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短文学网

位置:首页>鬼故事>恐怖鬼故事>

梦见了死人

时间: 2017-03-07  分类: 恐怖鬼故事
我愛短文學網首發

唐锦跪在蒲团上,双手合十,诚心诚意的向着菩萨的泥塑雕像焚香跪拜,她是为卧病在床的母亲,在家里摆了佛龛,摆了香案,摆了蒲团,吃斋念佛,想借助神佛的力量,讓母亲的病尽快的好转,恢复健康,不仅仅她跪在蒲团上,在她旁边,还有弟媳阿娇跪在蒲团上,和她一起,向泥塑的菩萨雕像焚香跪拜,为卧病在床的婆婆求神佛的救治。

唐锦闭着眼睛,静心的默念着阿米托佛,念着念着,她听见了手机的震动声,不是她的手机,为了静心的跪拜菩萨,她特意的将手机关机了,要跪拜完了菩萨后才会开机,想来,就只能是在身边的阿娇,是她开着手机,在与人信息互动。

唐锦睁开眼睛,转过脸去看身边的阿娇,看她埋头在手机屏幕上狂戳,互动的震动声嗡嗡的响个不停,她忙疯了,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闹腾的唐锦也静不心来了,从蒲团上站了起来,匆匆的走出了房间,走上了阳台,点着了一根香烟,吞云吐雾,借此释放出积压在她胸腔中的闷气。

一根香烟抽完了,唐锦在阳台的栏杆上捻灭了烟蒂,扬手向阳台外面抛物,抛掉了烟蒂,转身回到了佛龛前,阿娇已经不在了,定是与网聊的对象线下奔现了,为这个喜好,弟弟和阿娇争吵过多次,最终是由母亲在其中说合,才没有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

啪,母亲的房间传来玻璃器皿摔碎在地上的声音,她连忙从蒲团上站了起来,顾不上穿拖鞋,光着脚,跑进了母亲的房间,唐太太躺在床上,一只手臂垂下了床沿,床边的地上,摔碎了一只水杯,她被送进了医院急救,推进了手术室,唐锦等在急救室外,与弟弟和弟媳联系,但只联系到了弟弟,阿娇的手机关机了,赶到医院的弟弟气愤的说:“我要与她离婚,这次,是离定了,任谁来说合,都不管用了。”

唐太太被推出了急救室,鬼门关前被拽了回来,暂时的保住了性命,医生说:“能做的就只有拖延时间,住在医院里,可以讓她多活些日子。”

唐锦和弟弟轮流的在医院陪护母亲,暂时的,就把阿娇抛在了脑后,没有再联系过她。

唐太太大部分的时间都是躺在病床上昏睡,插着输液管,连接着心跳监测器,昏睡了七天后,她醒了,与陪护在床边的唐锦说:“我梦见阿娇了,躺在草丛中,身边还躺着个陌生的男人,远处,一列火车正在行驶中。”

问唐锦:“你说,这个梦是不是一个预兆,阿娇会有生命危险吗?”

“她哪里会有生命危险,这几天不知道疯到哪里去玩了,连来医院探望你一眼都没有,亏你以前待她好,却是一只白眼狼。”

“我拨打过她的手机,是关机的,给她发了信息,告诉她,你在住院,情况严重,她却是对此没有任何的回应。”

唐锦没有将母亲做的梦放在心上,阿娇是与网友线下奔现了,此时肯定好端端的活着,与奔现的网友在某地快活着。

唐太太的醒来只是回光返照,当天的深夜里,在家熟睡中的唐锦接到了弟弟拨来的电话,听筒那端,他的声音哽咽着:“姐,妈走了。”

唐锦赶到了医院,病房中,弟弟守在母亲躺着的病床边,她的遗体已经从头到脚的蒙上了白色的布单。

唐太太的遗体冷藏在医院的太平间,唐锦再给弟媳拨去电话,她的手机仍旧是关机中,编辑了信息发送过去,内容是:“你的婆婆病故了,将要办理丧事,请你念在她以前待你的好,在七天后来殡葬馆见她最后一面,送她最后一程。”

