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我爱短文学网

位置:首页>鬼故事>恐怖鬼故事>

玩伴

时间: 2017-04-18  作者: m.52dwx.com  关注: 302

Www.52dWx.CoM 我愛短文学网首发

我和方木从小就认识,是铁哥们,可能因为他比我大一岁的原因,方木对我很好,凡事都替我着想,讓着我。

记得小时候,我们两个在他家里面玩,我喜欢上了他的一辆小汽车,就对他说:“方木,我好喜欢这个,你能把它给我吗?”我以为方木肯定会不同意,没想到,方木连想都没有想就说:“好啊,那就送给你了!”

要知道,当时我们只有六七岁,在那个年纪,玩具简直就是我们的命啊!方木连想都没有想,就把玩具送给我了,而且还是他最喜欢的。

还有一次,我在学校喜欢上一个女孩儿,并且给那个女孩写了封情书。但是我并不知道还有一个男孩儿也喜欢这个女孩儿,结果另外一个男生知道我给女孩儿写了情书以后,就找了他的朋友,当众打了我一顿。

方木知道这件事情以后,拿了一把大剪刀,冲到了那个男生的班级里面,当时那个男生正在上课,方木冲到他的面前,拿起剪刀,把他右手的五个手指都剪了下来,当时班级里面的老师和同学都吓傻了。

后来,班主任赶紧叫了救护车,把那个男生送到了医院,幸亏抢救及时,要不然那个男生的右手就废了。

当时我16岁,方木17岁。从那以后,学校里面就开始传起了关于我们两个的风言风语,说我们俩是同性恋,但是他们都害怕方木,所以没有人敢当面说出这些话。

方木告诉我,他真的只是想保护我,因为他没有弟弟,他弟弟在很小的时候就得了不治之症,死了,后来他认识了我,在他的眼里,我就是他的亲弟弟。

我也是这样认为的,我一直把方木当成哥哥看待,才不是什么同性恋。

突然有一天,方木问我:“金正,你说人死了会有鬼魂吗?“

“我觉得有吧!”

“那你说,鬼魂会做些什么呢?”方木接着问道。

“可能会在人间游荡,看看自己最亲最近的人,或者干脆带走!”我漫不经心地地说道。

“带走!”方木对于我的这个答案显然有些吃惊。

“嗯?怎么了?”我问道,“不是有很多这样的传说吗,人死了之后,他舍不得自己的家人,舍不得自己的爱人,最后,他的鬼魂回来了,然后带走了他们,这样,他们就能永远地在一起了。”

“你觉得这是爱吗?”方木继续问道。

“不是爱的话,他为什么会舍不得他们呢?”我笑着说道。

“我认为这不是一种爱,如果他真的爱他的家人,他的妻子,他就会讓他们都好好的活着,因为,他们活着,就等于自己在活着,把所有的人都带走,讓他们失去自己的生活,只为了自己,这是非常自私的行为。”方木说道。

“如果每一个鬼魂,都有你这么高的觉悟就好了,世界也都变得美好了!”我笑着说道。

“如果以后我死了,并且我真的有鬼魂的话,我一定会在暗中拼命地保护你们,绝对不会那么自私的把你们带走,讓你们失去自己的生活。”方木一本正经地说道。

我被他认真的模样逗笑了,这个方木,好端端的说什么死啊,活啊的,真是奇怪!

“好了,我知道你觉悟高,但是我感觉,可能有一些鬼魂在生前也是像你这样想的吧,但是死了以后他们发现自己一个人实在是太过于孤独了,于是就忍不住,把家人都带走了!”我说道。

“真的是这样吗?”方木歪着头问我。

“我怎么会知道啊!我只是猜测,我又不是鬼魂。”我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方木就是一根筋。

“哦。”方木没有再说话了。

“好好说这些干嘛!走,我们打游戏去!”我对方木说道。

方木一听到游戏,眼睛马上又亮了起来,和刚才的样子完全不一样,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说:“好啊。快走,玩游戏去!”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在过马路的时候,只顾着低头玩手机,忽然有人在背后拽了我一下,把我吓了一跳,我回头一看,是方木。

