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短文学网

位置:首页>鬼故事>民间鬼故事>

鬼葬(21)

时间: 2017-03-09  分类: 民间鬼故事

我爱短文學網

 

第二十一章

  我感到异常的恐惧,边后退着边看着她,她怎么突然之间变得如此的陌生?!如此的可怕?

  “你知道今天是几月几号吗?”她的头发在她的额头前垂荡着,声音低沉而恐怖。

  我说你为什么要这样地问我?其实我一直在问别人这个问题,我不知道该怎样回答你。 告诉我,你怎么了?你还想知道什么?

  她说讓我来告诉你吧,今天是10月14日。一个很特殊的日子。这些就已经足够了……

  我想起来了,大玲子来精神病医院看我的时候,我问过她这个问题。大玲子很肯定地告诉过我:“今天是10月14日。”难道“10月14日”真的是一个很特别的日子?

  10月14日……是什么日子?这个日子又能……怎样?我磕磕绊绊地后退着。

  “你说呢?你说能怎样?”小邻居伸出双手,凶狠地向我扑来。

  我急侧身子,闪了过去。但我立刻就后悔了,忙去抓小邻居的身体,怕她柔弱的身体撞到我身后的墙壁上去。

  可我什么都没有抓到,我的身后出现了一个楼梯,小邻居正一步一步地向上走着,步履艰难。

  “你……你是讓我继续跟着你走吗?小邻居,你不要再吓我了,你还想带我到哪儿去?”

  没有任何办法,我只好走上了楼梯。

  在忽明忽暗的墙壁灯的照射下,这楼梯显得是那样漫长,似乎永远都没有尽头。我只觉得自己是那样的疲惫不堪。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实在是走不动了,只好无奈地停了下来。正在自己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刻,我发现楼梯消失了。我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宽大的房间,里面布置相当豪华,一张黑色的老板台放在房间靠里的位置,有一个人正坐在办公桌的后面,双眼紧紧盯着桌上的电脑发着呆。这个人是周正!

  那么我呢?我到底是谁?我还是周正吗?

  “扑通……扑通……”我的身后传来了很沉重的脚步声。

  我发现周正立即从口袋里取出了一个物件,飞快地插到了电脑的主机上……

  门开了,穿黑色西服系红色领带的那伙计踉跄地冲了进来,几步就奔到了老板台前,瞬间,我又听到他长长舒了一口气。

  周正上身趴在桌子上,睡得很熟的样子。

  “醒醒,醒醒大记者!刚才你还和我吹呢,说什么喝得越多,稿子写得越好。怎么了?这就耍‘熊’了?”

  周正睡眼蒙眬地仰起头,说你这酒也太冲了,你不也一步三晃吗?

  “哈哈,你呀,应该和我学学,出去吐了不就没有事情了吗?算了,等你把我的稿子写完了,我送你一台笔记本电脑,用着也方便。”

  真的?周正一下子站了起来。

  我看着他们两个的身影越来越模糊了,可我的记忆深处跳跃出来一条信息出来:我的笔记本电脑?我是多么地喜欢笔记本电脑,又是多么地希望自己能够拥有一部笔记本电脑。

  我用力摇了摇头,这时我看到穿黑色西服系红色领带的那伙计正仰坐在老板台后面的老板椅上,身体在不停地摇晃着。他的身边,站着一个人,这人已经不是“我”了,他是何镜医生。

  “你要照顾好这小子,你知道吗?我怀疑他动了我的电脑。实在不行你就想办法……”老伙计用手掌做了一个向下砍的动作。

  何镜医生身子向下哈了哈,说行是行,可是……

  老伙计从怀里拽出一把钞票来,扔在了老板台的桌面上,何镜一把就抓起来塞到裤兜里了。

  这老伙计要干掉的一定是我!是我动了他的电脑?动了电脑就是死罪吗?

  何镜医生匆匆向前走着,我紧紧地跟随着他,我就在他的身后。可是我的身后呢?程菲难道也还在我的身后吗?

