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短文学网

位置:首页>鬼故事>校园鬼故事>

烈日灼灵

时间: 2017-04-08  分类: 校园鬼故事
本文来自我爱短文学网 wWw.52Dwx.cOm

烧死鬼
楼小峰站在太阳底下,如芒在背。他总觉得自己的影子里藏着一双眼睛,每天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今天的体育课,是急行跳远考试。体育老师叫到楼小峰的名字时,他正低头盯着自己的影子。听到老师点名,他没来由地打了个冷战。
助跑、踏跳、腾空、落地……跌坐在沙坑里时,楼小峰感觉到身下的沙子烫如火盆,吓得一骨碌爬了起来。他低头一看,只见脚下的沙坑里隐隐露出一张烧焦了的人脸。人脸双目暴凸、溢满血泪,目光如一把尖刀,朝他迎面刺来。
楼小峰“啊”地尖叫一声,惊恐地向后连退几步,重重地摔倒在了沙坑里。
焦脸一隐而没。
楼小峰百口莫辩,成了班上的笑柄。
放学后,楼小峰心中郁闷,提不起一点儿精神。平时在班上视他为男神的徐小蕾忍不住说:“你今天体育课上状态不佳,不会是在想苏灵儿吧自从她转学后,你就没有开心过。”
楼小峰神色一黯,闷闷不乐地说:“别提她了,我想一个人静静。”
目送着楼小峰孤独的背影,徐小蕾的眼中流露出一抹莫名的忧伤。
楼小峰走出学校,来到马路边的烧烤摊前,见菜单上有“喜头鱼”三个宇,暗忖:近日一直不顺,不如借它吉名冲冲喜。
楼小峰买了一串喜头鱼,一边走一边想着心事,一不留神踩上一块香蕉皮,跌了个仰八叉。他狼狈地爬起来,看了看掉在地上的喜头鱼,不由气从中来,弯下腰,准备将它捡起来扔垃圾桶去。
这时,喜头鱼凸出的眼珠突然转了一下,像是在和正准备伸手捡它的楼小峰对视。疑是眼花,楼小峰凝神再看,却见喜头鱼已经变得焦黑一片,原本凸出的眼睛凹了下去,如同一只烧瘪的鬼眼,阴森森地瞪着他。
楼小峰惊得毛发倒竖,快速地缩回了手。
“你在捡什么?”徐小蕾突然背着双手出现在楼小峰的面前,低着头好奇地看着他。
楼小峰惊魂未定地直起身,指着地上说:“你自己看!”
徐小蕾皱着眉说:“这鱼都烤煳了,你还买来吃!你这几天到底怎么了?”
“这鱼本来烤得很好,现在它和我一样,也撞邪了。”楼小峰不想再隐瞒,便将自己遇到的怪事一五一十地讲了出来。www.52dwx.com
徐小蕾听后半信半疑,沉默了一会儿,说:“听你这么描述,是不是只要你一摔倒,那双烧焦的鬼眼就会出来瞪你?”
楼小峰心念一动,点着头说:“好像真是这样。要不我再摔一下试试,看它出不出来?”
徐小蕾脸色顿变,急道:“千万别!我怀疑你是被‘烧死鬼’缠上了,万一引它出来,它会把你拉到阴间的火海里去!不跟你说了,我先回去了。”
徐小蕾走后,楼小峰毅然在心中做了一个决定,快步走向学校对面的公园。走进公园,他沿着里面的草坪转了一圈儿,见四下无人,咬了咬牙,身子往后一倾,仰面倒在了草坪上。
我们是同类
忍着疼痛,楼小峰撑起身子看了看身下。身下只有柔软的枯草,似乎并没有什么异样。
看来这招不管用l楼小峰叹了口气,垂头丧气地站起身来。可是环顾四周,他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儿——四周一片碧绿,唯独他脚下的草焦黄枯萎,如同被火熏烤过。枯草的面积范围,像极了一张人脸。
“难道我真撞上‘烧死鬼’了?”盯着脚下的枯草,那张烧焦的人脸鬼魅般在楼小峰脑海中一闪而过。楼小峰打了个冷战,心里疹得慌,急忙离开草坪,走到一座假山旁坐了下来。
“我刚才见到苏灵儿的鬼魂了。”
“胡说,她不是转校了吗?我听说,转校是因为她父母不许她早恋。”
“可我刚才真的看见她……”
“别说了,你一定看错了!”
