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短文学网

位置:首页>鬼故事>恐怖鬼故事>

暗黑童话 白雪公主

时间: 2017-03-12  分类: 恐怖鬼故事

我爱短文學網

公主诞生

  很久很久以前,在离我们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一片茂密的森林。那里有许多许多的参天大树,有山毛榉,有橡树、桉树,还有一些很粗很粗,高得不得了的榕树,比我们见到的那些公园里的瘦弱的榕树要强壮的多,虽然也苍老得多。

  在森林边旁边,有一座非常气派的城堡,国王和王后就住在里面,城堡外面是他们的国家,那里热闹极了。我们要说的,就是发生在这片土地上的故事。

  这天,年轻的王后要生产了,这还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

  王后生下了一名女婴,她继承了她母亲的容貌,乌黑的头发,雪白的皮肤,黑漆漆的眼眸,以及蔷薇色的嘴唇的脸颊,那样子看起来简直美极了。

  年轻的皇后看着窗外静静飘落的雪花,对国王说:“就叫她白雪吧,祝福她像雪一样纯洁!”

  国王高兴地接过女儿,走到窗口,向早就等候在外面的人们宣布:“这是我美丽的女儿——白雪公主!”

  整个国家沸腾了,庆祝连续三天,人们纷纷举杯庆祝。面包店的小圆面包完全免费,而且还是带葡萄干的那种;卖金鱼的老板在门口的大鱼缸里装满了黑莓甜酒,当然里面并没有金鱼!烤鸡摊位前摆着三只胖墩墩的火鸡,里面填着果子陷,就好像圣诞节提前来了,只要你愿意,就可以割下一块鸡肉来吃。

  教堂里高唱颂歌,认识和不认识的人们一见面都高呼:“祝福美丽的白雪公主!”

  这个平静的国家因皇家新生命的降临而被点燃。

  时间过得飞快,你永远别想超过时间。没有人能,包括一直以来你心里最伟大的那个人物,包括年轻美丽的王后。再时间面前没有赢家,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现在离白雪公主出生的那一年已经七年了,王后也老了七岁。也许并没有那么老,她现在也仅仅只有26岁,和大她那么多的国王相比起来可真够年轻的。但是已经成为一位母亲,年轻的王后感觉自己老了不少。

  她不需要带孩子,那些事有奶妈来做呢,其实除了带孩子以外的事也都由奶妈来做呢。

  她每天无所事事,脂肪在年轻饱满的身体上堆积,形成了岁月的痕迹。不过还不算太糟,这些荡漾的油脂停留在身上,将她改变成了另一道风景,那是一种丰腴之美,熟透了的感觉。她望着镜中自己柔软白皙的肢体,口中喃喃有辞:“你说,你还是她最爱的女人吗……”

  王后习惯对镜自语,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和国王谈过心了。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国王不再像过去总是抱着她像抱着女儿那样,也不再和她一起在阳台上看着月色下的国家谈谈心里的开心和烦恼,更不再带着她去森里里狩猎,那曾是他们共同期待的XX。那些过去的美好一幕幕从脑海中闪过,好像是在偷看别人的相册,那么真实而又遥不可及。

  王后当然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这是她对谁都不能说的秘密,包括对神父忏悔的时候。她说出“我有罪”后,就哽咽的说不出话来。这秘密压得她喘不过气,她觉得自己好像得了一场没什么症状的大病,又觉得似乎上帝也在渐渐远离她了。

  这样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国王和白雪公主亲密无间。吃饭时公主坐在国王腿上,有重要客人时至少也是紧紧挨着的。

  有时早晨还会碰到国王睡眼惺忪地从白雪公主的房中出来,仆人们背地里好像都在谈论着什么离奇而又引人入胜的话题,而看见王后却又赶紧把嘴巴闭得紧紧的。有些人还马上把背挺得直直的,手里的活一丝不苟,好像这样一来他们就变成了不那么讨人厌的家伙。

  王后满腹狐疑,直觉却感觉到这一切的真相是可怕的,讓她退缩着不愿深究。

  直到这一天,王后再也按捺不住想要一探究竟的好奇心,偷偷跟在国王后面,看着他走进白雪公主的房间。

  从钥匙孔中,王后发现了她想知道的一切。

  骄纵的美人

  真相果然令她心碎。其实她心里早就明白国王的怪癖,他只喜欢年轻的青涩,这就是他当初爱她的原因。19岁的她纤细瘦弱,花瓣一样的皮肤覆在薄薄的肩胛骨伤,脆弱得讓人不忍碰。但如今她又怎么能想到国王会……她的女儿……他们的女儿!

