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短文学网

位置:首页>鬼故事>民间鬼故事>

珍珑棋局之棋战

时间: 2017-04-08  分类: 民间鬼故事
Www.52dWx.CoM 我愛短文学网首发

华美的国,也是腐朽的国

樱花三月是东瀛。

一男一女面对面坐在一棵樱花树下,他们在博弈。此时是日本三月,樱花漫天飞舞,从这边吹到那边。

女子容色颠国,她看着眼前的男人说道:“小岛君,请您落子吧。”

那被唤作小岛的男人,脸皮子一阵阵地抽动,汗珠从手指滴到了棋盘上面,而他对面那绝色女子,则一脸傲慢地看着他。

她仿佛是一个征战沙场的将军,刚刚打赢了一场胜仗,眼中脸上尽是得意。

“小岛君就不要死撑了,你应该已经不知道该如何落子了吧?”这是女子的激将法,她要把自己的对手一步一步逼到死角,讓他无法反抗。

那叫做小岛的男人忽而站了起来:“陈酱,我输了。”他转身欲走,而那个女人却忽而喊住了他:“等等,你忘了给我一样东西!”

男人忽而身子发颤,转身说道:“你疯了,那种话你竟然当真?”

女人站了起来,她穿着一件苏绣旗袍:“刚才不是说好了吗,我和你赌棋,我输了,今晚我做你的女人。而你输了,砍下一双手给我。”

“那种话……大家不会当真。”这个男人是日本棋圣,号称打遍日本无敌手。他本以为,自己稳操胜券,却不想被对方一局逼入死角,无法反抗。对于一个棋手而言,一双手就是自己的命,怎么可能给别人?

女人似乎对于他的反悔并不在意,只是冷冷说道:“小岛君,你的手一定会有人来取的!”然后,,她对着围观的群众喊道:“还有人要上来和我斗棋?”

没有一个人敢上来,那些人似乎被女人威慑住了,甚至还退了几步。谁敢上来?棋圣都败了,还有谁有可能赢?

看着眼前这个高傲的女人,小岛只能握拳咬牙,她像是打败千军万马的将军,傲视着自己的手下败将,表情似乎在说:“看,你输了。”

小岛只能转身离开。

然而三天之后的一则消息,却震惊了整个日本——小岛凉介死于自己家中,死因为一刀割喉,而死后双手被人割下带走!

小岛凉介正是那个和女子斗棋的男人全名。

所有人都在揣测是不是这个女人干的,甚至警方也把她找来问话了。但是很遗憾,在小岛凉介死的时候,这个女人有着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她正在一个派对参加舞会,所有人都可以为她作证——那是上流社会的舞会,能来的都不是泛泛之辈。

那些人没有必要为这个女人撒谎。

对于此事最头痛的莫过于是东野世恒了,因为这起案子正是在他们警局所管辖的区域内发生的,而他更是这起案子的主要负责人。

他想不明白,小岛凉介到底是被什么人杀害的?女人曾经扬言要砍下他的手,然后他就死了,而且被人割下双手。

难道有人在嫁祸她?若是中国人,根本不可能,试问对方为何要漂洋过海来日本杀人嫁祸于她?而若说是小岛凉介身边的人,可查遍了他们都没有一个人有嫌疑。只有这个女人,有着杀人的动机和嫌疑!

但是那完美的不在场证明又是怎么回事?

前仆后继的殉葬者

夏朝亡国因为媚喜,商朝亡国因为妲己。似乎一个男人,永远抵御不了女子的美丽。古今中日都是。

虽然这个女人因为这起命案被抹上了一丝诡异色彩,可是因为她美貌而和她下棋的男人还是不在少数。

那些男人,都想要得到这个女人。

然而,那一众围棋高手却都被她打败,一时间,这个女人占据了日本所有报纸头条。没有人知道,这个中国女人的真正面目,只知道她姓陈,可名字是什么,不知道。

甚至她的出生,籍贯乃至于年纪也都是一片空白。

而唯一可以知道的就是一点,凡是和她斗棋都会输,而输了的人,在三天之后都会被人割喉杀死,并且砍下一双手!

