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短文学网

位置:首页>鬼故事>民间鬼故事>

恋尸癖怪物

时间: 2017-04-12  分类: 民间鬼故事
Www.52dWx.CoM 我愛短文学网首发

村子里的王财主家,在一阵哀乐声中,几个壮汉合力抬出了一口棺材。是长期病魔缠身的大小姐,终于熬不过,在七天前咽了气,死了。王财主伤心,花费了大价钱,为未出阁的独生女儿办足了七天的白事。排场铺张,还请来了和尚,在灵堂上诵经。

白事结束了后,棺材盖合上了,钉上了七寸长的钉子,将棺材盖钉死了。棺材被几个壮汉合力的抬出了村子,抬到了村外的一片坟地。那里已经有挖开一口深坑,将大小姐的棺材用绳子,放下了深坑中。回填了泥土,高高的隆起了一个土包。垒了砖头在土包的表面。坚固了坟包,竖立了石碑。

王财主害怕无人看守时,刚刚下葬的独生女儿会被盗尸,被人偷了,去配阴婚。能做出偷尸配阴婚的,绝对不是良善之家。为了守住女儿新鲜的尸体不被盗走,保住她的名节,王财主出了高薪,派出四个雇工看守坟墓。两个雇工组成一组,搭档着,白天黑夜,轮流交替着,守在大小姐的新坟边,支架起了一顶帐篷,窝在里面。

大小姐下葬后的当天夜里,轮流到了大柱和阿贵搭档着值班守墓。夜里的风比较白天,阴冷。两个人窝在帐篷里,仍旧冷的身体颤抖。大柱回村子,从家里抱了火盆,灌了壶烧酒,包了些炒花生米,回到帐篷内。吃喝着,暖和了身体,停止了颤抖,继续闲聊着,消磨着守墓的时间。闲聊着,到了半夜时,醉意涌上了头,两个人都停止了说话,耷拉着脑袋,瞌睡着。

帐篷外面传来了响声,惊醒了帐篷内的大柱和阿贵。外面是坟地,帐篷就支在了大小姐的坟墓边,一定是有人来盗窃她的尸体了。帐篷里面的大柱和阿贵拿上了武器,提着油灯,钻出了帐篷。

油灯配了一张铁片,能加强了油灯的光,照的远,照的亮。前方十米远处,大小姐新起的坟包上,多出来了一团白影。加强了的灯光照出那团白影的全貌,是浑身长满白色长毛的怪物。一双后腿蹲在坟包上,一对前肢已经刨开了坟包外面垒的一层砖头,刨开了坟包,刨出了里面的棺材,露出了一端。怪物用一对前肢抱住了那端,将棺材拖出了坟包。拖出来了一半,被明亮的灯光照到,打断了正在进行中的动作,转移了注意力,转过脸来,发现了光源处站着两个活人。

白毛的人形怪物丢开了正在拖动的棺材,从坟包上弹跳了起来,一跃就跳出了三米远。大柱和阿贵被吓的失声惊叫,丢开了手中的武器和油灯,奋力的逃向村子,想逃过白毛的怪物。大柱渐渐的落在了阿贵的身后,被白毛怪物扑到了,发出了惨叫声。阿贵不敢回头去看惨遭怪物扑杀的同伴,脚下的速度也不敢减慢,一直逃回了村子,逃到了王财主的家。

一边拍着门,一边嘶声的喊叫着救命,几乎惊起了全村的人。负责看门的护院打开了门,放拍门的阿贵逃进门来,一步跨过门槛,就瘫软在了地上,眼白一翻,人就晕了过去。经过泼冷水,掐人中,捏着手上的虎口,阿贵被弄醒了。浑身发着抖,牙齿打着磕,喝了一碗热酒后,止住了身体的颤抖,但声音仍是颤着音,说出了在坟地里经历的一切。

护院们高举着火把,手持着武器,牵来马,套上了一辆木板车,十个人挤乘着。拍着马屁,赶着马,拖着车奔出了村子,赶往坟地。一是去搭救被白毛怪物扑住的大柱,二是去阻止白毛怪物破开了大小姐的棺材,弄走里面的尸体。

马蹄一停下,挤乘在马车上的十个护院们就纷纷的跳下了车,晃动着火把,跑向大小姐的坟墓。火把的光照见了倒在地上的大柱,已经死了。死的状况惨烈,上身穿的衣服被撕扯光了,露出肚皮,已经没有了完好的肉,血糊糊的。破开的撕裂口处,流出了肠子。

