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短文学网

位置:首页>鬼故事>民间鬼故事>

夺妻情仇

时间: 2017-04-12  分类: 民间鬼故事

我爱短文學網

牛员外如往年,清明时候祭奠家族的坟墓。进了墓园惊见,家族墓地里大小十几座的坟墓,不同程度的被损坏了。又气又急,派了人赶到衙门去报官。家族的十几座坟墓被歹人不同程度的损坏了,请县衙令为他做主,抓住犯人。

牛员外有怀疑的对象,不只一个。列出了一份名单,一张纸上,写满了人名。牛员外是村子里的大户,县衙令的一部分额外收入里,就有牛员外每年孝敬他,递上的一包沉甸甸的银子。如今来报官,自是不能怠慢拖延。也不用县衙令自己跑腿,下个命令,差了衙门里的几个捕快,照着牛员外开具的嫌疑人名单,展开调查。

名单上的嫌疑人一个接着一个的排除掉。当调查到名单中的姚木匠时,有侦案经验的捕快察觉到了,他的神色有丝慌乱,就用铁链条套住了他的脖子,索拿着,弄回了衙门。

县衙令一拍惊堂木,两旁站立的持棍衙役们就齐声的说威武,声音拖的长,低沉,在公堂上嗡嗡作响。跪在地上的姚木匠哆嗦了起来,没进过衙门的他,心虚的害怕了。老实的回答了县衙令的问话,一五一十,招供认罪了。

牛员外家的十几座坟墓,都是他一人破损的,为报复牛员外夺了他的妻子。姚木匠曾有娇美的妻子,名叫巧娟。从外地嫁来村子,在河边洗衣服的时候,被路过的牛员外看见,被年轻娇美的她深深吸引,生了占有的欲望。

牛员外花钱请了媒婆,讓她捎带了金银珠钗送给姚木匠的妻子巧娟。从小到大都未曾戴过真金白银的首饰,看着镜子中戴在发髻上的金银珠钗,巧娟动了心。再听媒婆一张巧舌如簧的嘴,将牛员外夸赞一番,将他的爱慕之意传达给巧娟。摇摆不定的心头秤砣,定住了,偏向了牛员外。巧娟愿意做牛员外的第三房妻妾。

牛员外得到媒婆带回来的好消息,大喜,亲自登门,向姚木匠开价,要他放弃妻子巧娟。姚木匠面对牛员外堆放在桌面上的金银元宝,咬着槽牙,拒绝了他。

不甘心的牛员外心生一计,花钱聘请了村中的讼师,写了状纸,告上了衙门。诬告姚木匠,已经收了牛员外定制一批家具的钱,却迟迟不交货。姚木匠输了官司。牛员外有钱,是村子里的大户,有势力。不仅用钱聘请了讼师,还用势力胁迫几个村民到公堂上做伪证。

姚木匠为了免去钱财的损失,与牛员外达成了私下的调解,在放妻书上按下了红指印,放巧娟自由。当天晚上,巧娟就住进了牛员外家。

姚木匠天天借酒浇愁。一天深夜,喝的醉醺醺的他,走出了冷清的家,摇晃着身体,慢慢的走到了村子外。漫无目的的在村子外晃荡着。穿过一大片的田地,醉醺醺的姚木匠晃到了一片坟地边。坟地的外围竖立着一道青砖砌的矮墙,坟地的入口处,爬着一只驮碑的石龟。姚木匠认出来,这片砸入了很多钱修饰的墓园,是牛员外家的。

自从被迫的放妻子巧娟自由,改嫁给了牛员外做第三房的妻妾,姚木匠就在心底里无数次的设计着,各种报复牛员外的方案,一直未付出行动。借着酒劲,姚木匠抽出随身携带着的,别在腰带上的,做木匠活最常用到的锤子和凿子,对墓地里的坟墓进行了一场胡乱的敲凿。

具体损坏了多少座坟墓,他不记得了。在宣泄完了胸中淤积着的怨恨后,姚木匠累的直喘粗气,摇晃着身体,慢慢的走回村子。回到冷清的家中,又喝了不少的酒,醉倒在床上。睡到被拍门声吵醒,开门看见是衙门的捕快,他心虚,神色流露出了慌张,被刑侦有经验的捕快察觉,铁链条套住他的脖子,索拿住了他,将他押解回了衙门受审。

姚木匠在供认状上,按了指印,画了押,换上了囚服,被关进了牢房。按照刑律,姚木匠要被押解到工地上,做足了一段时间的苦役后,就可以获得刑满释放。牛员外不想讓姚木匠活着回家,难保他不会再行动报复。为了自己全家老小的安全,必须除掉姚木匠。

收了钱的狱卒,在给姚木匠的饭菜里放入了微量的砒霜。隔几天,再次的,在给他的饭菜里放入微量的砒霜。反复多次,身体本来健壮的姚木匠抗不住了,面容憔悴,病怏怏的样子。在被押解去工地做苦役时,口吐鲜血,倒地身亡了。狱卒上报,姚木匠病死了。

一张草席卷了姚木匠的尸体,由他的亲戚领了回去,没有办丧事,停灵了一天。等到一口薄木板的棺材连夜的赶工完成后,亲戚就将姚木匠入殓了,葬在村外一片野草丛生的坟地里。

没有了心头大患,牛员外搂着娇美的爱妾巧娟,想出趟远门游山玩水一番。出发的前夜,巧娟做了个噩梦。在梦境中,死掉了的姚木匠,拿着根铁链条从门外飘着进来,飘到了她的床边,将手中的铁链条套上了她的脖子,锁住了她。拖拽着铁链条,将她拖拽下床,拖拽出了门,拖拽出了屋子,拖拽着走在鬼影飘飞而过的黄泉路上。

牛员外派人请来郎中,为巧娟诊脉开药方。草药汤喝了许多,但她的病情仍不见好转,反而加剧了。药食不灵,就转向了求神拜佛。牛员外又派人请来了村子里跳大神的老太婆,在巧娟的床边乱跳乱舞了一阵。没有见到好的效果,更添加了产生幻觉的疯症,见到男性出现在她的视野中,就会惊恐的尖叫起来,叫着死去的姚木匠的名字。尖叫着:"别抓我,放过我。"

几天后,巧娟死了。临终时,气息如游丝的她恢复了平静,躺在床上,不疯了。看见牛员外,主动的叫他近前到床边,讓他弯腰压低了身体,侧耳倾听:"我去还债了。"说完遗言,回光返照的脸上露出娇媚的笑,闭上眼睛,死了。

巧娟死后,牛员外的健康变差了,被寒风一吹,病倒了。服药,卧床静养。一个月后的一天深夜里,卧床的牛员外被一阵寒风吹着脸,冻醒了。他睁圆了眼睛,惊骇的盯着,突然敞开了的门外,两个白影飘了进来。是姚木匠的鬼魂,用铁链条索拿着巧娟的鬼魂,飘到了牛员外的床边。

我愛短文學網首發
+阅读全文
  • 猜你喜欢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