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短文学网

位置:首页>鬼故事>民间鬼故事>

阴阳路之赎罪

时间: 2017-03-14  分类: 民间鬼故事

wWW.52dwX.COM

赵云鹏和几个同学到达自己老家的村口时已近午夜……

原本按计划是中午到的。因为县城的班车中途抛锚,又因为接连几天的暴雨,山洪冲毁了道路,他们翻了两座大山,又走了二十多里山路才到达村子……

尽管同伴们一直埋怨着“把我们带到了什么破地方?”“都累死宝宝了”……但在赵云鹏心里却隐约感觉一切冥冥中有什么在故意安排着这一切……

更加讓他不寒而栗的是,到达村子的时间和十年前自己离开的时间竟然一模一样,而且当年他和父母离开这里时,也是翻山越岭……

这出奇的相似,不由得讓赵云鹏越发觉得后背生寒!要不是几个爱好旅游的同学生拉硬拽,软磨硬泡,自己才不会回来呢,就算是地球毁灭那一天,自己也不会回来……

“快走吧,还想什么呢!不认识回家的路了吗?”一个同学的摧残打断了赵云鹏的沉思!

“是啊,既来之则安之,怕有用吗?该来的躲也躲不掉啊!就像十年前……”赵云鹏一边带路,一边对自己说。

再次把回忆拉回十年前!

那时自己才十岁,父母因为在省城工作,自己则跟着爷爷奶奶在村里上学!

那是一段无忧无虑的日子,那是一段纯洁得透明的日子,没有城市的喧嚣,更没有城里人相互间的尔虞我诈,除了那一次……

那是爷爷六十大寿那天!爷爷在村里人缘不错,又是整六十,一甲子嘛!在农村可是了不得的事!

村里人都来了!帮忙的帮忙,道贺的道贺!但最高兴的是孩子们,有的玩,有的吃,还没大人管,那天对他们而言是没有大人的唠叨和管束的!除了开心还是开心……

可是,也来了个不速之客——二娃!他可不是本村的,而且还是个弱智。不管十里八乡,谁家有个红白喜事他一准到!就是为了蹭吃蹭喝呗!一副邋遢的样子,臭哄哄的一身,十几岁的人了,还流口水,那鼻涕就从来没干过,说起话来,咿咿呀呀的,没人能听得懂!附近几个村子,谁都讨厌他。孩子见他就躲,大人遇上他就愁!可是又不好赶他走,你还只是对他瞪个眼,他就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起来了,谁又愿意背上个欺负傻子的恶名呢?另外,那个家里办喜事就是图个吉利嘛,要是被这傻子闹一通,败了主人的兴致不说,触了霉头,他可不负责!所以,也只好由着他胡作非为了……

但赵云鹏可看不惯,忍不了!平时那是在别人家,他不出手是碍于大人的面子,又怕大人责备。可今天是他爷爷,他是小主人,才不允许这傻子猖狂呢!

赵云鹏有两个死党,虎子和狗儿。平时可没少被二娃抢吃的。早就对他恨之入骨了!听赵云鹏今天要收拾二娃,那是一百个支持!三个人一合计,准备给二娃个深刻的教训,讓这二百五老实点!

此时爷爷家院子里满是宾客,二娃倒不把自己当外人,一个人装了一口袋糖果,一口袋花生,嘴里还没闲着。一个人蹲在墙根处悠闲的享受着,那衣服上的污渍,简直可以反射太阳光了,臭哄哄的身子招惹来一群苍蝇,客人们都避开他,坐得远远的!真是一粒老鼠屎,打坏一锅汤!这讓赵云鹏看着气就不打一处来……

“行动!”赵云鹏一声令下三个人就各就各位了!

他们故意选了个说话能讓二娃听见的地方。


“你们知道吗,我们村口的河里有个宝贝呢!”狗子先开口!

“是啊,我也听我叔说来着,说谁得了那个宝贝,要什么就有什么!要是我得到了该多好啊!”虎子接着说。

“不如我们今天把它弄来!以后我们不是就发达了!”赵云鹏接着说。

“好啊,走!”于是三个人说着就朝村口的小河走……

听到他们说话的二娃自然在后面不远不近的跟着!因为他也想要那个宝贝……

到了河边,二娃躲在不远处的草丛里观察着。

他们三个人早就看见了二娃的存在!赵云鹏指着水位最深的河段,反射太阳光的地方说“宝贝,宝贝就在那里呢!”

后面的二娃看得眼睛都不会眨了!

