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短文学网

位置:首页>鬼故事>民间鬼故事>

阴阳路之魔瓶恶灵

时间: 2017-03-14  分类: 民间鬼故事
本文来自我爱短文学网 wWw.52Dwx.cOm

我不知道林峰为什么要选择开那么个古董店!在我印象中,他对这方面可谓是七窍通了六窍……

而且古董也不是年轻人干的行业,所谓半年不开张,开张吃一年!谁都知道,经营古董,顾客是可与而不可求的!因此它可以把一个人的斗志在漫长的等待中消磨殆尽……

不过怎么说他都是在创业嘛,作为朋友我们应该恭喜他,所以当请柬发到手里时,我还是应该应邀前往的!毕竟是大学时的死党啊!而师兄因为有重要的事情,实在腾不出时间,花篮,礼品到了,人没过来!

这小子财运不错,开张第一天就来了庄大买卖……

是一只景泰蓝的花瓶,当时我在场。是一个农民打扮的中年男人拿来的!那男人灰头土脸,一副猥琐的样子,做事讲话神神秘秘的,如果不是一进来就拿出花瓶,多半大家会以为是,趁新店开张,热闹,来浑水摸鱼的小偷。他似乎很急等钱用。估计林峰也看出来了,所以他三下五除二,一招典型的欲擒故纵,用低得可怜的价格就把瓶子收购过来了!

接下来林峰很快就联系到了买家,是一位姓张的老板,年纪和他父亲不相上下,看起来特别儒雅的样子。应该是他父亲的朋友,因为林峰称之为“张叔”。

张老板接过花瓶,用一根金属棒敲了敲瓶身和瓶口,又看了一眼瓶子底部的落款和瓶子里面,露出一副很陶醉的样子。当即就决定买下来,连林峰开的三十万,价都没还!

买卖古董难道就是这么随意的吗?我有些不敢相信,虽然对古董的交易,我并不了解,但是即使是买个萝卜,白菜也要经过一番讨价还价的,何况是价值三十万的花瓶呢!

张老板看起来应该是个做事严谨的人!后来林峰也是这么说的!他也觉得张老板在买花瓶的这件事上太过草率,甚至是大大的反常。连最基本的分辨真假,确认年份都没做,没要林峰打一点折,就直接掏钱了!

其实就算张老板把价钱砍掉一半,林峰都会觉得是个可以卖的好价格,更何况无端的多赚了十五万!可能是这小子财运亨通吧,我这么认为。林峰说,反正张老板有的是钱,曲曲十五万,就当打麻将输了!我现在终于知道林峰为什么要选择开古董店了。就他父亲那一帮富人朋友,哪个家里没有几件漂亮的古董啊,只要每人讓他这样宰一刀,林峰这辈子就吃穿不愁了!

狠赚了一笔,林峰说什么也要留我到打烊请我吃饭,同时也联系了师兄,叫他晚上一定到!

吃饭的时候,师兄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林峰的脸。如果被不知情的看见,多半会认为他“看上”林峰了!

直到分别的时候,师兄还回头看了他好几眼。等林峰要上车了,师兄突然又叫住林峰,然后问他,近来有没有遇见什么特别的事情?

听到师兄的话,我内心一颤。师兄不是个八卦的人,我隐隐感觉到他问的话中,透露出的不妥。但当时我并没有做声。我相信有什么,师兄一定会告诉我的!

林峰的回答自然是“没有!”

第二天师兄又打电话给我,问了同样的问题!讓我更加肯定了我的猜测!

果然,接下来师兄告诉我,那晚我们吃饭时,林峰满脸晦气,是典型的被不干净的东西纠缠过的样子,但师兄也看不出那东西究竟是什么,有多少来历?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绝对没安什么好心!师兄之所以当时没有说破,是因为怕打草惊蛇,不知道那东西什么时候又会回到林峰身上,惊动了林峰,不但会讓林峰心生畏惧,说不定还会讓他遇遭毒手……

我被师兄的话惊出一身冷汗……

刚准备给林峰打电话,他却主动打过来了!


