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短文学网

位置:首页>鬼故事>校园鬼故事>

真面目

时间: 2017-04-09  分类: 校园鬼故事
本文来自我爱短文学网 wWw.52Dwx.cOm

烛光
一场暴雨袭击了我们学校。这场雨下了整整一天,到了晚上,宿舍楼下的地面已经是汪洋一片了,一切户外的活动都停止了,我们只好待在寝室里玩电脑、手机,到了夜里十点左右,寝室里忽然断电,整栋宿舍楼都陷入了黑暗。
我们三个室友都是重度手机使用者,停电的时候,三部手机都没有电了。幸好寝室里有备用的蜡烛——当室友张贺摸索着点上一支蜡烛之后,寝室里终于有了些许光亮。
就在这时,坐在床上的方昭忽然盯着张贺叹了口气:“这讓我想起了去年停电的时候发生的一件事。”
在停电之夜,听故事就成为了唯一的娱乐。习惯晚睡的我们,实在没有别的消遣方式了,就围坐在方昭的床上,想要听听他究竟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昏暗的烛光下,方昭怔怔地盯了蜡烛一会儿,终于开始了讲述:“一年前的一个晚上,我和女朋友赵慧去网吧上网,回来的时候,天忽然下起了大雨,没有办法,我们只好在学校门口的门卫室避雨。门卫室里没有一个人,门卫刘叔应该是被大雨隔在了什么地方,在门卫室的桌子上,就点着这样一支蜡烛。”说着,方昭指了指张贺手上的蜡烛。
那天晚上,雨越下越大,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夜色也越来越浓重。方昭和赵慧实在是太累了,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方昭醒了过来,他发现,蜡烛不知道什么时候熄灭了,周围一片黑暗。
方昭马上拿出打火机,点上蜡烛,再次趴在了桌子上。过了一会儿,就在他即将再次进入梦乡的时候,他忽然听到旁边有人发出一声短促的吹气声音,他再次睁开眼睛,发现蜡烛又熄灭了。
“当时我并没有太在意,以为是赵慧吹灭了蜡烛。因为赵慧休息的时候,不喜欢有光亮。我再次拿出打火机,点上了蜡烛,接着,又趴在了桌子上。谁知道,我刚趴下,又是‘呼’一声,蜡烛又被吹灭了。”
我和张贺忍不住对视了一眼——现在,我们两个终于知道方昭所讲的,是一个怎样的故事了。
方昭第二次点蜡烛的时候,赵慧一直趴在桌子上没有动,她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吹灭了蜡烛呢?想到这里,方昭感到事情有些不对劲儿了,他再次点上蜡烛,趴在桌子上的时候,悄悄睁开了眼睛,想要看看究竟是谁吹灭了蜡烛。
“就在这时,我看到赵慧慢慢抬起头来,眼珠快速地转动了几下,轻轻把蜡烛给吹灭了。”
听到方昭的话,我的心一下落到了肚子里。原来,蜡烛果然是赵慧吹灭的。
张贺也松了口气,和我一起笑了起来。笑着笑着,我们脸上的笑容都凝结了,因为我们发现,面前的方昭脸色苍白,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只见方昭紧紧盯着我和张贺,低声说:“你们不觉得很奇怪吗?赵慧几次吹灭蜡烛,都没有和我说一句话,她的行为,就像是想要瞒着我吹灭蜡烛!那天晚上,我总觉得她很怪,就暗中留意着她,后来,我发现了更加奇怪的事情——赵慧似乎非常厌恶蜡烛的火光!”www.52dwx.com
“这有什么奇怪的,蜡烛燃烧的时候,会发出刺鼻的味道,她也许是不喜欢那种味道。”张贺说。
“一开始,我也是这样想的。后来,赵慧生日的那天晚上,我给她买了一个蛋糕,上面点了蜡烛。接着,我就去卧室给她拿礼物,并且嘱咐她,在我回来的时候才能吹灭蜡烛。我从卧室里出来的时候,大吃一惊——我看到,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婆婆坐在蛋糕前面,呆呆地望着蛋糕上的蜡烛……”
“那个老婆婆是谁?”我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你还不明白吗?”方昭苦笑了一声,看向了我,“它就是赵慧!”
同类
我和张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坐在蛋糕前面的赵慧,怎么可能会变成一个老婆婆?
说起赵慧,我马上就想到了一年前方昭和赵慧分手的事情。分手前的那几天,方昭似乎一直在躲着赵慧,而且,他似乎很怕赵慧。两个人感情一直很好,分手之后,赵慧就退学了。我们一直不知道他们两个分手的原因——难道,他们的分手,和方昭所讲的怪事有关?
“赵慧为什么会变成那个样子?”张贺的手禁不住一抖,几滴烛泪滴在了床上。
方昭叹了口气:“那才是赵慧本来的面貌!我一看到她的样子,就惊叫起来。赵慧马上吹灭了蛋糕上的蜡烛,样子也很快恢复了原样,她哭着逃出了房间。从那天开始,我们都躲避着对方,但是,我一直对那件事耿耿于怀。后来,我终于在网上看到了一个说法——伪装的鬼魂是不敢在烛光下待太久的,因为烛光会暴露它们的真面目。”