接下来,三个人故意以没有带工具,要回家取工具为借口走开了!其实他们只是躲到另一处,偷偷观察二娃的一举一动!

二娃见三个人走了,那是一个兴奋啊!抹了把鼻涕,连衣服都顾不上脱就往水里钻……

不会游泳的二娃下了水才知道害怕“,一双手毫无规律的在水里刨着,拍得水面“噼啪”作响,身体也在水面忽高忽低,嘴里发出“呜哩哇啦”擦惨叫求救,眼神中流露着深深的畏惧与恐慌!可赵云鹏三个人远远的看着在水里浮浮沉沉的二娃。

赵云鹏说,“讓他洗个痛快的冷水澡!”所以谁也不会去救他,哪怕拉他一把……

就这么看着二娃消失在水中,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事后三人约定谁也不能将这件事说出去,就是自己父母也不能!可是谁会想到人在做,天在看呢?

二娃的尸体是第三天在下游的水库被人发现的,那尸体,眼睛瞪得老大,仿佛对这个世界永远看不够似的。身体已经泡得像刮了毛的肥猪……因为身上没有伤,都以为是二娃自己失足落水!警察看了一眼就走了!和二娃相依为命的母亲没有哭。她说,与其讓儿子这一辈子都留在这个世界上受苦,道不如讓他早些去了来得干脆!所谓母子连心,她心里何尝不知道,儿子死得冤!

果然怪事就在二娃的头七那天开始了!

首先是狗子!上课上到一半就好像被什么东西领着,直愣愣的走出教室,老师同学谁也叫不住!一出教室门就飞快的朝村口的河边跑。老师同学在后面怎么也追不上,一直追到河边,就看见狗子笔直往河里冲……

平时水性不错的他,可那时却像被什么绑住!整个人犹如一只秤砣笔直往水下沉。连扑腾一下都没有,就不见人了!老师叫来几个会水的同学和自己一起下水,却怎么也找不到人……

尸体是第二天自己在捞二娃的水库浮起来的!村里人都说邪了门了,狗子是被落水鬼迷上了……

当天,狗子被鬼带走的事就在不大的村里传开了!

接着是虎子,和狗子的死法如出一辙,只是时间换成了放学时……

这下赵云鹏怕了。他心里清楚,下一个就轮到自己了!于是,把和狗子,虎子合伙害死二娃的事原原本本告诉了父母!

父母二话没说,拉起儿子,连夜就去了省城!那夜,一路赵云鹏仿佛都觉得,听见二娃“咿咿呀呀”的声音,一直跟着他们,他怕了,彻底的怕了……


幸好到了省城没出什么事,爷爷奶奶也说,赵云鹏走后,村里也没发生过怪事……

只是二娃的单身母亲家里来了一条黑狗,很通人性,能帮着主人做好多事。白天跟着母亲团团转,夜里就守在母亲床下。谁欺负二娃他妈,狗儿上去就咬……

大伙儿都说是二娃变的,来报答母亲的……

“到了!”不知不觉就到了爷爷奶奶家。

爷爷奶奶站在门口,老远的就在叫孙子。二老听说孙子要回来,准备了一桌菜等着他们!

进屋后,大家胡吃海塞,赵云鹏却毫无心情……

翌日,赵云鹏是被狗叫声吵醒的!

“奶奶,家里养了狗吗?”

“没有啊!”奶奶也一头雾水,“大早它就在院子外打转,屋前转到屋后,像是找什么东西!”

一种不祥的感觉由然而生,“难道是……”赵云鹏不免心里咯噔一下。

奶奶也似乎想到了什么,表情严肃的转身出屋去,但是很快又回来。回来时老人一脸恐惧,“是那只黑狗!”

不用她细说,赵云鹏也知道黑狗的来历,一头扎进被子里,瑟瑟发抖,他怕,他真的怕……

同学们吃过早餐,打算外出游玩,可赵云鹏只能推说,不舒服,今天不能一同出门了!同学们只好作罢,外出自娱自乐去了!

“云鹏啊!看来十年前那件事,到今天还没了结啊!”爷爷此时来到孙儿房间,摇着头说,“看来得想个法子,这回怕是躲不过去了!”

其实,赵云鹏内心又何尝不知道啊!可是,这是一场十年的恩怨哪,又该拿什么去解决呢?


第三天,父亲得知消息,也风尘仆仆的赶到了家里!一家人权衡之下,只有父亲亲自出马,拿着几样城里的高档商品去了二娃家。借口说是这些年在城里赚了不少钱,要回馈乡里,想接孤零零的二娃母亲到城里去,当姊妹一般抚养!要赵云鹏拜她作干娘,侍奉她终老……

另外也打算给二娃修葺坟冢,讓二娃风光大葬,这样可以助他早登极乐!

