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短文学网

位置:首页>鬼故事>民间鬼故事>

清明节之鬼拾钱

时间: 2017-04-08  分类: 民间鬼故事
wWW.52dwX.COM

今天是清明节,是祭祀祖辈的日子,由于我在外地工作,距离家乡将近两千公里,今年又不能回家扫墓,心里难免有些失落。

晚上下班的时候,我一个人默默的往家赶,突然一只手掌,拍在了我的肩膀上面,回头一看,原来是我的一位同事,他叫强子,比我大四岁,人如其名,身体非常强壮,剑眉星目,一米八五的身高,和他走在一起,我一点优越感都没有。

强子讓我陪他去给死去的父亲烧点纸钱,他的父亲是一名警察,一年前,在一次与歹徒搏斗的时候,被歹徒用匕首刺破心脏,救护车还没到就停止了呼吸。

夜晚的空气还是比较寒冷的,一颗月亮孤独的飘在空中,我们走进了一家冥店,里面摆满了各种丧事用品,寿衣,花圈,骨灰盒等等,店老板是一位老头子,干瘦的身材,头发稀少,干巴巴的脸上满是皱纹。

他佝偻着腰,正在扎纸人,纸人做的唯妙唯俏,看来他做这门生意也很长时间了,最起码也有十年以上了,看到我们进来,放下了手中的纸人,用特别沙哑的嗓音问:“你们需要什么东西?”

强子用手指了指架子上的冥币,老板颤颤悠悠的从架子上拿出来一叠冥币,我们付了钱,走出了这家冥店,身后的冥店老板,在店门口朝着我们的背影古怪的笑着。

正当我们快要到他父亲所在的坟场时候,一股奇怪的香味扑面而来,类似于女人的体香,可是比女人的体香还要令人沉醉,香味时隐时散,我的思绪也感到一种迷离感。

我转头看向强子,强子只是低着头,皱着眉头,一言不发,自顾自的往前走着,也许是太过思念去世的父亲的缘故吧,我也不好说些什么。

黑压压的天空,不见一颗星辰,路上的行人稀少,夜风阴冷的吹进衣服里面,身体也开始有些发抖,我掏出一包烟,递给强子一支,自己也点燃了一支,烟雾从嘴里盘旋到头顶上空,消散在夜色之中。烟草慵懒的味道,把我从莫名的奇怪感拉回到现实。

我们进入了坟场,里面密密麻麻的摆满了石碑,在月光的照耀下,石碑的轮廓清晰可见,好像一群无头尸呆呆的站立不动。看到眼前的场景,不免心里有些紧张,我咽了咽口水,紧跟着强子,他依然是低着头,走向父亲的坟墓,看着他此时落魄的背影,我的心情也跟着低落了起来。

坟场里面空无一人,只有几声孤独的鸟鸣笼罩着孤寂的坟场,突然,一种奇怪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可是声音非常小,听不真切,可能是某种动物的叫声吧,我没有特别在意,继续跟着强子往前走,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此时此刻,我终于听清楚了,那赫然是老人哭泣的声音!

从声音可以判断出来是一位老太太,顺着声音的源头看去,一个老人!上身穿一件古朴的红花大褂,下身看不清楚,也许是灰色长裤,手中居然握着一把明晃晃的匕首!蹲坐在地上,低着头。银白色的头发,散落在胸前,把整张脸都遮住了。老太太不停的抚摸手中的匕首,哭泣的声音虽然很小,但是听的出来其中的悲伤。

我被吓的愣在了原地,两眼直勾勾的盯着这个老人。强子看到我这副模样,告诉我:“不用害怕,她也许是独自一人来扫墓的,非常思念逝者,才会哭泣的吧。”

虽说是这样,可是在寂静的坟场,一个老太太在低声的哭泣,四周荒无人烟,无论任何一个人处在这种环境里面,也会不寒而栗吧。

我与强子来到他父亲坟墓前,强子跪倒在地,在地上磕了三个头,看到他跪下了,我却不知所措,不知道是同样跪下磕头还是站在原地不动,干脆我就蹲在地上点燃了纸钱,火光逐渐变大,红色的火焰照亮了周围。

在闪烁的火光当中,我看到强子的眼睛也在闪烁着光,我知道,他流泪了。可能是因为我在身边的原因,他压抑着自己,努力不讓眼泪掉下来,我拍了拍强子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太伤心了,我低着头看向火光,思绪也开始有些杂乱。

火焰不停的扭曲着,有一瞬间,我似乎是看到火光变成了一只手,冲着我招手,只是刹那,就消失不见了。

正在我愣神的功夫,视线中闪过一道反光,我立马就感觉身后有东西,而且距离自己并不远,甚至就在我的身边,我们来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人,除非,除非是那个老太太!

我猛然间回头,正是她!她的脸上还挂着泪珠,眼睛血红!朝着我古怪的笑着!脸上的皱纹随着笑容堆积在一起,显得非常恐怖,更可怕的是,她的左手握着一把长长的匕首!刚刚的反光,就是这把匕首发出来的,刀尖不偏不倚,朝着我的方向!

