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短文学网

位置:首页>鬼故事>民间鬼故事>

狠人爷爷

时间: 2017-03-11  分类: 民间鬼故事
wWW.52dwX.COM

  我爷爷这个人,他的性格说不出是阴沉还是低调,人家都说最毒妇人心,可我却觉得有些男人的心,更狠更毒。

  而对寨子里的人,爷爷都不理睬,相对于我之前说的那个蛊巫来说,他不算是深居简出,但是神出鬼没。

  志笙说爷爷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山里,他炼的蛊需要大量蛇尸,这是一种很邪恶的作法,就像我们一些中国传统的讲法,鬼吸人的阳气可以增加己的功力一样,他用蛇尸吸的是尸气和蛇的毒气,这样可以使他炼的蛊更为恶毒阴狠,但是伤身也是一定的,整个寨子里最不敢惹的也是他。

  黑苗最狠的就是睚眦必报,况且谁也不知道爷爷炼到了哪一层次,稍微不小心就是全家死绝,但是也没有见他害过寨子里的人。

  话说,爷爷并非本地人,是从贵州那边来的。

  他来的时候已经年纪不小,老是没有老得很严重,但是整个人就是感觉从里面透出来的黑沉沉的样子,大概也是常年吸尸气毒气闹的。

  他刚来的时候,就直奔奶奶住的地方,可能是奶奶早前出去游历的时候认识的,但是寨子里一条石板路通到底,家家竹楼都是一样。不明白他为什么,在无需问人的情况下就能准确的找到奶奶家,后来听说爷爷炼的蛊使得他的嗅觉异于常人,他可以清楚的指出谁家是养蛊的,而那在还不清楚别人底细的时候。

  另外,爷爷是背了人命债的。从贵州逃出来后,在云南广西等地逍遥了数年才到寨子里来,爷爷不知道把不把当时的宗长放在眼里,他也没说一定要留下来,所以他也不屑于说故事,最后还是奶奶做了出面人,避免了一些冲突。

  爷爷在贵州的时候,就是住在黑苗聚集地,人人会放蛊,想想就觉得是一个很讓人恐慌的地方,所以寨子里根本没有人愿意干活,但是没有人种地,没有人干活大家就得饿死。

  所以首领只好分配任务,一开始也还好,可是日子久了大家难免会起冲突,当时的寨子是两姓,同姓的基本上都是亲戚关系,所以同姓之间爆发的就是小冲突,异姓之间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但是累积多了久了,大家就互相成了对立。但是爷爷的姓氏人口没有另外一边多,而首领又是那边的人,爷爷当时也是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他们自己想想觉得这边很吃亏,做得多吃得少,心里非常不服气,就有人率先对那边下了蛊。

  如果是一脉相承传下来的蛊术,两个人互相放蛊就不是很要紧,但如果大家接受的蛊术传承是不同的,被另外一种蛊下到的话就非常严重了,非死即残,本来下蛊人年纪也轻,不过是想给个教训,没想到事情搞得这么严重,两边差点爆发内战。好在首领也不至于偏帮,就讓爷爷这边把人交出来就算了,爷爷这边一些年纪大点的人,认为真要打起来也吃亏,只能把人交出去了事,最后下蛊的年轻人被剜掉双眼,割舌封耳。而这种方法也等于是将此人的神识封存起来,不能外露,削夺了他控制蛊的能力。

  爷爷虽与那人也不是很好,但觉得是奇耻大辱,就非要报此仇,当时他自己炼的蛊也是很简单的,为了讓蛊术更厉害,他自己尝试了很多种办法,也不知道他怎么领悟到这种蛇尸作法的,果然讓他的蛊毒增强了很多,最后他在首领家的窗口外吹蛊,第二天首领全家暴毙。他明明知道有可能会搭上自己父母的命,他还是做了,而且还自己逃了出去,到最后也不知道自己的家人是死是活。

  我觉得爷爷炼的蛊应该是飞蛊的一个简单形式,就是将一些飞行类的细小昆虫变得剧毒无比,杀人于无形,而飞蛊一般采用的是飞蛾卵,据说已失传。

  当时宗长应该也是对爷爷无奈,也当他是暂住,谁知一住也这么久,但他对奶奶其实是不错的,既然也没有害过寨子里的人,大家也就安着心,本来青苗人就善良,只要不害到他们,就不会理会别人的态度。

我愛短文學網首發
+阅读全文
  • 猜你喜欢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