渐渐地,主流媒体开始抹黑这个女人,他们说这个女人不是来自中国,而是来自地狱,是地狱的魔鬼,要顷灭整个人间。

还有人传言,这个女子是被封印的玉澡前,因了转瞬千年,故而封印破败,她逃了出来,要颠覆整个日本。

但是无论怎样传言,都抵挡不住男人的好色,仍旧会有人找她斗棋,仍旧会有人死在家中。

而这个女人,似乎从来不会胡乱杀人,那些死去的人,也只是她的手下败将。

然而不管怎么说,东野世恒这次算是摊上了大麻烦,上级说如果再不能破案,就要把他撤职查办,还要他准备好交出自己的配枪。

无奈,东野世恒只能把这个女人再次“请”来他们警局。

但是即便是在警局,女人的表情也没有变过,仍旧是那么冷,冷的像是一块冰,一把剑。她的冷艳,似乎是最锋利的凶器。

“请问……陈小姐在那些被害者遇害的时候都在哪里?”虽然这样的问题已经问了很多次了,但是东野不得不再问一次。

“每次你们这里有人被杀了,你们这些警察都要来问我这些问题。是不是以后谁病死了,谁被车子撞死了,你们也要来问我这样的问题?”女人的态度很不客气,甚至带着几分鄙视。

东野世恒忍住怒火继续说道:“我们只是想要了解一下情况。”

“我不是说了吗?我有不在场证明,你还要我怎样?何况我一个弱女子,又有什么本事杀死那么多大男人?”

她的话是对的,一个弱女子的确不可能杀死那么多大男人,何况她每一次都有着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难道……她真的是鬼怪,懂得分身之术?

饶是如此,东野世恒还是把她扣留了二十四小时,但是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二十四小时之后,还是只有把她放了。

离开警局的那一刻,女人冷傲说道:“东野先生,如果您再针对我,我想我会向你的上级投诉你。”

说完,她对着东野世恒冷然一笑,那是嘲讽的笑容,似乎是嘲讽这个男人的无能。

东野世恒觉得自己的自尊心被她刺伤了,他发誓,无论凶手是不是这个女人,都要尽快破案。

棋场对决

仍旧每天有人和她斗棋输掉,也仍旧每天有人被杀。女人仿佛是一个诅咒,诅咒了这个樱花盛开的国家。

而女人似乎钟情于樱花,每一次斗棋都在樱花之下,那红色的花瓣,仿佛是描上了一层鲜血,好不诡异。

然而,就在某天这个僵局似乎要被人打破了。

一个年纪约四十岁左右的男人出现在了这个女人面前,他正是日本的上一代棋圣,关于他也有着太多的谜团。

他在三十岁的时候,急流勇退,从此消失于棋坛。而就在此时,他却又忽而出现了。

他也是来斗棋的。

女人看着眼前这个中年男人,冷然说道:“先生应该知道规则?”

“你放心,我和那些人不一样,他们没有本事,输了也不认账,而我如果输了一定会砍下自己的手给你。但是有件事情我很想问你。”

“请说。”女人仍旧面无表情,似乎不为这个男人的话所动容。

“如果你输了,你是否真的会献上你的身体?”

女人面部抽动了一下,这句话只有开始的时候,日本棋圣对她说过,然而在她斗败棋圣之后,便没有人再对她说过了。

尔后她更是打败了一众高手,就更加没有人敢对她说这样的话了。这个男人这样说,定然是有着莫大的自信。

“当然。”女人很快回复了镇定,仍旧是面无表情地说道。

男人点了点头:“很好,但是在比试之前,我希望你可以告诉我,你的真名。”

“陈昭。”女子说道:“那么先生你呢?”

