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短文学网

位置:首页>鬼故事>民间鬼故事>

鬼葬(13)

时间: 2017-03-09  分类: 民间鬼故事

本文来自我爱短文学网 wWw.52Dwx.cOm

 

第十三章

  我忙跟着他向前走去,目光死死地盯着他的后背,生怕他再会悄无声息地消失一般。

  脚下的路开始坚硬起来,我低头看去,见是一条一米多宽的石板路。路两侧是荒芜的杂草,草的叶子在寒风中不停地抖动着,身边的湖水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我抬头再向独眼人寻去,见他正向一座茅草屋走去,茅草屋里闪亮着微弱的烛光。

  独眼人停在茅草屋的窗前,静静地向窗子里凝视着,身子一动不动,如石雕一样。

  我走到他的近前,与他并肩站在一起,也向窗子里看去。屋子的正中位置摆放了一张八角的木桌。桌子上燃着一根白色的蜡烛。蜡烛旁是两盘糕点和两盘水果。桌旁并没有坐着人,但有四把木制的凳子立在那里。

  看来,他们真的还没有到。独眼人像是对我说,又像是自言自语。

  他的话音刚落,我就看到桌子旁的四个凳子上齐刷刷坐上了四个人。看年龄都是老年人,性别是两男两女。都穿着藏青色的长袍,男的戴毡帽,女的头发花白且挽着疙瘩鬏。

  说吧,老妹子,你想怎样做?我们去怎样惩罚那畜生?坐在左侧的老男人说。

  是啊,告诉我们几个,只要你说出你想到的方法就可以了,其他的事情由我们去动手。另一个男人说。

  两个老男人的目光都观望着背对着我和独眼人坐着的那个老女人,我根本看不到她的面容。

  沉默。老女人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

  说话呀!你这是怎么了?她身边的女人推了她一把。老女人的身体如钟摆般左右摇晃了几下,就又静止不动了。只有那白蜡烛的火苗在没完没了地飘动。

  我的身体开始哆嗦,恐怖到了极限。不由得扭头去看独眼人的脸。我发现独眼人的脸颊上已多了许多的汗水,那汗水正在不停地向下流淌。他为什么会这样呢?也是恐惧吗?

  你应该想想,你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方式离开?离开了,你为什么不愿意离去?他们是怎样逼你离开的?你何苦要说出那样的话?

  我没有听出来这话是发自哪个人的喉咙,就像那三个人同时发出来的声音,这声音一起扑向我和独眼人。不,确切地说是冲着背对着我们两个的那个老女人怒喊过来的。如阴冷的狂风,只有声音,没有情感的成分在里面。

  独眼人的身体在这阴风中摇晃了一下,似要随时摔倒下去。我用手扶了他一下,感觉他的身体是那样虚弱,那样无助。我的身边,也是一位老人啊。

  静,是那种讓人窒息的静。

  忽然,我的耳边传来了独眼人的声音,这声音很细小,细小到我只能勉强听明白他话中的意思:假如他们有什么动作的话,你就将我手中的竹棍横在窗子的中间位置。这里是他们冲出来的必经之路,鬼魂是不会走来时的路的。

  茫然间,我的手中已多了一根竹棍儿。顿时,我感觉自己的身体里充满了力量,有了一种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的感觉。

  有了这根竹棍儿,你会有无穷尽的法力,任何强大的鬼魂都会对你退避三舍的。独眼人又说道。

  这时,我看到背对着我们两个的那个老女人忽地站了起来,急转身子向窗子看来……

  我不由得向后倒退了一步,惊得险些叫出声响来。

  老女人用两只苍老的白手在自己的脸上使劲擦了擦,就又快速地转回了身子,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我看到了,真的看到了。那是一张慈祥的面孔,慈祥得讓你心酸。她在脸上擦去的,是两行银色的泪水。

  好了,我不想回去看他们两个了,还有我那个可爱的孙子。看了又有什么用?我终究会永远地离开他们。

  不对!你在说谎!那三个老人的声音又同时传来。阴冷的风比先前还要猛烈。我忙用一只手揽住独眼人瘦弱的腰身,很怕他被这阴风给吹跌倒下去。

  我真的没有说谎。我回来只是想再看看我的儿子、我的媳妇、我的孙子。我这辈子前半生是很坎坷,中年时老公就离家出走了,但后半辈子我很幸福。我的幸福不是每天吃大鱼大肉,不是身上穿金戴银,而是有一个能干的儿子、一个孝顺的媳妇、一个天真可爱的孙子……

  那你还用这样的方法离去……那你还在临别的时候说那样的话……

  这三个老人的声音为何还是那样的阴冷恐怖?

  你们不走,我自己走!老女人疯了一般向窗子扑来,那三个老人竟也同时向这边飞来……我忙举起竹棍挡向窗子。一道金色的光芒闪过,窗口顿时火红一片。我看到里面的四个老人化做了四道烟雾,在房间里乱蹿,发出刺耳的尖叫声。

  “快,快收起竹棍,放他们……走……”独眼人气喘着对我说。

  我忙放下竹棍,扶着独眼人倒退着离去。

  那四道烟雾顿时涌出了窗口,向幽深的夜空飘荡而去,渐渐地融进沉沉的夜色中去了。

  独眼人气喘着坐在了草地上,样子是那样颓废。

  “您……您这是怎么了?这些……不,还有杨五风和胡亚他们两个……都是怎么一回事情?告诉我,您告诉我事情的真相……和我所经历的一切……”我蹲下身来,双手握住独眼人的胳膊,注视着他。

  独眼人动了动胳膊,我松了手,无力地把手垂了下去。他摘下了墨镜,从口袋里取出手帕,轻轻擦了擦眼睛,他的独眼里也有泪水?

