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短文学网

位置:首页>日记大全>心情日志>

留守的心

时间: 2017-04-09  分类: 心情日志
我愛短文學網首發
留守的心,在空寂中读月,犹如喝一杯辣酒,呷一口苦茶,犹如静览一部情节曲折委婉的长卷,相亲相爱的故事在湉湉的湖上激起层层波澜,抚今思昔,历历在目的恩爱情仇演绎着桩桩哀哀怨怨的故事。

星转斗移,挺拔的礁石日夜留守在岸边,听潮起潮落,读海浪汹涌的豪情。期待海浪的扑面击打,忘情的去看飞花四射的绚丽,微笑着抹去海浪撞击的伤痕,痴心的去听浪花拍岸的乐章。

春去冬来,如蟹匍匐的小草,留守在天寒地坼中,呵护着身下的种子,期待春日的发韧,期待夏日的劲草激情。在瓦砾下留守,在荒漠中留守,在陡崖上留守,啊,无声无息,无怨无悔的留守,“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甘愿把绿意装点大地的生机,彰现生命的意志,讴歌生命的灿烂。

人间的千种相思,万种离情,素有留守成石的神话传世。孟姜女千里寻夫,伫立凤凰山顶长城脚下,焦急万分,望夫踱步,一夜之间,竟将脚印印于石山。又有古代痴情女子“终日望夫夫不归,化为孤石苦相思”(唐刘禹锡)。思妇怀远,翘首远望,思念之情不绝。真是“思悠悠,恨悠悠,恨到何时方始休”(唐白居易),“化为石,不回头”。而古人思妇的民间传说,都是封建社会下男权主宰社会,妇女没有地位,一女不可嫁二夫的真实社会现象。也都是妻子对丈夫的真情实感,不也是“妾心正断绝,君怀那得知”吗?

民间野史记载的唐朝宰相之女王宝钏,不顾自己当时的等级世俗观念,逆命而为,与一贫如洗的青年薛仁贵结婚。丈夫薛仁贵赴西凉参战,王宝钏在长安南郊五典坡的一个小土窑洞,吃野菜留守18年孤苦仃伶的日子。王宝钏忠于的是爱情。她身处贫寒而冰心不变,显示的中国古代劳动妇女忠贞的高尚情操。西安城南曲池东面的寒窑名闻遐迩,家喻户晓,但人们呕歌是王宝钏对丈夫的坚贞爱情,而征战沙场功勋卓著荣归的薛仁贵,不忘旧情,最终夫妻团圆,王宝钏也随其夫享受荣华富贵。王宝钏十八年留守清贫,暗饮相思,愁肠度日,富贵不淫,威武不屈,等来的是丈夫十八年的浓情厚意,等来的是丈夫十八年的没齿不忘,等来了十八年的心心相印。别说十八年的留守,就是百年留守,千年留守,也值得啊!

历史上也不乏有伟大的留守壮举。唐朝至德年间,河南节度副使张巡、许远,坚守瞧阳,抗击安禄山叛军,粮尽援绝,而食马匹以尽,只好掘鼠罗雀,甚至食人充饮,视死如归,坚守不弃,虽被俘残死,其留守城池捍卫国家的事迹却彪炳青史,万古流芳。

古有二十四孝,千古传唱,其中有一汉代人名丁兰,相传为东汉时期河内(今河南安阳一带),幼年父母双亡。他思念父母的养育之恩,用木头刻成双亲的雕像,以此雕像奉为在世的父母,三餐先敬父母雕像而后才可进食,凡事都与木像商议,出门前后禀告木像,方可成行。多年如此,从不懈滞。后因其妻用针刺木像手指,手指出血,眼中垂泪。丁兰问明其妻对父母木像竟然行不孝的举动,遂将妻子休弃。古有丁兰留守父母木像,极尽孝道,其孝感天动地,千古称颂。

随着我国经济的崛起和振兴,越来越多的青壮年农民走入城市,而他们的子女留在了农村家里,缺少了与父母相伴的时间,这一特殊的未成年群体,被称为“留守儿童”。无独有偶,由于子女工作,学习婚姻等原因离家出走后,养育子女的父母,成为了“空巢老人”。无论是留守儿童,还是空巢老人,他们留守的孤寂,留守的失落,是用泪和血写就的留守。

还有一种留守,那就是情感的留守,就是痴情女子对负心男人傻傻的等待,就是对欺骗的留守。

你没有嫌弃他的贫困,不顾父母的反对,同他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当他功成财丰,却把别的女人搂进怀抱。你脉脉泪流,乍悲乍喜。把湿淋淋的爱怜和慰语,叹气嘘声颤向浩渺的苍穹。把缤纷的眷念和思绪,送给风雨交加的黑夜。你渴望风停雨止,想等到初曦的微红。

你没有计较他有妻子儿女,独守在空旷的大屋里,在他离去的日子,仍专注日历的更替,数着昼夜的轮回,用相濡以沫的情愫默默的期待他修远的归程,留守的日子,凄凄切切的呜咽,孑然留守在寂寞中煎熬。

当河流干枯成沙地,鱼儿的留守是投向死亡的怀抱;当森林砍伐成平地,鸟儿的留守是无家可归的窘境。

当爱情的沧海变成桑田,曾经天荒地老的海誓山盟,只不过是一缕过眼云烟。

当爱情的汹涌波涛变成一潭没有涟漪的死水,对爱情的留守,就会发出腐臭的气味。

为巧舌如簧的许诺而留守,为虚无缥缈的未来而留守,为花言巧语的推辞而留守,无易于飞蛾扑火自焚身啊。

飞翔吧!留守的芳心!猛虎虽然受伤,但额头上仍写着“王”字;雄鹰折翅,也能翱翔蓝天。撞出的是空巢的围城,拥抱的是博大的宇宙和五彩绚烂的新时空!

要感激伤害你的人,因为他磨练了你的意志;要感激绊倒你的人,因为他强化了你的双腿;要感激欺骗你的人,因为他增进了你的智慧;要感激蔑视你的人,因为他觉醒了你的自尊;要感激遗弃你的人,因为他教会了你独立的面对惨淡的人生。穿着羊毛当狼,因为善良可以任人宰割,温柔也需要凶恶的伪装;穿着狼皮当羊,不过是觊觎羊肉的美味,把凶残收敛一时,用温文尔雅掩饰心灵的肮脏。蜂蜜很甜,掺和上兑水的欺骗就变得恶心;冰激凌很甜,站在冰天雪地里去吃,就讓人胆战心寒;喜糖很甜,而婚后没有爱情,喜糖就会变成定时炸弹。

留守的心,面对离己远去的负心汉,脑际不要再弥漫对对双双乍聚的欣喜若狂。心中涌起透彻骨髓的悔意,去体会真情的牵挂和滴血的召唤,讓微笑勇敢的跨越留守的铁栏,狂奔到阔别的原野,去吻东方第一抹红色的晨曦.

本文来自我爱短文学网 wWw.52Dwx.cOm
+阅读全文
  • 猜你喜欢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