“平井一郎。”

“好,一郎先生请。”

“您请。”

两人坐了下来,按照陈昭的规矩,平井一郎拿黑子,她拿白子。棋坛规矩,黑子先动。

棋下了一半,陈昭便开始了自己的部署,她每一次下棋都是如此,讓对方先落子,然后自己步步紧逼,布成一个残局。

那是个很微妙的残局,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殊,但是高手一看就知道,那是一个困局,逼迫得对方不知如何下子。

因为一旦一子错,就会满盘落索。

渐渐地,陈昭的残局布置好了,围观的人不禁发出一声叹息,看来这平井一郎也躲不过输掉的下场。

他的黑子,都被围住了,根本没有办法突围,因为无论如何落子,最终都是自己杀死自己一大片的黑子。

而每每这个时候,陈昭都会给自己点上一根香烟,算是准备迎接自己最后的胜利。现在,她也是一样。

抽了一口,陈昭看着平井一郎说道:“先生请落子。”

平井一郎脸上并没有惊慌,只是淡定地看着陈昭说道:“好。”他一子落下,众人都惊住了,包括陈昭本人。

那一子,下得刚刚好,白子被他杀了一片!

“我赢了。”伴随着平井一郎的这句话,陈昭手中的香烟,也落了下来。“陈小姐可否遵照约定,把自己的肉体献上?”平井一郎不怀好意地笑道。

陈昭转而回复镇定:“先生放心,今晚我亲自来找您。”她问了平井一郎的地址之后,便转身离开了。

一子错,满盘皆落索

这场长达三个月,牺牲近百人的战争终于被平井一郎拉下了帷幕,一时之间日本舆论哗然。所有人都好奇,为什么平井一郎会以一子定胜负?

然而,无论是陈昭,还是平井一郎都避而不言。

夜晚时分,陈昭给自己换上了一套和服,而在和服之中,还被藏了一把刀子。

而此时在她借宿的旅馆房间,还有着一个一身黑衣黑裤的男人。男人看着陈昭说道:“你打算自己动手?”

“十年的血债,今天总算要还了,这一次我要亲自动手。不过你要小心,我想那些警察今天晚上一定会在周围布置,你要负责接应我。”陈昭说道。

说完,她便坐在镜子前,为自己细细上妆。

而她说的没错,警方的确已经开始部署,他们在暗处潜伏着,包围了平井一郎的住宅区,带队的,正是东野世恒。

晚上十点,陈昭应约而来。她此刻很美,一件和服,一抹香肩就足以颠倒众生。

平井一郎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口水都差点流了出来,他只能不住点头:“很好,很好。想不到这个讓整个日本倾倒的绝色,今晚就是我的了。”

“既然我用身体作为赌注,那我就一定尽责。今晚,就讓我好好伺候先生你吧。”陈昭含笑说道,然后端来了一瓶清酒。“先生请用。”她亲自为平井一郎斟酒。

“好。”平井一郎喝了一口酒,然后色眯眯地看着陈昭。

陈昭带着笑,忽而说话了:“先生可以破掉我的珍笼棋局,想必对围棋很有造诣吧。”

“那是自然。”平井一郎说道。

“不过这珍笼棋局分为两卷,上半卷是如何布置棋局,下半卷则是如何破解棋局。”陈昭冷然说道:“先生手中应该有我们林家的下半卷棋谱吧!”

一听林家两个字,平井一郎脸色忽而冷了下来,他诧异地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嘴唇开始发颤:“你是……”

“你会知道我是谁的。”女子冷然笑道:“外面的朋友,你们都进来吧。”

东野世恒听到陈昭的话后,身子不由得发冷,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竟然知道自己带人潜伏在外面。

饶是如此,东野世恒还是带人闯了进来。看见那一群真枪实弹的警察,陈昭竟然没有半点惊恐,只是冷冷地说道:“东野君怕是知道我今晚可能要动手杀人,所以打算抓个正着吧。”

她是自投罗网,这讓东野世恒更觉惊恐。

“你到底是什么人?”东野世恒看着眼前这个恶魔一般的女人,强行镇定自己的情绪说道。

陈昭冷然一笑:“那我就告诉你我的故事吧。”

