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短文学网

位置:首页>鬼故事>民间鬼故事>

夜遇狐狸精

时间: 2017-04-08  分类: 民间鬼故事

我爱短文學網

陈大志无业游民一枚,心里总是怀揣着大梦想和大理想,可是却总不付之于行动,吃喝嫖赌抽样样精通,在村中的名声极响,也是人们背地里议论的风云人物。

这几天陈大志手头有点紧,没有钱花,日子过得有些窘迫,父母知道他好吃懒做,也想好好整治整治他,很怕自己的父亲,她的母亲很疼他,辛辛苦苦攒了一点血汗,全都给了陈大志,拿到钱的陈大志不干正事,吃喝嫖赌,几天下来就把钱花光,讓他父亲知道了,抓住陈大志,用绳子绑起来,掉在家中的枣树上,用棍子抽打,打的陈大志两个月没有下床。

最近这段时间,陈大志很是安分,每天跟着父亲出工干活,晚上也不出去瞎混,老老实实在家睡觉,表面上的安分,只不过是陈大志的伪装,他很瞧不起自己的父亲,虽然他的父亲生养了他,他不想一辈子在这个穷山沟里度过一生,他想去大城市闯一闯,可惜现在自己没钱,连去的路费都没有。

陈大志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翻来覆去睡不着觉,他就这样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忽然一道有魔力的声音,带着一股诱惑力轻声的对他说,睡吧睡吧,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困,很想睡觉,睡吧!

刚才还翻来覆去睡不着觉的陈大志,听着从四面八方传过来的声音,慢慢的闭上眼,这一觉睡得很香,天亮了。

睡醒了陈大志又跟着父亲像往常一样上工,今天脑海里总是回荡着昨天晚上的那个温柔的声音,是谁呢,昨天晚上我怎么感觉到自己的脑袋里有人在说话,奇怪,难道自己的脑袋里住了一个人?

由于回想昨天晚上的事,干活的动作慢了下来,陈大志的父亲看到自己那个烂泥扶上墙的儿子,又在那里偷懒,很是生气,走了过去,踹了他一脚。

“你个小瘪犊子,不好好干活的,瞎想什么,快点给我干,要不然老子抽你。”

训斥完陈大志转身就回去干活了,他在背后给他的父亲做了一个鬼脸,“你个死老头,总有一天老子会走出这个山沟,成为一个非常有钱的人,讓你再瞧不起我。”憧憬着未来的美好,脸上充满了期待。

他给自己的父母编造了一个谎言,听人说后山后面长了很多的药材,挖回来晒干卖给别人价钱很不错,他的父母一听儿子想为家里挣些外快,很是高兴,尤其是他的父亲,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觉得自己的儿子开开始懂事了。

又是一天夜里,他在外边混了一天回到家,倒头就睡,在睡梦间,他听到有人在轻轻地敲门,他被惊醒,显得很烦“谁呀大半晚上的敲什么门。”回答他的不是他熟悉的父母的声音,一个甜腻腻的声音传出“小哥开开门,外面好冷,讓我在你的屋里呆一会儿。”

他一听是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急忙穿上衣服,打开门一看,一个俏生生的姑娘站在他的门前,长得好生俊俏,头上梳着一个大大的麻花辫,唇红齿白,尤其那一双眼睛好像会勾人似的,充满了诱惑。

看得他眼睛都直了,像钉子一样拔不出来,女孩羞答答的低下了头,“你为什么要一直盯着人家看,好羞。”害羞的女孩,脸变得十分通红,一直红到耳根处,显得十分娇羞。

“我好想和你睡觉啊。”此话一出口,他立即觉得有些后悔,立即改口,“我的意思是说,你一个大姑娘家家的,怎么大晚上不睡觉跑到我家来了。”

姑娘立即蹲在地上哭了起来,显得十分委屈,都是我爹,我爹为了钱,想讓我嫁给一个五十多岁的糟老头子,是因为那个糟老头子有钱,我不愿意,半夜偷偷从家里跑出来了,我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我跑着跑着,就跑到你们家来了。

“你爹真不是个东西,为了一点点钱,就把你卖给一个糟老头子,这不是把你耽误了吗,你不是没有地方去吗,就住在我家吧。”

双手轻柔地抱住了那个来历不明的女孩,“忘了问你,你叫什么名字。”女孩儿羞答答的红了脸,我叫春花,你好坏。

他抱着这个叫春花的女孩进了房间,鱼水之欢甚是快活,他觉得自己舒服的快要上天了。

就这样,那个叫春花的女孩,每天晚上就来找他温存一番,早上天不亮就离开了,每当陈大志早上醒来,自己身旁的枕边人早已离去。

觉得自己每天过着神仙一样的日子,很是快乐。

天天如此,就这样过了一个月,他只觉得自己头重脚轻,四肢无力,连连打哈欠,身上没有一点力气,走路都很困难,家中急忙请来医生为他查看病情,医生经过检查,发现他身上并没有什么毛病,只不过身体上的状态讓医生十分诧异,一个年仅二十多岁的,青壮年,正是身体最强壮,可是医生通过检查发现,陈大志的身体状态像一个,六十多岁风烛残年的老人。

这种情况极为反常,医生也给不了什么结论,只能草草开了几味安神补气的药物,敷衍了事。

这可急坏了他的父母,父亲跑遍了方圆百里,遇到人就请教自己儿子的病情,他的父亲见到一位白发苍苍的百岁老人,上前请教。

百岁老人,顺了顺自己雪白的胡须,你儿子并没有得病,应该是被狐狸精迷住了,我听上一辈的人说,被狐狸精迷住的人,会日渐消瘦,最终被狐狸精吸光阳气而死。

他父亲得知自己儿子的病因,急忙回到家,偷偷的藏到了陈大志的床下,竖起耳朵听着陈大志房间的动静,听到他的门板响了,猫着腰,拿出事先准备好的锋利的镰刀,见一双小脚拖鞋上床,猛然间从床下窜出来,伸手摸了摸春花的屁股,一条毛茸茸的尾巴,长在春花的屁股后面,他直接抓起尾巴往上一提,右手使足了力气,一镰刀砍掉了春花的头颅,陈大顺怒斥自己的父亲,父亲不言不语,只是把灯打开,讓陈大顺看得明白,自己的美娇娘,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只,被砍去头颅的花狐狸。

自此以后,陈大顺改掉了自身的恶习,好好干活,孝顺父母,没过两年娶妻生子,过上了平静的生活。

wWW.52dwX.COM
+阅读全文
  • 猜你喜欢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