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短文学网

位置:首页>鬼故事>校园鬼故事>

生死之约

时间: 2017-04-09  分类: 校园鬼故事
wWW.52dwX.COM

就是它
吕乾和林小琳相互依靠着,蹲在教学楼的一处角落里,冷汗淋漓地看着不远处那条飘忽不定的黑影。
夜色正浓,整个校园好像都在沉睡,夜风不时地刮起地面上的各种垃圾,在二人的身边旋转着。
“就是它,我前几天就看见它飘在我们寝室的窗外,一直到天亮才离开。”林小琳尽力压抑着自己的恐惧,小声地对吕乾说道。
吕乾咬着嘴唇没有吭声。
就在刚才,他还在为林小琳的故事感到可笑。可现在,眼看着黑影缓缓地飘过操场,一直来到了女生寝室的旁边,而且几乎没有停顿,就飘到了林小琳所在的四楼寝室的窗边。然后,犹如一套悬挂在空中的黑色衣裤,随着夜风轻轻地飘舞着。
“现在寝室里可只有我一个人,它不会是来找我的吧?”林小琳声音颤抖地问。
“应该不会吧,如果它要害你的话,绝不会等到现在还不动手。而且你看,现在你不在屋子里,它却仍然待在那里不动,说明它针对的不是你。”吕乾努力思索着,忽然回头盯着林小琳, “你的其他室友都去哪里了,以前一直没有发现吗?”
“应该没有,否则她们不会不和我说。”林小琳回答, “我只知道冯心宁回老家了,原说今天回来的,可看样子今天不会回来了。”
吕乾点点头,正要说什么,忽然,他的目光落到了学校大门口的那盏路灯下面。那里,正有一个身材娇小的女生慢慢地走过来。女生的身后拖着一个硕大的衣箱,边走边低头看着手机,淡蓝色的光芒把她的脸涂上了一层怪异的色彩。
“是冯心宁,她怎么这么晚了还会回来?”身后的林小琳忽然轻声说道。
“不要说话。”吕乾急忙对着林小琳做出一个不要出声的手势。
二人紧张地看着冯心宁慢慢地走到了女生寝室的楼下,距离她头顶的黑影越来越近。这时候黑影忽然发生了变化,就像一条慢慢展开的被单,开始缓缓地向冯心宁的头顶落下来。www.52dwx.com
“不好,冯心宁有危险!”吕乾惊慌地低呼一声。
他的声音还没落地,那条黑影忽然如疾风一般从空中直落而下,没容冯心宁发出声音,就已经把她紧紧地包裹了起来。
二人清楚地看到冯心宁在里面奋力挣扎的身影,可很快,她就像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压倒了。紧接着,她的身体如同一台被飞快拆卸的机器,转眼间就完全散开了,四肢、头颅、躯干散落了一地。
吕乾和林小琳几乎被吓得瘫倒在地上,还没等他们缓过神来,黑影已经带着冯心宁身体的碎块,飞快地飘了起来,笔直地掠过学校的围墙,消失在浓浓的黑暗之中。
衣箱里的秘密
看着黑影完全消失在夜幕中,吕乾和林小琳颤抖着说不出话来。
很久之后,吕乾终于镇定下来,探寻地对林小琳说道: “要不,我们悄悄地过去看看?”
