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我爱短文学网

位置:首页>鬼故事>民间鬼故事>

最后一只九尾狐

时间: 2017-04-18  作者: m.52dwx.com  关注: 304

Www.52dWx.CoM 我愛短文学网首发

看着趴伏在阳台上的小家伙,染颖感觉她的整颗心都柔软了。

它全身深红的火焰一样,松弛,柔软的尾巴拖在小窝的外面,金黄色三角形的耳朵,在阳光的映射下,发着油亮的光。

一旦发现她在看它,它就会慵懒的抬起小头,睡眼朦胧的看她一眼,小巧的手掌拍拍小窝里的棉絮,再躺下睡觉。

这就是染颖家现在的‘宠物’,一只九尾狐。

它是在前不久,回家的路上捡到的,那天染颖跟同学一起聚会,喝了点酒,有些微醉,就在迷蒙间,差点踩到它。

它躺在路上一动不动的,在她三百度近视的眼睛下,它就被当做一条红色围巾,被染颖抱回家中。

次日,染颖的头还有些疼,可脸上的瘙痒刺激着她赶快醒来。

就在她努力睁开睡眼时,映入眼帘的是四条毛绒绒的尾巴,深红色的,像她妈妈送她的围巾,可它在来回的摆动着。

染颖一下被吓醒了,双眼瞪的大大的,乱糟糟的头发,就像只炸毛的母鸡。

它用那双有点圆有点椭黝黑发亮的豆眼,瞪着染颖,仿佛在像她示威。

染颖被它这可爱的小表情逗乐了,从刚刚惊吓中回过神来。

“自己家里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个小东西?”她有些想不起来,脑袋嗡嗡作响。

可看着它那像火一样的小身子,还有在自己面前摇晃的小尾巴,难道?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九尾狐’?

九尾狐真的存在?自己不会是还没睡醒,做梦吧?

她使劲揉了揉眼睛,睁开眼,看着小家伙还是在自己的面前,染颖不得不接受了这个现实。

她震惊的表情看在小家伙的眼里,仿佛很受用,它的表情更傲娇了,小头颅一扬,跳下床去,尾巴一扭一扭的走出了卧室,跩的跟二大爷似的,讓染颖哭笑不得。

从此染颖过上了一人,一狐,一狗的生活。

染颖将它的小窝安在了阳台上,小狗贝儿从不敢靠近,每天都战战兢兢的,随时都在提防着自己的小命,这就是动物的天性,自从九尾狐的到来,贝儿已经彻底被她丢到脑后了。

可也就是在几天前,九尾狐的身上开始出现斑点,深红的毛发也开始变淡,白天都会病歪歪的,染颖开始还未察觉,直到这几天。

可她又不敢抱着它出去看病,一想起,就想到了美人鱼,对待这种特殊的物种,人们总是会想尽办法拿去研究。

九尾狐,世间罕见,只存在于童话的物种,科学家又怎么会错过。

她只能买着药回家给它服用,可它的气色却越来越差,之前的四条尾巴渐渐夜开始变短,模糊,慢慢的汇聚成了一条。

都说九尾狐每条尾巴就代表着一条生命,可现在看来,它就只有一条命了,再这样下去,它会死掉的。

就在染颖急的头发都快着火的时候,没过几天它却奇迹般地恢复如初,甚至第五条尾巴都已经出现虚影。

只是它身体上却散发出腥臭的气味,脸部也扭曲起来,两只狡猾转动的眼睛也没有了当初的慵懒。

难道是自己的错觉吗?总感觉这次小家伙的变化很大,望着她的眼神,讓她有些毛骨悚然,贝儿更是吓得整天都不出来走动,瑟缩着小身子躺在自己的小窝里。

午夜十分,万籁俱寂,窗外偶尔传来‘刷刷’的响声,婆娑的树影映射在玻璃窗上,像是张牙舞爪的鬼魅。

染颖躺在床上熟睡着,明亮的月光透过阳台留下一抹剪影,将九尾狐的小窝拉的很长。

它此时全身散发着红色的光,像一团红色的火球,将它紧紧的包围着,透过光线,可以看到它狰狞的表情和痛苦的挣扎。

当红光散去,扭曲的脸上,戾气横生,向着染颖的房间走去。

路过贝儿的房间时,停顿了一下,似警告,似提示,没有得到回应,它又放心大胆的向着床走去。

看着熟睡中的染颖,它眼中露出片刻的挣扎,瞬间又露出了狰狞的表情,抬起前抓,露出锋利的指甲,在微弱的小夜灯下,一抹亮光一晃而过。

染颖被这亮光晃了眼,睁开眼睛就看到来到近前的爪子。

条件反射性的把头转向一边,可修长的脖颈却没能躲过。

刷――

锋利的爪子在染颖的脖子上留下了四道血痕,鲜血顿时流出。

嗯――

一声闷哼,自染颖的嘴里发出,捂着伤口她快速的跳下床去,却没有预想中的鲜血,离九尾狐三四步远的距离时。

红色的身体,就像团跳跃的火球,紧随其后的跳到染颖的肩膀上,钩状的指甲,陷进她后背的肉里,拉起来就是带着皮肉,就像鹰爪。

这时一声狗吠从她身后传来,只觉得肩膀上一轻,接下来就是贝儿发出的惨叫声。

染颖转身后就看到贝儿的小肚子上有个小窟窿,涓涓的冒着鲜血,肚子里的肠子散落出来了一些,被九尾狐的爪子爪的稀烂,四肢无力的耷拉在地上,向着染颖露出忧伤,似在跟她道别。