假山的背后,隐隐传出两个女生的说话声。楼小峰听得不寒而栗,心急火燎地站起身,沿着假山轻手轻脚地绕了过去。说话的两个女生,原来是他班上的刘思思和于晓梅。www.52dwx.com
两个女生看到忽然现身的楼小峰,都面露尴尬,转身要走。
楼小峰急忙嘁道:“等等。刘思思,你在哪儿见到的苏灵儿的鬼魂?”
刘思思脸一红,低下头说:“我能见到苏灵儿的鬼魂,是因为我们和她是同类。我还听见她在唱歌,就在公园后面的小山坡上。对了,还有徐小蕾……”
“徐小蕾,她去那里干吗?”话音刚落,楼小峰突然觉得刘思思的话有些不对劲儿。他猛地抬起头,只见刘思思和于晓梅两人的脸上,除了还在转动的眼珠,其它五官皆已不见,只剩下几个阴森森的黑洞。
楼小峰脑中“轰”地一声,整个人顿时蒙了。呆立良久,楼小峰转过身,如患了失心疯般朝公园后面的小山坡狂奔而去。
刘思思和于晓梅面面相觑,没了眼皮的双目中,血泪皆扑簌簌滚落双颊。
公园后面的小山坡上有一片小树林,林中荒草丛生,不见半个人影。楼小峰抚着狂跳的胸口,跑到小山坡上的一块青石前坐了下来,脑中依然在回荡着刘思思的声音:“我们和她是同类……”
她回来了
通往小山坡的途中有一条长长的阶梯,一直延伸到小树林深处。
夜幕已渐渐降临。
楼小峰心急如焚,只休息了片刻,便踏上了通往小山坡的阶梯。
一路阴风瑟瑟,隐隐约约飘来了阵阵歌声。
楼小峰听得心里发毛,忍不住停下了脚步。
歌声中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悲伤,飘飘悠悠地在小树林里萦绕。楼小峰咬了咬牙,走进了小树林。
略带嘶哑的歌声断断续续地在楼小峰耳边回荡,好像不是苏灵儿的声音。
这歌者是谁,灵儿真的死了吗,徐小蕾又在哪儿……楼小峰脑海中冒出了无数个问号,搅得他头痛欲裂。
越往前走,歌声越清晰,声音像是从前面的一棵大树后传出来的。
楼小峰快步走到大树前,绕着大树转了几圈儿,还是没见到人影。他又将目光移到了大树上,这才发现,大树的树干上有个洞。
“焚心以火,烫上爱的深烙。燃烧我心,黄土地埋不了我….”歌声如泣,悲悲切切地从树洞里飘了出来。
听着这歌声,楼小峰如痴如呆,暗忖:这首《焚心似火》是灵儿最喜欢的歌,难道树洞里的歌者,真是灵儿的鬼魂?
