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我爱短文学网

位置:首页>鬼故事>恐怖鬼故事>

我在地狱等着你

时间: 2017-05-18  作者: m.52dwx.com  关注: 302
我愛短文學網首發

夜晚,总是安静的讓人窒息。

有人说,晚上是众鬼出没之时,也有人说晚上是狂欢之时,两者具备,自己都无法辨认身旁是否是人。

对于洁来说大学生活是枯燥无味的,每晚,她都会去夜店好好狂欢,拥有姣好容颜的她总是黑暗中最闪亮的一颗心。

嫉妒

“那个女人查到是哪个学校的了吗?”方瑜轻吐一口烟问道。

“查到了,这女的身份不一般,是市长的女儿,那个方姐,我看算了吧。”紫萝小心的问道。

“算了?市长的女儿怎么了?弦子,你去把她带过来。”方瑜咬牙切齿道。

“好。”弦子朝着后门的方向走去。

弦子走进夜店,看见舞台中心的于洁摆动着腰肢,身边的男人摸着她的腰轻轻的在她耳边吐气,如果不是这里,也许已经和于洁翻云覆雨了。拉住于洁就走了出去,于洁本身就醉醺醺的,任由弦子拉着。

“弦子,你做什么?”方佳堵在门口问道。

“你别多管闲事,滚蛋!”弦子不耐烦的说道。

方佳一伸手拦住了去路说道:“市长刚才给我打电话要我带于洁回去,把她交给我。”

于洁微微抬起头,挣开弦子的手,扑在方佳的怀里,沉沉的睡着。

弦子看着离开的二人,哼的一声转头就走。

“你说什么,被人带走了?”方瑜问道。

“是啊,被方佳带走了,方姐,不是我说,你妹妹管的事情会不会太多了?”弦子生气的说道。完全没有注意到已经变了脸色的方瑜和紫萝。

“我妹方佳两年前就死了。”方瑜盯着弦子说,“编谎话能不能说点实际的?”

弦子惊恐的说道:“不可能啊,刚才那人明明就是方佳,方姐,你妹妹死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紫萝拉住弦子的胳膊说道:“方佳妹妹就是因为于洁才死的,那个时候我和方姐在英国,你在加拿大,不知道是正常。可是人已经死了,你怎么可能看见她?”

弦子转头看向方瑜问道:“你不是说方佳一直在住院吗?”

方瑜点上一根烟说道:“我是骗你的,我知道你们关系好,所以没说。”

弦子失魂落魄的走着,嘴里嘀咕着:“怎么会死了,不会的,不会的。”

“弦子,弦子,你去哪?”紫萝担心的喊道走远的弦子。

方瑜叹了一口气说道:“随她去吧,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是正常的,我们想想怎么处理于洁这个女人。”

方佳把于洁带回家后,将于洁放在床上,唇轻轻的吻上她唇,消失在黑暗中。

弦子一个人坐在桥边,想着以前方佳心情不好的时候一定会来这对着湖面诉说心中的不满,弦子总是在远处看着她。而于洁总是在她身旁陪着。

“弦子!”

弦子一惊,转过头看见方佳朝自己走来。

“方佳,方佳,方姐说你已经。。。。。这不是真的,是吗?”弦子哭着说道。

“我是死了,你愿意陪我吗?一直在一起!”方佳伸出手牵起弦子说道:“只要你愿意,我们一直不分开,好不好?”

弦子哽咽的点了点头,跳下湖,挣扎了几下终于沉了下去。

清晨,于洁想起昨夜的梦,喃喃道:“我昨天晚上好像梦到方佳了,两年了,这是第一次梦见她,真好。”

于洁起身准备了一番,拿着书包朝着学校走去。

死期将至

放学后,于洁被方瑜堵在门口,方瑜狠狠地打了于洁一巴掌怒吼道;“说,你把弦子怎么了!”于洁捂着脸蛋也一巴掌还回去,冷冷的说道:“你凭什么认为是我做的,我没见过她。”

“放屁,怎么可能不是你,你想死我可以成全你。给我等着,我们走!”方瑜生气的转头就走。

于洁虚弱的坐在地上,缓了一会突然想起昨夜做的梦,如果是真的,那么,弦子一定在那,于洁爬起来朝着记忆里的地方跑去。

果然,弦子的尸体已经被打捞出来了,方瑜看见于洁后,生气的冲过去。

“你不是不知道么?那你怎么会来这,我告诉你,弦子的死,和你脱不了干系。”

“这里是方佳的秘密地方,我来这有什么不对的。”于洁死死地看着方瑜说道。

方瑜一愣,拉着一边哭泣的紫萝浑浑噩噩的走了。

她清楚的记得就是因为两年前,她嫉妒于洁的美,强行阻止方佳与于洁的来往。

“于洁,这是方佳送你的礼物,提前祝你生日快乐。”书倡把包装精致的盒子递给于洁笑着说。

“谢谢书倡哥,方佳怎么没来?”于洁看了看书倡身后,空无一人问道。

书倡摇了摇头,说道:“方瑜今天不舒服,方佳在照顾她。”

于洁垂下了眼眸,转过头微笑道:“今天的生日宴会取消!”

