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我爱短文学网

位置:首页>散文精选>抒情散文>

高考落榜后感想:一切总会过去的

时间: 2014-08-27  作者: m.52dwx.com  关注: 1987
我爱短文學網
        高考落榜后感想:献给那些高考落榜、高考失意的高中生,不要放弃梦想,不要沉迷于现在的失败,一切总会过去的!!
 
  急急忙忙把自己拖回“家”,感觉那种虚弱无力,胡乱做点吃的添添肚子,小小的煤油炉尽自己最大的火苗供给头顶又黑又小的锅,虽然整个屋子煤油味浓重,但我已习惯了陪我吃饭,学习,睡觉的煤油味。高考落榜后,在父母的失望与辱骂中,在村里人的流言蜚语中,我背着简单的行李,拒绝去县中学而来到这个名不经传的山里中学复读,住处是在一个农家小院里租的房子,不大但陪我度过了那些难熬的日子。
 
  高考的失利,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他们觉得我这个连连全级第一的“才女”是满可以上重点线的。考场上下来的时候,我就知道完了,所以当成绩出来时,虽然连本科线都不到,但我没多大反应。村子里,学校到处议论纷纷,流言蜚语中,我妈不吃不喝在院子里跪着,手里捏着一把香,扯破嗓子哭喊,我坐在门槛上考虑着走与留,生与死的问题,还是去打工吧,可是没有一分钱的车费,站起身来一阵眩晕,已经两天没吃没喝了。就这样闹腾了一段时间,已经开学很长时间了,在嫂子的劝说下我背着被褥来到了这个山里中学,穿戴整齐后,发现衣服套在身上空荡荡的,虚弱的感觉像断线的风筝。
 
  已经秋凉了,热情的山里同学教我怎么做饭,帮我打开水。因为我不回家,所以他们一旦回家,回来后总把自己带来的好吃的东西分我一些,感动于他们的善良,感动于这纯朴山野惟有的古道热肠。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我默默的在这方水土上感受这方人的热情与善良,至今却无以报答。在我背负着所有的屈辱,穿过流言蜚语的扫射,这方水土,这方人热情的接纳了我。
 
  由于地处过于偏僻,这里只有一个文科班和一个理科班,我也只能插在应届生中补习。当我来校时,学校已开课很长时间了,没有复习资料,只能上课跟同桌看一本听讲,边做题边听,在老师讲上一题时抓紧时间做出下一道题,如果不会做,就在本子上边抄不会的题,边听老师讲解,往往一节课下来手是僵硬疼痛的,小拇指关节处磨的肿肿的,盖着一层厚厚的茧,中指也是压的变形。瞌睡了站起来听课,到了后来,站着听课也会东倒西歪打瞌睡,同桌就在一旁偷着乐,我没在意他笑我,就怕哪天站着睡着了倒在他身上,被同学们笑掉大牙,还要“名扬千古”,这也是那段日子中的快乐吧!
 
  为了节省时间,中午放学后在教室再学半个小时,再去打开水,这会儿水房就没有刚放学拥挤了,然后提着开水边走边记单词,怕别人看见笑话,就把单词表裁下握在手中,装做看表时看一个单词。
 
  经常对朋友说我做饭就像打仗,没有桌子,就在炕头上放好面板,刚和好的面便在擀面杖的摧残下变成一个不规则的长片,然后从中间撕开扔进开水锅,就这样三下五除二煮一锅面,这面是我的中午饭和下午饭,这样可以节省下午做饭的时间。十五分钟的时间我的战场就残不忍睹,那战绩就更不用说了,看着碗里的饭,嚼着嚼着有些恶心,难以下咽,已经一周多饭里没有一丁点菜了,和着红红的辣椒面也就唬弄过去了。
 
  日子一复一日的过着,转眼到了冬天,山里的冬天要比外面冷,刺骨的冰冷中,房子里没有火炉,晚上毛衣毛裤都不能脱,被子上面加上自己的厚衣服,等第儿天早晨,靠近鼻子的衣领和衣背全是一层薄薄的冰,衣服也可以立起来了,跟冰棍一样。水桶的水也冻的要用铁瓷杯使劲敲半天才能舀出一点水,家里带来的鸡蛋处在冰冻中,怎么敲也敲不开,即使有了缝也剥不下皮,只能放在被窝里捂着。自嘲的想想自己也算半个爱斯摩基人了。当冰冷刺骨而来时,当恐惧阵阵侵袭时,当被煤油炉的烟气熏的留泪时,当咀嚼着糨糊似的饭时,当手开始开裂指甲开始变形时,我快乐着我的这种生活,虽痛,但人言可畏啊。
 
  又放假了,同学们一窝蜂一样往回跑,我踏着颓废的脚步,一手拎着书包,一手拖着暖水瓶,心比脚步更沉重,所有的人只有我如此低落,如此格格不入。车站上涌动着学生,大的小的,男的女的,焦灼中喊爹骂娘的等回家的车,车来了,车走了。重新出来想看看他们蜂拥似的等车,想体味一下他们回家的心情,只是车站像被风扫过一般,也许那些老父老母们也在村口张望,看着一辆辆过往的车,等待它们停下来,期盼出来自家孩子的面庞。想起自己过年回家时,路上一直戴着口罩,低着头,匆匆穿梭于人群中,害怕认识的人投来怎样的目光。父母说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你只有考上好大学才能平息人们的闲言碎语,大哥说咱们兄妹中只剩你一个最小的了,要努力啊!二哥那狠狠的眼神,这就是家,我知道我再无法去感受这个生我养我十九年的村庄了。
 
  那晚梦见L大最低录取分数线605,早上头痛恶心。重点大学L大,我的目标,不可能了。我想飞,可怎么挣扎也飞不起来,空有一双翅膀装腔作势般嘲笑我的无能,不自量力,我是一只折了翅膀的苍鹰,我原本可以飞翔,现在只是图有虚名。电话那边说:“录取上了,L大!”,我没有高兴,知道又在做梦,最近老是梦见高考,梦见L大,“真的,你怎么不说话?”,我试着咬胳膊,恩?很痛。
 
  朋友遇到不顺心的事,我说什么事情总会过去的,苦难来临的时候我们躲不掉,但相信一切总会过去的。L大的灯火中,忆起那段难熬的日子,忆起和我苦中作乐的,善良的挚友们,忆起那个山清水秀的山村……,谢谢你们!
 
  

本文来自我爱短文学网 wWw.52Dwx.cOm

  • 猜你喜欢

    栏目推荐

    热门关注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