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我爱短文学网

位置:首页>鬼故事>民间鬼故事>

牛复仇

时间: 2017-03-30  作者: m.52dwx.com  关注: 451
本文来自我爱短文学网 wWw.52Dwx.cOm在某一个村庄,住着一对夫妇,他们家院子里面养了五只牛,其中有一只是奶牛,由于饲养不善,奶牛很瘦,一条条肋骨清晰可见,四只蹄子不停的打颤,好像随时都会摔倒一样,干扁的乳房垂在身下,随着身体的颤抖而摆动着,挤出来的奶,只有很少量,勉强够自家人喝。

一天上午,年迈的二舅来做客,男主人讓女主人去挤一些新鲜的牛奶招呼二舅,说着:“多挤点,咱二舅好不容易来一回,不要怠慢了他老人家”。

女主人很大方的说:“对对对,咱们家的这头奶牛,挤出来的奶特别好喝。”说完,转头就去了牛圈。

可是刚一转头,那张喜笑颜开的脸立马就耷拉下来,往下弩着嘴唇,一脸的不情愿。她舍不得牛奶,就好像挤的是她自己的奶一样。

她蹲到牛的胯下,一边狠狠的挤牛奶,一边嘴里嘟囔着:“叫你喝!喝死你!”这头奶牛,更加舍不得自己的奶水,哞哞的直叫唤。

女主人也舍不得挤太多,只挤了大概二两,看着盆中白亮亮的牛奶,女主人吞了吞口水。煮熟之后,她在厨房偷偷的泯了一口,摇了摇头,叹了叹气,端到了二舅的面前。

男主人看到只有小半碗,心里有些责怪媳妇太小气了,对媳妇说:“你怎么不多挤点?咱家奶牛罢工了吗?”

女主人红了脸,露出一副难看的笑容:“昨天牛一天没吃草,没有奶水了”。男主人也没有说什么,只是不停的给二舅敬酒。

二舅走后,男主人来到牛圈,打量着奶牛,心里泛起了嘀咕:“这头奶牛眼看就要老了,不如我明天把它卖了吧,等到它死了,就不值钱啦,对,明天就去屠宰场,说不定还能值个千八百的”。打定注意之后,就回房睡去了。

第二天早上,公鸡还没有打鸣,媳妇就开始在院子里面大叫:“哎呀!可了不得了!牛不行了!”。男主人下了床,来到牛圈,看到这头奶牛直挺挺的躺在地上,四只蹄子还在颤抖着,鼻子重重的喘着粗气。

女主人可急坏了,赶紧跑到厨房,把厨房里面的锅碗瓢盆翻的乒乓直响,终于端来一个铁盆子,放在牛的身体下面,手足无措的挤牛奶。

男主人数落她:“别挤啦!再挤牛死的更快!”。

女主人一边挤一边说:“我听说把煮熟的米饭放到到凉水当中涮一遍,讓牛吃了,牛感到胃里面一热,就恢复了,你赶紧去煮米饭”。

男主人有些不相信,可是事到如今,也没有其他办法,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米饭煮熟了,又在凉水里面过滤了一遍,米饭的表皮不热,可是里面是热的,不会烫着牛嘴,而且牛也愿意吃。

丈夫掰开牛嘴,媳妇往牛嘴里面灌米饭,虽然媳妇也舍不得白花花的大米饭,可是她也会衡量,她知道奶牛比米饭值钱。

米饭灌到一半,奶牛的四只蹄子突然剧烈的抽搐起来,把身下的铁盆子踢飞了,盆子撞在墙上摔变了形。

奶牛好像很痛苦的在地上挣扎,可是发不出任何声音,奶牛流出了眼泪,一颗一颗,眼神中透露出强烈的绝望,不多时,它就不再抽搐了,鼻子里也发不出沉重的喘息声,看样子已经死了,可是眼睛依然是睁开的,眼泪还挂在眼眶中,目光中死气沉沉。

他们不知道,当米饭进入到牛的肚子之后,米饭已经开始发热了,而且比预想的还要热,直接把牛活活烫死。

此时的天空已经泛起了鱼肚白,灰蒙蒙的天空预示着阳光就要照耀在大地上。

另外四只牛眼睁睁看着同伴在痛苦中挣扎而死,对着奶牛的尸体不停的鸣叫。

男主人把这头奶牛卖给了村里面的张屠夫,张屠夫把奶牛宰了,又卖到了菜市场。

一天晚上,男主人和女主人刚要准备睡觉,忽然听到牛圈里面有动静,他们出来了,借着夜色中看到,栅栏里面的牛全部冲了出来,在不大的院子里面疯跑。

可是奇怪的是,通过夜色,在牛群里面好像隐约看到有一只黑白相交的牛,似乎就是前几日自家死去的那头奶牛,

男主人从墙角拿出一把铁锹,慢慢的靠近牛群,他怀疑自己看花了眼。突然几只牛朝着男主人飞奔过来,眼睛都紧紧盯着男主人。男主人躲闪不及,被牛群践踏而死,身上的衣服被撕扯的七零八落,大量的血液从他的身体中往外冒,血肉模糊,当场死亡

女主人看到眼前的场景,被吓得脸色苍白,双腿无力,呆板的看着丈夫的尸体,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所有的牛又把目标转向她,她的下场和丈夫一样,死相恐怖

很多人说:“造孽多了必有惩罚。”

哪怕任何一种生物,它都有生存下去的权利,无论是人,还是一头畜牲,我们没有权利剥夺它们的生命,死于非命的他们,都心有不甘,怀有怨恨,灵魂不散,总是会回来寻仇的。

后来,村民发现了他们的尸体,由于发现的不及时,尸体已经腐烂发臭,一群苍蝇围着他们嗡嗡作响,声音填满了整个院子。

村民们商议之后,决定把他们家的牛杀掉,随着他们下葬的时候烧掉,因为怀疑是得了疯牛病,都不敢卖去市场。

村民们杀牛的时候,是男主人夫妇下葬的前一天,阴暗的天空,不见一丝阳光,头顶的阴云缓缓滚动,令人很压抑。

所有的牛被杀死之后,突然一声清晰的牛叫,传到所有人的耳中,可是牛都被杀死,怎么会叫呢,村民们把尸体简单的处理,草草了事,不敢多待,都各自回家。

也许那声牛叫,是那头奶牛的沉寂的低吼,也许,是它最后的呐喊,可是谁又能猜的出来呢。

后来,听说所有参加那次杀牛的村民,都无一幸免,死于非命,有的被水淹死,有的被火烧死,而有的,却不明真相死于荒郊野外。

那个村庄,之后就开始传播一种病毒,人们都搬离了村子,那个村子也变成了荒村。

据别人说,当人们路过那个村子的时候,偶尔还能听见似有似无的牛叫。

不管是真是假,这篇小故事告诉我们,珍惜生命,哪怕是一头畜牲,请善待它们。

本文来自我爱短文学网 wWw.52Dwx.cOm

  • 猜你喜欢

    栏目推荐

    热门关注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