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我爱短文学网

位置:首页>散文精选>抒情散文>

劳动礼赞

时间: 2017-05-03  作者: m.52dwx.com  关注: 332

本文来自我爱短文学网 wWw.52Dwx.cOm

劳动礼赞

  文/佳伟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喜欢坐公共车的,它像一个流浪的小剧场,上演着无数人的故事。没有华丽的灯光,没有舞台,没有音响,每一个故事都那么真实,那么触手可及。

  我的座位旁站着三个建筑工人,最先上来的年长一些,五十岁的样子,穿着全套迷彩衣,戴一顶黄色的安全帽,衣服和帽子的颜色都已褪了不少,这样倒是很搭配,我想,但凡哪件的颜色新一些,就会突兀。后面的两个男人相对年轻,一个穿着深蓝色工服,另一个穿了灰色的外套,他们热烈地聊着天,空气都变得快活起来。“我干到年底拿到钱就走。明年换个工作。”“我一伙计联系到了另外的工地,讓我明年跟着他一块干。”“是吗,钱给得多?”“比现在多一点。就是离家远。要供娃的学费,也是个好去处。”他们衣服上有淡淡的烟火的霉味,那种味道我在乡下的窑洞里嗅到过,已经是很遥远的时光了。

  接触过不少工人,他们的面目仿佛很相似,也都已在时光里渐渐模糊,但我还记得他们劳动的样子。新房装修好了,家里搬家,要搬走的重物是我的钢琴。旧楼没有电梯,需要四五个工人顺着楼梯一步步将钢琴抬下去,我跟在后面,他们每到一层楼梯的转角,就要歇两口气,然后一齐喊着:“来!一——二——三——起!”通常要喊两遍,才能再一次抬起钢琴。楼梯窄,钢琴的体积很大,他们在抬起的过程中不断互相提醒千万别磕着。那年,夏日上午的阳光透过楼梯间的窗户照亮他们的脊背,却总是照不干贴在背上的湿透的衣衫。那是很多父亲的背影不伟岸,不英俊,甚至干瘦,甚至佝偻但如寒天的芦苇,充满力量![由Www.52Dwx.Com整理]

  父亲时常会请家里干活的工人吃饭,若是没有时间,便开完工钱又多给一些餐费。母亲说工人当然不舍得用完那些餐费,而是会找便宜的地方,然后余些钱来添补别的事情,这样倒是好。这些事父母大概早就忘了,他们总是很忙,从没时间教我什么,只是令我明白普通人对普通人的尊重与感恩。

  公共车又停了,两个结伴的年轻女孩上了车,她们站在我旁边,穿着干练的牛仔外套。从她们的聊天得知,她们毕业不久,在同一家私企工作。一个女孩说:

  “你们部门转正以后拿多少工资?”

  “两千多吧。”

  “我们也差不多。好羡慕一个学姐,月薪过万呢。家境又好,也不用贴补家里。”

  “后悔没好好学习,我男朋友公司有一份五千多块工资的职位,他介绍我去,我做不了。放弃了。”

  “我这个月有迟到记录,又被扣了工资。只拿到五百七十八块。”

  “我租的房子离公司只有四站地铁站,十多分钟就到了。我还是每天提前一小时出门。我一点都不敢迟到,哥哥嫂子刚到西安打工,没有安稳下来。乡下就剩爸妈了,我的工资还得寄给家里。”

  “对啊。每个月除了公交费和餐费,什么都不敢买。况且租的老地方太旧了,就快拆了,要重新找房子……”

  “我们努力干,坚持过这段时间,转正后除了工资还有奖金提成。以后都会好起来的。”

  “是。等工作安定下来,再高高兴兴地结婚。我要挑一件最好看的婚纱。”

  她们的声音停下了,我悄悄抬头,看到两张不施丝毫粉黛的面庞和随便拢起的黑发,没有佩戴任何首饰,她们站在拥挤的人群里,显得那么瘦弱,那么坚定。她们乡下的父母也许正在春天碧绿的麦田里,等待着麦苗一节一节地长高,就像等待着他们出走的孩子,目光安静而孤独。

  我见过乡下田地里劳作的老农,诗人曾经总是以悲苦的诗句勾画着他们的样子,我看到的却是夏日麦秆色的草帽下,晒得发红而满足的微笑,连皱纹里都是麦田的阳光。他们的话很少,仿佛那些话被山里的鸟雀说尽了,于是只顾劳作,在落日的余晖里抽一袋烟。他们就这样在这片古老的乡土上操劳着,栖居着。

  我有时想,自己是不是总关在书斋里,才会对世间凡俗风雨有如此多的好奇和感动。一个车厢,载着形形色色,不同岗位的行人,我们身处其中,在不同的车站下车,上车,过着不同却相似的人生,体验着各自的欢喜与忧愁,怀着平凡而美丽的梦想在城市匆匆而行。人与人的悲欢终不互相抵达,无非是几句寥寥之语随风而逝,只这世间的劳碌大概可给人以慈悲。人与人的悲欢终不互相抵达,无非是几句寥寥之语随风而逝,只这世间的劳碌大概可给人以慈悲。

  我和那两个女孩在同一站下车,落入纷纷的人群中,各自散去。

五一劳动节演讲稿解除劳动合同证明书劳动竞赛方案劳动作文关于劳动的古诗

我爱短文學網

  • 猜你喜欢

    栏目推荐

    热门关注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