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我爱短文学网

位置:首页>鬼故事>恐怖鬼故事>

恐怖乡村

时间: 2017-04-18  作者: m.52dwx.com  关注: 306
本文来自我爱短文学网 wWw.52Dwx.cOm

回乡

月已经十年没有回过家乡了,她的老家在大山深处,有些封闭的地方,穷虽然穷了一些,但是,那里毕竟是养育自己的地方,有一种无法割舍的感情在里面!

这不,今年的年休假,月的父母就讓月回家乡去看看,出来这么久了,家乡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月此行,一来是看看家乡的变化,二来,是看看已经失去联系的亲戚们到底过的如何!

说动就动,第二天,月就坐上回乡的火车,提着两大包父母准备的礼物,辛苦的赶路!

三天后,月辗转回乡了,拖着疲惫的身子,月却丝毫不觉得困倦,家乡的山水和良好的空气仿佛是一种无形的动力,催促着月朝着之前居住的地方走去!

熟悉的山间小路,熟悉的茅草房屋,十年了,这里依旧没有变化,一户挨着一户的茅草房在月敲开第一家门的时候仿佛炸开了锅一般,不大的山村顿时热闹起来,原本空无一人的街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站满了人,一个个都笑盈盈的看着月,嘴里全是关心的话语,月看着四周熟悉而老去的面孔,也激动的留下了眼泪,就在这时,月突然发现在人群的最后站着一个熟悉却又陌生的身影!

“那是红??”月惊叫道!

记忆的闸口瞬间开启,红是月从小到大的玩伴,十四岁那年病死在了家中,月还因此伤心了许久,不得不说,月坚持要考出山村也有这方面的因素吧!

“不……不可能……”

远处的红面色无比苍白,还是她死的时候穿的那件衣服,此时,正带着诡异的微笑看着月!

月恐惧的叫了起来,四周的人们都不解的问是什么原因,月指着刚才红站的地方,此时已经空无一人,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月……就凑合着睡吧……”李婶说道,今晚,月住在李婶家中。

“别这么说,李婶……我就是这里长大的,这里的一切我都喜欢……”月笑道。

“那就好,那就好……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李婶说着,退了出去!

躺在床上,月闻到一股很奇怪的味道,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房屋过于老旧散发出来的味道。不过,月并没有多加思考,因为,她看见,窗户外边似乎站着一个人……

乡下的窗户不是纸糊的就是装的毛玻璃,月害怕的看着窗户,问道:“是不是李婶?”

门外的人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没有回答!

顿时,白天看见的恐怖景象又一次出现在月的脑中,她不敢多想什么,只是期望外面的人影快一点消失!

也许是祈祷有了回报,窗外的人影动了,留下两声‘呵呵’的笑声,便消失了!

月还是恐惧的看着窗户,动也不动,那笑声太熟悉了,是红的声音……

大力哥

一夜惊魂后,月顶着重重的黑眼圈穿好衣裳,来到李婶家的庭院内,月环视了院内一圈,除了略显老旧的房屋之外,这里和其他的农家小院绝无差别!

不过,在一天之内连续看见两次死去的人,这也的的确确不是什么好兆头!

“月……这么早就起来了?”李婶端着一簸箕的蔬菜笑着说道。

“是啊……睡不着了,还不如早起呢……对了,李婶,有白开水吗?”月有个习惯,每天早上都要和一杯白开水,清清肠胃!

“有的……在厨房里面……”李婶指了指,说着就想要帮月去倒水!

“李婶,我又不是外人,自己去就行了……”月俏皮的一笑,拿着杯子,朝厨房走去!

茅草房顶的厨房,不高,且昏暗无比,当初在修建这厨房的时候,可能为了方便,直接和其中的一间卧室链接在一起!

月借着门外的昏暗光线,好不容易在厨房角落找到了热水瓶,月用手探了探,温度刚好,随后倒了满满一杯的水!

刚一喝,月‘噗’的一下吐了出来!

什么怪味??月皱着眉头看着手中的杯里的水,透明清澈,看上去毫无异常,月闻了闻,又抿了一小口,有点苦有点酸!

“怎么?水有味道?”从月的身后传来男子的声音!

