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短文学网

位置:首页>鬼故事>恐怖鬼故事>

两百块钱买的血玉镯,夜里跳出鬼新娘!(上)

时间: 2017-03-09  分类: 恐怖鬼故事

本文来自我爱短文学网 wWw.52Dwx.cOm

  很久没有写过鬼故事了,今天上班休息把以前更新完的鬼故事发表给大家
  
  游客们和会员们给点意见哈
  
  第一章、噩梦
  
  夜深了,走廊里静的滴水可闻。何沅轻轻推开寝室的门,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室友们都已睡下,她可不想吵醒她们。
  
  “小沅,你怎么回来的这么晚呀?”临铺的唐兮云一开口,倒把何沅吓了一跳。
  
  “兮云,你怎么还没睡?吓死我了”何沅手抚着胸口道。
  
  唐兮云见到何沅吓了一跳,忙从床上坐起来问道:“怎么了,大晚上真见鬼了?”
  
  “瞎说什么呢,我不过是和朋友多聊了一会。”唐兮云向来喜欢大惊小怪,何沅倒也习惯了。
  
  唐兮云却很认真的说道:“你可别不当回事,我听学长们说了,这学校邪门着呢,听说去年施工还挖出过人骨呢。以后晚上还是早点回来,最好啊向我一样,天黑了就别出门。”
  
  何沅听到这儿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学校挖出过人骨倒是真的,新生开学时领路的学长将这件事讲述的绘声绘色,惹得不少胆小的女孩子当场尖叫了起来。只是因此便将学校与邪门联系起来,何沅不信。
  
  唐兮云见何沅满脸不相信的表情,道:“你不信我也没办法,不过还是小心一点吧。”说着长叹一声,“哎,你说我们也真是倒霉,学校那么多校区,偏偏把我们分配到这鸟不生蛋的荒郊野岭来。”
  
  何沅轻轻一笑:“其实还好,这里多清净。”
  
  “是清净,只是太荒了,那小树苗还没根葱粗呢。”唐兮云无奈的说道。
  
  何沅听得她这么说,只是一笑了之。其实唐兮云说得没错,这里是太荒了。这个大学有六个校区,偏偏她们这个专业被分到了前年刚刚启用的新校区里。但这里其实并未完工,除了寝室楼,教学楼,食堂等基本设施建成了以外,其他的地方基本上还是原生态的。因为学校扩招的厉害,所以刚能用便迫不及待的迁了进来。没有园林景致,没有小湖池塘,只有几株瘦弱的小树,砰砰作响的施工队,还有尚未来得及开发的野树丛。不止唐兮云叹息,这样的大学校园,连何沅也觉得委屈
  
  恍惚间,何沅看到唐兮云手里的一个红色的东西,问道:“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听到何沅这么问,唐兮云立刻来了精神,兴奋的道:“我就是为这个激动的睡不着呢。你看,是个红色的玉镯,依着我行家的眼光看,至少有八百年了。这可是个古物,居然讓我给找到了。”
  
  灯早就关了,何沅只能趁着月光来看这个镯子,月色下的玉镯透着诱人的红光,是那种摄人心魄的红色,可以瞬间迷住所有人。
  
  “真的有那么古老吗?你会不会搞错了?”对于唐兮云所说的八百年历史,何沅半信半疑。
  
  听见何沅怀疑的声音,唐兮云急了:“绝对没错,只是那个老板太不识货,居然只收了我二百块钱。小沅我跟你说,这次我可真捡着宝了。”
  
  唐兮云是一个古物痴迷者,平日里便一门心思的去搜集那些古董物件。何沅一直想不通,既然她这么痴迷古物,为什么不去报考考古之类的专业,却来此学了中文专业。刚要发问,却听见同寝室的王君君重重的翻了一个身,何沅这才意识到已经很晚了,忙收拾着睡下。
  
  迷迷糊糊中,何沅仿佛到了一个很奇怪的地方,到处都模模糊糊看不清楚,只有远处的一个红点愈渐清晰。何沅一步一步的走向前,发现那个红点原来是一个穿着凤冠霞帔的新娘。何沅继续走着想去看看那个新娘的样子,却看见那新娘的衣服上竟在一滴一滴的滴着血。
  