林峰告诉我,张老板死了。因为之前我和张老板有一面之缘,所以他随便告诉我一声,算是报个丧吧!就是在他那里买走花瓶的当晚,死状惨不忍睹。虽然,张老板的年龄不小了,但是这么突然的死亡,确实也过分离奇了!整个人身上几乎没有一滴水分,都像是被烤干了。只剩下一层干枯的皮肤包裹着骨头,缩成一团,而身上找不到任何伤口……

这显然不是人能够做到的事情,因为谁有这个本事,能够不破坏人的外表,弄走人体内的水分!

到此时,我隐隐觉得出问题就出在林峰卖出的古董花瓶上了!只是凭我,根本想不出一个古董花瓶是怎么能要了张老板命的!

我马上把消息告诉师兄,师兄则要我跟林峰去一趟张老板家,看看,顺便找机会把张老板的死状和那只花瓶拍下来交给他!但是尽量不要惊动林峰,不要告诉他原因。师兄说,估计那东西憋得太久迫不及待要动手了!不说,对林峰会相对安全许多,至少可以讓那东西不知道已经有人感觉到了他的存在,正在设法对付它!

当然,客户又是父亲的故交过世,林峰去吊唁是无可厚非,顺理成章的事情!值得庆幸的是,张老板的尸体因为他老婆报了警,所以并没有入殓,要拍照不难。但是当我看见花瓶时,觉得它颜色有了些变化,均匀的渗入了淡淡一层血红的颜色,这讓我感到恐怖

第二天,更讓我始料不及的是,张老板的老婆居然鬼使神差的把花瓶送给了林峰都父亲,说,张老板的遗物她看了伤心,不如送给丈夫的故交,作个纪念!

林峰见花瓶当然欣喜若狂了!孰不知我和师兄简直成了惹我上的蚂蚁!

“看来只有跟这小子摊牌了!”师兄一脸严肃,“也好,去会会那东西!”

我和师兄到林峰家时,他父亲已经卧床不起了,私人医生急得满头大汗,却基本束手无策……

师兄没有逗留,不到半小时就出了林峰家。林峰似乎也看出某些端倪,,也跟了出来!师兄索性把一切都告诉了他!

一直存在于花瓶的东西不是鬼魅,也不是什么山精妖怪,而是灵!所谓灵,源于人的欲望或执念,时间久了会生成心魔,像长时间的贪,嗔,痴,望都会生成心魔,心魔在一定条件的触发下脱离人体,就凝聚成了灵。现实些说,一个人长年累月执着某一件事,比如仇恨,猜忌,思念,痴迷等时间久了,就会成为自己特定的习惯,郁结在心中成魔。假如,有人用法术使心魔脱离人体成型,就会变成灵!灵是可以自由在人间活动的,它只会受生成它的人思想控制。因此它也会随着人心里根植的欲望和执念变深而更加强大。一般的阴阳术根本无法消灭灵,灵只会因人的欲望和执念而消,长,所以消灭灵的最好办法就是讓生成它的人释然……

“我观察过你们家的那只灵,是一只因为仇恨产生的恶灵!所以最好能够找到对你们家产生如此之大仇恨的人!”师兄对林峰说,“我相信,张老板的妻子并不是自己原因将花瓶送给你们家的,而是在冥冥中,那只恶灵干扰,控制了她的思维,趋使她送来你们家的!”

显然,我们没有时间去证实,张老板的妻子是主动还是被迫。现在看来迫在眉睫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找到仇恨的根源……

对,那个送花瓶来的男人!

幸好,林峰留了他的联系方式,和地址。


我们是在城郊的一所堆放杂物的破房子里的其中一个房间里找到他的!进屋前,我一直在劝阻林峰要冷静,切记不要冲动。要多听对方说的,不要再节外生枝!可是气急败坏的他根本听不进我的任何话。就像一枚定时炸弹的他,随时可能在任何刺激下引爆……


但是进门后我才发现我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因为我们眼前的情景,里面的惨状,如果讓任何一个有定点素质的人都不可能发得出脾气!