  我看到大楼的门前停着一辆救护车,莲子护士和那个保安叫麻将衰的正站在车旁模样焦急地等待着何镜医生的归来。

  车子开走了,我玩命儿地撵,我想知道他们要用什么样的方法干掉我。是把我从楼上向下推吗?对,应该是先推后扔!

  “周叔叔,您老跑什么呀?也不等等我。”小邻居的声音从我的后方出来,讓我停止了前进的步伐。

  我回头看去,我看到小邻居正微笑着朝我走来。

  我说你刚才去哪了?讓我着急担心。其实我还想说讓我害怕什么的,但没有说出口。

  我去吃东西了,吃得好饱呢。

  我送你回家吧,现在也不知道是几点了。也许快午夜了,或者说快黎明了,我现在的时间观念和记忆都模糊得很。

  小邻居拉住我的手,一双黑黑的眼睛直视我好一会,很郑重地说:“周叔叔,谢谢你!”

  “谢谢我?你怎么像个小大人似的呢?”我抬手在她黑色的头发上轻轻抚摩了一下。

  “谢谢你陪我到现在,真的,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很少有人在这个日子对我这样重视,这样关心和爱护我。”

  “告诉我,今天是什么日子?”

  “你应该知道的呀!”

  我茫然地看着她。

  小邻居仰头望了望雾气朦胧的天空,拉起我的手就走。

  “我们还要去哪呀?”我已经筋疲力尽了。

  “求你了周叔叔,和我去一个地方,然后你就可以回家了。”

  “告诉我去哪儿?要不我坚决不去!”我忽然发现自己居然像个孩子了。

  “就是这里呀!”

  一阵阵凉爽的风吹过,我的耳边立刻传来了音乐的声音。这音乐的节拍是那样的剧烈,那样讓人激动。

  我已经站在了一座大厦的顶层平台上了。我看到一群少年在平台上伴着这猛烈的音乐声疯狂地扭动着腰身……小邻居的身影很快就融入到这个队伍中去了。

  也就是在一瞬间,所有的声音都静止了,就如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我的手,依然握着小邻居的小手。

  我们两个并肩站在深夜的黑里,我们两个并肩站在大厦的平台上。

  我的耳边似乎听到了“铛……铛……”的声音,是午夜的钟声沉闷地敲响了。

  叔叔,我该走了。小邻居说,她的声音很低,低得我离她这样接近,才能隐约听清楚,非常缥缈的感觉。

  我的心里猛地一颤,失声说:“你?走?你要去哪里?”

  她不再回答我的问话,一头扎下去,从高高的大厦平台扎向了地面……我哭喊着,不要啊!不要小邻居!我看到她背上的大书包在与她一起下坠着。我不顾一切地扑了下去,伸手去抓……我什么都没有抓到,却扑到了杂草的上。我惊魂未定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四周光线暗淡,又是黑夜!我这破梦啊!还讓不讓我睡个安生觉了?

  我正孤独地站在一片树林里。小邻居呢?我的脸上为什么还残留着泪水?你要是也和我一样摔在这杂草上该有多好?

  擦去了泪水,我的眼睛看东西开始清晰了。

  夜色朦胧间,我看到了一个黑色的影子,正穿行在夜色下的小树林里,那是小雪吗?她仍穿着她那件紧身的黑色的风衣,我追了过去,树林的尽头是一大片墓地,小雪不见了,能看到的,只是那一块块泛着青色冷光的大理石墓碑……

  我站在成群的大理石墓碑中,寻找着小雪的身影。小雪,难道你还会像在那个梦里一样消失吗?

  一个黑色的影子在我眼前这个大理石墓碑下浮了起来。

  小雪竟一直蹲在我的眼前,好像刚藏了什么东西在大理石墓碑下面。

  为什么,你在苦苦寻找着什么的时候,你想要找寻的,竟在你的眼皮底下?

