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我爱短文学网

位置:首页>鬼故事>民间鬼故事>

情影再现

时间: 2017-04-18  作者: m.52dwx.com  关注: 304
Www.52dWx.CoM 我愛短文学网首发

人活着的时候,是不去计较白天和黑夜的,每天上下班,早出晚归,没有时间的概念,可这人一旦死去,就把日子都堆积了起来,这一转眼,还有三天,就是奶奶过世一百天了。

三百六十五天中的三分之一,平时都不觉得,一直都觉得时间还早,可没想到原来时间可以短成这样。

可我总觉得她还没有离开,一直都在我的身边,只是她在我察觉的时候,偷偷的躲藏了起来,不讓我发现,她怕我会忍不住哭泣,而她也会舍不得迈动她离开的脚步。

以前只要我一调皮,她就会严厉的来到我的身边拿着那‘特制’的小皮鞭现在我的身边,而我也只是逗她般佯装着害怕的样子。

因为我知道只要我做出那样的表情,她一定会不舍不得,而我早就已经发现了这个小秘密。

只是有时候明明知道她会生气,也会故意去做,只为能讓她请出我的‘家法’,好讓她露出宠溺的表情。

每次这样我都会依偎在她的身边,听她讲我小小的时候的‘调皮’,整蛊她带给她的乐趣。

这天我如往常一样,故意打翻了墨水,弄得满桌子都是,墨水沿着桌角流在了地上,慢慢的晕开了乌黑的一摊。

我下意识的抬起头来看着右边的那个摇椅,以前只要我写字,奶奶都会坐在那里安安静静的,不会发出一丝声响。

可一旦我调皮捣蛋,不认真的书写时,她就会走到我的面前,手里还会握着那条小皮鞭,只是那条皮鞭啊,从来都没有落在我身上过。

“奶奶,我错了,您罚我吧。”我如往常一般,低垂着头,语气诚恳的承认着错误,可眼底的那抹调皮却泄露了我在逗她的事实。

“你啊!都多大了?怎么还是那么不小心,做事情也不认真,你看地上都被弄脏了,以后做事再不认真,我可就不饶你了。”还是那个声音,这个声音已经不只是训斥,还有习惯,说完还扬起了手里的小皮鞭,在我的面前挥了挥。

“呵呵,奶奶,我再也不会了,您就饶了我这次吧。”我露出了《小鹿班比》的表情,可怜兮兮的眼神,眼眶里还有水雾聚集,小手轻轻的攥着奶奶的衣袖,随着身子整个都在轻轻的来回摇晃着。

我知道,只要我一露出这个表情,奶奶就什么脾气都没有了,那故作紧绷的表情也会变柔软,脸上冷硬的线条,也收藏起来。

更不用说小皮鞭了,那从来都只是摆设。

奶奶将我抱在怀里,轻轻的拍着我的头,安抚着还在‘恐惧’中的我,我的肩膀在奶奶的怀里轻轻的怂动着,而奶奶那温柔的语气会更加轻柔,直到变成轻声的呢喃。

而我越是听着她轻柔的声音,肩膀就会怂动的越厉害,只是那扬起的眉眼,跟嘴角的酒窝泄露了我的表情。

嘿嘿――

我实在憋不住了,就会猛然的抬起头来,笑着从奶奶的怀里挣脱出来,做些各种调皮的表情,而这时奶奶的脸上也总会露出无可奈何,然后会跟我作一团。

奶奶的笑声还回荡在我的耳边,当我站起来走到她身边想要抓住他的手时,我却猛的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在那个摇椅上。

我一时间有些分不清那个是现实,还是奶奶又躲藏了起来。

她可能躲进了墙上的那副画像里,也可能是躲进了案前的香炉里,我无意识的拿起桌上的香烛给她点上一支,希望那微弱的烛光,可以照亮她回家的路。

点起香插在了香炉里,希望她在‘那里’一切都好。

我想她真的来过,画像上的她笑的比以往还要灿烂,那眉眼中的温柔,即使我隔着那张薄薄的纸都能感受的到。

香炉中那袅袅升起的白烟,丝丝缕缕的向着画像飘去,仿佛在告诉我:她很好。

村里的习俗,人死百天后就要大摆宴席,只有现在我才能够确定奶奶以死的事实。

而自己却再也不能对着她调皮,而角落里那特制的小皮鞭再也不能派上用场。

我在地上,她在地下,直到这里我才明白我们已经阴阳两隔,那打湿的眼眶热泪肆流。

收拾好东西来到奶奶的坟头,最亲近的我们在给她收拾东西,我还带来了那条小皮鞭。

看着那些满天飞舞的纸灰,像是打着漩的飘到天上,那阴冷的寒风吹的周围‘莎莎’作响,我觉得是奶奶来了,她真的一直都在我的身边。

我感觉攥在手里的皮鞭,被一股气给拽了起来,随之从我的手里脱落了下来,正好掉在了火堆上。

奶奶这是要把我把对她所有的念想都收藏去,这样她就可以随时拿出来回味一下。

那只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而其他人却无法理解。

我看着火焰一点点的吞噬着小皮鞭,就如同我刚刚温热的心情,在一点点的冷却。她这是要将我所有的思念都带走,好讓我不要再沉浸。

可思念的洪流又岂是随着东西的消失而幻灭的。

那满天的纸灰还在飘散着,像下着灰色的雨,为这场祭奠更添上了一丝忧伤。

地上的火光在慢慢的变小,周围的亲人在收拾着祭品,妈妈轻拍着我的肩膀。

“好了,我们回去吧,”我语气里的忧伤,跟哭泣后声音的沙哑讓我的鼻翼有些酸涩。

“妈妈,你们先走吧,我再倍奶奶待会。”妈妈还想说什么,可看着我眼里的泪水,又生生的止住了。

“那你也别待太久,”说着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忧伤的向着前面走去。

我眼看着他们都走后,一屁股就坐在了奶奶的墓碑前,用手摸着她的那张笑脸,一如前些天笑着的表情,只是那是纸这个碑。

“奶奶,还真的忍心再也不出来看看我了吗?你怎么忍心,将我留下的唯一的念想也给藏起来?我会生你气的。”我望着前面的枯草,自言自语的说着,而离我尽在咫尺的碑上,奶奶的笑容越加的灿烂了起来。

我独自坐在那里,说了许多,直到冷风将我的人体冻的麻木。

站起来,立在坟前许久,然后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

我轻声的对自己说:不用悲伤,她一直都在……

直到走出很远,一股冷风将我身后的那些纸灰吹上了天上,那漫天的纸灰行成了一道黑影,看着那个带走她所有思念的身影,直置消失。

本文来自我爱短文学网 wWw.52Dwx.cOm

  • 猜你喜欢

    栏目推荐

    热门关注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