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短文学网

位置:首页>鬼故事>恐怖鬼故事>

老公不是人[已完结]

时间: 2017-03-09  分类: 恐怖鬼故事

本文来自我爱短文学网 wWw.52Dwx.cOm

第一章 冬夜

  “哼,这周的第七只。”钟旭狠狠地将手中看来已经残旧不堪的小布袋扎了个结结实实,满意地一笑。

  把布袋塞进那只超级大的背包之后,钟旭一边拍着头发与肩膀上的尘土,一边抱怨着政府为什么老不把这幢超过60年历史且已摇摇欲坠的筒子楼拆掉,害她捉一只等级极低的小鬼也搞得如此灰头土脸,刚才要不是她身手够利落,早就被房顶上突然剥落的好几块大砖头砸个永不超生了。

  借着手电的光,钟旭又走到右前方一面只剩半截的穿衣镜前左右照了照,自认为已经收拾得光鲜亮丽之后才举步离开这间已经有数十年无人居住的房间。

  下楼的时候,她尽量放轻了脚步,不是怕惊扰了什么,而是担心她稍一用力,这早已腐朽的木制楼梯就被踩个支离破碎,到时摔个生活不能自理就糗大了。尽管她几乎已经用脚尖在走路了,楼梯还是不争气的发出嘎吱嘎吱的刺耳声音。

  也不知是到了第几楼,刚刚跨过最后一级楼梯之后,她手中电量充足的手电突然灭了,钟旭眉头一皱,一种再熟悉不过的感觉迅速感染了每一个脑细胞,她迅速回头往黑梭梭的楼道望去,以一个普通人的视觉来说,身后能见的只是一片胆战心惊的黑色,然而,钟旭却以超乎常人的准确与敏捷纵身朝黑暗中的某一个目标追去……

  嗵嗵嗵嗵几十声巨响后,钟旭已然追到了最顶层。她停下脚步,警惕地打量着四周,依然是木板铺就的走廊,两旁均匀地分布着10个房间,尽头是一堵用石灰浇筑成的墙壁,上面不知被哪个好事者凿了两个不大不小的洞,借着透进来的几缕吝啬的月光,眼前的情景算是可以勉强看清。令钟旭奇怪的是比起下几层楼的杂乱破败,这一层楼真是出奇的干净整洁,甚至连一丝灰尘的味道都不曾嗅到。

  她放慢脚步,从左边的第一个房间开始,挨个揣开每间房门,不消20秒钟,十间房屋之内的一切皆入她眼底——每间房子的陈设都完全相同,除了一口透着青光的半人高的大瓦缸之外再无他物。怎么追到了这里之后反而什么都感觉不到了呢?钟旭再次凝神打量着眼前的一切飞快地思考着同时也意识到这次遇到的不是个轻量级对手。片刻之后,她退回到走廊的起点,从背包里掏出一个小瓷瓶,从里面倒出一小点红色的液体,这玩意儿正是她祖传的通灵朱砂,钟家后人只要用它涂在眉心就可开启天眼,天眼一开,一切妖魔鬼怪均无所遁形,所有异境幻象也将消失无影。不过,钟旭很少用到这个,因为一般的鬼物无法隐藏自己的鬼气,所以抓它们就像在笼里抓鸟一样容易。而这次,是她第三次请出祖传的宝物。

  钟旭闭目把沾上朱砂的食指往眉心重重一摁,低声念出一串咒语,接着用食指在空气中划了一个圆圈,喝道:“开!”……待到她重新张开眼睛的时候,眼前的一切与几秒钟前已是两个世界——还是那十个已经被揣开的房间,还是那条木制的走廊,但是,一股股暗红的血流分别从十个房间里蜿蜒而出,已然在走廊上汇成一条血河,汩汩地往走廊的尽头流去,空气中浓重的血腥味足以令人休克。尽头的那堵墙就像被人染了色一般渐渐的从灰色变成了红色,隐约可见一条条像血管一样的脉络在墙壁上延伸。眼前的情景令钟旭怒从心生,又是一只伤人性命的厉鬼。通常这类恶鬼因为种种原因无法进入轮回,所以得靠吸人精血来提高自己的灵力,妄图借此修得肉身长留人间。

