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我爱短文学网

位置:首页>鬼故事>民间鬼故事>

死不瞑目的女孩

时间: 2017-03-08  作者: m.52dwx.com  关注: 366

我愛短文學網首發

何磊本年17岁,他从小就不喜欢读书,从小学到初中门门功课都不及格。初中结业后,何磊就辍学了,他没有挑选去念工作学校或许去打工,而是整日混迹在街头,成为了一名十足的“街娃”,和他那些相同不喜欢走正道的朋友哥们儿们过着“非主流”的日子。

那 是一个有些炽热的夏夜,何磊和几个朋友在火车站邻近的小吃店一边吃麻辣烫,一边大口大口地喝着扎啤,过瘾极了。吃过饭后,何磊和几个朋友彼此扶搀着,摇摇 晃晃的走出了小吃店。此时他们现已被酒精彻底麻木了神经。变得有些不分南北。现在回家是不可能了,只能先在火车站邻近歇息一下了。所以这帮小子就来到了空 荡荡的火车站,预备等酒醒了今后再回家。

此时现已是清晨1点多钟了,火车站底子没有几个人,何磊就躺在候车厅的椅子上呼呼大睡起来,可刚睡了没多久,何磊就被周围的一个朋友摇醒了。

“你妹的,还讓不讓老子睡觉啊?何磊不高兴地骂了一句,揉揉双眼坐了起来:“叫我啥事?

“大哥,你看,那个小妹儿长得如何?那个朋友笑嘻嘻地着,一边用手指着不远处的一个穿着黑色连衣裙的女孩,那女孩面庞姣好,身材苗条,看起来和自个年岁相仿。何磊呆呆地望着那个女孩子,看着她站动身走进不远处的女清洁间,一个凶恶而无耻的想法俄然从心底冒出。

他何磊一脸狞笑地站起来,对那个朋友说:“你们先在这儿歇息吧,大哥我有正事要做,说完,他快步流星地跟着那个女孩,跑进了女清洁间。

女孩刚翻开水龙头预备洗脸,却不料从后边伸出了一双手紧紧地抱住了自个,女孩心惊胆战,她急速回头看,只见一个生疏的青年男人正在朝着自个无耻地笑着,这个男人正是何磊。

“大,大哥,你要干啥子哦?我身上,可一分钱都没有啊......女孩有些紧张地说着。

“幺妹儿,没事,哥哥不要钱,哥哥就想和你玩玩儿。何磊不怀好意地笑着,一边把右手伸向了他不应伸的当地。

女孩十分惧怕,情急之下,她甩手就给了何磊一记响亮的耳光,哆哆嗦嗦地说:“臭流氓,快滚开,滚开!

何磊被这出人意料的一巴掌闪懵了,他没想到这个女孩居然敢扇自个耳光。要知道,何磊从小到大都没挨过打。见女孩敢打自个,何磊十分动火,他像失控的野兽一般扑向了女孩,把女孩压倒在地上,他一只手掐着女孩的脖子,另一只手则不停地在女孩身上乱摸。

女孩不停地挣扎,抵挡,试图呼救。但脖子却被何磊掐的喘不上气儿。渐渐地,女孩感受自个的认识越来越含糊,身体一地那力气都没有了,总算,她双眼一黑,失去了感受......

何磊发泄完兽欲以后,系上裤子满足地站了起来。他用脚踢了踢躺在地上的女孩儿,笑道:“幺妹儿,别装了,起来吧。

女孩躺在地上,睁着双眼一动不动。何磊又踢了几下,女孩依然没有起来。何磊这才感受有些不妙,他缓缓地蹲下身子,用手摸了摸女孩儿鼻子,发现,女孩居然一丝气味都没了。

何磊心惊胆战,自个本来只想玩玩这个女孩,没想到下手过重,居然杀死了她。完了,万一被差人抓到自个,可就不妙了,再过一个月自个就满18周岁了,强奸杀人罪但是会被判死刑的!

何磊越想越怕,他顾不得管女孩,急速跑到候车厅,叫醒了几个朋友。哆嗦着对他们说:“我,我杀人了,怎么办呢?

“啥,大哥,你把那女孩杀了?我认为你仅仅玩玩呢?刚才那个朋友神色紧张地说:“大哥,你仍是赶紧逃命吧,火车站有监控,差人一定会抓到你的,到时候可就惨了。

“我知道了,我预备去外地躲一段时刻,等风声过了再回来,你们自个珍重吧!来不及多说,何磊敏捷地离开了火车站,他回到家里。爸爸妈妈现已睡着了,他悄悄地拾掇好行李,从客厅的抽屉里拿了一沓人民币,留下一张字条,就关上门走了。

第二天,火车站的工作人员在女清洁间发现了一名年青女尸,所以他匆忙报了警。差人通过重复地勘测现场和调取监控,确定了犯罪嫌疑人为本市无业青年何磊。警方立刻赶到何磊的家预备对他施行抓捕,却不料扑了个空,何磊早就逃之夭夭了......

此时的何磊现已在千里以外的一个落后小城里,这儿人烟稀少,并且音讯不灵通,警方一时不会儿找不到这儿的。为了生计,何磊办了一张假的身份证,应聘到一家小工厂当保安,尽管工资卑微,但也能勉强日子。毕竟,他是一个背负着血债的逃犯......

时刻不知不觉过去了好几个月,一个冰冷的夜晚,轮到何磊值夜班,何磊坐在四面透风的传达室里瑟瑟发抖。立刻就要过冬了,自个却不能回家与爸爸妈妈碰头。都怪自个一时模糊,才酿成了今日凄惨的结果,但是这又能怪谁呢?何磊叹了口气,预备动身去清洁间解手。

工厂的清洁间在办公楼里,何磊只得用钥匙把办公楼大门翻开,然后哆哆嗦嗦地走了进去,走廊很黑,所以何磊便翻开了手电筒,慢慢地摸到了清洁间......

便利完后,何磊膝上裤子,预备回传达室,却俄然感受脸上湿湿凉凉的,好像有啥东西滴在自个的脸上。他不自觉地摸了一下脸,拿到眼前,用手电筒一照,却发现,那滴在自个脸上的,居然是血!

何磊顿时感受毛骨悚然,他仿佛认识到了啥,他缓缓抬起头,用手中的电筒照相了天花板......

“啊!当看到眼前的一暗地,何磊惊骇地大喊了起来,他看见,天花板上浮现出了一张满是鲜血的女性的脸,那是一个年青的女孩,她长发飘飘,气色惨白,一双闪着绿光的双眼正在恶毒地凝视着自个!

何磊俄然觉得这张脸有些似曾相识,对了,那是几个月前......还没有想完,一缕乌黑的长发俄然从天花板上垂了下来,它敏捷的缠住了何磊的脖子,敏捷地将他拖上了天花板,何磊气色变得乌青,他的呼吸越来越困难,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总算,他断了气......

次日,工厂的工大家发现,本场的新保安何磊被吊死在办公楼的清洁间里,他的脸上全都是血,尸体在寒风的吹拂下,不断地摇晃着......

 

wWW.52dwX.COM
  • 猜你喜欢

    栏目推荐

    热门关注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