月猛的回头,厨房和卧室的链接处站着一个魁梧的男子,可是,光线确实无比昏暗,以至于男子走近月的身边,她才看清,这才惊喜的叫道:“大力哥!!?”

来人是月小时候的玩伴,大力,一米八几的身高,面容却没有多少改变,如果硬要说变化的话,可能就是之前的黝黑肌肤到现在变得有些白皙了!

“昨天我正好到山下镇上赶集,没有能迎接你,不好意思啊……”大力抱歉的说道。

“那你可要赔偿我!”月狡黠的笑道。

大力听后,面露为难之色!

月这才大笑起来:“我和你开玩笑的,看你紧张什么?”

大力有些尴尬的挠挠头说道:“你还是这么爱开玩笑……不过话说回来,这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前两天下了雨的原因,始终有股怪味……”

月点点头:“是有些味道,不过,相比于城市的自来水,这天然的泉水要好上不少了!”

又和大力寒暄了几句,李婶便吆喝着吃饭了,早饭是稀饭和李婶炒的新鲜蔬菜!可能是李婶手艺好,吃饭时完全吃不出那水的怪味了!

人饱懒,再加上月昨晚基本没有睡觉,吃了早饭后,月便回到自己的房里睡觉去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月感到有些内急,醒来一看,时间已经来到了傍晚,自己竟然不知不觉睡了这么久!

李婶家的厕所在厨房的后面,月一路小跑,路过厨房的时候不自觉的朝里面看了一眼,这一看之下,竟然发现有个人蹲在厨房角落,身体一动一动的,因为没有开灯,月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况!

“李婶?”月跨进厨房,拉开了厨房的灯:“怎么不开灯呢?”

灯光瞬间照亮了厨房,月看清楚眼前的一切时候,呆住了!

大力,此时正蹲在厨房的一角,拿着一块生猪肉一点一点的撕咬着,眼神里却全是迷茫!

“大……大力哥……”月说不出话来,看着眼前的男子不知所措!

大力似乎很享受吃生猪肉,连面前站着一个人都没有理会,直到将最后一块猪肉放进嘴里,才起身,眼里的迷茫才慢慢消散!

“月??”大力嘴里吐出这么一个字,随后的几十秒,大力的脸色一直在变,从惊讶到惶恐,再从惶恐到愤怒,最后,终于恢复到了之前的尴尬的笑容:“月……坏习惯了……呵呵……”

坏习惯?月不敢相信这样的理由,但是,月也听说过,在旧社会,吃生猪肉的事情常有……可是,那是在旧社会啊!!

晚饭,月看着一桌子的菜,难以下咽,倒是李婶热情的不得了,一直招呼着月吃菜,月瞟了一眼左边坐着的大力,他正大口的吃着李婶做的红烧肉,那模样,就像是几天都没有吃过饭一样,月脑袋里又闪过大力吃生猪肉的样子,恶心的想吐!

“月,怎么了?不合胃口?”李婶关心的问道。

月看着李婶,眼前这人难道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有这样的习惯吗?

“李婶……大力哥好像特别喜欢肉啊……”月尽量讓自己的语气听上去正常一些,想要试探试探李婶!

“这孩子,从小就喜欢吃肉……”李婶拍了一下大力的脑袋,大力也笑起来!

难道李婶不知道?

不会吧,大力说了是习惯了,李婶会不知道?月不相信,可是,没有办法,她也不可能当面询问吧!

随意吃了几口青菜,月便找借口离席了!

夜晚的山村并没有什么娱乐活动,月原本想上街走走,可是,推开门才发现,这里的大街上一个人也没有,更别提热闹这一说法了!

“哎……真怀念小时候啊……”月叹了口气,合上了木门,那时候,虽然村里全是煤油灯之类的照明物,晚上不及现在亮堂,可是,各条小巷当中都充斥着孩子们的欢笑声!

月满心惆怅,正想朝自己的卧室走去,可就在这时,突然看见自己卧室的门口站着一名花衣女孩,那诡异的笑容依然挂在脸上!

“红……红……”月只觉得自己头皮发麻,牙齿也跟着颤抖起来!

可是,一眨眼的功夫,红便不见了踪影!