屋里简陋得不比灾区的临时安置点强上半分,旧报纸糊成的墙壁,夯实的泥土就是地板,一根漆黑的房梁,上面缠着一根满是灰尘的导线,接着一个不透明的白炽灯,(这是他家唯一的电器。)两张床,上面是破旧得千疮百孔的被褥,一张木板四个脚就是桌子,桌上几只大小不一的碗,随意摆放着,两张不一样高的板凳。令我无法想象的是,二十一世纪了,他家居然除了电灯居然真的再没有一样电器……

见到男人时,他正在拿一条曲黑的毛巾给一位老人擦拭身体!老人据说已经瘫痪二十一年了!此时的老人,完全只剩下干枯的皮囊勉强包裹着骨架,我甚至觉得,只要他稍不注意,就会造成骨头刺破皮肤的悲惨后果!见我们进来,老人木讷的眼睛,报以呆滞的眼神,无力的望着,牙关紧闭,呆板的脸上几乎没有一点表情!

“我知道你们会来的!”男人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连头也没有回。

我们问他为什么要那么做?

他沉默了片刻,然后说讓林家人死个明白。接着讲出了他家和林峰父亲的一段恩怨!

他说,二十一年前,他父亲是林峰父亲工厂的工人。一天他父亲在工作时,无缘无故的就倒地不起了,不仅身体不能动弹,连话也说不出来!医院连病因都检查不出来,医生根本束手无策!谁也没有任何办法。之后,住了一个多月,病情没有任何好转,人不死不活的,再住下去也只是浪费钱,医院都劝说他们,也只好回家养病。当时林峰父亲因为觉得他父亲是自己身体原因造成的,并不是工伤,所以只适当的给了一点安家费就不再管他父亲了!但是他却不这么认为,觉得父亲在平日里身体健康,没病没痛的,既然是在上班时这样的,工厂一定有责任,应该要负责到底!父亲的同事告诉他,父亲是和林峰父亲吵了架,然后被林峰父亲下药给害的。也是那个人劝他告林峰父亲!结果后来打过一次官司,法院也判定不属于工伤,是自己身体疾病,所以单位不需要负责!他们也拿不出林峰父亲毒害他父亲的真凭实据,所以法院不予采信,公安局也不受理!这时父亲同事又告诉他,林峰父亲是贿赂了公检法的人,所以他们是告不赢的!劝他,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要他忍气吞声,怕林峰父亲连他也不放过。等长大了,他一定会帮助他报仇,给父亲讨一个公道!

那时,他母亲已经去世几年了,他也仅仅只有十一岁。打官司又已经得罪了林峰的父亲。怕林峰父亲对他下毒手,根本不敢再找林峰父亲。家里没有经济来源,父亲又只能躺在床上。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他早早的就辍学,在外面讨过饭,做过童工,捡过垃圾,也偷过东西……反正想起那二十一年,自己都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

他把这一切都算在林峰一家头上!尤其是看见林峰一家越来越好,越来越富,他更是心里不平衡,恨也更深……

幸亏他父亲的那个同事,后来也是自己师傅,经常来帮点忙,给些吃的……


他师傅果然没有食言,十五岁起,就教他本领。这种炼恶灵的方法就是师傅教他的!说以后报仇用的上。

“今天,我终于可以报仇了!”说这句话,他没有带一丝笑,然后又坚定的说,“我要你们林家所有人为我们二十年所受的一切陪葬!”这句话讓我不寒而栗,相信林峰比我更加有感觉!

如此坚决的态度,如此掷地有声的话语,讓我们看不到半点化解恩怨的希望。至于林峰开始计划的,只要能化解恩怨,救回父亲,就是要再多钱,我都给他!现在看起来显得那么苍白无力,幼稚可笑!

是啊,二十一年的恩怨怎么可能用钱来赎买,钱不是万能的,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有许多比金钱更可贵的……

我们悻悻而归,只好和师兄另谋良策!

可是转机竟然就出现在当天晚上。令所有人措手不及,难以置信。他竟然主动打来电话。没有开场白,没有多余的言语,就直奔主题!

他要求林峰把家里现在拥有的所有财产全都转给他,他们这二十一年的恩恩怨怨就一笔勾销!

林峰想都没想就答应了!用他的话说就是,只要父亲能救回来,哪怕要自己的命,也在所不惜,何况只是要钱和财产!