树洞的边缘已被熏黑,里面隐隐飘出一股呛人的焦味儿。
“烧死鬼”三个字,此刻冷不丁地跳进了楼小峰的脑海。他目不转睛地盯着树洞,眼皮突然一跳——他看见焦黑的树洞里,缓缓地冒出了一缕青烟。
忍着灼心的恐惧,楼小峰卷起袖子,慢慢地将手伸进了树洞…
入士不安
树洞里有不少杂物,楼小峰伸在里面的手感觉到了明显的热度。他抓了些杂物出来,一看,俱是些烟头儿,有的还没有燃尽。
“真缺德!”楼小峰骂了一声,咬了咬下唇,又将手伸了进去,继续摸索。摸着摸着,他的指尖触碰到了一个冰冷的东西。
楼小峰急忙将其取出,低头一看,原来是部白色的手机,手机里仍在放着那首《焚心似火》。楼小峰感觉手机很眼熟,将手机翻过来细看。
手机的背面,刻着一个“灵”宇。
这是苏灵儿的手机l楼小峰手抖了一下,心跳骤然加速。
手机设置的是滑动锁屏,没有密码。楼小峰哆嗦着打开手机,关掉了音乐。
手机屏幕上角,还有一个“耗电提醒”的通知:录音机在后台耗电,点击查看详情。
“录音机”是个手机应用软件。楼小峰点开“录音机”,只见里面有一段被点了暂停的录音。他急忙点击播放,一个嘶哑的声音幽幽响起:“想救徐小蕾吗她就被埋在大树边。”
“埋在大树边?徐小蕾被活埋了?!”楼小峰感到难以置信,沿着大树转了转,发现在大树边果然有一块被松动过的新土。
附近找不到掘土的工具,楼小峰索性双膝跪地,徒手拼命地去扒泥土。
双手十指很快都挖出了血,楼小峰却依然不敢怠慢。不知挖了多久,徐小蕾的头终于从土里冒了出来。楼小峰一鼓作气,又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奄奄一息的徐小蕾从土里拖了出来。
“喂,快醒醒!”楼小峰双手抓着徐小蕾的双肩,疯了似的使劲儿摇晃着。
徐小蕾终于悠悠醒来,一脸迷茫地看着蓬头土脸的楼小峰,张开嘴巴想说话,却吐出了一口黄土。
楼小峰松了一口气,说:“你究竟得罪谁了,竞落到了被人活埋的地步?”
“死人人土为安,我这大活人却是入土不安啊!”说罢,徐小蕾眼圈一红,泫然泪下。顿了顿,徐小蕾眼神复杂地盯着楼小峰,幽幽地说,“小峰,如果我告诉你关于苏灵儿‘转学’的真相,你会不会恨我?”www.52dwx.com
楼小峰心如火烧,眼里按捺不住的焦灼:“快说,不管真相如何,我都原谅你。”
徐小蕾神色一黯,眼中泪花闪烁:“真正入土不安的,其实是苏灵儿。这棵大树下,本来埋着苏灵儿的尸骸。我刚才来祭拜她,看到这里被挖了一个大坑,苏灵儿的尸骸不见了。当我吓得不知所措时,树洞里突然传出一阵歌声。后来我吓晕了,莫名其妙被埋在了这里。”
“灵儿不是转学了吗,她到底是怎么死的,又被谁埋在了这里?”楼小峰听得心如刀绞,急不可待地追问道。
徐小蕾:“一言难尽,此事还牵扯到另外两个人。”
楼小峰一怔,脱口而出:“刘思思和于晓梅?”
徐小蕾愕然道:“你怎么知道?”
楼小峰道:“因为你们四人不仅是朋友,还是室友。”
“不错。”徐小蕾点了点头,泪水夺眶而出。
以火焚心
苏灵儿、徐小蕾、刘思思和于晓梅四人,是同住一间寝室的好姐妹。
一个周末的晚上,四人约好去公园后面的小山坡,在那棵大树下进行了一场“真心话大冒险”。
四人都说出了各自深藏在内心深处的秘密,之后互相击掌为誓:无论谁将四人中某人的秘密泄露出去,就引火自毁容颜,不得善终!www.52dwx.com
没过几天,苏灵儿暗恋楼小峰的秘密就被泄露了出去。此事在班上一时被传得沸沸扬扬,甚至传到了苏灵儿父母的耳中。
苏灵儿父母极力反对苏灵儿早恋,逼她转学。苏灵儿伤心欲绝,一天晚上,不声不响地离开寝室,独自去了公园后面的小土坡。徐小蕾一直偷偷尾随,亲眼目睹了苏灵儿在小树林里那棵大树上上吊自杀的过程,始终没有站出来阻止。
因为,泄露苏灵儿秘密、并且将秘密告诉苏灵儿父母的人,就是徐小蕾。徐小蕾也喜欢楼小峰,只是在做游戏时没说真心话。
徐小蕾很害怕,怕自己应验了“泄密誓言”的报应,决定先下手为强。她一把火烧毁了苏灵儿的脸,然后将苏灵儿的尸体埋在了大树旁。
苏灵儿的死成了秘密,不知内情的人,都以为苏灵儿偷偷转学了。
听完徐小蕾的讲述,楼小峰狐疑地说:“苏灵儿的脸真的是你烧毁的吗?”