九尾狐还气定身闲悠哉悠哉的看着贝儿,仿佛它能死在它的爪下,是贝儿的荣幸。

看着眼前的染颖,就像是在看一道美味的佳肴,只等着它享用。

身后的五条尾巴已经齐全,来来回回晃动在它身后,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到染颖的近前。

就在它要下手的时候,楼下公鸡的叫声响起,九尾狐慌忙的转身逃走了,染颖的身上被吓出了一身冷汗,被风一吹,身上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密密麻麻的掉了一地,双腿也不听使唤,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许久都没能缓过劲来。

看着贝儿的尸体,她的心里一阵难过,在紧要关头,被忽视的它救了自己。

染颖找了个空地,将它葬在了后面的小花园里,将自己的伤口简单的包扎下,虽然伤口看着可怕,并不深。

她开始翻遍古籍历史,查百度也都没能找到整治九尾狐的办法,她有些灰心,难道自己会命丧它爪下吗?

它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难道是自己忽视了什么?

她一整天都在回想着,直到夜幕的降临,脖子上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提醒着她昨晚的经历不是梦。

真相

染颖的心里害怕及了,她惊恐的注视着门外,生怕错过一丝一毫。

午夜十分,九尾狐迈着优雅的步子,出现在了她的面前,身后摇曳的尾巴,红色柔软的毛儿,随风飘动,仿佛是纯种好贵的化身。

当染颖看到它的时候,就知道今夜她难逃一死,大不了就来个鱼死网破,她右手用力的攥紧,脸上露出释然跟坚决。

“九尾狐,尽管放马过来吧,我,我不怕你。”嘴上刚说完,就看到染颖的身体在不住的颤抖着。

哼――

一声轻哼从它的嘴里发出来,那轻蔑的眼神撇向一边。

对于染颖的话它根本不放在眼里,仍气定身闲的信步走着。

距离她还有一步之遥时,它停住了,向着月光,吐出了一颗火红的像玻璃弹珠那么大的珠子。

火红得珠子在天空中旋转着,仿佛在吸收着月光的精华。

没一会,那珠子居然盘旋到染颖的头上,发出红光两她整个罩在里面。

啊――

染颖的身体就像置身在了大火上,全身都疼痛灼热,像是快要被烤焦了。

一阵阵青烟匆她的身上冒出,连带着皮肉被烧焦的糊味。

染颖痛的躺在地上直翻滚,试图减轻身上的痛苦,红光像是没有尽头,无论她滚出多远,都能照射着她。

染颖愤恨的看着对面的九尾狐,在月光下,它全身的皮毛都闪动着华丽的光泽,第六条尾巴已经出现模糊的虚影,那优雅的身段,更像是一个妖姬,妖娆而华丽。

染颖恨透了它此时的样子,好像它是主宰命运的神,而她就是它面前卑微的蝼蚁。

如果不是她将它带回来,它有可能早就被某个科学家给解剖了,连尸体都会进博物馆,自己也就不会被它杀死。

越想越觉得自己接下来的做法是对的。

染颖痛的一下晕厥了过去,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九尾狐闪着狡猾的双眼,小心翼翼的走到她面前,总它细细的小爪子拍拍她的头,就在它放心的将内返收进身体时,染颖突然睁开眼睛,从衣服里抛出了一个小东西。

喵呜――

只见它双眼的大有不同,棕色跟黑色,在月光下露出精光,这是一只飞天猫。

锋利的猫爪向着九尾狐的内丹而去。

嘭――

内丹在空中爆裂,发出耀眼的白光,染颖茫回转过身体。

吱――

惨烈的狐声响彻房里的每个角落,刚刚还傲娇的九尾狐撞到门上,‘嘭’的一声摔在地上,那小小的身子半天没有动静,身后的六条尾巴也耷拉在地上,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的干干净净。

它的嘴角有鲜血流出,深红的眉毛也向下拉拢着,眼神忧伤难过。

“我看你还能拿我怎么办?哼,我好心救你,你却要杀我,狼心狗肺的畜牲,少弄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我是不会心软的,”说完就拿出了一把匕首,将地上的九尾狐提了起来,匕首狠狠的插进了它的肝脏处。