最后男人在电话里冷冷的说,希望林峰不要耍花样。他起初并不想这样。不是自己师傅极力劝阻,他不会这么简单就放过林峰一家。

这话,听起来好像师傅比他更想得到林家的一切!不是要为徒弟父亲讨回公道吗?

他师傅干涉其中又有什么目的呢?

所谓旁观者清!我们隐约感觉,仿佛有一双躲在黑暗中阴鸷的眼睛,正冷冷的注视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林峰与男人以及两个家庭都是他摆弄的棋子,甚至包括我和师兄!而他才是一切的操纵者,乃至最后的受益者……

我和师兄决定再次拜访那个男人,如果能见到他师傅就更好了!至少我们可以看看他到底为什么如此热衷于关注林家和徒弟家的恩怨。如果说他没有目的,很难讓我们相信!

“如果我能讓你父亲重新站起来,你可以放过林吗?”师兄对男人说。

“你是神吗?还是跟我开玩笑!”男人用一种不冷不热的语气回答,“如果是那样,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但是,二十一年了……”

“你最好说话算话!”师兄打断男人的话,“你父亲并不是生病才这样,而是被人算计了!讓他站起来不难!”

师兄转身叫我和男人准备,艾草,朱砂,雄黄,公鸡血,童子尿,和黄酒。

搞这些东西不难,很快就找齐了!

师兄摆上香案,然后开始为老人驱邪,果然不出一炷香的功夫,老人自己就坐起来了!

当男人听见一个苍老的声音呼唤着自己名字的时候,他哭了……


“别忙着激动,事情没完!”师兄跟男人说,“你父亲现在身体很虚,因为中的蛊太久,太深。另外,躺了二十一年还会骨质疏松,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只是你现在必须爬上你家的房梁,上面还有东西要取下来,你们父子才彻底安全!”

“我?”

“是的,就是你!”师兄很肯定的说。

果然,男人在房梁上找到一个匣子,里面除了他和父亲的生辰八字,全是毒虫,毒物……

师兄看着他惊惧的眼神,苍白的脸色说,这个恐怕要问问你的好师傅了!然后念了段咒,一把火将东西都烧成灰了!

“儿啊!这位师傅说得对啊!”老人身体没有恢复,但开口说话并不是问题,“这是你师傅,在你十五岁那年放在房梁上的啊!”

随后,老人讲出了一个惊人的事实。讓在场每个人为之震惊!其实,所谓男人的师傅,也是这二十一年他唯一信任的人就是导致他家变成今天这样的罪魁祸首!


原来,男人都师傅二十一年前是老人的同事。两人关系不错。但他因为心术不正,经常在单位偷材料换钱,被抓住过几次。后来林峰父亲对他忍无可忍把他开除了!但他劣性不改,临走不感谢人家没送他去公安局,时还对林峰父亲放下狠话说,总有一天要夺走林家的一切!

没想到的是他的计划居然从自己关系最好的人身上下手,煽动人的仇恨来完成自己的阴谋。首先是他放蛊,讓当年的老人无法动弹,不能讲话,然后挑唆男人对林家产生仇恨。二十一年了,老人想告诉儿子真相,却开不了口,想过死,但是自己又动不了,他做梦都盼望着今天的解脱……

接下来他又利用自己的巫术把老人和儿子的命控制在自己手里,(只要他愿意,利用房梁上的符和毒虫,毒物,随时可以要了父子俩的命!)他把男人的仇恨炼成恶灵去纠缠林峰父亲……

过程太老套,我就不详细说了!总之目的就是想设计讓男人把林家一切夺过来,再用巫蛊术杀死他们父子两,最后一切就归自己所有了……

一时间,真相大白,男人对林家的恨也就不复存在了!

对自己最好,自己最相信的人,竟然成了自己最应该恨的人,这种陈词滥调的剧情又一次在生活中上演。

老剧情,当男人想找自己师傅时,他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逃得掉吗?

林峰父亲身上的恶灵已经离开了!但是,师兄告诉我,只要萌生它的人还有恨,它不会消失,它会随着那个人的恨去找到恨的对象,无休无止,永不停歇,直至阳世间再没有活着的目标……


我爱短文學網
+阅读全文
  • 猜你喜欢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