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短文学网

位置:首页>鬼故事>民间鬼故事>

我用生命说爱你

时间: 2017-04-12  分类: 民间鬼故事

wWW.52dwX.COM

“啪”我从失神中清醒过来,手里调配的咖啡杯掉在地上,里面香浓的咖啡溅了一地。阿若剜了我一眼,我心里很无语,这家伙可算是抓到我的把柄了,这次她一定会想尽办法讓我在老板面前再也站不起来!她喜欢我们老板也不是秘密了,平时有事无事都要在老板面前卖弄身材极尽勾引,只是年轻帅气的老板并不把她当一回事。她因为久久不得志,经常把无名火发在我这个新人身上,没办法,谁教我刚来一个月,老板就跟我暧昧不清时常送我回家呢?

“你看看你……还说什么名牌大学的,做事一天到晚的出错的,我看还不如我这个三流学校毕业的!这次我看你怎么跟客人交待!”阿若踩着她的恨天高向老板的休息室跑去,我有时候也是蛮佩服她的,穿那么高还还能健步如飞。

“你到底给老板吃了什么迷魂药了?”阿若心有不甘的从老板的休息室出来,用她的死鱼眼看着我。你别说,我对她也没有什么好印像!本来嘛,谁会对一个一天到晚找你茬的人有好态度?

“我没有给他吃什么迷魂药!他就是迷恋我怎么样?”我可不是什么乖宝宝,你打我一巴掌我还要对你笑眯眯的我也是做不到的。更何况是对一个一天到晚对你男朋友搔首弄姿卖弄风骚的女人能有好脸色?我想这大概也是从我一进这“领袖天地”她就对我态度恶劣的原因?

我在一家叫作“领袖天地”的咖啡BRD工作,我的男朋友是这家咖啡BRD的老板,叫Mark。本来我一直安心的在我的学校念书,并没有想要出来兼职的打算。我之所以还是来兼职的原因是因为我查觉到最近我的男朋友很少找我,这讓我有点危机感了,毕竟我们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他以前从来不会冷落我超过一个星期,最近却一个月都没有找过我,甚至是电话都没有打过一个。本来我忙着整理毕业论文,也是没有什么闲功夫来想这些的,但是怪就怪在我已经连续一个月做着同一个梦了。

这个梦甚是古怪。

梦里,我的男朋友Mark,很安静的站在远处看着我,不管梦里我在什么地方做什么,他始终站在不远的地方看着我,很安静,也不说话,眼里仿佛有着千言万语。等我向他靠近,他就会淡淡的转身向远处走去,我不知道为什么,从他身影,我读出来的却有哀伤。难道,他觉得我始终没有跟他说那个字,终于要离我而去了吗?

这就是我为什么明明很忙,却还是要出现在他的咖啡BRD工作的原因。我很爱他,虽然我从来也没有说过。自从我来工作以后,他每天都会跟我一起回去,因为我们住在同一栋大厦里。可却没有跟我说过一个字,是的,这就更奇怪了。这几天,我甚至在他的身上闻到若有似无的香味,很熟悉的味道,却怎么也想不起是什么香味。

直到今天早上,我路过香烛店门口,闻到了淡淡的“安息香”。“安息香”之所以叫“安息香”,顾名思意就是送死人离开的香烛,才叫“安息香”。它和普通的香烛气味是不一样的。这讓我有一丝惶恐不安,Mark到底为什么身上会有这么重的“安息香”?今天回家我一定要问问他怎么回事。

“小姐……”我有些奇怪的看着面前这个老头,确定自己并不认识他。

“你有什么事吗?”我想着也许是一个问路的老人家吧,现在城市化建设,经常几个月平地起大楼的,从乡下来寻亲的人家不认识路也是很正常的。

“你……身上有死气!”老头驼着背,一脸神秘。

“Wart?”说我有死气?

“不错,这气味还很淡,应是你身边的人!”老头见我听进去了,更加莫测高深的点点头。

“你才有死气,你全家都有死气。”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要是你有一天被一个衣衫破旧的老头子说你有死气,你也会非常生气的吧?

