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短文学网

位置:首页>鬼故事>民间鬼故事>

异闻之阴婚汤

时间: 2017-03-07  分类: 民间鬼故事
我爱短文學網

春寒已过,惊蛰将至,世间万物复苏,北望镇接连下了几天雨。
番离在镇上客栈落脚半月有余,北疆暂无异动,但已知风舜在其军营,去了边疆探望,对方只是扎寨,廖廖几人在帐前走动,不似战事将起,讓人捉摸不透。
月夜风高,执了壶酒,倚坐窗前,与月对酌,过了三巡,远远街角人影攒动。
番离待人群过窗下瞅个仔细,原是出殡,不知哪家稚儿早夭,恐其家人倍加伤心,街中人家应知此事,所以闭了门户,怕扰了阴魂。
人群无声过街,寒风掠过,冥钱与锡箔漫天飞舞,番离心念世事无常,不论无齿小儿或是白发鹤颜,都躲不过阎王殿上走一遭,红尘俗世,万般纷扰,何人能赤心离去?唯愿至死人心不悔,已是足矣。
举了酒,洒了三点,示以尊重,却不知人群尾有一男子冷冷的看着番离,许是惊了队仗,引来不悦,番离快速隐在暗影中,再探头,人群已远离。
前夜饮了酒,还是鸡鸣起身,在院中舞剑。
一并早起的还有客栈老板娘,需去早集收菜,原是男人的营生,不想昨夜得了急诊,唯有自己出门。
番离看她吃力的推动独轮木车,上前搭手相助,老板娘平日里虽与番离甚少言语,可也知她是官家的,有些受宠若惊。
街上人迹荒芜,直到进了早市,才见热闹,番离管推车,老板娘去了几个摊位,言讨商价,客栈房少,来往只住的下几人,算是小本买卖,番离见老板娘在屠夫案前磨价钱,在路边坐了等。
早市多是青布白衣摆摊,也有些衣着规整的婆子穿行,那是哪个大户人家出来置办伙食的。
远远走来一婆子,腋下挂着半截灰布,在各摊前转悠,点了货,也不言语,递上银两,货主收了,将货包好,放在婆子身后的木车上,推木车的是个中年男子,阴着脸,似与人有恨一般,婆子虽然灰着脸,但眉眼中却有些沾沾自喜。番离看着奇怪,货主卖了货,却在摇头叹气,不知何故。
正看着,婆子踩上了谁丢落的果皮,崴脚坐在地,一时爬不起身,旁人似没见着一般,无人相助。
番离只得上前扶起:“没事吧,脚上可好?”
婆子有些吃惊,慌忙回答:“无妨无妨,姑娘有心了。”就着爬上男子推的木车,有些怪异的看着番离,中年男子眼里闪过一道精光,嘴角扯了些阴笑,推着婆子离开。
远处老板娘冲了过来,声声紧急:“姑娘,你可与那婆子说上话了?!”
番离点头。老板娘菜也不买了,拖了番离就走:“姑娘啊,你还未成亲吧?”
“还未,不知有何异?”番离不解。
出了早市,路上人少,老板娘长叹一声:“姑娘你惹上事了,你可知那婆子是什么人家的?”

本文来自我爱短文学网 wWw.52Dwx.cOm
+阅读全文
  • 猜你喜欢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