这些都是今天下午她上网找到的,花费了她整整一天的时间,就在天色渐黑的时候,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在一个叫‘异种’的论坛里找到了克制它的办法。

“哼哼,我看你还能怎么害我。”染颖的匕首将九尾狐的身体穿了个对穿,鲜红的匕首从它的背部露了出来,可见,染颖对它的恨有多深。

九尾狐看着染颖的眼睛,乌黑的眼里两滴泪水滑落,脑袋像没有了支撑,耷拉在她的手上。

“喂,你别装死,你哭什么?你没有权力哭,该哭的是我。”染颖使劲的摇晃着它的身体,却没有得到丝毫的回应。

“别摇了,我就在这里,你有什么就问吧。”

染颖的身后传来了一声磁性的男生,可屋里明明没有别人了,又怎么会有声音。

她两手里九尾狐的尸体扔在地上,转身后就看到又一只火红得九尾狐跳在桌子上。

染颖左右的环顾了四周,并没有发现有别人的存在。

“别看了,说话的是我。”对面的九尾狐张开口向她说着。

“你怎么能说话了,刚刚你不是已经被我杀死了吗?”染颖带着不解跟疑惑,质问着这个突然间能开口说话的九尾狐。

“是啊,我已经被你杀死了,现在站在你面前的只是我的灵魂,不信你看那边。”九尾狐神色平静,扭着头看像被染颖抛弃的尸体,看着自己那残破的身体,它的内心生起一丝不甘。

染颖看着不远处被自己杀死的九尾狐的尸体,震惊的她有些转不过弯来。

“那就算这是你的灵魂,那我怎么还能看得到你,听到你的声音”她极力的劝说着自己寻找着各种理由来说服自己。

“因为,因为,你跟我一样”它的声音里有些兴奋,也有一丝报复。

“你,瞎说什么,我怎么会死,我不是好好的站在这儿吗?”染颖震惊的大声的说着,仿佛这样就可以减轻她内心的恐惧。

“不信,那你跟我来。”说着,就跳下桌子,走向浴室的方向。

它用小爪子将浴室的门打开,一股刺鼻的腥臭味迎面而来,染颖撇过脸掩住口鼻。

等气味散去一些,她转过脸才看清楚里面的情况。

“怎么会这样?”地上躺着一具尸体,身体上好几处伤口,像是被动物用牙齿撕裂的,身体上的皮肉已经腐烂不堪,偶然还有蛆虫在身体上爬来爬去,透过薄翼的皮肤,还能看见里面没有消化的腐肉。

染颖被眼前的画面冲击到了,一个趔趄差点歪倒在地上,可看着那尸体上的齿痕又不太像是它所为,她有些不解。

“不用看我,你仔细看看,就会明白了”九尾狐还是一副臭屁的样子,直恨的染颖牙痒痒。

染颖又仔细的端详起趴着的尸体来,可她越看越觉得很眼熟,当她盯着脖子上那抹胎记时,她的身体紧绷了起来,双眼瞪的大大的,惊恐的望着九尾狐,似在向它求证。

“不用惊讶,就是你想的那样”九尾狐说完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染颖大喊出声,声音声嘶力竭,仿佛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眼泪顿时‘哗’的流了出来,沿着眼角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前不久,你在浴室里洗澡,只听到重物倒地的声音,然后你就再也没出来,六天后,贝儿在浴室里看到你的尸体,他实在饿的不行,就,就试图撕扯你的尸体,被我发现后,我就想将它杀死,然后就是你看到的那样,”九尾狐语气平静的有些可怕,讓染颖忍不住抬头去看它的脸。

“那我之前看到的你的变化,难道都是幻觉吗?”染颖轻声的问出声,可九尾狐却没有回答,默不作声。

沉默了一会后,染颖还是问出了声:“那你为什么还要杀我,噢不,是杀我的灵魂?”

“我只是在为你净化灵魂,不过我还没长出六条尾巴,就只能是吸收你的阴气,所以才会抓伤你,去并没有害你的魂魄,这样我才可以幻化出第六条尾巴,只要你熬过了我的燃魂之痛,就可以重生,不然你只能做孤魂野鬼,只是我没想到,你会找到杀死我的办法,”说着就来到了客厅,它的语气有些沉重。

染颖没想到是这样,自己居然错将九尾狐杀死了,还将要吃自己的贝儿当做了‘救命恩人’,自己真是罪孽深重。

自己该怎样补偿它呢?染颖想了许久,许久。

几年后的晚上,天空中有一抹红光闪过。

“笨蛋,不是告诉过你,要用心去看吗?不要光用眼,那个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傲娇的男生说着。

“我哪知道,看着他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哪曾想凶手会是他,我以后会用心的,喂,臭狐狸,我哪里笨了,不要老是骂我……”

争吵的声音传了很远,只见一个身影怀里抱着一只火红的狐狸,他们慢慢消失在了楼层的尽头……

我爱短文學網
  • 猜你喜欢

    栏目推荐

    热门关注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