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短文学网

位置:首页>鬼故事>民间鬼故事>

富士山下

时间: 2017-04-08  分类: 民间鬼故事

我爱短文學網

最落寞的旅行

富士山下,樱花盛开。

富士山位于东京,每每到了樱花盛开的季节,都会有很多游客慕名而来。那里的樱花很美,似乎染不上尘埃。

一到樱花盛开的季节,粉嫩的花瓣在空中飞舞,一片一片,遮住了天地,也遮住了游人的视线,整个世界,都成了花的国度。

其实,富士山是一座火山,厚厚的火山岩覆盖了表面,好似落了几千年的积雪,讓整个山都成了一片冷白。

印雪慧独自坐在富士山下的一处旅馆里面,旅馆是古典日式风格的,地板是木头做的,地板连接处的缝隙,就像是岁月的雕刻印记。

在她眼前,有着一处湖,湖对面就是富士山了。这里的湖,不同于中国的湖,未染杂质,像是一面镜子,把整个富士山都照了进去。

偶尔会有樱花落在上面,也不会载浮载沉,就那么飘在上面,点缀着湖水的平静。

“客人。”一个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是旅馆的老板,他端着东西站在印雪慧面前说道:“这是我们东京的特产,客人您的口音应该是外地来的,我特意拿来给您尝尝。”

“谢谢。”印雪慧接过东西,说道:“很久没有吃了。”

“呀,客人您以前住在东京吗?”旅馆老板的脸上写满了好奇,这个说话带着外地口音的女子,难道是东京移民出去的吗?

印雪慧没有回答,那老板识趣地走了。

她看着平静的湖面,拿起了老板放在地板上的点心,看了看,嘴角扬起了一抹冷笑——东京,亚洲最繁华的城市,却也是印雪慧最伤心的城市。

印雪慧虽然是中国国籍,但是她并不是纯粹的中国人,她是中日混血儿。如果真的要追究,她应该是姓东恒。

她的父亲是日本人,母亲是中国人,本名东恒雪辉。雪为雪竹取,辉为辉夜姬,其实本是一个人,只是有了两种叫法。

当年离开东京的时候,她不过十二岁,她是跟着母亲回去的,因为她父亲死了,所以她母亲只好带着她回到了中国。

后来,她加入了中国国籍,对于日本的印象也渐渐模糊了。只是在前段时间,她男友说要带她来一次日本,她才又想起了这个被她遗忘的国度。

但是很可惜,他们连北京机场还没有进去,就分手了。原因很简单,印雪慧“被小三”了 。她根本没有料到,原来那个男人是有老婆的。

而那个女人,更是在机场上演了原配打小三的戏码。那一刻,印雪慧觉得整个世界都塌掉了,那女人死命地扯着她的头发,死命地抽着她的耳光,打得她昏天暗地。

她想,如果当时有一把刀子,她一定毫不犹豫地杀了那一男一女。

之后,她的衣服被扯破了,女人恶狠狠地把护照丢在了印雪慧的脸上,还那一张机票:“你这个biao子,日本是可以卖淫的国家,你那么缺男人,干脆去日本发展你的事业好了。”

恶毒的话语把她逼来了日本,不是堕落,是打算自杀!

印雪慧打算在富士山自杀!因为那个男人曾经说过要带自己去富士山,先看樱花,再和她登山。

可是美好的爱情竟然是那么残酷,所以印雪慧选择要在那座美丽的火山了结自己的性命。

她准备好了衣服和药,打算等明天就上山,了结自己的性命。

就在她思考要死在什么地方的时候,一个男人的声音传了过来:“小姐,请问你是不是中国来的?”

印雪慧看过去,是一个面容俊俏的男人,年纪约为二十七岁左右,留着平头,穿着一件普通的休闲服。

她好奇,自己似乎不认识这个男人,但是她怎么知道自己是中国来的?

“你怎么知道我是中国来的?”