  一轮很圆很大的月亮不知在何时从云层里闪了出来,大理石墓碑反射着冷冷的光泽。我看到了。墓碑上的小邻居在向我露着很美丽很天真很无邪的微笑,这是她的照片,这是她的墓地。照片下面,赫然写着XXXX年10月14日!

  那是小邻居的生日!

  我对着墓碑说:“谢谢你了,小邻居,我明白了。”

  我蹲下身去,在墓碑下,找到了我的U盘。

  我是什么时候把U盘给了小雪的呢?是他们夫妻到精神病医院看我的时候吗?

  我的眼前很快就闪出那天的印象:程菲他下意识地用手把小雪向自己的身后推了推……好像我是个危险分子似的;在临出门前,小雪回头向我张望了一眼,她的眼神中我感觉她似乎有什么话要说?

  是我拉了小雪的手?是我有意拉了程菲爱人的手?是的,程菲的位置正好挡住了小雪的视线……我是在那个时候把U盘塞进了小雪的手里!我是想讓程菲帮助我,反倒讓他对我产生了误会?所以他总在我身后?

  我说小邻居,我会再来看望你的。

  我走出墓地,远远地看着小雪的身影在月色里移动,就快步追到了她的身旁,对她说:“我不知道该怎样对你说些什么,你能和我说点什么吗?”

  小雪停了下来,慢慢向我转过头来。

  我没有看清楚她的面容,却看到她脖子下解开了三颗扣子的风衣,半个白嫩的乳房显露了出来。正当我要收回自己的目光的时候,小雪伸出双手,猛抓向我的胸部,我“啊”地大叫一声,向后一仰,身子很结实地撞到了一个坚硬的物体上了。同时我听到“砰”一声,有物件落在我的脚下。不会是又把大块头的胳膊给撞下来了吧?

  我回头看去,自己这次撞到的是个大衣柜。等我把头转回来寻找小雪的时候,就感觉眼前一亮,我的面前,是小雪家的那张冰冷的大床。我的脚下,躺着那把我要劈开大床的大菜刀!自己手里的刀,险些剁了自己的脚!我就这么又回到小雪的家里了?

  这时我听到了门口有开门的声音。

  我走出卧室的门,站在客厅的入口向里看去,我看到客厅内的灯光很暗淡,小雪站在门前正在开外屋的门。她穿着一身青色的西装,黑黑的秀发散落在后背上,如不仔细看,她的头发就如同和西装的颜色融到一起了。

  门开了,走进来一个手拿竹棍儿穿深色衣服的人,居然是独眼人!

  “表叔,您来了。我的程菲呢?他……您把他的魂魄带回来了吗?”小雪向门外张望着,看她的表情,我断定她看到的,只有独眼人一个人。

  独眼人是小雪的表叔?还是程菲的表叔?

  和程菲在一起读书的时候,他告诉过我,他是来投奔他的表叔的……我问程菲你表叔是做什么的,程菲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始终没有告诉过我他表叔的职业……还有我依稀记得小雪曾经告诉过我程菲的表叔早已经去世了呀!

  在我思索的时候,独眼人已经坐在沙发上了,双手稳稳地拄着竹棍,面对着墙壁上的婚纱照,一言不语。

  小雪不自觉地也跟着独眼人的目光向婚纱照看去……

  静,死一般的寂静,我甚至听不到自己的呼吸声。

  突然,我感觉身后有人拍了我一下肩膀,说:“对不起,讓一下……你阻挡了我的路……”

  我下意识地向一边闪了闪身子,就感觉到有个青色的影子向客厅沙发的方向飘去了……

  我想自己本该害怕的,但我发现自己竟是那样镇静。我的心很平静地跳动着,我的心很响亮地告诉我,你并没有做对不起程菲的事情,不管他到底是人是鬼怪还是妖孽,你问心无愧为什么要惧怕他?

  我大步走向坐在沙发上向我微笑的程菲,我说程菲你个死鬼你个王八蛋你有种你别动,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也突然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鬼葬礼了。

  刷地一下,我的眼前一片漆黑。
 

wWW.52dwX.COM

+阅读全文
  • 猜你喜欢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