月有些受不了了,红接二连三的出现讓她精神濒临崩溃了,再加上大力哥生吃猪肉的事情,讓她觉得这原本思念无比的地方是那样的陌生,那样的令人感到恐惧!

不能再呆下去了,明天……明天就离开这里!

月深吸了一口气,揉了揉自己因为恐惧而没有力气的双腿,艰难的朝卧室走去!她决定给自己的父母打电话,无论他们信不信,她都要把这里的事情讲给他们!

电话好不容易接通了,月父亲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喂……月吗?怎么了?”

“喂……爸爸……听得见吗?”月的手机里传来了嘈杂的声音,山村里信号实在是太差了!

月举着手机绕着院子,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处讓手机嘈杂声音消失的地方,月便急忙的说道:“爸爸……我好害怕……家乡变得好奇怪……”

电话那头不知道听见这句话没有,许久都没有声音,直到月以为信号又快要中断的时候,电话里才传来带着电波干扰的声音:“回……家……快离……、快……”

月皱着眉头,几乎是想要把手机塞进自己的耳朵里,才听明白了手机里的话语!

“啊……”月一声惊呼,丢掉手机,里面根本不是自己父亲的声音,而是红的声音!!

月眼泪流了下来,她想去找李婶和大力,此时此刻,她只想找到一个可以倾诉的人,无论对方是谁!

月哭着,来到厨房,饭桌前只留下了剩饭剩菜,李婶和大力却不见了踪影!月又在李婶的卧室和大力的卧室看了一遍,还是没有人,正当她准备离开去另外的地方查看的时候,突然听见房屋的阁楼处传来了‘悉悉索索’的谈话声!

是李婶和大力?

月凑了上去,想要推开阁楼的挡板!

“月看见了红了……会不会她知道了那件事情?”是大力的声音。

月的手收了回来!

“不会吧……即便红再次出现,也不可能和那件事情有关……”李婶说道。

“可是……我今天吃肉的时候被月看见了!”大力说道。

“什么!!”李婶惊叫一声,随后,压低声音说道:“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怪不得这丫头片子说你这么喜欢吃肉啊,我当时还很纳闷……”

“眼看时间要到了,可不能处什么差错,不如把这件事情告诉吴婶吧,看她怎么说……”大力的声音再次传来!

大力口中的吴婶,月知道,是这个山村神婆,整天神神叨叨的,月小时候的时候就被父母告知不要和吴婶接触!

随后,两人又将声音压得更加低了,月没有听下去了,小心翼翼的退出门!

她准备离开这里!

吴婶

月心里很乱,她不明白,这山村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仿佛有天大的阴谋在里面,还有,红的出现意味着什么?难道说,红当年并不是病死的,是另有原因?

月感到从空气当中传来的丝丝寒意,眼前这栋茅草屋此时看上去无比骇人!她满脸的泪痕未干,拉开了李婶家的大门,借着惨白的月光,跑了出去!

山村说小也不小,随着时间的推移,村民们又修建起了许多房屋,月随着蜿蜒曲折的小巷不停的跑着,没有见到一个人,要知道现在也就晚上八九点的样子,根本不可能这么早就睡觉吧!

月随意跑到一间瓦屋门口,使劲的敲着院外的大门:“有人吗?开开门好吗?开开门啊!”

月边哭边敲着木门!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运气好,开门的竟然是村里之前的小学校长,张琼,张校长,他可是月的启蒙老师呢!

“张……张老师……”月带着哭腔看着眼前的老头,这么多年不见了,张琼没有了当校长时候的那股子英气了!

“月?你怎么哭了?别哭……别哭……进来说……”张琼讓开身子,招呼着月来到屋内,随后,倒了一杯热水,递给月!

月浅浅的喝了一口热水,还是那股怪味……但是,水的温度讓她急速跳动的心脏稍微安静了一些!

“月……到底怎么一回事,和老师说说……”张老师关心的问道。

月愣愣的坐在那里,待张老师问了几次,她才回过神来,下一秒便‘哇’的一声大哭起来:“老师……红出现了……李婶,和大力好恐怖……”

“别急……别急……慢慢说……”张老师拍着月的背安慰道。

接下来的半个钟头,月抽泣着讲述了从她来到山村到现在所遇到的所有怪事!随着讲述的结束,月的精神也放松了下来,她看着眼前曾经崇拜的老师,等待他给自己指点迷津!

