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短文学网

位置:首页>日记大全>心情日志>

感动

时间: 2017-04-09  分类: 心情日志
我愛短文學網首發
的车在坑坑洼洼的土路上颠簸着。

我郁闷的心情久久不能开朗。苦苦的十年寒窗啊,换来的仅仅是我不能接受的名落孙山。想起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母,我有何脸面去面对他们,我该怎样向他们交差啊?

的车在离我家约有1公里的地方停了下来。司机说路太坏,表示拒绝再送。我只得下车扛起那一蛇皮口袋我曾啃了百遍的旧教材旧材料,步行回家。

当我走入家门,没精打采地把蛇皮口袋从无力的肩头推掉在地上的时候,我的班主任陈老师出乎意料地站在我面前,他满脸的安慰和希冀:“再去读一年吧!凭你平时的成绩和勤奋,我相信你明年一定能考上。”

“老班,我……”我抬起头看着低矮的草屋顶,千头万绪齐上心头,泪水浸满了眼眶,我无力再说下去。

“去吧!这些年的苦都熬过去了,真能讓它功亏一篑吗?”在我临别学校时,他已经把这句话跟我说过了好几遍,此刻他的语气仍是那样肯切。

“我已是成年人,我没理由再讓父母养我。我决定出去打工,赚点钱以后再回来上学。”我开诚布公地向老师道出了我的想法。

“现在是你上学的最佳年龄,光阴一去不复返。到时候,年龄大了,想学就不容易了。”老师依旧苦口婆心地劝说。

“儿啊,跟陈老师走吧!家里有我们呢!我们摔锅卖铁也会供你念书的。”母亲的话总是那样讓人倍感温暖。“只要你愿意学,我们哪怕去讨饭也要支持你。”

“跟我走吧!”陈老师看见我犹豫的样子,就一边说一边弯腰提起我扔在地上的那装满旧资料的蛇皮口袋,用双手送上他宽宽的肩头,大步向门外走去。

“去,跟陈老师走吧!我们相信你!”父亲一贯严厉的神情此刻也慈祥和蔼起来,语气中带有令人温暖的安慰。

在父母左右推搡和搀扶下,我迈出了家门,跟在了陈老师的后面。但是陈老师那肩扛口袋的背影像一道强烈的光刺得我心里好痛,刹那间,泪上像开闸的洪水,夺眶而出。

我使劲挣脱开父母的手,冲向了陈老师,接过他肩上的口袋,必恭必敬地说:“老师,还是我来吧!”

本文来自我爱短文学网 wWw.52Dwx.cOm
+阅读全文
  • 猜你喜欢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