“小姐,我可没有乱说!看你的情况并不尚严重。你要小心提防身边人。”驼背老头并不气馁,眼看着他要伸手拉住我,我有些害怕了赶紧后退一步,转身就走。

我有些莫明奇妙的想起Mark的反常,莫非老头说的死气,是指他吗?不至于吧?他可是能在大白天行动自如的。肯定是想骗钱的,这年头也不是没有靠迷信骗钱的事。

“小姐,如果你发现有什么问题,可以来“王宫庙”找我,鄙人小号“王半仙”,你记住啦!”驼背老头仿佛要来追我,我跑得更快了,只听见背后他气喘吁吁的说着。

“轻雪,你刚才去哪里了?”刚跑进店里,Mark脸色不善的抓住我的手问我,神色透着慌张。

“哈?”这可是破天慌的一句话了,要知道他已经一个月没有跟我说过一句话了,我来这里一个星期了,他都是当我是透明人的!只有在阿若向他告我状他维护我的时候才讓我觉得自己其实还是存在的。

“没有啊!我刚才想回家拿点东西的,半路上遇到一个老头了,害怕就折回来了。”我几乎有点受宠若惊了。

“嗯……你乖一点。跟我来……”Mark听我说完并没有马上放开我,而是把我带进了他的休息室里。讓我躺在沙发上说我应该休息。

很奇怪,听他说我该休息,我竟然真的就很困,眼皮打起架来。

“轻雪,不要离开我……”在我彻底失去意识前,我只听见他这一句话。

等我再次有意识的时候,耳边传来絮絮叨叨的女人声音,是阿若。我并没有马上睁开眼睛,我打算听听她在说什么。

“她明明应该在医院!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阿若的声音传来。

“你闭嘴,出去!”这个声音,是Mark。

“老板你醒醒,医生明明说她成了植物人,我昨天才去医院看过了,她应该在重症监护室里,现在却出现在这里,这是不正常的!”阿若的声音再次传来,透着焦虑不安。

“那又如何,只要她在我身边,以什么形式出现并不重要!”我感觉到Mark的手轻轻抚在我的脸颊,带着深深的依恋。

“你错了,如果她继续出现在这里,她的身体就再也醒不过来了!”竟然是那个驼背老头的声音。

“你说什么?”Mark有些震惊。

我有些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谁的身体?我的吗?我明明醒着的啊,可我却睁不开眼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都是因为你,我说过,你不要再来了,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你给我滚出去!!”Mark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愤怒,也许是过于愤怒,还微微颤抖。我感觉到他将我抱进了怀里。为什么?他们到底在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脑容量都不够用了啊有木有。

“出现在这里的,是她的灵魂,你看不出来吗,她已经越来越虚弱了!已经开始透明了!人的灵魂其实是有实体的,一旦离开身体时间超过十天,就会散去,再也醒不过来。”驼背老头继续说道,“如果人没有灵魂,就不会做梦,梦其实是人的灵魂出去玩,一旦离开身体时间超过十天,就会消散,这也就是为什么有些人睡着睡着就再也醒不过来的原因,因为他们的灵魂不小心被某些人捕捉到,回不到本体的原因。”

“那现在该怎么办?她为什么不肯回身体里?”Mark将我紧紧的搂进怀里,不安的问道!

“交给我吧!我有办法帮她回去。至于她为什么自己不肯回去,这要问你。”我再也听不到他们说的话了,我很疑惑。

再一次醒过来,全身都疼,费力的睁开眼睛,我看到Mark坐在病床旁边,紧紧握着我的手。

我想起来了,其实有死气的应该是我。我很想狠狠的抽回手,他的手掌讓我很依恋却也很绝望。可是我真的很疼,想要抽回手却没有一丝力气。

“轻雪,你醒了……你听我说,我真的不喜欢阿若,她对我来说,只是我的员工。我爱的自始至终都只有你,你不要再做傻事了。”Mark的眼睛里,浓浓的红血丝,我突然有些心疼,我应该相信他的,从小到大的感情,我却不够信任他。

那天,我去他的店里找他,看见阿若从背后抱着他,我很生气,说要跟他分手,跑出来的时候觉得很绝望,所以直接朝一辆小汽车撞去。我有多爱他,没他不能活。

我愛短文學網首發
+阅读全文
  • 猜你喜欢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