  王后准备独自守着这个令她心碎的秘密,然而这早已不再是秘密整个皇宫都猜测着国王和小公主的关系,而国王日渐坦然的神态也告诉大家他似乎觉得这已经没什么了。

  最最要命的是白雪公主,她仗着父亲——同时也是情人——的骄纵,变得狂妄、专横、蛮不讲理,小小年纪便一副成熟姿态,穿着有衬架的华丽裙子去看戏,听音乐会,周旋于一场场的舞会,在众人面前过早地将老练的表情挂上分明稚气的脸庞:对任何事稍有不满便大哭大闹以求达到目的。

  对这一切国王都默默准许,皇后本来猜测他的溺爱和忍讓是因为良知告诉他——他对女儿做了可怕的事,所以一直抱有一份愧疚。可是后来皇后发现自己错了,从公主卧室里传出的声音更多时候是这样的——

  “白雪……听话……求你了……”

  “父王,我说了我今天很累!”

  ……

  “滚出去!”公主的大声呵斥飘出房间,整个皇宫,甚至整个国家都知道他们的国王必须服从公主,因为小公主会拿“那事儿”要挟他。

  这天院子里传来了凄厉的惨叫声,皇后连忙赶去,看见小小的白雪公主威严地坐在高处,而一名女佣被吊起来用沾了盐水的鞭子痛打,那猩红的血从皮肤的裂痕中涌出来,触目惊心。

  皇后吓坏了,忙问:“白雪,这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要打这个可怜的女人?”

  “她不服从我!”白雪公主怒不可遏地说:“窗外的鸟叫得吵死了,我讓她出去在树枝上涂点鼠药,她不服从,而且骂了我!”

  “我怎么敢!公主,我怎么敢冒犯您,”被打的奄奄一息的女佣叫到:“我只是说那样太残忍……”

  “那可不是一个好词儿,别以为我听不出来!”白雪公主高傲地说

  鞭打还在继续,白雪公主打了个呵欠,准备回房间去。

  “殿下,这个可恶的犯人要怎么处置?”仆人向公主请示。

  公主斜睨了一眼,面无表情地说:“再抽她七七四十九鞭子后给我扔到猪圈去,像这样的蠢脑袋只配呆在那种地方!”

  然而这只是个开始,不断有人被公主惩罚,而且越来越频繁,以至于后来几乎每天都能听到院子里的哀嚎。皇宫里面人人自危,生怕一不留神惹恼了这位骄傲的公主,省委下一个被挂着鞭炮倒吊在院子里的人。

  王后担心地看着公主的所作所为,她也曾指望国王去教训一下残暴的公主,然而国王只是摆摆手,认为这只是小孩子在耍性子,没什么。就这样任由她闹下去,只要不被公主从床上踢下来就好了。

  王后担忧地想,总有一天,白雪公主也会把我挂出去鞭打的,或者捆在暴躁的马尾上。天晓得在酷刑方面美丽的小公主能生出多少点子。

  终于有一天,国王也感到了不安。

  这天一早白雪公主便扭着身子来到父母面前,她照常不搭理王后,直接冲国王撒娇:“父王啊,你说我是不是世上最美丽的女人?”

  国王连忙说:“那还用说,谁能比得上你的美丽呢?你那雪白的皮肤,黑漆漆的眼珠,蔷薇色的肌肤和红唇,就连阿弗洛迪蒂看见了也要羞愧的蒙上面纱呢!”

  “你说谎!我还不够美丽!”白雪公主拉着脸,显然国王就怕这个。

  国王果然慌了:“怎么会呢亲爱的!不可能有人比你更美了,我说的是实话,就像天上的太阳、你手中的金汤匙一样真实!”

  “父王,我知道没有人比我更美丽,可是,如果我能有一件美丽的衣服,那才能真正算是世上最美丽的人呢!”

