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短文学网

位置:首页>日记大全>心情日志>

心月湖边缘的忧郁灵魂

时间: 2017-04-09  分类: 心情日志

我愛短文學網首發

几米说:

你一定要走吗

可不可以休息一下

像我一样

偶尔睡个懒觉

偶尔发呆

偶尔闹闹情绪

偶尔耍赖

你一定要如此坚定严格的向前走吗

弄得大家都筋疲力尽的老了

时间拼命的把我从它指间拖着走,而我却拼命的把过往拽在记忆里,结果只能拼命的感伤。其实时间流逝飞快。可是然后呢?

经常在半夜爬出阳台,坐在栏杆上抬头仰望火红一片的天空,对着那仅有的两三个星星许愿,无比真诚的希望某些人真的能月-经失调,日精早泄。看着魏加恩给我的那本圣经,我常常在想,如果如来佛祖跟耶稣打架,谁会赢?估计耶稣只会顶着光环,站在那里划着十字架说:“主宽恕你这满头疙瘩的蛮徒。”然后就被如来佛祖的佛光普照或者万佛朝宗打得灰飞烟灭。

从图书馆出来的时候,喜欢摸黑走心月湖旁边的那条羊肠小道。岸边椅子上的的男男女女常常在那里上演干柴烈火的戏码,一场又一场的杠杆与女人大战。心月湖的鱼多得要死,而且大得要死,偶尔跃出水面透透气。天知道我有多么想把那些性饥渴的男女踢到心月湖里面喂鱼。一男的在那里跳着摘长得像蕃石榴的水蒲桃,看到我走过便不好意思的停下来,假装在捣弄树叶,我路过之后又开始在我身后像僵尸一样的跳。

我很累,我不知道我说我累会不会讓人觉得好笑,可是我真是累得不可理喻。

一、可不可以不勇敢

听说有句话说:“生活就像强奸,既然无力反抗,那就闭着眼睛享受。”

我想我还没有变态到能够享受被强奸的滋味,但是我想我是习惯了撅着屁股,讓生活横冲直撞地运用各种各样的杠杆把我操得直肠外翻,偶尔还会配合着摇曳着屁股,任其前后左右抽-插,这样至少能减少因为反抗导致肛裂所带来的痛楚。生活其实真的有很多很多的无奈。但是日子还是要过的不是吗?

李锐聪说:“在成年人里,天真和浪漫都是一种罪。”可是没人能天真浪漫一辈子吧。好吧好吧,就当我有一天真的被磨灭得没棱没角的时候,你们就抱着鹅卵石般性格的我哭天抢地说可惜吧。我想我是已经无法旁若无人或者肆无忌惮的在随时随地都因为一件根本找不到任何笑点的小事狂笑了。估计岳飞知道了会很高兴。彭泽伟也会很高兴。总之所有希望我成长的人都会很高兴。原来长大就是变得不会随心所欲的狂笑。我很害怕有一天我会变得撕烂嘴巴也无法嘴角上扬,那应该是多么可悲的一件事。

只是我还是依旧会拖着我亲爱的人字拖,掳着高高的裤管,在校园里的任何一个角落大摇大摆,也还是依旧会被图书馆那看门的毫不留情面的当众把我赶出来。你们就尽管笑吧,我依旧把头抬得老高,讓你们数我鼻孔里面的鼻毛。

当这个世界上少了拖鞋的时候,猴子也就不复存在了。

二、畅爽开怀

只是这个夏天很快过去了又怎么样?

我家王力宏出了首新歌《畅爽开怀》,下载了按单曲循环,事实上我不知道他在唱什么。也许盛夏本来就是一个应该快乐的季节。可是貌似很多事情却总是不合时宜的发生在这该死的盛夏。在很晚很晚的时候才跑到浴室,开那个只有一条水柱的花洒洗澡,该死的曼秀雷敦洗面乳常常涌入鼻孔,呛得我呕吐。可是我还是喜欢用它洗脸,我喜欢那种洗完后脸会干燥到近乎龟裂的感觉。

小砍砍说:麦当劳半价,不吃会觉得对不起自己的良心。然后我心安理得的干掉一个麦辣鸡腿堡,一份薯条,一杯鲜橙味麦炫酷,一杯巧克力味新地。在他付钱的时候笑得无与伦比般美好,我发誓这辈子我只吃免费的麦当劳。胖子迷恋麦当劳的雪糕,就像我迷恋波波堂的柠檬汁一样。我常常在郁闷的时候极其饥渴的想要喝一杯柠檬汁,我在想,好吧好吧,喝一杯柠檬汁也许一切就会好起来了。只是该死的波波堂那该死的丝袜奶茶为什么没有该死的丝-袜?估计有一天我喝着丝袜奶茶的时候真的嚼出一对恶心的网状黑色丝-袜,然后我会欣喜若狂的说原来丝-袜奶茶真的有丝-袜。

又开始抽起恶心的尼古丁了,即使我穷得常常没有任何胃口,甚至走进食堂就开始对着那些“诺贝尔烹饪奖”得主的叔叔阿姨呕吐,靠坑别人请吃饭,然后吃到情愿撑死。我想胖子一定觉得我这几天特别烦躁特别郁闷特别颓废,其实我只是想要离开这里,去一个安静到可以没有任何音响,会讓人觉得孤独的地方,讓恶心的高数见鬼去,恶心的会计见鬼去,恶心的西经见鬼去,总之一切恶心的东西统统见鬼去。

我想这个夏天我只是受不了陌生人在我吃饭的时候坐在我椅子对面,然后把饭嚼得“吧唧吧唧”作响。

三、夜猴子

没有蚊子,我睡不着。有了蚊子,我更加睡不着。

我没有失眠,我只是忘了睡觉罢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便常常在晚上很晚的时候还忘了睡觉。偶尔觉得周围静得讓人恐慌,极其渴望有一只顶着肥硕肚子的蚊子可以在我面前飞舞,然后我微笑着扬着巴掌把它拍死。隔壁床某人的风扇像被强行捅破处女膜的女人一样鬼哭狼嚎,叫得随时都有可能爆炸把他炸得尸骨无存。我狠狠的踢了一脚,那风扇像被抽-插得晕厥过去了似的,呈现出空前的静谧,安静了一段时间后又开始新一轮的鬼哭狼嚎,就好比那倒霉的女人晕厥后醒来发现那坚硬的杠杆还停留在体内,并拼了命的继续在横冲直撞,一阵酥麻后伤口再度撕裂般疼痛。

好吧好吧,明天或者后天或者大后天,花三块钱买一张入门票去东湖公园的草地上扮一天尸体,或者调戏那群天鹅和野鸭,或者买包饲料喂那些恶心的金鱼鲤鱼。

wWW.52dwX.COM
+阅读全文
  • 猜你喜欢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