  她从包里掏出三只飞镖模样的小东西握在手中,看定了对面那堵妖异的墙壁,口中念念有词,随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手一扬,三只飞镖稳稳地射向前方,千分之一秒后漂亮地插进了墙壁的正中心。顿时一声怪叫从墙内传来,紧接着一团青黑色的的气状物体飞身而出,直直朝奔钟旭扑来,霎时便只有一步之遥,一只仅剩少许腐肉的丑陋鬼爪从气团中猛然伸出,一副誓要置钟旭于死地的阵势。面对这个足以讓凡父俗子死一百次的物体的进攻,钟旭连眼睫毛都没动一下,嘴角还泛起一丝轻蔑的微笑,哼了一声:“找死!”

  一片耀眼的红光闪过,带来一阵更凄惨的嚎叫,刚刚还气势汹汹的怪物被弹到十米开外,软软地瘫在地上,慢慢现了本相,钟旭上前一看,原来是个女鬼,短发凌乱地贴在额前,面目还算齐整,甚至还可以说是姣好的,而齐腰以下全没有了,只剩了些残缺的皮肉,森森的白骨露在外面。

  “原来,原来你是钟家的人!”女鬼的语气怪异得紧,包含了掩饰不了的胆怯与恐惧,原来,鬼也有害怕的时候。

  钟旭一笑:“看来你鬼龄不短嘛。”,她一边从背包里掏东西一边继续说道:“都是那些老鬼告诉你的吧?!不过可惜啊,你还是经验不足。”钟旭说得一点没错,如果是一只有经验的鬼,想必对钟家人惟恐避之而不及,哪个还敢不知死活地在那儿张牙舞爪。刚才那道红光正是她们钟家伏鬼传人所独有的护身印,一个直径一米的无形保护圈,任何鬼物只要一接触到,轻则灵力全失,重则魂飞魄散永不超生。据说这护身印是钟家祖先自创,而后代代相传至钟旭这辈。不过,护身印威力也有大小,跟本人的体质与能力成正比,像钟旭的一位堂弟,自小体弱多病,几乎无法发挥护身印的神力,一次硬要跟钟旭一起抓鬼,却差点成了那鬼的消夜。在钟家的这辈人中,伏鬼法力最强的非钟旭莫属,她八字奇重,命格尊贵,且出生在正午时分,阳气鼎盛到无以复加。当时她父亲还准备给她取个跟老祖宗相同的名字——钟馗,说是再沾点老祖宗的灵气将来更厉害。还好母亲以离婚威胁父亲,好歹把名字改成了钟旭,一来算是勉强接近祖宗的名号,二来“旭”者意为旭日东升,一切鬼物都无法与阳光对抗。这一切一切赋予了钟旭作为一个伏鬼人的最佳条件,所以,钟家护卫阳界的重责到现在基本上已经全部落在了她的身上。

  那个小布袋再次被钟旭掏了出来。

  女鬼见状,惊恐万状地哀求:“求你,求你不要收了我,我不要进去!”她知道,这看似平常的布袋带给她的将会是灭顶之灾,“我……我已经在躲着你了,是你苦苦相逼,我不是有意攻击你的!求你放过我!!”女鬼的身体胡乱地抖动着,努力想爬到离钟旭近一点的地方。

  钟旭娥眉一竖,厉声斥道:“孽障,谁教你扰乱人界,还伤人性命,今天是你咎由自取!”

