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我爱短文学网

位置:首页>鬼故事>民间鬼故事>

人头花盆

时间: 2017-04-18  作者: m.52dwx.com  关注: 304
wWW.52dwX.COM

一抹月光洒进了窗台上,窗台上放着一株杜鹃,花盆中的杜鹃花盛开着自己的花朵,月光只照到了花盆中的杜鹃花,花盆却倾身在黑暗中,花朵展示着自己的美丽,只是一道血色出现在杜鹃花上,显得有些诡异。

房间里很黑,一片死寂透露着阴冷。

嘎吱。

长时间并未修理的木门被人打开,有人进入了这个黑漆漆的房间里,好像对这个房间很是熟悉,轻车熟路的绕过了散乱摆放的板凳,来到杜鹃花近前,只露出一双满是皱纹的双手,双手托起花盆一起消失在,黑暗中。

在一个小院中,摆放着很多花卉,有着素称花中仙子的牡丹,象征着爱情的玫瑰和友谊长存的百合,满院的鲜花,各个品种的花都种在一个院子里,讓人有些眼花缭乱。

在小院北边的堂屋,走出了一个长相儒雅的年轻人,戴着金丝眼镜,时不时的用手指把眼镜框往上提一提,手里捧着一株兰花,兰花素有花中君子之称,是花中的君王,那株兰花像国王一样凌驾满院子的花卉,一部帝王之气油然而生,看得出,年轻人很爱这朵花,双手小心的捧着,只有爱花爱到深入骨髓的人,才会把自己的家打造成一个花草王国。

这个爱花如命的人叫花木,他的姓就是花,听他母亲讲,他出生到一岁多,不像别的小孩喜欢玩具或其他的东西,大人给什么都不高兴,整天撅个小嘴儿气呼呼的,有一天,他的母亲下班的时候看到路旁的野花开得正欢,随手折起一朵拿回来家,见到自己的母亲手里拿着的一朵野花,走路还不稳的花木,摇摇晃晃来到自己的母亲的近前,还摔了两个跤,小家伙毫不在意,小手指着那朵野花,见自己的儿子这么喜欢这朵野花,随手给了他,当时粉嫩的小脸绽开了比花还灿烂的笑容。

从小到大,花木总是会收集各个品种的花卉,上至珍贵的兰花,夏至路边随处可见的喇叭花,他都会收集到自己的院子里,看着花开花谢。

他挨个给满院子的花卉浇水施肥修理枝叶,显得格外用心,好像那些不是花朵,是一个一个的生命。

抬起手腕上的手表,看了看时间。

“哎呀,光顾着伺候我这些命根子了,差点把大事耽搁了。”

他口中的大事是五年才举行一次的万花国度,这是他们市里,每过五年都会举行的一次活动,吸引着全国乃至国外的花卉爱好者,对于爱花如命的花木兰说,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可以和众多花友一起交流,切磋养花经验,还有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

以前的他并没有这样对花卉这么痴迷,自从他最爱的那个女人被人害死以后,他把自己全部的精力都放在养花和种花上,他生命中最爱的那个人,也很喜欢花,两人因花相识相恋,可惜命运多舛,还没等两人一起手挽手,走进婚姻的殿堂,自己最爱的那个人,却被人残忍的害死,凶手至今没有找到。

那一天当得知小蝶遇害的消息,他急忙跑到停尸间,看到再熟悉不过的衣服,那条花格子裙子还是小蝶过生日,花木特意买的,冰冷的尸体上却少了爱人的脸庞,实际上没有脑袋,被人用锯子锯掉了,锯子印记清晰可见,凶手杀人的方式十分残忍,他直接精神崩溃了,瘫软在地,变得像个傻子一样,眼神愣愣的。

那盆君子兰就是俩人共同养起来的,是两人爱情的见证。

花木总是会抱着那盆兰花对着那一盆一盆的花说话,“小蝶你看,这是我为你种的花,还有我们俩共同养的那一盆君子兰。”眼神中充满了柔情,望着手中的那盆君子兰,好像又能看到在另一个世界的小蝶。