所谓无事献殷勤,二娃母亲又岂会不知道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呢?但是还是同意了!所谓死者以矣,因为她不愿意儿子的鬼魂困在仇恨里,变成冤魂厉鬼,不得超生!

回家后,父亲送走了同学们,就作手准备起来……

一行人,搀扶着二娃母亲,来到二娃墓前,黑狗在一旁寸步不离。四周围满了前来看热闹的村里人!

当一众人打算为二娃修葺坟冢时,黑狗却用身体挡在坟前,发疯似的冲着他们龇牙咧嘴,狂吠不止。眼里那锐利,凶狠的目光射得在场每个人心惊胆寒。它说什么也不讓任何人动二娃坟头的一草一木!

这时赵云鹏父亲突然意识到什么?随后立即拉着赵云鹏,两人双腿跪地,焚香起誓!


“二娃啊!十年了,我知道你死得冤,血海深仇也不得报。你死后,孤母也一直独身一人,无人照料,孤苦无依。她年纪一天天大了,也慢慢老了!总有一日她会需要人来照料,侍奉。所谓举头三尺有神明,今天,我父子俩,当着满天神明,当着村里父老乡亲,在你坟前发个誓。从今往后,你的母亲,就是我的亲姊妹。我讓儿子拜你母亲做干娘,一定尽能力照顾好她,给她养老送终。有我们家一口吃的,就有你母亲一口,我们吃干饭,就绝对不会讓你母亲喝稀粥!望你看在母亲的份上,就此放下恩怨,安心上路,放心的去吧!”

说完,又叫赵云鹏起誓!然后给二娃母亲磕头,诚心诚意,恭恭敬敬认她做干妈!接下来赵云鹏给二娃母亲敬茶,喊“干妈”!

说来真的很奇怪,当一切事情做完。突然,那只黑狗眼睛里流露出无尽的哀伤,紧接着缓缓的围绕二娃的坟转了三圈。之后又在二娃母亲面前,弯曲着两条前腿,做出跪拜的姿势,俯首帖耳。那双失去往日的那股凶悍目光的眼睛微微闭合着,不住的流着泪,嘴里“呜,呜”的称唤着,样子像极了即将离别母亲的儿子在依依不舍的拜别母亲……

最后黑狗爬上二娃的坟包,幽怨的低声喘息着!然后就倒下死去了!更诡异的是,刚死去,整个身体就像泄气的皮球,只剩下一张黑色皮囊,里面的骨肉都顷刻之间化为乌有了……

“真是奇了!”在场的人们无不感慨,无不为之动容!都说那只狗就是二娃化身变的,来报答母亲养育之恩的,十年了,一直舍不得离开,陪伴着孤苦伶仃的母亲!今天知道母亲有好心人照顾了,所以放心的离开了……

二娃母亲也终于哭了,哭得那么伤心,满脸的泪水仿佛要把十年的委屈,十年的苦楚,在这一刻统统洗刷干净。那哭声,似乎要把儿子的冤屈,内心的苦闷在此刻全都发泄一空!眼前的这一家子,实在欠自己的,欠二娃的实在太多,太多!就算用一辈子也还不清他们的亏欠,赎不回他们的罪孽……

二娃的母亲没有选择跟赵云鹏父母去城里生活!可以想象,她怎么可能和害死自己儿子的凶手在一个屋檐下,叫她怎么生活得下去呢?!那就是硬生生地,在她内心永远无法愈合的伤口上,再残忍的撒一把盐啊!

在十年的恩怨就此放下的那一刻,赵云鹏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他一点也不庆幸自己躲过了这场灭顶之灾!是啊,外在的威胁也许可以解决,可是自己内心的亏欠与愧疚又怎么能就此烟消云散呢?!

赵云鹏的父亲没有食言,每月都按时付给二娃母亲一笔生活费。不知道二娃母亲,每次收到用儿子性命换回的生活费时,心里会是怎样?会有多痛!

赵云鹏也在心里暗暗发誓,不论怎样,自己都要负责二娃母亲,一直到她离开这个世界的那一天……

也许只有这样,他愧疚的内心才会有一丝救赎,午夜梦回的时候才能够获得片刻宁静吧!

我爱短文学网最具特色作品,人气指数:★★★★★★★

《司膳阴妃传》

《我的身体有个关二爷》

阴阳外卖员》


我愛短文學網首發
+阅读全文
  • 猜你喜欢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