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短文学网

位置:首页>鬼故事>恐怖鬼故事>

鬼城咒怨(4)

时间: 2017-12-16  分类: 恐怖鬼故事
本文来自我爱短文学网 wWw.52Dwx.cOm

  一转眼,8年过去。

  在这期间,大牧场主们仍在持续引水,不停上涨的湖面又威胁到了费尔南多新家所在的城市。当地居民吸取了埃佩昆的教训,集体上街游行向政府施压,强烈要求截断运河。一天,身为警务人员的费尔南多也参加了游行示威,行进途中,无意中瞅到了老居民塞尔吉奥和酒鬼哈维尔正在街边的酒店里喝酒,边喝边吵。本想走上前劝几句,却听哈维尔在恫吓塞尔吉奥,好像是他想买辆车跑出租,让对方“赞助”他5万比索。

  这不是赞助,是敲诈。等塞尔吉奥走后,费尔南多拦住哈维尔,要将他带回警局审查。不料,哈维尔嘴角一撇,哼道:“我奉劝你别胡闹。一个没脑子的小警察,可别把自己的小命给玩丢了!”

  没脑子?这话是什么意思?费尔南多觉出个中有蹊跷,于是放软口气,邀请哈维尔喝酒。喝到酩酊大醉,几番套话,哈维尔终于道出一个天大的秘密。

  埃佩昆湖溃坝,不是天灾,是人祸——那些大牧场主与政府彼此依附,联系密切,想到引水灌溉能够把普通的牧场变为适宜种植的耕地,土地价值也将升值数倍,他们决定联手开掘运河。在这个过程中,不少政府要员已提前以正常价格囤积了大量土地。运河开通,全都赚得盆满钵满。但湖面上升,每年都需要投入资金进行维护。要想永久解决掉这个麻烦,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埃佩昆小镇也变成湖区。可一下子迁移、安置数千人,费用堪称天文数字。几经谋划,是变色龙和斑马给了他们制造罪恶的灵感:隐身绘画。

  如今,隐身绘画已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制作,走在街头,经常会遇到把自己画成柜员机、回收箱之类的行为艺术,还有的把自己画成墙体模样,与街道融为一体,即“都市隐身”,如果不细看,很难辨出真假。但在30年前,这个点子可谓奇绝:谋划者招募了擅长隐身绘画的顶级画师,制造出一个个恶灵。比如萨蒂夫妇看到的“祖父”,身体被涂画成了和墙体一样的颜色;比如哈维尔遇到的骷髅头,其实是活人,只是脖颈以下的部位被画得和周围景色高度相近罢了。哈维尔硬着舌根说,那天,他被吓得半死,选择另一条路回家,路上再次碰上了骷髅头。由于光线和视角出了差池,他看清了骷髅头的真相:是塞尔吉奥!至于费尔南多看到的人腿和流浪汉马里奥的脸,也是如法炮制的。恰是塞尔吉奥的“捣乱”,帮助恶灵轻松消失。而之所以选择让费尔南多“中招”,是因为他在小镇上具备很强的影响力和号召力。正是在他的呼吁下,埃佩昆才变成了人人自危、争相逃离的“末日鬼城”,大牧场主和要员们则几乎没破费多少钱便达到了目的。

  万万想不到,我被利用了!

  费尔南多气愤不已,决定揭露这一丑恶内幕,并将涉案人员告上法庭。可让他始料不及的是,关键时候,哈维尔和塞尔吉奥犹如人间蒸发般失踪了。至于去了哪儿,警方始终宣称正在追查。没有证人,此案亦不了了之。好在不久前,随着自然蒸发和水位下降,沉没水下的埃佩昆小镇总算得以重现人间。只不过,映入眼底的是一片灰白,房子被湖水浸泡得摇摇欲倒,街道被腐蚀得不堪入目,树木全部枯死,处处都像极了世界末日影片中展现出来的凄凉情景。走在这样的街道中,仿佛置身阴森森的“末日鬼城”,令人不寒而栗。费尔南多在心里一遍遍地说:其实,比鬼城更冷、更可怕的,是人的欲望……

本文来自我爱短文学网 wWw.52Dwx.cOm
+阅读全文
  • 猜你喜欢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