唐太太的遗体在医院的太平间冷藏了七天,算停满了七天的灵,唐锦在遗体认领书上签了字,由殡葬馆的员工将母亲的遗体载走,运送到殡葬馆,在火化之前,举办了一场追悼仪式,供前来追悼的人们,见死者最后一面。

唐太太的遗体被推进了焚化炉中,阿娇始终没有出现,她的娘家人来殡葬馆追悼唐太太,问唐锦:“阿娇怎么没在场,而且手机关着,连续多日的不见人影,不知道她是否是生病了,卧在床上休养。”

唐锦才知道,弟媳原来与娘家人失联了多日,没有消息,不见人影,这个状况就是反常了,她告诉阿娇的娘家人:“阿娇半个月前就从唐家离开了,未留下信息,不知道去了哪里。”

“半个月前,母亲被送进医院抢救时,我联系过她,但她的手机是关机的,就编辑了信息发送给她,没有得到她的回音,也没有见她出现,七天前,母亲病逝在了医院,我再一次的联系她,手机仍是关机的,编辑了信息发送给她,依旧是没有得到任何的回音,也依旧是不见她出现。”

阿娇的娘家人报警了。

警察将怀疑的目标第一时间的锁定了阿娇的丈夫,唐伟,因为夫妻两人的感情长期的失和,婚姻早就是名存实亡了,唐伟有动机,杀死被他怨恨着的妻子。

唐伟被警察请进了侦讯室内,坐着,轮流看着他,通过调查后,唐伟的嫌疑被解除了,唐锦看见从侦讯室里放出来的弟弟,两天不见,人瘦了一圈,青着一张脸,病倒了,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吊着瓶,输着液,昏睡着。

警察又将嫌疑人的目标锁定住了唐锦。

她知道弟弟承受着婚姻不幸福的痛苦,对阿娇产生不满,又因为唐太太卧病在床的期间,阿娇不愿意在床边照顾她,而是经常的出门去与网友奔现,,令唐锦对阿娇的不满升级了,怨恨了,但经过调查,她也被解除了嫌疑。

警察的调查重点总算是放在了调查与阿娇最后联系过的网友们,在登陆了她的聊天帐户后,查看到了最后的网聊记录,她与网友老墨约了奔现见面,约在一家宾馆内。

警察调看了宾馆的监控视频,看到了阿娇跟着老墨走进宾馆的某间客房,一个小时后,老墨独自从客房内出来,在附近的一家百货商场内购买了一只拉竿式的旅行箱,拖行着回到了客房内,几分钟后,他拖着明显是装入了重物的旅行箱独自出了客房,离开了宾馆,乘坐着一辆出租车,一路行驶,出了城,在城郊的铁道边下了车,拖行着旅行箱,走进了铁道边荒草丛生的野地深处。

警察在野地深处,找到了阿娇的尸体,在她的身边,还有老墨的尸体。

疑因是感情纠葛,她被老墨掐死了,被老墨装在拉竿式的旅行箱中,运出了宾馆,通过出租车,运送到了城郊的铁道边,老墨拖行着旅行箱进入了铁道边的野地深处,从旅行箱中取出了她的尸体,平放在草丛中,自己也躺在她的尸体旁边,服用了大量的安定片,自杀身亡了。

唐锦从阿娇的娘家人那里得知了,阿娇的尸体被找到,在城郊的铁道边的野地深处,想到了母亲在回光返照的时候,告诉她的,做了一个关于阿娇的梦见,那个时候,阿娇已经被老墨掐死了,横尸在荒草丛生的郊外野地里。

本文来自我爱短文学网 wWw.52Dwx.cOm

+阅读全文
  • 猜你喜欢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