徐小蕾一怔,看着楼小峰说:“我看见苏灵儿上吊时,其实很想站出来救她,可是心里却好像有个声音在对我说:不能救,救了,楼小峰就属于她了!后来,我一定是失去理智了,等我清醒过来,苏灵儿的脸已经烧得看不清五官了。当时我怕得要命,胡乱地将她埋了。”
楼小峰:“其实,泄密的不止你一人,刘思思已经将苏灵儿暗恋我的事偷偷地告诉了我。她本是好意,一心只想撮合我和苏灵儿。可惜,她违背了你们之间的誓言。她和于晓梅已遭不测,都被烧去了五官。”
徐小蕾颤声说:“你是说,她们俩现在都是鬼”
“唉,焚心以火!这把火不仅烧毁了苏灵儿的脸,也烧掉了你们姐妹间的真心。我怀疑刘思思和于晓梅的遭遇,是被‘烧死鬼’缠上了。”
“谁、谁是烧死鬼,苏灵儿吗?我被活埋,一定也是它在作怪,它一定不会就此罢休的!”徐小蕾失魂落魄地盯着刚刚埋她的那个大坑,口中不停地喃喃着,状若疯癫。
“如果灵儿要活埋你,她为什么又通过手机通知我来救你?灵儿本性善良,一定不是‘烧死鬼’。她对我的痴心,也绝不会被这把火焚烧殆尽。”楼小峰一脸坚定地说道。
之后,楼小峰屏住呼吸,默默地看着苏灵儿的手机,脑中突然灵光一闪……
真相
隔天,下午上体育课时,体育老师讓同学们只上半节课,后面的半节课讓同学们自由安排。楼小峰心中已经做好打算,独自来到了上次进行急行跳远考试的那个沙坑前。
站在太阳底下,楼小峰目不转睛地盯着脚下的影子陷入了沉思。
“上次,你是不是就在这个沙坑里看见了一张烧焦的人脸?”一直偷偷跟在楼小峰后面的徐小蕾忍不住打破了沉默。
楼小峰置若罔闻,缓缓地往后退了几步。之后,楼小峰盯着前面的沙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助跑、踏跳、腾空、落地…身子重重落到沙坑里时,楼小峰没有感觉到任何异样。
徐小蕾跟着跑了过来,目光幽怨地注视着楼小峰,咬了咬下唇,低下头说:“你忘了?鬼是怕阳光的。现在烈日当空,苏灵儿的鬼魂怎么可能会出来呢?”
楼小峰如中魔咒,整个人如木雕泥塑般坐在沙坑里一动不动。
徐小蕾看出了楼小峰的异样,紧张与恐惧瞬间占据了她的脑海。死一样的沉寂中,她的心骤然一紧——她看到楼小峰身边的沙坑在微微拱动,隐隐露出了一片焦黑的头皮。
徐小蕾吓得一捂嘴,也不敢尖叫,愣愣地站在沙坑边,两条腿控制不住地抖了起来。
沙坑拱动得越来越厉害,一张没有五官的焦脸终于破沙而出。
“于晓梅,你终于出来了。”楼小峰身子还是一动不动。
“你、你认得出我?”“焦脸人”似乎有些意外。
楼小峰:“我知道,你一直藏在我的影子里。每次我摔倒,就是因为我的身子压住了影子,才逼得你无处藏匿。还有,你在公园里和刘思思对话时,你根本就是在说谎。其实,你也看见苏灵儿的鬼魂了,也看见了跑向小山坡的徐小蕾。”www.52dwx.com
一直在旁默不作声的徐小蕾突然惊叫道:“于晓梅,你、你就是烧死鬼‘玩’真心话大冒险‘就是你的主意!苏灵儿自杀的那天晚上,一定是你上了我的身,借我的手烧毁了苏灵儿的脸!对不对?”
