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我爱短文学网

位置:首页>散文精选>抒情散文>

红楼梦读后感800字以上:瘦影正临春水照

时间: 2014-08-20  作者: m.52dwx.com  关注: 1344
我爱短文學網
  《红楼梦》第二十三回写道贾宝玉林黛玉二人沁芳闸桥边共读《西厢记》之后,袭人把宝玉喊去了,黛玉见众姊妹亦不在房中,自己便闷闷的。正欲回房,却听得梨花院墙内笛韵悠扬,歌声婉转。偶然两句吹到耳内,却让这素习不大喜看的情小姐止步侧耳,感慨缠绵,如痴如醉。听到“你在幽闺自怜”,“如花美眷,似水流年”等字句更觉心痛神痴,眼中落泪。
 
  黛玉听曲一段,是通部书其心境转折一大关键。听曲之前,曹公先写二人共度西厢,落英缤纷,明媚鲜妍,铺垫出二人心中朦胧爱情的共同喜悦,而后用《牡丹亭》中《惊梦》数句,撩拨颦儿心弦,激发她内心深处对自己的处境和命运的伤感联想,黛玉最终“心痛神痴,眼中落泪”,更在后文唱出了“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的哀音,为其最终的为情而死埋下伤情的种子。清人鹤睫《红楼梦本事诗》写道:“春昼初长午梦醒,隔墙人唱《牡丹亭》。曲中写侬伤心事。愁倚花锄掩泪听。”黛玉听曲,实是自怜,怜的是青春易逝的生命之悲,是转瞬将逝的悲凉预感。
 
  台湾女作家朱天文评论《红楼梦》:“青天白日,毫无暗味。”我想黛玉怜的应该是自己的青春、美貌和才华,所谓的“孤高自许、目下无尘”吧。《红楼梦》第三十四回写道,林黛玉······走至镜台揭起锦袱一照,只见腮上通红,自羡压倒桃花。此处自恋化为自怜,那黛玉对着镜子,只管呆呆的自看。看了一回,那珠泪儿断断连连,早已湿透了罗帕。真真是:瘦影正临春水照,卿须怜我我怜卿!
 
  万历年间的才女冯小青,临池照影,揽镜自恋,更作下“人间亦有痴于我,岂独伤心是小青”的诗句,最后还请人画像,抱着画像连呼:“小青!小青!”一恸而绝。西方神话中的俊美少年Narcissus对自己在水中的倒影爱慕不已,最终在顾影自怜中抑郁死去,化为水仙,还仍留在水边守望着自己的影子。
 
  像林黛玉、冯小青、Narcissus这类人,大抵都有一种审悲的快感,以自己身世漂泊命若浮萍,以“原是无依无靠投奔了来的”,以“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为崇高,在心理上把自己推向了更高的苦难与不幸。时常“五十闲坐,不是愁眉,便是长叹,且好端端的不知为了什么,便常常白泪自干。”宝钗送来江南土物,黛玉要哭;赏月时众姊妹不在,黛玉要哭;听到“你在幽闺自怜”,黛玉要哭;看到潇湘馆“满地下竹影参差,苔痕浓淡”亦能想起《西厢记》里头“幽僻处可有人行,点苍苔白露泠泠”的曲词来,感伤半天。
 
  看到相聚就想到离别,看到花开就想去花谢,林黛玉触景伤情式的自怜和慨叹,还是以《葬花吟》为最,“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以己观花,感叹春光将逝,落花飘零,以花观己,伤感红颜易老,如水流逝;“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以己度花,感悟落花之衰,千红一哭,以花度己,伤怀知己难寻,万艳同悲;“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以我为花之知己,葬花即是葬己。黛玉情情,葬花并非情于无情之花,而是情于有情之我。
 
  诚然,林黛玉“孤芳自赏,目下无尘”,触景伤情,太多眼泪,然而她在《红楼梦》一书中确实承载了作者太多关于美的东西,眼泪是她生命的精髓。在自恋自怜的背后,我们看见的是即使“落花流水两无情”,也要在似水流年中坚持孤高的艳骨。曹公似乎生怕读者对黛玉的眼泪产生矫揉造作之感,还写下了个欲洁何曾洁的妙玉。同样的不容于世间,妙玉却只懂得用古董妆点自己的门面,用“槛外人”的雅号标榜自己的孤傲,这些云空未必空的表象也掩盖不了她从一个官宦之家的笼子步入另一个更精致的笼子,虽然有一颗澄澈的心,也免不了被汹涌的暗夜吞没,相比之下,黛玉从始至终的不妥协又不知比这妙玉的孤高高明出多少倍去了。 《红楼梦》是一部包含眼泪的悲剧。清人刘鹗在《老残游记》自序中写道:“其感情愈深者,其哭泣愈痛!”屈原寄哭于《离骚》,李煜寄哭于后主词,王实甫寄哭于《西厢》,纳兰寄哭于《饮水词》,曹公亦是,寄哭于《红楼梦》,“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从第三回的宝黛初会,经历金玉互识、共读《西厢》、黛玉听曲、诉肺腑、再到情辞试玉、诔祭晴雯,直至第九十七回黛玉魂归离恨天,宝黛之爱当是饱含作者血泪的,才会让人在黛玉这般的自恋自怜的细腻心思中对二人震荡灵魂的知己之爱和黛玉的悲剧和崇高感叹颇深吧。
 
  
我爱短文學網
  • 猜你喜欢

    栏目推荐

    热门关注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