人间仓皇

她出生在一个围棋世家,从小就有着过人天赋,不足八岁就已然是一名围棋高手,她曾经想过要成为中国的围棋之神,却不想在十岁那年,她的生活发生了一番翻天覆地的变化。

那一年,一个日本男人前来拜访她的父母。那是一个日本的围棋高手,来是为了切磋棋艺。

或许是因为都是围棋爱好者,所以和她的家人格外投缘。然而那个高手最终还是败在了她父亲的手中。

只因她家传着一套棋谱,叫做珍笼棋局。

那是一种很微妙的棋局,千变万化保罗其中,无论对手如何落子,都可以渐渐地把对方逼入一个残局。

而那个残局,无人能破。唯一的破解之法,就记载在了珍笼棋局的下半卷上面。

那个日本男人战败之后曾虚心讨教,而她的父亲也没有吝啬地说了这个秘密。却不想就是这一次对弈,为她家的灭门惨案埋下了祸端!

当晚,那个日本男人就动了杀心,他偷偷把迷药下在了她父母的水中。然后,他翻遍了整个林家,找到了珍笼棋谱,打算偷走。

而在离开之前,他更是残酷的放了一把火!

他本以为这样可以天衣无缝,却不想因为烈火导致那家的主人醒了过来,醒来之后,陈昭的父亲开始抢夺珍笼棋谱,却不想把棋谱撕成了两半,他抢到的,是上半部分。

而那个日本男人手中的,是下半部分。

之后,陈昭的父母冒死把她救出,却因为在烈火中受了重伤而毙命,临死前她父亲的最后一句话是:“复仇!”

家破人亡之后的陈昭,历经人间辛酸,才终于长大成人。但那个凶手到底是谁,她却始终无法得知。

最后,她想了一个办法,以自己的美色挑战日本一众高手,她知道,以自己身体作为筹码,一定可以引出那个男人。

而珍笼棋局,由来不会被外人破解,唯一可以破解她棋局的,就是那个拿到了下半卷棋谱的男人。

于是乎,她带着祖传的棋谱,在日本展开了疯狂地屠戮。

她之所以要砍下那些人的手,无非就是增加游戏的刺激,越是这样,对方就越想要挑战她。果然,她做到了。

“其实我不叫做陈昭,我叫做林昭,我改名换姓就是为了报仇。”林昭幽怨地说道:“那个男人拿到了棋谱,却只知道如何破解,不知道如何布局,想来这些年,他就是在研究如何布下这珍笼棋局吧。”

她忽而“咯咯”地笑了。而此时的平井一郎早已面如死灰。

“这就是你杀人的动机?”东野世恒瞪了平井一郎一眼后转过脸说道:“不过有件事我仍旧无比好奇,你是如何制造出不在场证明的?”

林昭看了东野世恒一眼,说道:“我本来自然是没有这样的本事的,可是在我十八岁那年,认识了一个男孩子。那个男孩子出生武术世家,就是他,凭借着一身功夫,在暗地协助我——因了我放出的狠话,所以你们都只会关注我,而他却会被人忽略。杀人的时候,我为自己找可以制造不在场证明的人,而他则在暗处潜伏,为我杀人!”

“他在哪里?”东野世恒急忙问道。

“他?”林昭忽而一笑:“就在那里呀!”她说着指向了某处,而就在东野世恒看过去的时候,一个东西被丢了进来。

忽而,那东西炸开了,瞬间整个房屋被烟雾缭绕,那是烟雾弹。

烟雾弥漫之时,一声惨叫传来,待到烟雾散尽,地上只留下了一具尸体,是平井一郎。而他的双手,也已然被人割了下来。

至于那个女人,已经不见了,一并不见的,还有平井一郎的一双手。而在他的尸体上面,还留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我带走了我要的东西。

看着远处,东野世恒不禁恍惚起来。

我愛短文學網首發
+阅读全文
  • 猜你喜欢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