  话音刚落,钟旭已经揭开系在袋口的红绳,将袋口对准女鬼,口中念出一串咒语后喝道:“收!”一股强大的气流瞬间包围了整个空间,五色的光带在空中飞舞,最后汇成一股金光射向女鬼。

  “不要啊,你听我说……”女鬼凄厉的叫喊,可是已经太迟,只看到她一点点被扭曲,然后被分解成微小的光点,最后随着那道金光回到了布袋中。

  钟旭迅速扎好了布袋,照旧塞进背包里然后若无其事地拍拍手,转身下楼去了。

  此时已近午夜,今年第一场冬雨刚停,四周全是刺骨的冰冷气流,即便这是座繁华热闹的大城市,街上行人也比平日稀少许多。钟旭裹了裹身上的外套,加快了脚步往车站赶去,今天对付那两只鬼耗费了她一晚上的时间,到现在连晚饭都还没吃,得赶紧回家,奶奶一定准备了一大锅鲜美可口热气腾腾的番茄煎蛋面等她消夜!想着自己最爱的煎蛋面,钟旭忍不住流了一串口水。

  去车站的途中要路过一个24小时营业的超市,钟旭停下脚步,橱窗里的电视正重播着白天的新闻,漂亮的女播音员语气凝重:“据警方透露,本市近日发生的人口失踪案尚在调查中,另据可靠消息称失踪人数已上升至10人。”

  钟旭叹口气,左右看了看,随后走到前面的一个公话亭前,掏出电话卡插了进去,播了一串号码。一阵嘟音后,一个女声从电话那端传来:“你好,XX市公安局!”

  “失踪的那十个人在石头巷41号那幢旧楼里,你们快去吧!”

  “什么?喂?你是谁?喂?”

  完全不理会电话那头的万分诧异,钟旭迅速地挂了电话,她可不想给自己惹麻烦,跟人打交道比跟鬼麻烦,若不是不忍心看这些无辜的人死无葬身之地,她才不打这多余的电话。

  钟旭连打了两个喷嚏,埋怨老天怎么给个这么坏的天气,搞得她又冷又饿,只好对着双手不停呵气,三布并两步往车站赶去。

  颠簸了半个多小时后,总算到家了。

  钟旭的家在一个普通的居民院里,一幢七层高的混凝土楼房,陈旧老式,与周围华丽峻伟的高级公寓格格不入。住在这里的是这座城市里最普通不过的一群人,工人、杂货铺的小老板、出租车司机,还有那些工作了二十年却还是个小科员的知识分子等等等等。钟旭就是在这样一个毫不显赫的环境里出生,长大,还算平安地过了二十三个最平凡也最不平凡的年头。

  这个时候,守门的刁老爷子早就钻进热被窝了,这老头两杯小酒下肚,睡得比猪都沉。晚归的人一般只能给自己家打电话叫家人下来开门,否则整晚也别甭想进自己家门。就这个问题,起初院里居民意见很大,无数次强烈要求讓刁老头下课,只可惜,这老头子是居委会头儿钱大妈的侄女婿的表叔,冲这层关系,刁老头儿稳坐钓鱼台,心安理得的享受每月500块的轻松钱。对此,大家虽心有不甘,却无计可施,久而久之也就习惯成自然了。

  钟旭绕到大门东边的围墙下,三下两下就爬上墙头,稍一用力就轻巧地越过三米高的围墙,每次回来晚了,她都是以这种方式回家的,方便的很。

  从围墙上下来穿过一片草坪,往左一转就到了她住的三单元门口。如今所有的邻居都关灯就寝了,整个院子安静至极,只偶尔听到一两声猫儿狗儿叫。

  用钥匙开了房门,一股熟悉的香味迫不及待地钻进钟旭的鼻子,反身轻轻关好门之后,她就像解放了一般,连蹦带跳地往厨房窜去。

  “回来啦?”钟老太埋头往热气腾腾的锅子里加盐,头也不抬地问道。

  “再不回来我就饿死街头了!”钟旭冲钟老太扮鬼脸,跑到灶台前拈了两片火腿肠塞到嘴里。

  “行了行了,被跟这儿添乱啊。出去饭桌边儿等着去!”钟老太把装着火腿肠的碗从钟旭手里抢了下来,把她赶了出去。

  钟旭吐了吐舌头,乖乖的走到客厅,放下背包往墙角一扔,舒服地往沙发上一躺,轻松地哼起喜欢的歌。

  “起来起来,喂猪了!”钟老太端了两碗香气四溢的煎蛋面小心地放在饭桌上。

  还没等碗放稳,钟旭一跃而起,抓过筷子就塞了两大口面条到嘴里。

  “你慢点啊,不怕烫掉舌头!”钟老太慢条斯理地坐下来,对着面前这个风卷残云的孙女嗔怪道。

  一边吃着面条,钟老太一边问道:“今天收获不小?”