“你的脸上有着那古国的神韵,是淡淡的忧伤。”那男人笑着说道。

印雪慧想,日本人的搭讪方式已经沦落到这种程度了么?毫无新意,虽然看起来很文雅,可到底是一个男人对于一个女人的亵渎。

于是她没有说话。

男人继续说道:“其实我是开玩笑的,我是看到了你放在那里的背包,上面是中文。而且看你穿得衣服也像是中国的,我去过中国。”

“哦。”印雪慧淡淡地说道,她只希望这个男人快点走开,但是实在又不好直接说出来。

“你是来旅游的吗?看你心情好像很不好。”

“来看樱花的,也算是回老家吧。”印雪慧用敷衍的口气说道。

但是那男子的思维似乎比正常人慢了一拍,他面露诧异地说道:“呀,你以前住在日本吗?”

印雪慧回头看了他一眼:“我很小的时候住在日本,我既不是中国人,也不算日本人,我是混血儿,我爸爸是日本人,妈妈是中国人。”

她一口气把所有话都说完了,似乎是打算堵住这个男人的嘴。

见她这么说,男人的脸上不禁露出了欣喜之色,这讓印雪慧好奇,自己是混血儿有什么好奇怪的,又不是开天辟地头一遭。

“你对混血儿很好奇吗?”如果好奇中国和西方的混血,倒是可以原谅,因为亚洲人种和欧洲人种长得实在不一样,但日本人和中国人长得并无分别,就连自己的国人,都可能分辨不出来。所以,印雪慧实在不懂,自己是中日混血儿,他为何表现的这么惊奇?

男子见自己似乎不太礼貌,于是说道:“对不起,只是我太喜欢中国了,没想到这位小姐竟然是中日混血儿,所以一时之间有点儿激动。”

“是吗?”印雪慧说道:“谢谢,可是我并不喜欢日本,我最悲痛的记忆似乎都和日本有关系。好了,先生你可以走了,我想换衣服了,我想你应该不至于变态的要偷窥女人的luo体吧?”

男子见她这么说,却也没有生气,只是说道:“好吧,不打扰你了,对了,我叫做东恒小野,你呢?”

真不巧,也姓东恒,和自己父亲竟然一个姓氏,饶是如此,印雪慧的口气也没有变好:“我叫东恒雪辉,也叫印雪慧,可以了吧?”

“哎呀,那真巧啊,我们算是同姓。”

“可惜不是同性,不然我不介意因为叨在同性而讓你看我的luo体。”印雪慧再次下了逐客令,而男子也终于走了。

东恒小野走后,印雪慧就直接睡在了地上,她已经很久没有睡过地板了,以至于觉得日本人的这种习俗实在变态。

她知道日本也有梅雨季,睡在地板上面,不怕染上风湿么?

最无奈的跟随

睡到第二天,印雪慧收拾好了东西,准备去富士山自杀,但是没有想到,那个叫做东恒小野的男人竟然也要去富士山。

还打算要跟着印雪慧,印雪慧自然是不肯的,她觉得这个男人不怀好意,至少是喜欢自己的。

她拒绝了,但是在山上却还是有意无意的碰到——其实也不算有意,因为印雪慧总觉得似乎有人在跟着自己,很明显就是这个男人。

她有点恼了:“你干嘛一直跟着我?”

东恒小野显得有几分不好意思:“我……我只是刚好想去你去的地方而已。”

“随便。”印雪慧撂下了这句话,便自顾自地走了,但是无论走到哪里,身后都会跟着一个尾巴,像极了来索命的冤鬼。

她不禁气恼,有这个男人在,自己哪里还有机会自杀?无奈,她只好暂时放弃,再做打算。

回到旅馆的时候,那老板很客气地问两个人:“你们今天的行程愉快吗?”

东恒小野说道:“富士山很美。”

“我也这样觉得,只是再美的东西,总归会有瑕疵,就好像梵高的画,被人点上了红墨水,成了一文不值。”说完,她便转身走了。

她一直躲在房间里面不肯出来,直到晚上的时候,才推开门,倚在门口看着月亮。月色朦胧,是一种凄惶的美感。

淡淡的白色,像是蒙了一层宣纸的太阳,光芒强烈,但是却不灼目。

忽而,印雪慧看到一个影子在旅馆的走廊移动,鬼鬼祟祟地好似打算做什么坏事。但是印雪慧来不及细看,那影子就消失了。

“是小偷吗?”她在心中问道,不过自己也没带什么东西,就算是小偷又怎样?反正决心赴死,还用在意这些么?