“不、不要吧!”林小琳拉住吕乾的手,顶着一头的冷汗说道。
吕乾犹豫了很久,终于还是下定决心似的跺了一下脚,对林小琳说道:“要不你留在这里,我过去看看。不弄清楚真相,我怕它会对你不利。”
看着吕乾坚定的神情,林小琳最终还是点了点头,站起身跟在他的身后。
两个人手拉着手慢慢地向那里挪动着,很久之后,才来到了衣箱的跟前。确定四周真的没有人之后,吕乾打开了衣箱。
衣箱里除了几件随身换洗的衣服以外,还有几张薄薄的纸片,上面画满了奇形怪状的图案,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腥昧。奇怪的是,这纸片很特殊,用手根本无法撕破。凭直觉,吕乾觉得这根本就不是一般的东西。www.52dwx.com
正在疑惑,忽然,身后的林小琳发出一声惊叫,把吕乾吓了一跳。
“你、你看冯心宁的手机……”林小琳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嘴巴,用手指着地上那还在发光的手机屏幕。
吕乾急忙快步走过去,打算捡起来,可刚刚俯下身子,就被手机里正在播放的一段视频吓得脸色惨白。
画面上出现的,是一个浑身上下生满了脓包的恶鬼。脓包已经溃烂,有的地方还在不停地滴着脓血,双眼已经塌陷,不对地有白色的蛆虫在眼眶里爬进爬出。而在它的对面,还站着另外一个人,竟然是手里拿着那种奇怪纸张的冯心宁。
冯心宁的脸上写满了恐惧,不停地摇晃着手里的纸张,好像在对那个鬼说着什么。
鬼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长长的舌头不时地舔着已经腐烂的嘴角。忽然,它大吼一声就向冯心宁扑了过去,冯心宁惊叫一声缩进了墙角。
画面停住了,那个鬼狞笑的脸也定格在了手机屏幕上,叫人忍不住地泛着恶心。
“会不会在这之前,冯心宁就已经死了?”林小琳紧张地问道。
吕乾摇了摇头,他想起刚才看到冯心宁拖在地上的那条长长的身影,如果她当时真的已经死掉了,那么那个鬼也就没有必要再来抓她了。
吕乾蹲下身子,从衣箱里拿出那几张纸来,仔细地端详着,而林小琳却一直对着手机画面发呆。
“我记得我的一位高中同学对阴阳学很有研究,我现在就问问他,看看他是否知道这是些什么东西。”
电话打通了,还没等吕乾把话说完,那位同学就大声地打断他: “你们是在哪里看到的这种东西,撕不破的纸张,认不出的符号,浓浓的血腥味,这就是典型的鬼画符嘛!这种东西一般都是恶鬼留在活人家的墙壁上面,类似于警告或者死亡通知。而一旦出现在纸张上,也就成了我们所说的书面协议,接触到它的人一定要遵守协议上的约定。否则就是违约,恶鬼们会按照书面上的约定办事。”
“你的意思是说冯心宁……”吕乾紧张地问道。
“我现在还不能确定,不过,你们都已经接触到了这种东西,也就是已经和恶鬼签订了协议,估计很快就会有人来告诉你们协议里面的内容。”那位同学最后说道,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协议上的约定
大滴大滴的冷汗再一次顺着二人的额头流下来,如果那位同学所说的是真的,那么,冯心宁一定就是违反了协议上面的约定,才会被恶鬼分尸的。
“我们根本无法弄懂上面的字迹,怎么知道要履行什么样的约定?”林小琳脸色惨白地看着吕乾。
吕乾皎着牙,作出努力思索的样子。
“我觉得那段视频应该和这个鬼画符有关系。”他说, “按照我同学所说的,冯心宁和我们一样,无意间碰到了这张所谓的协议书,于是,那个鬼就告诉了她里面的内容,我们看到的应该就是她和鬼争吵的情景。”
“你的意思是……那个鬼也会来告诉我们?”林小琳的牙齿不停地相互敲打着。
吕乾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那、那我们该怎么做?”这种时候,林小琳已经完全没有了主张。
吕乾也在拼命地使自己冷静下来。然后,他再次拿起冯心宁的手机,重新播放那段视频,忽然,一个很细小的情景引起了他的注意。冯心宁手里的那张鬼画符,少了一个角。
吕乾仔细地检查着另外几张鬼画符,发现这些纸张十分坚韧,就算自己怎么用力也撕不破。
冯心宁是怎么弄破它的?难道她手里拿着的,根本就不是什么鬼画符?想到这里,吕乾立刻就把这段视频给自己的同学发了过去,连同自己拍摄的另外。几张鬼画符的照片。
很快,同学的电话就打了过来。不出所料,冯心宁手里拿着的根本就不是鬼画符,而是一张可以驱鬼的纸符,也就是说,冯心宁是手里拿着武器,却又被自己的敌人所威胁。
“看起来冯心宁其实早就知道这些一东西是什么。如果我估计得没错,她回老家也是在躲避这些恶鬼。”吕乾说, “现在的问题是,她手里的纸符为什么会对那个恶鬼没有作用。难道那个鬼根本就不怕这种东西?”