  “你受伤了?”何沅小心的问道。
  
  只见那个新娘抬起双手,一步一步的向着何沅走来。何沅看见新娘的手腕上戴着一个白色的玉镯,本来是纯白色的,却在一点一点的变成红色,像血一样的红色。
  
  “你的镯子,怎么变成红色的了。”何沅惊恐的问道。
  
  新娘抬起手腕的瞬间,何沅发现原来那新娘的嫁衣竟是用血染成的。新娘抬起手,。一步一步向何沅走来,何沅想逃,却发现自己根本迈不动步子。
  
  万念俱灰之余,唐兮云一声尖叫将何沅拉回现实。何沅擦擦冷汗,原来一切只是一个噩梦。再回头看看唐兮云,她正坐在床上,大口的喘着气。
  
  “你做噩梦了?”何沅问着,却想起了自己梦中的可怕情形。
  
  “是啊,怎么会做这么奇怪的梦呢?”唐兮云也是奇怪的很。但她却很快的从梦境中走了出来,睡着了。
  
  何沅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反复想着,越来越觉着那新娘手腕上的镯子熟悉的很,就像是在哪里见过。
  
  第二天当何沅向唐兮云问起昨天晚上的那个梦时,唐兮云却愣在那儿好一会儿:“什么梦?我昨天晚上没做梦啊?”
  
  “不会吧?”何沅明明记得她的尖叫声。
  
  “真没有,哎,其实就算有我也忘记了。”唐兮云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不过是个梦嘛,又不是真的。”
  
  何沅听到她这么说,内心一阵失望。其实她本来也是无所谓的,可昨天梦里的情形却反复出现在自己面前。直觉告诉她,她的梦和唐兮云昨晚的梦时一样的。想到这儿,何沅自己都忍不住笑了,两个完全不同的人,会做一样的梦吗?
  
  说话间,何沅留意到了唐兮云的手腕:“你怎么没带镯子?”
  
  唐兮云无奈的看着何沅,道:“那镯子口径那么小,我怎么戴的进去?”说话间,她瞅了瞅自己浑圆的胳膊,叹了一口气。“那么好的镯子,不能戴真是可惜了。”
  
  听到唐兮云这么说,何沅忍不住笑出了声。她一直就觉的“珠圆玉润”这个词便是为唐兮云量身定做的,因为说她胖实在是不恰当,她虽是不瘦,可身上却没有一块肉给人感觉是多余的,她的每一块肉都恰到好处的搁置着,讓人愈发感觉玲珑可爱。可如今这种“珠圆玉润”却成了她的切肤之痛,讓她只能“望镯兴叹”了。
  
  “昨天晚上没怎么看清楚,能讓我再看看那镯子吗?”何沅问道。
  
  唐兮云点了点头,将镯子递了过去。真的是一枚很小巧的镯子,难怪唐兮云戴不进去。
  
  “你当时怎么就没试试呢?”何沅问道。
  
  “试了,可谁讓它是八百年前的宝贝呢?就算戴不上,收藏着也是好的。”唐兮云道。
  
  何沅仔细观摩着那个镯子,鲜血一样的红色,比玛瑙石还要闪亮。“这就是传说中的血玉吗?”
  
  唐兮云似是非是的点了点头:“应该是吧。”
  
  何沅望着镯子,越看越熟悉,只是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镯子很小,何沅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镯子戴进去。
  
  唐兮云看着何沅把镯子戴了进去,又是羡慕又是嫉妒,想起何沅戴它时吃力的样子,忙道:“你还摘的下来吗?”
  
  何沅笑道:“放心,我只是试试,不要你的。”但说着容易,要想摘下来真是不容易。何沅摆弄了很久才把镯子摘下来,但那镯子太紧,竟然把何沅的手划破了皮。
  
  “哎呀,你流血了。”唐兮云一见血色大惊失色,赶忙拿出创可贴要给何沅包扎。

Www.52dWx.CoM 我愛短文学网首发
+阅读全文
  • 猜你喜欢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