“你真的看见红了?”张老师严肃的问道。

月有些诧异,她本以为像张老师这样的无神论者不会相信自己所说的话,可是,等来的却是这样的回答!

月肯定的点点头!

“可能是因为你旅途疲惫而产生的幻觉……”一瞬间,张老师语气的变化讓月感到措手不及,他又恢复了理智一般:“还有,大力这习惯你我们都全村人都知道……不足为奇!”

“你们……都知道?”月惊讶道:“大力之前可没有这样的习惯……”

“近几年才有的,不足为奇……”张老师又重复了一遍,语气不容置疑!

月仿佛看陌生人一般的看着张老师,不知道说什么好,如果她口中所有的事情在张老师眼中都是不足为奇的事情,那么,这个山村到底隐藏了多么大的秘密啊!

“张老师……红到底是怎么死的?”月突然问道,她有种直觉,红的死不简单,至少和现在的情况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张老师似乎没有想到月会这样问,脸色一变,沉吟道:“病死的……你不是也在场吗?”

此话一出,月盯着张老师的眼睛,想要从他眼中看见什么疑点,很无奈,张老师似乎有备而来,什么也看不出来!

“好了,月……今晚,你就在我这里睡吧……明天还是回李婶那里,别讓她担心!”说着,张老师便开始帮月准备被子起来了!

躺在床上的月闻着被子上的味道,这味道和李婶家的味道一模一样,她脑袋很乱,无数的疑点夹杂在她的脑海当中,死去的红,吃肉的大力,张老师的转变还有……水和被子的怪味……

还好,一直到公鸡打鸣,红再也没有出现过,月这才沉沉睡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做梦!月迷迷糊糊当中似乎听见有人在她耳边念叨着什么,但是,却又不明白其中的内容是什么!

月翻了下身子,日月颠倒的生活讓她十分疲倦,她不想去理会其他的声音,只想好好的睡一觉!

可是,月突然觉得自己头发一痛,瞬间便清醒过来,眼前,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太婆正用凶恶的眼神瞪着她,嘴里还一直发出那恐怖的念叨声!

月发出一声惊恐的叫声:“救命!!”

‘嘭……’门开了!

李婶和张老师同时进来了!

“吴婶……月怎么样了?”两人问道。

吴婶停止了念叨,说道:“红……回来了……”

此话一出,张老师和李婶的脸色立马大变!

“不过,没有关系……我自有办法……”说着,吴婶颤巍巍的出了门,示意张老师和李婶一起出去!

月惊魂未定的看着关闭的房门!大口喘气,吴婶……这个在她小时候就传言九十岁的老太婆,居然还健在……

月所在的房间看上去没有那么的老旧,似乎才装修过!

月勉强起身,脑袋仿佛要炸开一般的疼痛,要不是张老师和李婶进来了,她真的以为自己见到的吴婶是鬼!

不过,李婶到还能理解,为什么连张老师都会和吴婶扯上关系呢?

月想不明白,她来到门前,想要开门出去,却发现门从外面锁上了!

“张老师!开门啊……”月拍了拍门,外面没有人回应!

头再一次剧痛起来,月不得已的回到床边!

“这房间应该是张磊的房间吧……”月头痛稍微好了一些,观察起房间来!

张磊是张老师的儿子,比月小一岁!这房间不仅装修了一番,而且还有不少新家具!

难道说,这间是张磊的婚房?月疑惑的想到。

随后,她便证实了她心中所想,房间内很多地方都贴着红纸,这里是婚房,没错了!

‘咦’月看见房屋右边的书桌上放着一块黑布,如果这里真是张磊的婚房,怎么会出现这样晦气的物品呢?

好奇心的驱使,讓月不自觉的拿起了黑布,可是,黑布底下的东西讓她大吃一惊!!

这黑布底下放着的是一张黑白照片,照片的主人便是张磊,而照片的类型月很熟悉,是遗照!

“张磊死了?”月大惊!