进入房间,印雪慧摸出一本书翻阅起来,是来日本的时候买的,叫做《白夜行》,原版的,因为印雪慧到底有一半日本血统,底子都在所以看得懂。

“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替代了太阳。”印雪慧仔细地阅读着那个叫做东野圭吾的日本男人的小说,不禁冷笑,一个人的世界如果真的黑暗到太阳都陨落了,又怎么可能有东西来取代它,给人一丝光亮呢?

看书看得乏了,她打算入睡,而就在这时,一阵扣门声传来,轻轻地,像是一个小心翼翼的女人。

“谁啊?”印雪慧起身打开了门,是东恒小野。

他端着一碗汤圆站在印雪慧的面前,微笑说道:“我……我自己做的,我不知道我做的汤圆好不好吃,但是请你尝尝。”

印雪慧看着这个男人的笑,总觉得有点毛骨悚然,或许被一个不爱的男人暗恋,本就是毛骨悚然的一件事情。

“放在房间里面吧。”印雪慧实在不想和他多说话,她怕这个男人话夹子一打开,就要聊到太阳起床,月亮睡觉的地步。

“哦哦,你记得吃啊。”他把汤圆放在了地上,然后转身离去,离去的时候还对着印雪慧一笑,那笑容虽然温暖,可却讓人觉得反感。

或许从来没有白夜,只有黑日。

待他走后,印雪慧端起了碗,人到底是人,肚子是会饿,所以印雪慧还是准备吃了。

可用勺子勺起一个汤圆,她就顿住了。刚才的那个黑影涌现在了她的脑海,那个黑影的身材不正好似这个地地道道的日本男人么?

难道那个黑影是他?等等,印雪慧想到刚来这里时候听见的一个消息,是旅馆老板说的,说晚上不要出去,最近东京不太平。

说是出现了一个变态杀人狂,男的,总把那些漂亮的女人先奸后杀,手段残酷,堪比开膛手杰克!

难道眼前这个长相文雅的男人,就是讓整个东京女人都闻风丧胆的变态杀人狂……难道他刚才是去厨房,难道这碗汤圆……

一时之间,印雪慧毛骨悚然,她打算把汤圆送去警方,或者是通知旅店老板,可想想实在不妥,要是打草惊蛇,这个男人现在就把自己玷污再杀害可怎么好?

虽然有赴死的想法,可是到底不愿意死的难堪,而且也不愿意在死前被人玷污。既然如此,印雪慧只能小心行事了。

她想,反正自己是要死的人了,不在意拉个变态做陪葬。

于是在第二天,她特意一早找到了东恒小野,她敲门的时候,东恒小野似乎还在睡觉,因为开门的时候他穿了一件睡衣。

“呀,怎么是你啊。”东恒小野即惊喜,又尴尬。因为这个混血女人一向都是冷冰冰的,难得一大早就给了他一个太阳。

印雪慧笑得样子的确很像日本冬天的太阳,很温暖。

“你昨天送来的汤圆很好吃,最近我心情不是很好,所以不太客气不好意思。”

“没事的,你心情好了就没事。”东恒小野笑得傻乎乎,好似见了女神不知如何表达自己爱意的男孩子。

印雪慧见他如此,心里不禁盘算了起来,想来把他带到山上应该不难:“那么,请问我今天可以约定你和我一起去爬山吗?昨天都没有好好欣赏富士山的风光,今天想再去看一次,可以吗?”

“可以的,你等我一会儿好吗?”他对印雪慧说。

“那我们在大堂见。”印雪慧微笑离开,她转身之后,明媚地笑成了一脸的肃杀。

最心怀鬼胎的谢礼

早上八点,两个人准时在旅店门口碰头,而此时老板并不在大堂,只留了一个服务员。

“你们老板呢?”印雪慧看着那个来勤工俭学的男孩子问道。

那男孩子年纪很小,大约十八岁左右,好似没有和女孩子说过话一样,所以和印雪慧说话的时候,都是一副害羞的表情:“大约还在睡觉吧,您找他有事情吗?”