我被吓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半张着嘴,瞪大了眼睛看着她,呼吸声都开始有些颤抖。强子也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顺着我的目光,他也看到了那个老太太。但是他身强力壮,比我淡定很多,只是紧张了一下。

强子突然站了起来,对老太太警惕的说道:“你有什么事?”

老太太看到我们这幅模样,赶忙解释道:“对不起,小伙子,吓到你们了,我是来为我老伴儿烧些纸钱,这把匕首他生前很喜欢,所以我就带来了,真对不起”。听她这样说,我从地上爬了起来,窘迫的挠了挠头。

强子又重复了那句话:“你有什么事?”

“我的打火机在来的路上丢了,我想借用你们的打火机,可以吗?”

我把打火机递给她,她接过之后,说了声谢谢,就走开了,虽然她的年纪很大,但是走路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儿就消失在夜色中

纸钱已经燃烧殆尽,只剩下火星还在忽明忽暗。

我没有带手机,强子把他的手机灯打开,借着灯光,我和强子把落到坟墓周围的树叶清理一下。落叶归根,满地的树叶不会孤独,因为它们不是孤身只影,也许强子的父亲也不会感到孤单,因为他并不是孤身一人。

不过半个钟,我们已经把坟墓周围的树叶清理干净,此时的纸钱早已经完全熄灭,半点火星也没有了。可是那位老太太依然没有把打火机送回来,我们猜测她可能还在烧纸钱,或者是忘记还回来,也有可能是伤心过度昏倒在地,毕竟她的年纪很大。如果真的是昏倒了,那就麻烦了,这种人烟稀少的地方,不可能会有人及时发现她的。

我们在坟场寻找了很久,可是依然没有发现她,我们一致认为她已经离开了坟场,正当我们要转身回家的时候,突然传来沙沙的声音。在这黑暗又空旷的地方,声音听的很清晰,好像是扫地的声音,我们看向传来声音的地方,居然看见有一个人在缓缓的扫地,由于距离比较近,看的很清楚。

她上身穿着一件红花大褂,下身是一件墨绿色的长裤,是那个老太太!可是刚刚这周围并没有一个人影,她是怎么冒出来的!老太太弯着腰,认真的在扫地。地上散落着很多纸钱,老太太把这些纸钱扫成一堆。

强子壮着胆子走到她的面前:“请问。打火机您用完了吗?”

老太太一脸奇怪,用浑浊的眼睛看着强子:“什么打火机?我没用过,我是这的管理员,今天来扫墓的人很多,我一整天都在清扫这些东西,天这么晚了,你们怎么还不回家?”

“刚刚您不是要烧纸吗?”

“没有没有,没别的事情你们赶紧回家吧”

我和强子感觉莫名其妙,难道是两个人,两个人相貌一样,就连穿着打扮也一模一样,这未免太巧合了吧,不过我们并没有和她争论。

我和强子转身往家的方向赶,走了一段时间之后,原本是应该出坟场了,可是我们任然在坟场里面。可能是因为天黑,加上这里的地形相似,走错路了,我们继续往前走,又走了一段路,我们居然回到了强子父亲的坟墓前面!

突然一个人影从一块石碑的后面探出身来,

向我们走来,嘴里说着:“两位小伙子,谢谢你们的打火机”。居然是那个老太太,说完,她把打火机递了过来,我接过打火机,疑惑的看着老太太,又看了看强子。

强子也有些摸不着头脑,对老太太说:“您刚刚是不是在扫地?”

“没有,我刚才给老伴烧纸,小伙子,你一定是看错了”

老太太说完这句话,又走开了,消失在了黑暗中,我们两人面面相觑,都很迷惑,不过现在回家最重要,我们向着回家的方向继续走着。

天空越来越黑,乌云遮住了月光,周围陷入了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一丝寒意逐渐袭遍全身,除了偶尔的鸟叫声,四周安静的可怕,回家的路这么漫长,好像置身于永无尽头的黄泉路。

半个小时之后,我们终于到走到了坟场的出口,在出口左边的石墩上面,坐着一个人,上身穿着一件红花大褂,下身一件墨绿色长裤,银白色的头发垂在胸前,又是那个老太太!此时的她安安静静的坐在石墩上,她似乎注意到了我们,她从斑驳的石墩上坐了起来,走向我们。

“小伙子们,我等你们好久了”

我用有些颤抖的声音问她:“老奶奶,你有什么事吗?”

“我刚才用了你们的打火机,现在还给你们”

我对她说:“您刚刚已经还过了,您忘记了吗?”

可是她从口袋里面掏出来一支打火机,和我的一模一样。

我也从口袋里面拿出我的打火机:“这是您刚刚还给我……”打火机三个字还没有说出口,我就把它丢掉了,因为它不是一个打火机,而是一根类似于人类手指的骨头!我大叫一声!