“喂,在大马路上看着点路好吗?不要只顾着低头玩手机,很危险的!”方木教育我说道。

“好了,好了,知道了,下次注意就是了!”我对方木说道。

“真是拿你没办法!”方木摇摇头说道。

“是我那你没办法,好吗?婆婆妈妈的,像个女人。”我笑着说道。

一转眼,时间过得飞快,要高考了,期间,方木因为成绩不好,留了一级,所以我们两个就变成了同一年高考。

“没想到咱们两个竟然成了同一届的!”我对方木说道。

“哈哈,是啊。谁讓我成绩不好呢!”方木尴尬地笑了笑,说道。

过了几天,我和方木在上学的路上,听到有人在说着什么事情,好像是什么新闻,我好奇心比较重,就凑上前去,听了听,就听见有人说:“是啊,太惨了,脑浆都出来了。”

“他的家人还不知道该怎么办呢!”“哎,眼看着就要高考了,竟然出了这样的事情。”“那个孩子太可怜了,大货车一下子就从身上压了过去!”“你看这是那个孩子生前的照片,长的多帅啊!”

我正要上前去看照片,突然方木从身后一把拽住我,说:“金正,你还不快点,马上就要迟到了!”我一看,可不是嘛,就剩十分钟了,我赶紧和方木拼命地朝着学校跑去。

还好,我们两个赶在了上课铃响之前,进到了教室里。可是我的心里还是很好奇,好想看看那个孩子到底长什么样。

“方木,你听说了吗?”我小声地对方木说道。

“听说什么?”方木漫不经心地说道。

“今天早上,有人说有个高三的学生出了车祸,大货车一下子就从他身上压过去了,脑浆都出来了!”我眉飞色舞地说道。

“嗯,没听说,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每天都很多人出车祸,有什么好惊讶的!”方木头也不抬地说道。

被方木这么一说,我也感觉自己有些反应过激了,也就没再多想。


又过了几天,晚上十一点,爸妈没在家,我自己一个人在拼命地复习,冲刺高考。

这时候,门铃响了,我打开门,是方木,“你怎么这么晚还不睡?”我问道。

“睡不着,来找你说说话。”方木答道。

“是高考压力太大了吗?别太紧张,放轻松!”我安慰道。

“金正,我明天要走了,再也不回来了。”方木说。

我一时之间愣住了,“怎么了?为什么?”半晌,我缓过神来,问道。

“什么也不为,我就要走了,临走之前,来看你一眼。”

“可是,总得有个原因啊!”

“没有原因,就是想给自己换个环境,换个心情。”

“那什么时候走”

“一会,十二点之后,马上就走了,方木,你还记得我之前和你说的那个吗?鬼魂带走他最亲最近的人。”

“记得,怎么了,怎么又说起这个?”

“我现在忽然明白你当时和我说的了,那些鬼魂或许是真的太寂寞了,他们原本也并不想那么做的。”

“嗯,方木,你到底怎么了?净说些奇怪的话。

“没事啊,我就是忽然理解你说的了。”

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方木走之前,给了我一封信,叮嘱我说,要在他走之后打开看,他最后最后的时候,又回头对我说:“如果有可能,我真的很想和你还有我的家人永远呆在一起,可是没有机会了,我要走了,再见。”说完。方木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感到十分奇怪,可是想喊住方木又喊不出声音来,我记得一跺脚。忽然,我的脚揣在了柜子上,啊!好疼!我睁开眼睛一看,原来是我睡着了,做了个梦,我在心里嘲笑自己傻,方木怎么会无缘无故走呢。

突然,有东西在我的手上,我一看,天呐,就是方木在梦中交给我的信封。我连忙打开,只见里面只有一张报纸,上面的新闻是一则车祸,还有一张受害者的照片。

照片上面不是别人,正是方木。
我愛短文學網首發
  • 猜你喜欢

    栏目推荐

    热门关注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