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短文学网

位置:首页>鬼故事>恐怖鬼故事>

鬼知了

时间: 2017-03-07  分类: 恐怖鬼故事
Www.52dWx.CoM 我愛短文学网首发

夏至中期时,是人最耐不住性子的时候,站也不是,坐着也不是,整个人像正被油锅煎炸许久的恶鬼一样有气无力,无可奈何,当然少年人就更别提了。

当时我正十二三岁吧,刚上初中的时候,夏正傍晚的时候,小伙伴叫我去外边玩耍,一向爱玩的我对热闹的地方从来都是迫不及待的。米饭才下的肚,便顾不上休息,跟着小伙伴去遛弯了。

玩耍的地方离家近也是很无奈的事情,对周遭熟悉的我闭眼都能寻着我要去的地方。那天晚上我离家并不是很远,只记得在之前经常玩得那片小树林里,因为小树林并不是很大,树木稀疏不齐,且大多都是些树墩,所以大人们挺放心我们去玩的,我和小伙伴最喜欢去那捡些小树枝当棍子,学练武之人站在木墩上喊些口号,武是没练成,倒是经常惹得周边经过的小姑娘娇笑,现在想想也挺有趣的。

那天我们像往常一样在树林里找些小树枝,准备做成小木棍的时候,小伙伴王希却突然惊了一声,叫道:“大家过来看,这里有只红色的知了,看起来好吓人。”

“哪呢,哪呢。真的假的?”四五个人赶紧一起围了过来。

“你们看嘛。”只见一只比平常知了小上半个身子的红色蝉虫,俯栖在一个光秃秃的树墩上,这个时候天也暗了不少,依稀有道淡淡的月光倾洒在这小虫身上,显得小虫特别小巧精致,只不过很奇怪的是没看到它的翅膀。

大家提议將它带回家去,养起来,不然以后很难看到这么好看的虫子了。只不过虫子只有一只,虽然谁带回去大家也都能看到,但也不想错过能跟这知了朝夕相处的机会。

古老的猜拳又一次统治了少年人的世界,最后的归属权当然是我的,要不然我也不会有机会来说这个故事了。

將纯血红色的蝉虫带回家后的我喜不自禁,特别地拿了一个透明的小鱼缸倒盖着它,这样又能不讓它跑,又可以仔细地观察它的美态,当时被自己的聪明惊呆了。

然后自己就去洗澡了,我记得很清楚,当时在洗澡的时候我听到一声很凄厉的知了蝉鸣,洗澡洗到一半我都身体僵直了,任由水滴一直往我身上滴,那一瞬间我感觉洗的热水都有一丝降温了。

我赶忙擦干身体,跑去大厅看我的知了,我竟看到了它展翅的样子了,透明的蝉翼配合血色的虫体,好像展开了它的战斗形态一样,小幅度地在鱼缸里飞,简直太棒了这画面,我拿出老款佳能拍下了这一副知了最美的姿态,可惜却听不到它的叫声,倒是可惜了,为什么不能叫呢,不是知了吗?

不过我也没想到太多,连之前在洗澡时发生的怪事也没联想到这一块来,还以为知了得在无人又或在树枝草丛上才能叫呢。

当天晚上便把它带进了自己的卧室,拿了台小台灯,对着玻璃鱼罩照着,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它看,仔细地欣赏了一遍又一遍。

然后没过多久,睡衣来袭,迷迷糊糊间便上了床。

“相声是大家喜闻乐见的节目,幽默的语言,夸张的表情会把我们带入开心世界。请大家欣赏接下来的相声节目《废话连篇》。”

“别看这个,废话有啥看的。”

“就是,听小桃阿姨的。”

“那看这个综艺节目吧。”

“看什么综艺,都这么大了。”

男声,女声,电视声,摇椅的嘎吱声,老人声,小孩声,众人一起的嗑瓜子声,在阳台高歌的女高音,纷纷扰扰,都窜进了我的耳朵里,仿佛间进入了一个人声鼎沸的大家庭。

睡了感觉没多久,整个人迷迷糊糊地又起来了,声音还是在身边环绕,但周围又是空无一人,黑黑的夜幕罩住了整个房间,我一下子就惊醒了,冷汗出了一背。

声音还在继续。

“那小孩好像醒来了,刚刚挡了我的电视呢。”

我愛短文學網首發
+阅读全文
  • 猜你喜欢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