“不用了,只是好奇。”那老板是好人,至少给人的感觉是,所以印雪慧对他印象不坏。

“我们今天还要去爬富士山,大约不会回来吃饭,你们不用给我们准备饭菜了。”印雪慧说着便看了一眼东恒小野。

东恒小野点点头,算是回应。

之后,两个人便上了富士山。富士山在日本很出名,尤其是樱花盛开的时候,各国的旅客都涌到了这里来,人多的好似是来逃难的。

走得累了,印雪慧便打算先找个地方歇歇,今天的人比昨天的还多,要找个没人光顾的地方实在难,也不知等会还要走多少路。

“我们在这里坐会吧。”印雪慧指着某处说道,那是一棵大树下。富士山虽然是火山,但却不是毫无生机的死气沉沉,反而树木紧促,一片生机。

她走到树下,准备坐下,而此时,东恒小野却忽而说道:“等等。”

印雪慧怔住了:“怎么了?”

“先把那石头擦一擦吧。”东恒小野露出了一个笑脸说道,然后走了过去,拿出了一块手帕,说道:“你这身和服看起来好像很贵,不要弄脏了。”

“谢谢。”印雪慧回应一笑。

然后两个人就坐在了石头上面,看着远处的风景。这里树木环绕,一片翠绿,在这种地方自杀,一定是很浪漫的。

其实自杀就是要选择浪漫的地方,不然张爱玲当年写小说,也不会写一个女人要去西湖自溺了。

坐了一会儿,几个女孩子也走了过来,她们看了一眼东恒小野和印雪慧,对着他们两个淡淡一笑,意思是自己可以坐在旁边吗?

印雪慧也回应一笑,意思是可以。

那两个女孩坐了下来之后,便开始说话了,说得是一起命案,其中一个女孩说道:“你知道吗?我刚和你碰头之前,路过一家旅店,当时我看到好多警车围在旅店附近。”

“怎么了?”另一个女孩问道。

“好像是发生命案了,我看那些警察表情都很严肃,我就随便逮了一个人问了问,那人告诉我,说是旅馆老板在昨晚被人用刀子刺死了,刀子是直接捅在他心脏的。”

“呀,真是恐怖啊。”另外一个女孩子的脸上写满了惊恐:“是怎么回事呀。”

“我也没有细问,只知道那个旅馆唯一的服务员被吓傻了,脸都白了,警察和他说话也不回,我偷偷看了一眼,他裤裆都湿了。”

“你说会不会是最近的那个变态杀人魔干的?”另外一个女孩脸色虽然惊恐,可看起来似乎很好奇,于是追问道。

说命案的女孩摇了摇头:“这个我也不知道了。”

“那那家旅馆叫什么名字啊?”另一个女孩问道。

那个女孩想了想说道:“叫做松本旅馆!”

听到松本旅馆四个人,印雪慧的脸唰一下白了,那不正是自己住的旅馆么?以此来算,那被杀的老板不正是……

她不自觉地看了一样东恒小野,而他却好似不在意一样,看着远处的风景。

难道是昨晚那个老板发现了他的阴谋,所以他杀人灭口?印雪慧没来由的心中来气,那老板待人和蔼,印雪慧对他有极度的好感。

自己有好感的人,被眼前这个人做掉了,这是何等的气愤?

旋即,她起身说道:“我们走吧,我休息的够了。”

“好吧。”东恒小野站了起来,做出要走的姿态。

最出乎意料的真相

之后两人走了好久,印雪慧总算找到了一处较为偏僻的地方,她看了看想大抵走进去会更荒芜吧。

于是回头看了一眼东恒小野说道:“我们要不要去那里看看?”

东恒小野面露疑惑:“好好的去那里干嘛,那里看起来好像很偏僻。”

“越偏僻的地方,不就有越美的风景么?”印雪慧说着就走,也不管东恒小野有没有跟上来,当然,印雪慧知道,东恒小野必然是会跟上来的。

果然,他跟了上来。

两个人越走越里面,周遭也越来越荒芜了,走得更深,印雪慧不禁有了一种全世界的人都不见了的错觉。

她一边走一边仔细打量,想来这里应该不会有什么人进来了吧,于是她故意一个趔趄倒在了地上。

见她摔倒,东恒小野立马问道:“你怎么了?”