  “唔……”钟旭满嘴食物实在是开不了口,只得拼命地点点头,费力的咽下超量的面条后,她才舔舔嘴发音清楚地说:“今天抓了两只!不过其中一只还算有点来头,会用幻术影响我的视觉,我用了通灵朱砂才搞定的!”她埋头喝了一口面汤,又接着说:“原来失踪的那十个人就是被这只厉鬼抓去当修炼工具了!唉,十条活鲜鲜的人命就这么没了。”

  钟老太叹口气:“十条命,十条冤魂。”

  钟旭满意地打了个饱嗝,笑眯眯对钟老太说:“好吃!!这手艺,开家钟氏面馆肯定是顾客盈门只赚不赔!!奶奶,考虑一下吧!”

  钟老太给了她个白眼:“说话怎么老是没个正经!”

  “嘻嘻!”钟旭一笑,起身从墙角把背包拿过来,掏出小布袋扔给钟老太:“您老人家看着办啊,我睡觉去了,明儿还得上班呢!”

  钟旭打着呵欠回房去了。

  剩下钟老太拿着一袋子大鬼小鬼,径直往最里间的法堂走去,这些背负着各种罪名的鬼,大都会被钟老太直接打入无道鬼狱,永世不得超生亦不得踏足阳界,天长日久,鬼狱里的恶鬼会渐渐失去所有灵力,直至灰飞湮灭。

  看着钟旭一周来的成果,钟老太颇感欣慰,这个孙女本就是为了伏恶鬼护人界才降生的吧。最近一两年来,她的力量越来越强,虽然她这个奶奶口中不说,可是孙女进步的速度神速得讓她吃惊。作为钟馗的后人,这本来这该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可是,钟老太最近却感到越来越不安,这力量对她孙女真的好吗?

  钟老太定了定神,她老了,身上所有的神力早就开始慢慢消退,稍不留神就可能铸成大错。她将那个布袋——专门囚禁鬼魂的降灵扣放到房间内的符阵之中,对于即将面临灭顶之灾的魂灵的垂死哀求充耳不闻,凝神念动咒语挨个把降灵扣中的鬼魂打入鬼狱,。一个白色的旋涡在符阵的正上方渐渐扩大,把降灵扣中的鬼魂逐一吸入其中。

  正当这次的工作接近尾声的时候,钟老太脸色一变,猛得睁开了眼,急急地咬破自己的手指,双手一合十,一道红色的气流直冲符阵中间而去,只见那白色旋涡渐渐缩小,直至完全消失无影——钟老太在最后一刻关闭了鬼狱的的入口……

  翌日早晨。

  “天哪!!!”钟旭一声惊叫,直接从床上弹了起来,床头的闹钟毫不留情的显示此刻时间为8点25,这意味着钟旭今天又会损失100块人民币——公司规定凡是迟到10分钟以内不论原因统统处罚金100块。这个月她已经被扣掉200块了,再迟到的话,她梦寐以求的那款LV包就彻底泡汤了。

  匆匆换上衣服,冲到卫生间捧了几把水胡乱地擦擦脸,然后回到客厅背上背包,抓了一块口香糖一边往嘴里塞一边蹬上鞋子,钟旭用宇宙速度奔出了家门。

  楼下大门前的空地上二十多个的老头老太太正热热闹闹打太极,她奶奶也是其中一份子,每天7点开始9点结束,雷打不动。

  “我上班去了啊!”钟旭边跑边冲钟老太挥挥手,眨眼就消失在大门口。

  望着孙女风风火火的背影,钟老太苦笑。

Www.52dWx.CoM 我愛短文学网首发

+阅读全文
  • 猜你喜欢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