他的话,再次把林小琳的脸吓得惨白如纸。
“要不,我们去你的寝室看看,看看能否找到一些线索。”吕乾提议道, “也许会对我们对付那个鬼有帮助。”
林小琳此时面对着寂静的操场,早已经是心惊胆战,听了吕乾的提议,急忙用力地点了点头。www.52dwx.com
二人沿着漆黑的楼梯,慢慢地向四楼移动。
一踏上四楼的走廊,林小琳就被从自己屋子里透出来的一缕灯光吓得浑身一抖。她清楚地记得,自己刚才明明是关了灯的。
“别怕,或许是你记错了。”吕乾安慰她,当先迈步向前走去。
寝室的门居然没有关,灯光从门缝呈渗出来,透出一股诡异。
吕乾小心翼翼地把眼睛凑到门缝上,屋子里的情形顷刻间惊得他目瞪口杲。
屋子里,一个穿戴整齐的人正斜躺在床上,手里摆弄着手机,脸上还带着一丝笑容。而这个人,竟然是刚刚被恶鬼抓走的冯心宁。
抓走她的魂
“她、她怎么还活着?”吕乾身后的林小琳被吓得浑身瘫软。
吕乾慌忙地对林小琳摆摆手,示意她不要出声。
屋子里的冯心宁一直在玩手机,很久之后,她好像才觉出时间已经很晚了。她从床上坐起来,看了一眼林小琳的床,然后低头开始拨号。
林小琳的手机骤然间响起来,惊得外面的二人脸色煞白。
“林小琳,原来你在门外,”冯心宁好像也被门外的铃声吓了一跳,从床上跳下来,快步跑过来推开了房门。
“你……”二人不由得后退几步。
“怎么了你们?”冯心宁看着林小琳,又狐疑地看了一眼吕乾,很快反应过来,脸上的笑容多少有点儿僵硬,自嘲地说道, “是不是我今晚回来得不是时候?”
看着冯心宁好像真的没有什么异常,林小琳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刚才真的看错了。可外面的衣箱和手机又是怎么回事?www.52dwx.com
林小琳小心地拉起冯心宁的手,感觉到那只手有些凉,不由得看了一眼吕乾。
吕乾看着自己手里的手机,忽然,他猛地惊呼一声。因为那部手机,居然在飞快地融化,就像一根置于阳光下的雪糕,很快就融化成了一摊冰冷的水渍,顺着手指的缝隙缓缓地流淌了下去。
吕乾被惊呆了,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飞快地跑到窗子跟前。不出所料,外面的衣箱也已经不见了,只看到操场上那一大片湿乎乎的黑色的水渍。
“你们怎么了?”冯心宁疑惑地看着二人那惊恐的样子问道。
吕乾的头脑在飞快地转动着,好像是已经猜到了什么。 林小琳彻底冷静下来,对冯心宁讲述起刚才的事情。还没等她讲完,冯心宁已经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脸色惨白。一
“到底还是被它抓走了!”她的嘴唇哆嗦着,喃喃自语似的叨咕着。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吕乾问道。
冯心宁无奈地摇着头,吃力地从地上爬起来,好半天才把事情讲清楚。
冯心宁早在几天前就已经遇到了那个鬼,原因是她无意间捡到了那几张花花绿绿的纸。而在这之前,她就知道自己是双魂人。小的时候,她就经常会被一些恐怖的事情吓丢魂魄。为此,父母从一位大师的手里求来了定魂符咒,要她带在身上,这样可以保证丢失的魂魄在一段时间内,不会消教。