“好像崴了脚了,你能过来扶我吗?”她故意把和服的领子扯了下来一点,露出自己的酥胸,这样子的确可以勾引男人。

“哦。”东恒小野应了一声,就走了过来。他径直走到印雪慧面前,蹲了下来,看着她的脚说道:“是哪只脚?”

“右脚。”印雪慧说道。

东恒小野抓起了她的右脚,作势要帮她揉捏,印雪慧趁着他低头,把手塞入了胸口。她想,和服的确比旗袍方便,松松大大的,足以藏一把刀子!

而她,则正好在和服里面藏了一把刀子,用刀鞘裹着,是水果刀,刚好可以用来了结东恒小野。

“真是谢谢你了。”刀子是被绑在身上的,印雪慧一边说话分散东恒小野的注意力,一边摸着刀把。

“没事。”东恒小野一边说话一边低头问印雪慧揉脚,根本没有注意到,印雪慧已经把刀子抽了出来了。

印雪慧打算趁着东恒小野不注意,一刀子刺下去。

而当她举起刀子刺过去的时候,东恒小野却忽而抬头了,印雪慧怔住了,可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下来。

见刀子刺过来,东恒小野一个翻身躲开了,饶是如此,他的手臂还是被割伤了。

完了,印雪慧想,并没有一击毙命,那么自己……但是情况容不得她多想,她立马把第二刀刺了过去。

但是,刀子还没有来得及刺下去,她的手就被东恒小野给捉住了!

东恒小野一用力,刀子就掉在了地上。瞬间,印雪慧觉得自己的脊背一阵发麻,恐惧排山倒海的席卷了她。

她还来不及说话,东恒小野就先开口了,很明显语气带有几分愤怒:“你疯了,好好的干嘛想杀了我?要不是我刚刚抬头,我一定就被你杀了。”

“你……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就是东京的那个变态,昨天晚上你偷偷地在我的汤圆里面下了药,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东恒小野一下子就怔住了,表情不由得更怒了:“你为什么会这么想我?”

“我昨天看见你鬼鬼祟祟的进了厨房,你难道敢说那不是你吗?”

东恒小野表情瞬间错愕,半天才说道:“我是去有事情的,是去……是去……是去调查真相的!”

他说自己是警察,昨天之所以去厨房是因为他看见那家旅馆的老板也进去了,而他们警局,早就开始怀疑那个老板了,他们怀疑那个老板就是最近讓整个东京为之恐慌的杀人狂!

他昨天就是去跟踪那个老板去找证据的,而事实的确如此。

“你要是不信,我把我的证件给你看。”东恒小野把自己的证件放在地上,用脚推了过去。印雪慧小心翼翼的拾起了那证件,她发现,东恒小野的确是警察。

“那老板的死是怎么回事?”

“我昨晚发现那个老板准备下药,便阻止了他,他发现了我,就想杀人,然后我自卫把他给杀了。杀了他以后,我打电话给了警局的同事,要他们今天早上过来。”至于那碗汤圆,则是出自东恒小野的一片真心,他见印雪慧没有吃晚餐,所以特地做的。

印雪慧一时错愕了,她之所以怀疑东恒小野是杀人狂,不只是那碗汤圆,更多的是东恒小野对于她的态度。

那态度不像是一个男人对待一个陌生女人的,那种态度近乎谄媚,谄媚到足以讓人怀疑他对自己有意思。

“我不信,那天在富士山,我明显感觉到你在跟踪我。”这也是真的,因为不可能那么凑巧,一直都可以碰见,而且第一次上富士山的时候,印雪慧就觉得似乎有人在跟着自己。

“我是跟踪了你,那是因为我怀疑你打算自杀!”

印雪慧怔住了,这个男人怎么知道自己打算自杀?而且,自己自杀不自杀和他有什么关系?

“我自杀不自杀关你什么事情?你们日本警察似乎没有这个权利来干预一个中国女人是不是打算自杀吧。”印雪慧没好气地说道。

“日本警察是没有权利干预一个中国女人是不是打算自杀,但是那个中国女人的哥哥,应该有权利吧!”