没有多余的时间讓月去思考,这时,房间的门开了,是张老师!

“月……出来吧……喝点热水……”张老师脸上挂着一直未见的笑容!

“好,好……”月有些慌乱的看着笑容满面的张老师,接过水杯“这……”

月看着杯子里的热水,上面漂浮着白色的,类似于棉絮的渣滓!

“喝吧,没关系的……我加了一些自制的补药……”张老师的笑容越发和蔼了!

月内心是不想喝的,但是,自己有选择吗?看张老师的样子,自己如果不喝的话,恐怕连门也出不去!

想到这里,月心一横,端起杯子,一口饮尽!

“呜……”月差点吐了,水本来就有味道,再加上张老师所谓的补药那种有些腥臭有些黏滑的感觉,真的十分讓人恶心!

见月听话的喝完了手中的热水,张老师似乎松了一口气似得!

“张老师,我今天就想回家了……”月小声说道。

“什么??不行,你不能回去!”月这句话就如同导火索一般,直接引爆了张老师这一枚炸药!

“为,为什么……”月惶恐的看着眼前暴怒的男子,不明白张老师为何变得这般的恐怖!

似乎是觉得自己有些过火了,张老师深吸了几口气,冷静了一些,拍着月的肩膀说道:“月……老师这是为你好啊,我刚才问了吴婶你的情况,她说你已经被红的鬼魂缠上了,身体极度虚弱,需要在这里安神养心!”

“我?被红缠上?她为什么要害我?”月十分不解,按道理来说,红可是她的发小,怎么可能想要害自己呢!

见月不明白,张老师叹了口气:“你还记得红在死前和你说过什么话吗?”

红死前……月的思绪又一次回到了那年……红死之前拉着自己的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体上的痛苦,语气有些哀怨的说道:“走了……不要回来……”到现在想起,月都觉得有些奇怪,红为什么不讓自己回来?

“红不讓你回来的原因是……”张老师顿了顿,继续说:“她不想看见你……”

“不想见我??”月大吃一惊!

张老师点点头:“对……是你害死了红……你不记得了吗?在红死之前,你带她去了哪里?”

经张老师一说,月想起来了,红死之前,月的的确确带着红到树林里玩了一下午,那时候,红似乎非常不情愿,在自己的坚持下,红才跟着自己去的!

“红去了之后便得了重病,第二天便死了……”张老师说的话如同响雷一般在月的耳边打响!

“不……不是我……不会的……”月不相信,红出现的原因竟然是这样!!

“哎,月……所以,你不能离开这里……我们是在保护你,知道吗?”张老师语气里充满了关心!

月眼神里失去了光彩,第一,红的死亡是因为自己,自己内心充满了自责,第二,红现在来索命了,自己真的能活下来吗?

之后的几天时间里,月完全失去了逃跑的动力,她想赎罪!

而吴婶每日不停的在她面前又唱又跳,张老师也定时的讓月喝着自制的‘补药’!

几天的时间,月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目光呆滞,身体消瘦,完全没有来时的那般青春活力了!

月坐在村落的水井边,手中的手机里的电话卡已经被张老师拿走了,用他的话说,月必须安心养病,不能被外界所扰!

透过井口,月看了看水井,这一汪清泉,讓她想起小时候在这里玩耍的快乐时光!当然……也联想到了红……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有所想的缘故,水井里出现了红的样子!

“红……对不起……”月见到红后,眼泪流了下来!

“我讓你走为什么还要回来?”红有些愤怒的看着她!

“对不起……对不起……”月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不停的重复这一句话!

“你知不知道你会死???”红凄厉的尖叫起来,那声音讓月觉得自己脑袋差点炸开了!

尖叫过后,红不见了,月再次看向水井,想要找寻红的身影,可是……水井里渐渐出现了另一个人的面容!

“张磊……”月大惊,不只是张磊,还有其他三名年轻男子!

四具尸体都闭着眼睛漂浮在水面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浸泡的时间过长,四具尸体开始有些发白发胀!

最恐怖的是张磊,半边脸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撕破了,脸上的肉丝随着水流不停飘动着!