强子看到我手中的是一根骨头,也吓了一跳。

而老太太由于老眼昏花,似乎并没有发现我丢掉的骨头,问了我一句:“怎么了?”随后又说了一句:“现在的年轻人真奇怪。”她把打火机塞进我的手里,就离开了坟场。

我们冲着出口就跑,恐惧填满了整个脑袋,不知道跑了多久,体力渐渐不支的我们停了下来,强子弯着腰重重的喘着粗气,而我坐在了地上,眼前一片眩晕。

无意间我看到了老太太塞给我的打火机,我这一看,着实又吓的我直接惊叫出来,原来在我的手中,那并不是一个打火机,而又是一个白森森的骨头!强子也呆立在旁边,说不出话。

我把那根骨头丢了,从地上窜了起来,打算继续往家跑,可是我一抬头,才发现原来我并没有离开坟场,依然在坟场的门口!

我和强子靠在一起,不知所措,强子在自己的口袋里面摸索半天,说了一声:“遭了!手机不见了!”我对他说:“可能是刚刚跑的时候从口袋里面掉了出来。”现在想打电话求救也不行了。

在坟场门口的旁边,有一座破败的小瓦房,木门上的黑漆,已经龟裂,有些已经脱落下来,木门缓缓的打开了,开门的声音吱吱作响。声音在空旷的坟场显得非常刺耳。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人,佝偻着腰,是一位老头,上身穿一件灰色褂子,下身的裤子也是灰色的,他蹒跚着步,向我们走来,他的手中,拿着一把手电筒,手电筒的光线有些暗淡。

他对我们说:“请问你们谁啊?为什么要在这里大喊大叫。”

我们把刚刚遇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老头,老头听完之后,脸上居然出现了一丝歉意,叹了一口气:“唉,你们所说的那个老太太,她是我的老伴儿,你们应该也看出来了,她有精神病,整天疯疯癫癫,为了能有口饭吃,我们就来这里做了管理员,她总是在这附近吓唬别人,好在平时这里人烟稀少。”

“天太黑,我们出不去了,我的手机也丢了。”强子无奈的说。

“这里很少有人来,明天早上我帮你找找看,不会丢的,这里地形复杂,你们带着这把手电筒照明,赶紧回家吧,天亮的时候再来。”

回家的路上我在想,原来这诡异的事情是一个精神病的自导自演,她的世界与我们正常人的世界不同,也许那个老太太会觉得这一切都很正常吧。

回到家之后,我倒头就睡,实在是筋疲力尽了。

第二天白天,我和强子又来到了坟场,可是这次没有丝毫的恐怖感。温暖的阳光照射在坟场,坟场显得很安详,所有的坟墓都看的一清二楚,我们走向了那个小瓦房,斑驳的木门半掩着,强子敲了敲门,并没有人答应,强子推开木门,木门吱吱作响,灰尘从头顶落下来,房间里面,挂满了蜘蛛网,根本无法进入,灰尘也填满了每个角落,一股发霉的味道瞬间袭来。

这种地方根本不能住人,而且里面只有一张木板床,上面落了一层厚厚的灰尘,除此之外,还有几个坏掉的板凳,便再无他物。

我被吓的手电筒从手中摔了出去,手电筒的电池盖子摔开了,在手电筒里面,居然没有电池!那昨天晚上是怎么发光的?我们遇见的老头到底是谁?还有那个老太太,也许她并不是精神病?我们慌忙的离开了坟场。

几天之后我在附近打听到一些关于坟场的故事。

传说坟场在古代时就已经存在了,里面埋葬的是朝廷里的人,既然是朝廷的人,里面一定有很值钱的古董,附近的一些泼皮无赖,游手好闲的村民,就开始打古墓的主意。

终于有一天,一座坟墓的旁边,被人挖开一个盗洞,坟墓被挖开的那天晚上,天空响了一声炸雷,随后,听见一声振破天地的龙吼,一条青龙。从坟场的方向直冲天空。

后来,当地的官员组织人员保护古墓,时间飞逝,十年过去了,人们渐渐淡忘了古墓的事情,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这里变成了普通的坟场,而坟场的管理员,就是那个老头和那个老太太,没人知道他们从何而来,有人说他们是逃难而来,他们每天只是做一些清扫的工作,时间又转眼即逝。

直到现在,他们两人也已经去世六七年了,他们之所以又来到人间,有道行的人说:“俗话说落叶归根,死去的人,自当要埋葬在故乡,可是他们在这里无亲无故,没有人为他们烧纸钱,所以他们就赶到清明节这天,捡一些纸钱,寻找一个人借火,但是他们不会伤人,他们只是无人问津的孤鬼”。

自从发生了这件事情以后,我对鬼神也开始敬重起来,这以后的每年清明节,我都要回到家乡,祭奠先辈,我担心几十年后,人世间又多出一个被遗忘的孤鬼。

清明节是中国的传统节日,希望大家能延续下去,勿忘先辈,缅怀逝者。

本文来自我爱短文学网 wWw.52Dwx.cOm
+阅读全文
  • 猜你喜欢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