由于身上的定魂符咒和这些鬼画符出奇地相似,所以冯心宁才会好奇地捡起来。尽管她发觉出不对之后,立刻就扔掉了,可还是被那个鬼给缠住了。
吕乾和林小琳看到的那段视频,就是她和恶鬼对峙的情景。
按照那个鬼所说的,协议上面约定,冯心宁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一个完整的人的灵魂交给恶鬼,否则就要按照约定用自己的魂魄来代替。
为了躲避恶鬼,冯心宁只好请假回了老家。原以为已经没事了,可没想到今晚回来,还是被抓走了魂魄。
“你能找到活人的灵魂?”吕乾不相信似的问道。
“由于我这些年来经常灵魂脱体,所以在一次次地寻找自己魂魄的时候,会遇到一些同样脱体的魂魄。”冯心宁解释道, “大概那个鬼也就是看中我这一点,才会找到我。”
吕乾和林小琳对视了一眼,都长长出了一日气:二人都没有过灵魂脱体的经历,也许那个鬼不会来找二人。然而,接下来冯心宁的话,却叫二人的冷汗再一次浸透了衣服。
去找魂
“灵魂有时候会在我们不知不觉间丢失。”冯心宁继续说道,然后她的目光落到了林小琳那张有些泛青的脸上,“如果我看得没错,林小琳的一缕魂魄一定是在刚才受惊吓的时候逃离了。虽然你现在还没有感觉,但很快就会变得木讷,甚至会失掉部分记忆。”
“你说什么?”林小琳和吕乾同时惊呼道。
“你也不要害怕。”冯心宁故意以一种很轻松的语气说道, “凭我以往的经验,你的魂魄现在还没有被任何人发现。只要我们寻找及时,应该可以很快找回来的。”
“去哪里找?”林小琳惊慌地问道。
冯心宁从口袋里掏出了那张已经缺了一个角的纸符,轻轻地摇晃着。
“你的魂魄已经被恶鬼带走了,而且我们亲眼看到魂魄被恶鬼打散了。你不去寻找了吗?”吕乾仍然有些怀疑地问道。
“我说过,在以往寻找自己魂魄的时候,经常会遇到一些脱体的魂魄。”冯心宁回答, “所以我们在寻找我的魂魄的时候,就会找到林小琳的魂魄。只是那个鬼很厉害,我怕我们对付不了它。弄不好还会暴露林小琳魂魄所在的位置,给恶鬼可乘之机。”
吕乾仔细地端详着林小琳的脸,渐渐地,就感觉到一丝不同寻常的地方,尽管她的思维还是很敏捷,但那目光却明显有些呆滞。
“丢失了一缕魂魄,人就会变得有些呆傻,但并不会威胁到生命。而我们一旦去寻找,说不定会连性命也搭进去,你们可要考虑好了。”冯心宁说。
吕乾看着林小琳,好久,二人终于坚定地点了点头。
“好吧,你们跟我走。”冯心宁说道,俯身从床底下拉出衣箱。
看着这和外面已经融化的衣箱一模一样的衣箱,吕乾和林小琳不由地荐次对视了一眼,对冯心宁的话更加深信不疑。可很快,他们就被冯心宁的举动惊呆了,因为冯心宁从箱子里拿出了那几张鬼画符。
“这就是恶鬼的协议书。”冯心宁看着二人吃惊的样子解释道, “你们刚才看到的只是我灵魂带着的东西,虽然很真实,但仍然是虚幻的。带着它们,必要的时候也许能够要挟恶鬼。”www.52dwx.com
说着,她递给吕乾一个打火机,并对他做出了一个点火的手势。
此时,早已经过了午夜,操场上的黑暗正浓,三条黑影在这无边的黑暗里,显得十分渺小,给人一种茫然无助的感觉。
冯心宁走在前面,不停地摇晃着手里的纸符。说也奇怪,那张已经残破的纸符,在这黑暗里居然发出一道淡淡的蓝色微光,就像传说中的鬼火。
渐渐地接近围墙,冷风不断地吹过来,叫林小琳和吕乾不由得浑身发冷。忽然,吕乾猛地站住了,并趁着冯心宁不注意,一把将林小琳拉到了自己的身后。