大柱的手上握紧着一把匕首,刀身沾满了黑色的液体,是那白毛的人形怪的血。在攻击大柱的时候,被垂死挣扎的他反击了。黑色的液体滴落在地上,一路滴落到了大小姐的坟包上。白毛的人形怪物受伤不严重,不妨碍它继续的拖出大小姐的棺材,掀开了被七寸长的钉子钉住的棺材盖,将躺在里面的大小姐的尸体带走了。只留下大小姐入殓时,戴在头上的一顶凤冠。

护院们一路晃着火把,照着地面上的黑色血迹,一路追踪寻迹,追到了一片瓜地。是村子里王贵林家的。生长着连片的西瓜叶,连成了一片绿色的湖面,从中露出成熟可以采摘的西瓜,一颗一颗,散发出香甜的气味。在绿色的湖面中间,有一间瓜棚。搭建的简陋,是供给看瓜人使用的,在瓜熟的期间,住在里面。

瓜棚用粗木棍子撑起了支架,顶上盖了芭蕉叶,四面围了芦苇席子。瓜棚里面没有灯光,但是有动静,传出了声音。护院们小心的慢慢接近了瓜棚,听清楚了,从瓜棚内传的声音,是粗重的喘息声。地面有黑色血液滴落的痕迹,一路延伸进了瓜棚。白色长毛的人形怪物就藏身在瓜棚里。

护院们高举着火把,分散开,围住了瓜棚。为首的护院领头,上前几步,抬起腿,朝着用木片拼成的薄门板踹了上去,轻松的踹开了门。火把的光照亮了瓜棚内。室内的面积很小,只有一张竹床,就几乎占了瓜棚内的全部面积。火把的光照中,瓜棚内唯一的一张竹床上,仰面躺着大小姐。入殓时穿在尸体身上的红色霞披,连同衬内的白衣,全部被撕扯的破烂,散落在周围。尸体上不挂一丝一线,连脚上的鞋袜都被剥光。浑身白色长毛的人形怪物,爬在了大小姐光溜溜的身上,发出粗重的喘息声。

护院们舞动着手中的武器,对抗着从瓜棚中一跃而起,穿透了芭蕉叶子铺成的棚顶,落进棚外的瓜地里的白毛怪物。它没有逃走的意思,而是扑向了在场的活人。无惧朝它挥舞着的各种武器,动作敏捷,几个跳跃就扑倒了在场的所有活人。

后援赶到了,是村中的民兵团。二十个训练过的青壮年男子,策马扬鞭赶到了不断响起护院们惨叫声的瓜地,搭弓放箭。白毛的怪物被飞箭扎成了刺猬状,倒地,抽搐了几下,不动了。

天亮后,报案人骑马到县衙,将案件报告给了县老爷知道。听说有浑身长满白色长毛的人形怪物,县老爷吃惊,亲自出马,带着一班衙役,骑马赶到了村子,看个究竟。

被绳子捆成粽子的白毛人形怪,在阳光的曝晒下,在众人的眼前中发生了变化。白色的长毛脱落了,发达的肌肉也萎缩了,恢复成了平常人的体型。一张脱落光了白色长毛的脸,竟然就是瓜地的主人王贵林家的儿子。

他替换了白天在瓜棚看守的父亲,夜里睡在瓜棚看守成熟的西瓜。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竟然就变化成了浑身白色长毛的怪物,干出了一系列骇人的恶行。

阿贵生了病。是受到了惊吓,又被阴冷的夜风吹,又被冷水泼,背上又被白毛怪物抓破了。在家静养着,服了一个月的草药汤,恢复了健康,背上的伤口也脱落了结痂。

白天在外干活,晚上回家睡觉。睡到半夜时,阿贵起了床,出了家门,出了村子。他走在月光下,暴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肤,生长出了白色的长毛,肌肉发达,增大,体型异于平常人,变的高大。当他走到坟地时,已经变成了浑身长满白色长毛的怪物。刨开了一座新起的坟包,刨出了棺材,拖了出来,掀开了七寸长钉钉住的棺材盖。将白天下葬的新鲜女尸抱了出来,抱回了家,放在了床上。

wWW.52dwX.COM
+阅读全文
  • 猜你喜欢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