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我爱短文学网

位置:首页>散文精选>抒情散文>

我们该如何抉择

时间: 2015-10-10  作者: m.52dwx.com  关注: 322
本文来自我爱短文学网 wWw.52Dwx.cOm
  母亲和我吵架了。
 
  无非是为了些琐事:高考讲座提前印下的资料不够了,而我正是没抢到“伊甸园”通行证的不幸的孩子。
 
  在封闭的卧室里,她的怒火终于爆发了:“我明明跟你说过了,听讲座的人明显超出了主办方的预期,资料绝对不够,你为什么不上去领?”
 
  我也十分委屈,组委会从后排开始发,谁能想到恰好发到我这儿就没了呢?的确,我只要站起身来,要上一本所谓的“高考宝典”,一切的问题便迎刃而解了。我可以有我心心念念的资料,母亲也不会和我吵架。但在座的学生中绝对有没有领到资料的,而那个人,为什么不能是我?
 
  母亲的怒气源来已久,我是知道的。
 
  人生在世,处在纷繁复杂的利益网中,我们有太多身不由己,太多无法顾及,而我偏偏是里面的呆头鹅,总是成为那个先让步的人。我保全了自己的心灵净土,不愿为些蝇头小利争得头破血流。可这却又伤了母亲的心。她总怕孩子被人占了便宜,吃了亏,恨不得把所有好的都推到孩子面前。
 
  我在母亲的拳拳之心与内心的底线原则中左右为难,不知如何抉择。
 
  正如龙应台在《相信与不相信》中所言:“原来同时完全可以存在两种正义,而且彼此抵触,冰火不容。选择其中之一,正义同时就意味着不正义。”我为章北海流泪,他深知在这场黑暗抉择中总要有人为了“伊甸园”的建立、新人类的进步而自相残杀,堕落成恶魔;我也为东方延绪流泪,我在她身上看见了犹豫不决的平凡的自己;我更为“蓝色空间”号流泪,他们用沾满鲜血的双手做出了抉择,怕是终其一生都将被笼罩在死亡的阴影下。
 
  我不禁开始怀疑自己,怀疑历史,怀疑一切。就生命而言,究竟是卖菜的老婆婆数十年的回忆重要,还是虚无缥缈的“美丽城市”的称号重要?就世界而言,究竟是非洲饥饿的儿童重要,还是“我是谁”这样一个哲学问题重要?对我而言,究竟是一个微不足道却触及底线的抉择重要,还是母亲真诚的心重要?正是由于明白他们背后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我的手才颤抖着,眼中才饱含热泪,无法将其搬至人性的天平度量清楚。毕竟泰戈尔有言:“太过锋利的刀剑,先会刺伤自己。”
 
  但历史总是向前迈进的,而我们最终也必须做出抉择。不管辉煌的历史下掩埋了多少血与泪,不管在做出抉择时势必要辜负另一方的拳拳情意。人性太过深邃,连神明的光芒也难以普照,我们只能靠自己。
 
  令我怦然心动的是,孔夫子念着“君子和而不同”昂昂而来,跨过三千年的岁月凛凛而去。
 
  人身处于集体中,势必要牺牲某些东西来成全“大我”,或是挽救“自我”。
 
  有些人牺牲了自我。譬如无数像孟姜女的丈夫一样的人,譬如战场上“天阴雨湿声啾啾”的白骨,他们蒙昧未开,尚未做出抉择便被社会吞噬,一命呜呼。
 
  有些人牺牲了性命。譬如抛家弃子、受尽严刑拷打不松口的赵一曼,譬如那些仅仅在法西斯纪念日才能在电视上惊鸿一瞥的名字与无数沉默的墓碑。孟子有言:“所欲有甚于生者,故不为苟得也。”他们为了理想付出了生命,不求被铭记只求心安。可那离我们太远太远,远到只是东方延绪心底闪过的一丝念想。
 
  但真正令人敬畏的是活着的你们。怀抱着理想卑微又坚强地活着,希望能做那火把,点亮蒙昧未开的世界。
 
  尼采说:“活着比承受更艰难。”难道你们不懂吗?你们难道不知道用生命点亮的名节更为耀眼、更易为人称道吗?你看李白,他毅然决然地抛弃官场、“且放白鹿青崖间”的行为为万世景仰。可在我看来,在都江堰矗立的李冰更伟大,在新疆忍受流放的林则徐更值得人们景仰。他们甘愿做人间的西西弗斯,将那滚落的巨石永恒地向上推去,独自承受着世间的苦难。
 
  “谁都不应该是。谁都不应该被逐出伊甸园。”又或者是,世人皆有罪,均为罪人的我们无权审判他人。可神只在上空静静地望着人的挣扎与苦痛,人类的道路只能由人类自己抉择。
 
  历史静静向前流淌。死去的人已然安息,活着的人背负着罪孽向上攀登。
 
  有幸,现实生活怕不会遇到如此尖锐的人性拷问。若那一刻真的来临,我也会毫不迟疑地喊出内心的答案:
 
  “由我,来做那恶魔吧!”
 
  不知何时,已双眼含泪。
Www.52dWx.CoM 我愛短文学网首发
  • 猜你喜欢

    栏目推荐

    热门关注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