楼小峰接口说:“你总算开窍了。昨晚苏灵儿活埋你,其实是在救你,它这么做也是迫于无奈。埋了你,于晓梅就找不到你了。不然,你就成了第二个刘思思了。后来,灵儿又借它的手机通知我,我才救出了你。”
“小峰,你真的很聪明,不枉灵儿爱你一场。我躲在你的影子里,因为你也是我心中的男神,我只是想偷偷地看看你而已。好了,我、我不能跟你多说了……”于晓梅说话的时候,焦黑的头颅慢慢地往沙坑里陷了下去。
这时,于晓梅头颅边的沙子突然也开始拱动起来。沙子里慢慢地伸出一只惨白的手,将于晓梅陷入沙坑的半颗头颅又揪了出来。与此同时,另一张被烧去了五官的焦脸,也慢慢地从沙坑里钻了出来。
烫上爱的深烙
“灵儿,是你吗?”楼小峰心头一颤,泪水溢满了眼眶。
“嗯。”苏灵儿失去了嘴唇的嘴巴微微张开,微弱地发出了嘶哑的声音,“小峰,见到我这个样子,你不怕吗”苏灵儿说话的时候,露出了嘴里黑黑的牙齿。www.52dwx.com
“灵儿,原谅我,我没能好好保护你,讓你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楼小峰只觉一颗心像被一只看不见的手狠狠地攥在手里,攥得他疼到了骨子里。他知道,这把火不仅硬生生地烧毁了苏灵儿的脸,就连她的嗓子也一并烧坏了。
“小蕾,你敢发誓吗,发誓此生只爱楼小峰一个人?”苏灵儿说话的时候,于晓梅焦黑的头颅竞在慢慢缩小——不,是在慢慢融化,鼻子以上的部位皆已化为了血水。
于晓梅没有嘴唇的嘴巴拼命地大叫:“苏灵儿,你疯了吗?快放开我,快……”
楼小峰看得心惊肉跳,突然想起:“烧死鬼”如果一直呆在烈日底下,就会魂飞魄散!那么,苏灵儿的魂魄何尝不怕阳光?想到这里,楼小峰忧心如焚,叫道:“灵儿,别说了,你快回去,你不能呆在烈日底下!”
这时,于晓梅的整颗头颅已经全部化作一摊血水,深深地渗进了滚烫的沙坑。
徐小蕾完全忘记了害怕,痛哭失声:“灵儿,对不起,我太自私了,我一直怕你抢走小峰。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小蕾,我不怪你。记住,替我好好爱小峰。’烧死鬼‘的怨念我真的无法控制,所以,烈日灼灵对于晓梅来说是最好的归宿。小峰,别为我难过,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保护你……”苏灵儿的声音越来越弱,终于和慢慢变得透明状的头颅化作一团朦胧的白雾,随风飘然而逝。
“焚心以火,烫上爱的深烙。燃烧我心,黄土地埋不了我……”这时,楼小峰裤兜里的手机突然响起了歌声。他颤抖着手掏出苏灵儿的手机,只见屏幕上浮现出了苏灵儿溢满血泪的双眼,和眼中荡漾着幸福的笑意。
“灵儿,我知道你会回来的。”楼小峰喃喃自语着,泪水不知不觉滑过双颊……

我愛短文學網首發
+阅读全文
  • 猜你喜欢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