忙活半天的龙姐一愣:“小姐,这,不好吧,客人已经都来了!”

于洁穿着礼服跑了出去,不顾身后人的呐喊,走到桥下的小屋,安静的坐在床上,给方佳发了一条短信。

“佳佳,我在桥下的小屋等你,我的生日只想和你过,不论多久,我等你!”

天渐渐黑了,于洁睁开眼睛的时候,方佳静静的坐在床边看着于洁说道:“生日快乐。”

于洁紧紧抱住方佳说道:“太好了,你来了,我好怕你不会来。”

“傻丫头,我怎么会不来呢?吃蛋糕吧,书倡哥!”方佳拍了拍于洁的背对门口喊道。

书倡唱着生日歌,慢慢的将蛋糕推进来。

“蜡烛好香啊!”于洁笑着说:“佳佳这是你做的蜡烛吗?”

方佳莫名其妙的说道:“没有啊。”

两人昏倒在床上,方瑜走了进来,对书倡说道:“我知道你喜欢于洁很久了,她今晚归你,搞不好以后也是你的人,至于方佳么,要是于洁你玩腻了就换方佳吧,这个女人,总是和我作对就和她妈一个样!”

书倡邪恶一笑看着性感的方瑜说道:“你要不要一起?”

方瑜一巴掌扇过去,邪笑道:“你不配,哼!”

方瑜走后,书倡将两人的衣服撕开,开始翻云覆雨起来,令书倡惊讶的是两个人都是第一次,这夜,赚了!

书倡折腾了一夜,本想清晨离开的,结果睡得太沉,三人居然同时醒来。

于洁吼道:“我要报警,告你强jian!”

“我会怕么,你们两个现在都是我的女人,哦,对了,这个!”书倡从口袋掏出手机说道:“这是什么知道吗?不用我说,你们两个也应该知道吧!”

“混蛋,我要杀了你!”方佳一拳还没有伸过去就虚弱的倒下了。

书倡大笑道:“差点忘记了,药效是24小时的,现在还没过,我们可不能浪费这宝贵的时间啊!”

方佳和于洁一起大喊道:“不要!”

半夜,方佳和于洁站在城市的最高楼,抱在一起痛哭着。

“于洁,求求你,不要这样!”方佳紧紧地抱着她不放手。

“我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讓我死吧!”于洁痛哭着。

“好,你要死,我陪着你,我们一直不分开好吗?”方佳牵起于洁的手走到边缘:“我们一起跳!”

于洁点了点头,刚要跳下去的那一刹那,方佳狠狠地推开于洁吼道:“你活着,为我们报仇!等我两年!”

于洁失声痛哭:“方佳,方佳!!!”

关上电脑,于洁轻轻的叹了口气:“你该回来了!”

“于洁,我回来了。”

眼前一黑

“咚咚咚!”

方瑜打开门,生气的说道:“你来做什么?”

“姐姐,我是方佳啊,不记得我了?”于洁笑着说。

方瑜惊恐道:“于洁,你是不是有病啊,滚!”

刚想关上门就被于洁狠狠地推开,方瑜被推出好几米。

“当年真是多亏你了,如果不是你,我哪有机会和死神做交易?”于洁一直都是保持着微笑说着。

“死,死,死神?”方瑜舌头直打颤。

“是啊,两年我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只为了和于洁在一起,找你们报仇,我回来了你该高兴不是么!”于洁走过去轻轻抬起方瑜的下颚。

清晨,紫萝打开电视:

“播报今天的新闻,昨夜发生两场命案至今凶手下落不明,死者分别是书某与方某,书某是在酒店里发现全身赤luo下半身已被截肢,方某是在家里被分尸,被男朋友发现尸体,据透露这二人有过交往记录并和现任男友有过争执,不排除因爱成恨得可能,下面是。。。。。。”

紫萝惊恐的看着电视屏幕昏死过去。

桥上,于洁看着湖面说道:“我们终于在一起了,这两年,辛苦你了。”

水里的方佳微笑道:“如果不是你,一直找一个真心爱你的男人,保存着他的心,我们不能这么快见面。现在一切都不重要了,虽然寿命只有五年,值了!”

wWW.52dwX.COM
  • 猜你喜欢

    栏目推荐

    热门关注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