  “这也是一个鬼葬礼……原本我想该是个可怕的葬礼,会有一场不可避免的恶斗。可是,我……是我算计错误,咳!有的人啊!真的不如鬼!”

  鬼?真的有鬼存在?我苦笑了下。

  “什么是鬼葬礼?难道我们刚才经历的就是所谓的鬼葬礼吗?还有,您……您快告诉我吧,我遭遇的那些怪物又是怎么回事情?为什么会发生在我的身上?”

  独眼人沉默了片刻,最终还是摇了摇头,随手把墨镜又戴上了。他吃力地站起身来,从我手中要过竹棍,独自向我们来时的方向走去了。

  “您为什么不告诉我?难道您真的是‘就不说’?”我站在荒草寒风中,冲着独眼人的背影带着哭腔大喊着。

  “你自己的事情你应该自己去解决,你会有办法的,我没有能力去替你摆平。你应该知道你自己该怎样去做!什么是鬼葬礼你真的还不明白吗?也许有一天你会明白!”独眼人的声音一过,他的身影也消失到茫茫的夜色中去了。

  我环顾着四周的景物,不知道自己何去何从。一阵夜风吹过,茅草屋被吹倒了,一缕缕茅草顷刻间便被吹得无影无踪了。

  我哭了,我孤独无助地哭了,我大声对自己说:“我真的什么都不明白!谁来告诉我先?”

  此刻,天近黎明时分。我的前面,出现了一面大墙,顺着大墙寻去,我看到一个由钢筋焊制而成的大门,大门紧闭着,但门上还有一个小铁门敞开着。我擦干了泪水,立即向大铁门跑去。

  出了小铁门,我就看到了一条宽阔的柏油马路。我回头看大门的两侧,果然发现门垛子上有个牌子,上面写着宛山公园四个烫金大字。我立即记起来了,宛山公园在市郊区,是个风景如画的好地方。也是人们晨练的最佳去处。公园里也确实有个人工开凿的小湖,叫宛山湖。我是怎样来到这里的呢?公园里为什么会显得如此萧条呢?

  这时我听到身后传来了有人奔跑的声音。

  “早啊!”一个穿着一身蓝色运动服、脚下蹬着白色球鞋的小伙子向我打了个招呼,轻快地从我身边跑过。他的身后,还有几个年轻人在向这边跑来,嘴里都喷着白色的哈气。

  “哦!”我长长舒了一口气,头也不回地朝着小伙子奔跑的方向追去。很快,我就追上了他。

  “为什么不去宛山公园里锻炼呢?”我与他并肩慢跑着。

  “那里呀,这两天很少有人去锻炼身体了。政府出资要重新整理那地方了,听说要把那里建设成为一级模范公园呢。”小伙子微笑着说。

  “为什么说这两天很少有人去那里锻炼?”我问道。

  “这……这你都不知道?前些天公园里淹死过两个人……也是的,这都深秋了,两口子还没事到湖上去划船玩浪漫……大家心里都有些忌讳,所以都很少在傍晚和清晨去那里晨练了。再说宛山公园又建在郊区……不过,节假日里倒有很多的人去那里玩耍的。”

  “湖里淹死过两个人?什么样的人?”我心里突然想到了杨五风和胡亚。好像这两个人的名字对于我来说,都很熟悉呢。

  “淹死的两人还是我们这个城市里的名人呢,是人称风水大师的杨五风和胡亚夫妇。这两口子经常喜欢给人家看相和看风水,听说算得还满灵的呢!不过人算不如天算,他们居然没有算到会在小湖里翻船,一起淹死在湖水里哩。”小伙子摇了摇头,“还有更奇怪的事情发生在宛山公园里呢……”

  “什么更奇怪的事情?”我问。

  “在那两口子淹死不久,就有一个老太太吊死在了湖边的一棵不到两米高的歪脖子树上……”

  “不到两米高的树?”我很奇怪地问。

  “老太太把绳子绑在离地面不到一米半高的树干上,就那样半跪着用她身体的重量把自己给勒死了……她的脖子上还挂着个白色牌子,上面写着:‘是我自己想死,不是我儿子儿媳逼我死的……’看看,谁信啊?但后来经过公安局笔迹鉴定,还的确是这老太太自己写的。听老太太生前的邻居说,她的儿子和媳妇经常虐待她,不给她吃饱饭,经常把她赶出家门……现在每个家庭都一个孩子……真的不能娇生惯养啊……等我结婚后有了孩子,一定要从小就开始教育……”

  我感觉自己的腿肚子在抽筋,就停了奔跑的脚步。

  “你怎么了?脸色这样的白?是不是病了?不要紧吧?”小伙子也跟着我停了下来,关切地看着我,“咦?我怎么看你有点眼熟呢?您是不是《宛城晨报》的周……这些怪事您还在《宛城晨报》上专门报道过呢,您怎会忘记了呢?”

  我说我不是他,你认错人了,我可怎么都想不起来自己写过类似的报道。

  “哦,这样呀。没关系,不管您是谁,您要是需要帮助,就冲我言语一声……”

  我笑了,说:“谢谢你,我没有什么事的。你总是这样喜欢帮助别人吗?”

  “帮助别人,其实就在帮助自己;快乐别人,也在给自己增添快乐,您说对吗?好了,您歇息一会,我继续……”

  看着小伙子跑去的背影,我大声说:“你说没错!完全正确!”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眼睛湿润了,我想起了那老女人慈祥的面容和那两行银色的泪痕……

  世界上有狠心的儿女,没有狠心的爹娘!这话不是俗话。我有多久没有去看望自己的父母了?自己真的就那么忙吗?

  我的腿肚子不再抽筋,我要立即回自己的家。
 

我愛短文學網首發

+阅读全文
  • 猜你喜欢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