有一张格外的阐明贴纸,招引了我的目光,上面注明着——付费乘倍,能够指定目标。
我看得一头雾水,指定目标?指定啥目标?假如真的能够指定,那假定我要买某某人的头或大腿骨,真的能够买得到吗?
我无法想象用生命来生意东西,也无法想象当产品从下面那个巨大的取物口掉出来的时分,会是如何的一个画面。
虽然有点儿毛骨悚然的感受,不过啥都不买也实在是心痒难搔。我估测这应当仅仅整人玩具之类的,待会儿掉出来的,应当仅仅一些做得很传神的人骨道具。
横竖闲着也没事做,付费方法又是啥一星期、两天之类的,底子不用投钱下去。在好奇心和无聊的作怪之下,我决议买一样东西试试看。
打定主意以后,我挑选了一个最便宜的产品,带着既等待又振奋的心境按下了“大腿骨”那个按钮。
咚隆!一根骨头真的从贩卖机里掉了出来。
我从取物口将它拿起来。大腿骨沉甸甸的,如同不是塑料玩具。我拿着大腿骨,用力敲向凉亭周围的柱子,发出了烦闷的动静,感受上蛮坚硬的,有实质感,不太像是假的道具。
我拿着大腿骨玩了一瞬间,渐渐地感到无趣,我想要买的是对比风趣或是影响的产品。
要买啥呢?
我将目光搬运到了“人头”那格。这个还蛮影响的,比起大腿骨和其它器官要来得恐惧。仅仅,已然要的是人头,总要指定个目标吧?指定,要指定谁呢?
想起今晚的事情,我决议了,就指定玫君吧!
其实在我的心里,恶作剧的成分居多,关于贩卖机的好奇远胜过报复的心态,终究,我是喜爱玫君的。我并不希望真的在贩卖机的取物口看到玫君的头。
我一边猜想着终究会掉出准的人头,一边深思:不可能真的掉出玫君的头吧?八成仅仅掉出不知名的人头来。

咚隆!
严重的时间降临,我满怀兴奋地往取物口看去,没想到,我看到的是一幅怵目惊心的画面。从取物口里头掉出来的竟然真是玫君的头!
从四散的鲜血中滚动着掉出来的那个头,的确实确是玫君的。玫君的头从颈部被规整地堵截,鲜血还在汩汩地流着。她的头发湿漉漉的,上面还有洗发精的泡沫。该不会是在洗澡的时候被人砍下头颅,然后丢到这个贩卖机里头的吧?
这实在是太耸人听闻了!
玫君睁大着双眼,目光里充满着惊惶和无法相信的仇恨神态,张开口似乎想说些啥。渐渐地,玫君的目光变得灰黯,因痛楚而歪曲变形的五官也逐步松懈,到最后,一动也不动地浸泡在血水里。
因为这一幕太过于传神,又太令人难以幻想,我被吓得脑海里只剩一片空白。
我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心里想着,为啥玫君的头会出如今这儿?
莫非,这真的是玫君的头?
莫非,我真的花了十年的“生命”,买了这个没用的东西,还因而害死了自个心爱的女孩?
我捧着玫君的头颅,非常悔恨地跪在地上,心里仅仅重复着一句话:“如果这真的是玫君,怎么办?”
不!这必定是假的!鬼大爺自创故事。
玫君早就坐着出租车脱离,如今现已在离兰潭很远的地方。怎么想,玫君都不可能会俄然出如今这儿。
我在心里如此通知自个,只要这么,我才能从惊骇中挣脱;只要这么,我才能逃离溃散的边际。
我开端假定并且剖析,这个人头必定仅仅蜡像做的。那些蜡像馆里的蜡像,不是也做得活灵活现,彷佛和真人相同吗?
既然蜡像馆可以做到以假乱真的境地,那这个贩卖机掉出绘声绘色的人头来也就不算太稀罕了。
除了真的可以“指定”,并且真的掉出玫君的头这个对比难以幻想、无法解释的疑团以外,贩卖机在我眼里现已不那么奥秘和恐惧了。
心里安靖下来以后,那份好奇心又开端不安地跃跃欲试。
我注意到,在贩卖机的下方标明着最贵的那相同商品,那是“棺材”,上面标明的价钱是五十年。
五十年?
我本年才26岁,假定我只能活到70岁,那么如果我买了这个棺材不就等于要与世长辞了?有点儿影响,又很令人等待。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会掉下一副棺材,也不知道“生命”用光了以后的我,究竟会怎么样?
光幻想就令人按耐不住,我焦急地按下“棺材”那个按钮,满心期盼着接下去将会发作的事情。
遽然,从贩卖机里边弹出一口棺材,砰咚,摔在凉亭周围,紧接着,从贩卖亭里跃出了四个人!
我定睛一看,竟然是牛头马面,还有是非无常!就在我还来不及惧怕的刹那间,牛头马面用锁链将我套住,紧紧地绑缚起来;是非无常则将我抬起来放进棺材里边,一起在我脸上盖上白布。
我奋力地挣扎着,但是在狭小的棺材里无法使力,铁链又锁得紧,我登时感到欲哭无泪的绝望。
棺材的外面传来了敲钉子的声响,还有铲土的沙沙声。我猜测,力气对比大的牛头马面应该是在铲土挖坑,想必是要将我埋进入。
而那是非无常在棺材的四角钉上铁钉,为的当然是不讓我有时机逃脱出来。
我听到沙沙的动静在棺材盖上不断响起,然后,还有两声咚隆、砰咚的声响。
我猜测,那个大腿骨和玫君的头大约也被同时埋了进来。
“呜呜……”我挣扎着被捂住的口鼻,想要呼喊救命。棺材外头的沙沙声现已渐渐地含糊了。
雨声,渐渐变得细不可闻。我想,我应该是被埋在蛮深的地底下了。在这种劲风天,在兰潭这种偏远的风景区,可能要通过良久,才会被人发现,有堆古怪的土坟。

 

我爱短文學網
+阅读全文
  • 猜你喜欢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