  “呵!这还不好说,我的宝贝,不是有十二个裁缝专门给你做衣服吗?你想要直接告诉他们不就得了!再说他们不是刚刚彻夜工作了七天,纺车转得呼呼响,为你做了一件仙女一样漂亮的衣服吗!”

  “我说的不是那种普通的衣裙,那样随便就能得到的东西怎么能配得上我的美丽!”白雪公主转动着眼珠,把脸逼近她父亲:“这件衣裙要像蝴蝶的翅膀一样轻盈,每根丝线都晶莹剔透,在灯光下闪着宝石般的光,走路时还会发出清脆悦耳的沙沙声响的那种!”

  国王的笑容凝固了,他知道公主说的那件衣服。上次有好派对上邻国的大公主就穿着那么一件。那是大公主出生时她的教母送给她的,据说那种像蝴蝶的翅膀一样轻盈,每根丝线都晶莹剔透,在灯光下闪着宝石般的光,走路时还会发出清脆悦耳的沙沙声响的料子是她用人鱼的鳞片、海底曼陀罗的花瓣和她自己的头发制成,世上再无第二件。如今那位神奇的教母已经仙去多年,要想再得到这样一件衣服,倒不如讓国王去向死神讨点复活水什么的。

  “很抱歉亲爱的,世上不可能再有一件那样的衣服了。”国王沉重地说。

  可白雪公主却咯咯笑了起来:“我知道啊!您不明白我的意思吗父王?如果不是独一无二世上仅有,那又怎么能配得上我的美丽呢!”

  “你的意思是向邻国去索要?那怎么可能呢……”

  “那就抢来!”白雪公主不耐烦地打断了国王的话:“抢过来不就得了!”

  “抢?”可怜的老国王瞪大了眼睛:“就在邻国比我们强大,就在举国庆祝两国签订和平协议的时候?!”

  “那又怎么样!什么和平协议关我什么事!”

  国王不能相信地看着他的小女儿:“和平……这关系到整个国家的安危呀!难道我要讓全国的百姓都陷入到战火之中吗!看看窗外和谐欢乐的景象,我怎么能去犯那种罪!”

  “哼,我才不管那么多,反正我要得到它,你必须那么多!”白雪公主气愤地摔门而去,离开前,她冲国王轻蔑地说:“不然我就会给你好看,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老东西!”
国王的心颤抖了,他从来没觉得自己老,但在那一刻,他忽然觉得自己确实是老得彻底,闹腾不过这个小东西。他无奈又羞愧地朝王后看了看,不知从何时起,她总是沉默,这会儿,她正忧伤地看着国王。

  晚上,王后来到公主房里,这会她正脱掉丝袜,由侍女给她的脚趾仔细地按摩。

  “亲爱的,你已经很美了,为什么非要得到那件衣服呢?在母亲的眼中,你穿什么都是那样动人啊。”王后温和地在公主身旁坐下,试图动摇她的决心。

  白雪公主慢条斯理地抬起头:“就是因为我美丽,所以才会对美有更大的追求呀!哦对了,”她斜睨王后:“我忘记了,只有被人爱的女人才会爱美,那些没人爱的女人是不会理解的,因为不管她们是什么样子,都根本没人看呀,哈哈好悲哀!”

  王后嘴唇颤抖着,她看着眼前的人几乎失控。不,这不是我的女儿,这是个不要脸的小恶魔!被羞辱的王后跌跌撞撞跑回房:“去,把猎人给我找来!”

  “尊贵的王后,您找我有什么吩咐?”

  “去,把白雪公主给我带到森林深处丢掉!”

  “王后?!”猎人吃惊极了。

  “马上!”王后歇斯底里地叫道。她脑海中充斥着白雪公主少年早熟的面孔,挂着那种了解男人的戏谑。

  “等等,”王后唤回猎人:“蒙上她的眼睛,再也不要讓她回来!”

  猎人不敢耽搁,立即将熟睡的公主带到森林里,翻了数不清的山头,跨过不知多少条溪流,终于找到一处没有野兽出没的地方,把昏睡的公主扔在了那里。我爱短文學網

+阅读全文
  • 猜你喜欢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