这段时间花木,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在梦中看到自己最心爱的人小蝶,手里捧着一株杜鹃,这株杜鹃长得不同寻常,花朵上长出了一抹血色,十分诡异,小蝶只是轻轻地走到自己的身旁,把那一株诡异的杜鹃花放在自己的脚下,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花木,转身缓缓地走开,他想去抱她,她的身影却消失了。

花木不知道小蝶想要跟自己表达什么,他知道小蝶肯定有话对自己讲,可是由于某种特殊的原因,无法对自己说话,但他深深地记住了那一株杜鹃花的模样。

来到了在市中心举行的万花国度,人人手中都捧着一株花朵,数以万计的花朵在此争相斗艳,花香在空气中弥漫,深深的吸上一口,浑身舒坦。

花木在大厅里边走边欣赏许多没有见过的品种,真是大开眼界,他看到在大厅的一个角落里围了很多人,一般他都不爱凑这个热闹,可是今天不知怎么了,鬼使神差的来到了那个角落,挤过人群,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戴着手套,捧着一株杜鹃花,花木看到那株杜鹃花,平静的内心早已翻起了惊涛骇浪,太像在梦中见到那株杜鹃花,简直就是一模一样,从品相植株的大小,基本上都是一样,尤其是,花朵上的那一抹血色。

人群中有几个也看出了这朵花的不寻常,纷纷想出高价购买这株杜鹃花,可是中年人却回答,这株杜鹃花只换不卖,意思很明白,想要这株杜鹃花很简单,拿别的品种的花来换,大家都急忙举起自己带的花卉,中年人扫视了一圈,摇了摇头,眼神到了花木手中捧着那株君子兰时,却停了下来。

“小哥,你养的君子兰不错嘛,我想和你交换。”

花木有些愣神,过了三秒才反应过来,十分爽快的说道:

“可以呀。”

两人交易很顺利,各自都拿到了自己想要的花,那个中年人双手小心的捧着花木的君子兰,急忙离开了万花国度,他却不知道自己的身后远远的跟着一个人,这个人就是花木。

看了看手中的那株杜鹃花,心中有一种直觉,小蝶在梦中给自己那株杜鹃花,跟现在手里捧的这株杜鹃花一模一样。

好像在为他指引着什么。

那个中年人很有反侦察意识,在城市里的小胡同里左拐右拐,有好几次花木差一点跟丢了那个中年人,中年人进入了一栋破旧的二层小楼里,花木记住了来时的路线,返回家中。

收拾了一些行李,住进了离中年人居住地,不远的一间旅馆里,每天观察着中年人的生活轨迹,经过几天的观察,掌握了中年人的生活规律。

他趁着中年人上班时间,偷偷爬上二楼的窗户,进入了这栋二层小楼,在他家中开始翻找,希望能找到一点线索,打开冰箱,他呆住了。

脸色突然变得苍白,没有一点血色,好像被什么东西吓住了,又突然,抱起一株花又哭了起来,那是自己的那一朵君子兰,他掏出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很快警察到来了,看到冰箱里的情况,派出警力,把那个中年人抓了起来。

那个中年人就是杀小蝶的凶手,是一个精神分裂症患者,身体里有两个人格,一个是正常人格,另外一个却是变态心理人格,变态心理人格占据主导地位。

中年人喜欢花却觉得自己养的花那些普通花盆根本配不上,有一天,他突发奇想觉得花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东西,承载它的花盆,也应该是世界上最美丽的,长相精致的女孩,她们的头颅,讓这个变态十分满意。

心中有了想法,他开始筹备罪恶的计划,寻找自己作案的目标,尾随受害人伺机杀害,把那些女孩子的头全都锯下来,把受害人的头骨锤子和凿子凿出一个洞,用勺子把脑子捣碎和一些肥沃的土壤进行搅拌,把自己最喜爱的品种放进去进行培育,小蝶的头里就是种的一株杜鹃花,小蝶不是第一个受害者,冰箱里还有几颗人头,无一例外,每颗人头上都种着一朵花。

小蝶的头颅被花木放进只有尸体的棺材里,在墓碑旁把那一朵不寻常的杜鹃花,一同种在坟墓旁,这一天,花木在坟墓旁,面对着墓碑,说了很多话。

我爱短文學網
  • 猜你喜欢

    栏目推荐

    热门关注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