印雪慧忽而怔住了,眼前这个日本男人在胡说什么,他难道是说他是自己哥哥么?

见印雪慧痴傻了,东恒小野竟然一下子把自己的上衣脱掉了。

“啊……你……你别过来。”印雪慧倒退了几步,而东恒小野却并没有打算过去,只是指着自己肩膀说道:“你看看这个……”

他的肩膀上面,有一个蝴蝶胎记!

“那是……”印雪慧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多年前东京的记忆涌现在了她的脑海里。

最完美的结局

多年以前,中日刚刚建交的时候,印雪慧的母亲印颜良便以北大交换生的身份被送到东京大学留学。

而她在那里,却遇上了自己一生的劫!

她爱上了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叫做东恒世勋,他疯狂的追求这个来自中国的女人。他说印颜良是江南的烟雨,氤氲得动人。

当时的印颜良年纪尚轻,很快坠入了情网。为了这个男人,她放弃了自己的学业,也放弃了自己的祖国。

她留在了日本,嫁给了这个男人。

不能不说,她早期的生活是幸福的,可是幸福的生活就好像一副画,存在掉色的危险。在他们的第二个女儿降生之后,幸福的生活就发生了改变。

东恒世勋因为公司经营不善而破产,破产后的他,每日沉溺喝酒。而当时他们已经有了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儿子十五岁,女儿十岁。

印颜良想和这个男人离婚,可是孩子到底是羁绊,她只能忍下来,却不想这个男人竟然因为喝醉而落水,最终殒命。

男人死后,印颜良是打算带着儿子女儿一并回中国的,但是东恒家却不答应,他们表示女儿可以带走,儿子必须留下。

于是母子、兄妹被迫分离,而这一分离就是十年!

但是,印雪慧记得很清楚,自己哥哥并不是这副长相,而且也不叫做东恒小野,他应该叫做东野明辉才是。

“可你……长相和名字全都不对啊。”印雪慧看着眼前这个男人说道。

东恒小野捂着自己的伤口,看着印雪慧说:“我的名字是后来改的,你的名字不也改了么?至于长相……我长大以后考取了警察,却在一次抓捕罪犯的行动中惨遭毁容,之后不得已整容,换了样子。”

他说自己之所以考取警察,就是希望利用警校学到的知识找到自己的母亲和妹妹,他痴迷中国,不只是因为自己骨子里流着中国人的血,更是因为自己的亲人在那里。

“这些年来,我一直去中国找你们,可是我却没有办法找到你们。但是我没有想到,这次会在东京遇到你,遇到你的第一眼我就认出你了,所以我才会问你是不是中国来的。而后我知道你是混血儿便更加肯定了,当我确认你名字的时候,我便大喜。但是那个时候,我就有了隐隐地担忧,因为我看到你表情是那么不快乐,所以我才担心你会自杀!”

他当年学过心理学,一个人带着不悦的情绪来旅游,并且始终不悦,那自杀的可能性就很高了,所以他才始终跟着印雪慧。

但没想到,差点就因为这样,被自己妹妹给杀了。

“你如果还不信的话,我可以清楚的说出你的生日,你是五月二十三日出生的,双子座。因为父亲喜欢《竹取物语》所以给你起名雪辉。我们的母亲是北京人,叫做印颜良……”

东恒小野还没有说完,印雪慧就扑倒了他身上,大喊道:“哥哥……”

东恒小野忍住痛,抚摸着自己妹妹的头发说道:“傻瓜,我不知道你到底经历了什么,但是趁着你不在房间的时候,我曾经潜伏了进去,发现你带了药。人生有很多苦难,你有了结自己性命的运气,为什么没有活下去的勇气?”

看着自己哥哥一脸的爱意,印雪慧便不再想着寻死了。她搀着自己哥哥的手臂,走下富士山,她打算和他一起回中国,去看望自己母亲。

她知道,自己母亲思念儿子已经到了疯癫的地步了,现在她找到了哥哥,母亲一定会很开心。

下山的时候,微风吹动,樱花满天,整个富士山风光无限好。

Www.52dWx.CoM 我愛短文学网首发
+阅读全文
  • 猜你喜欢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