“呜……、哇……”月大吐起来,原来,村落里的水有味道原来是这个原因……

完结

月靠在井边,大吐了好一阵,直到胃里面没有任何东西后,才觉得好一些,但是,那恶心的感觉却始终挥之不去,要知道,那可是尸水!

这里面肯定有问题,月清醒过来,水井可是全村人都在使用的,难道所有人都会对此视而不见吗?还有,张磊也在其中,难道说是张老师的意愿?

月又看了一眼水井,四具尸体或仰或躺,漂浮在那里!

报警吧……月拿定了主意,准备下山!

可是,几天没怎么吃饭,月身体虚弱无比,每走一步都需要使出全身的力气!

十几分钟的路程,月走了大半个钟头!

可是,月丝毫没有放弃,求生的欲望讓她不得不逼迫自己加快步伐!

“月……你想去哪里?”张老师的声音冷不丁的从身后响起!

月回过头,张老师手里拿着镰刀,神情愤怒无比!

“救命……”月大吼着想要逃开,但是,张老师哪里会给月机会,用镰刀的刀柄敲在月的后脑勺上,顿时,月昏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吴婶那恐怖的念叨声再次响起……

月虚着眼睛,看着四周,此时,已经是晚上了,吴婶依然唱跳着,张老师,李婶和大力则站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切!

月动了动身体,却发现自己被麻绳绑着,嘴里也塞着布,想喊也喊不出来!

没过多久,吴婶停止了唱跳!

“吴婶……张磊真的可以活过来吗?”张老师问道。

“怎么,还不信?”吴婶似乎有些不悦:“养尸池的作用你也看见了,不然,张磊早就该腐烂了!”

“是是是……可是,张磊活过来还会和从前一样吗?”张老师又问道。

“这个你问问李婶……”吴婶也懒得解释了!

“一样的……一样的……要不是吴婶,那次山难,这几个孩子早就烂成白骨了,哪里还有复活的希望……”李婶谄媚的说道:“不过,吴婶……我家大力多久才见阳光?”

吴婶看了看一旁笑着的大力,说:“再吃半个月的生肉就行了……不过,见光后,生肉也不能断!”

“知道了,知道了……”李婶和大力都唯唯诺诺的点头!

“行了……今晚时辰不错,动手吧……”吴婶对张老师说道,张老师点点头,拿着镰刀朝月走来!

“月……别怪我啊……我也是没有办法了……张磊不在了我还怎么活啊……”张老师边说着边朝月走来:“如果你真的要报仇的话就找我,冤有头债有主,你死我也讓你死个明白!你还记得老周家的孙子吧,在你十三岁那年失踪了,后来又出现了……你还记得吧……”

月恐惧的点点头!

“哎……我知道,重男轻女是错的,可是,这里是山村啊,男孩子还是要比女孩子金贵!老周家的孙子因为意外,掉下山崖死了,正是吴婶用这样的方法讓他活了过来……”张老师来到月的身边,蹲下继续说道:“可是,复活本是逆天而行,所以,需要处女给阎罗王抵命,没有办法……当时只有红的父母不在村里……所以……哎……这见不得人的事情不说也罢,我现在才能体会老周的心情,迫不得已才会害人!所以,你更加不能离开这里了,复活这五名年轻人是通过了全村人的投票的,因此,才会动用这口水井,毕竟复活的人多,阳气不能太重,大家也都自愿喝尸水,降低全村人的阳气!”

月看着魔鬼般的几人,哭着摇头!

“别废话了,时辰快到了……这几天你可按时给她带着张磊肉的尸水?”吴婶问道。

张老师朝吴婶点点头,转头继续对月说道:“本来,我打算找新生女婴的,可是,你看见了红,也知道了水井的秘密,对不起了,不能讓你走了……”张老师举起手中的镰刀,又一次重复了刚才的话:“别怪我……月……”

后记!

月看着水井里自己的身体,面部渐渐补全了张磊的脸庞,没过多久,张磊便睁开了眼睛,张老师兴奋的把张磊拉出了水井!红朝着月走了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叹息的说了声:“走吧……”月没有任何表情,跟着红消失在了古井旁……

本文来自我爱短文学网 wWw.52Dwx.cOm

  • 猜你喜欢

    栏目推荐

    热门关注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