“好像有哪里不对。”他声音颤抖着对林小琳说道,“你看,我们刚才看到的那个被恶鬼抓走的冯心宁,我明明看见她的身后拖着长长的影子,可现在你看……”
顺着吕乾的手指,林小琳惊惧地发现,前面的冯心宁没有影子。
无奈的选择
“你是在怀疑我们刚刚看到的那个被抓走的冯心宁是真的,而现在的这个才是她的灵魂?”林小琳擦着脸上的冷汗低声问道。
“我也不敢确定。”吕乾说道, “不过我现在开始怀疑,冯心宁会不会是想要用你的魂魄来和她的魂魄进行交换。她不是说丢失了一缕魂魄,人会显得呆傻吗,可你现在还是好好的,而且我看她的头脑也十分灵活。”
林小琳用力地摇了摇头,确实没有觉出自己有什么异常。
二人蹲在围墙边的一处暗影里,不敢再跟下去。www.52dwx.com
前面的冯心宁却好像并没有觉察到什么,她从围墙上面慢慢地爬过去,快步向前面更加黑暗的地方走去。
吕乾和林小琳趴在围墙护栏的缝隙边,努力瞪大双眼,看着冯心宁的身影渐渐地消失在前面。忽然,一阵奇怪的声音从她消失的地方传来,好像她正和什么人说着话。那个人的嗓音很粗,声音也很大,在这寂静的黑夜里,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林小琳和吕乾不错眼珠地盯着前面,很快,两条黑影就出现在了二人的视线里。前面走着的是冯心宁,而后面跟着的“人”,竟然是刚才二人看到的那个抓走了她的鬼影。
“小琳快跑!”吕乾感觉到了危险,大叫一声,拉起林小琳就向回跑。
可是,没跑几步,二人就停住了。冯心宁和那个鬼影已经飞快地掠过二人的头顶,挡在了他们的前面。
“冯心宁,你要干什么?”吕乾一下就把林小琳拉到了身后。
“别怕,等我对你们解释这一切。”冯心宁的脸上挂着一丝很无奈的笑,然后指着林小琳说道,“林小琳,也许连你自己都忘记了,你是和我一起请假回老家的,因为我们都被这个鬼影吓着了。所不同的是,我今晚回来了,而你还没有。陪在吕乾身边的人,是你早已经被吓丢的一缕魂魄。而你的身体还在老家昵。”
“你胡说什么?”吕乾吓得浑身一抖。
“我没有骗你。”冯心宁不紧不慢地继续说道, “我没有履行这鬼画符上面的约定,那缕魂魄已经被这个鬼影收走了。我知道,我们是无法逃脱它的控制的,所以才会把你们带到这里来。希望林小琳的魂魄在寻找自己身体的时候,可以找到新鲜的魂魄,来为鬼影续魂,使它可以继续留在人间。”
冯心宁的话把吕乾吓得魂不附体,回头再看林小琳,发现她好像忽然间想起了什么似的,居然在不停地点着头。转回目光,吕乾分明看到那个鬼影的脸上扯起了一抹狰狞的冷笑。
“你们还是快去吧,不要和我一样,被抓走了魂魄。”冯心宁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那几张鬼画符,看似漫不经心地递给了吕乾。
这一瞬间,吕乾忽然明白了冯心宁的用意,他飞快地从口袋里掏出了打火机。
火光闪起的瞬间,三个人听到鬼影发出一声恐怖的尖叫,没等它动手,冯心宁已经飞身挡在了它的前面。
“没有了鬼画符,你的能力就会减弱,我看你还拿什么要挟我们!”冯心宁高举着手里已经破损的纸符喊道。
她这最后一句话,随着夜风飘出了很远…

wWW.52dwX.COM
+阅读全文
  • 猜你喜欢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