我大吃一惊,仔细去看方昭的脸,察觉到他并不是在开玩笑。难道,赵慧竟是一个伪装的鬼魂,这才是他们分手的真相?可是,方昭把这个秘密藏了这么久,为什么忽然在这个停电之夜说出真相呢?www.52dwx.com
张贺已经完全呆住了。他显然没有料到,自己会在这样的夜里听到这样一件诡异的事情。
不过,更加诡异的事情还在后面——方昭讲述完,忽然从身边拿出了一条绳子,在我们惊诧的目光和摇动的烛光之中,他用那条绳子把自己牢牢地绑在了庥上。
“方昭,你在干什么?”张贺吃惊地跳下了床。
我也已经目瞪口呆。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说出那件往事吗?”方昭苦笑了一声,“我是想要你们帮我看看,我的真面目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我的心一下沉了下去。从傍晚开始,我就发现方昭有点儿不对劲儿。
这天傍晚,方昭是第一个回到寝室的,当我进入寝室的时候,就发现卧室的灯被关上了。方昭坐在一面镜子前,而在他的面前,就点着张贺手里的那支蜡烛,借着蜡烛的光芒,方昭一直愣愣地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当时,方昭的样子看起来很失望。
“方昭,天还没黑,你玩什么通灵游戏?”我开玩笑地说了一句。
我清楚地记得,听到我的话,方昭脸上失望的表情一下不见了,他的眼睛亮了起来:“是啊,也许在夜里才能看到真面目…”
当然,那时我并不知道方昭在干什么,直到他讲完赵慧的故事,把自己绑在庥上,我才猛然惊觉:方昭是想要讓我和张贺借着烛光观察他,看他的真面目究竟什么样子——方昭在怀疑自己也是伪装的鬼魂!
他为什么会怀疑自己是伪装的鬼魂呢?
一股寒意袭上了我的心头,在昏暗的光线之下,我瞪大了眼睛,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方昭。
“方昭,这种玩笑不要乱开!”张贺的声音在颤抖。
“我不是在开玩笑,你们看看桌子上的笔记本就知道了。”方昭说。
在方昭床头的桌子上,果然放着一个破旧的笔记本。我和张贺翻开笔记本一看,都疑惑地皱起了眉头。笔记本上只写了三个人的名字,每一个名字的前面,都标注着日期,最后一行,却只有日期,没有名字。我怎么也看不出来,这三个名字和方昭的诡异行为有什么关联。
“这三个人,都是赵慧的前男友,赵慧退学之后,他们全都人间蒸发了,我曾经用很长的时间调查过他们,可是,根本无从查起,就像……”说到这里,方昭停顿了一下,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就像他们根本就不曾存在于这个世界!”
刹那间,我终于明白了方昭为什么会认为自己也是一个伪装的鬼魂了。从方昭的调查结果来看,只有一种可能了:赵慧的三个前男友,全部都是伪装的鬼魂,在赵慧暴露之后,它们也随着赵慧离开了。
身为鬼魂的赵慧,找同类谈恋爱,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它最后为什么会找上方昭呢?方昭一定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努力寻找答案的方昭,终于察觉,也许,答案非常简单——方昭很可能也是它的“同类”!
测试
想到这里,方昭的真实目的在我的心中清晰起来——他之所以在停电之夜说出赵慧的故事,并且把自己绑在床上,就是为了讓我和张贺看看他的真面目究竟是什么样子。
因为,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真面目。
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当然,他究竟是不是鬼魂,要通过烛光测试才能知道。
我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方昭点头表示同意,我果然猜对了。
知道真相之后,张贺的脸色更白了,他怔怔地思考了一会儿,忽然摇了摇头:“你们两个不要开玩笑了,我不相信你们的话!想要测试的话,你们两个测试吧,我先睡了。”
说完,张贺就转身钻进了自己的被窝,用被子蒙住了自己的头。
“我把自己绑起来,就是想告诉你们,就算我的真面目真的是鬼魂,也不会伤害你们。”方昭叹息一声,“没想到张贺这么胆小——你能帮我吗”
方昭的最后一句话,是对我说的。
方昭是鬼魂的事情,现在只停留在猜想阶段,谁也不知道最后的结果。而我,很想知道结果。
那支蜡烛很快被我放在了方昭面前,烛光铺满了他的脸庞。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紧紧盯着烛光下方昭的脸,注意他脸上的每一个细小的变化。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除了窗外的雨声,整栋宿舍楼都陷入了寂静,方昭的脸,却始终没有发生变化。
“看来,是我想多了。”方昭面露微笑。
我松了长长一口气,走过去,把方昭身上的绳子解开。看来,我们都想多了,方昭根本不是什么鬼魂。
时间已经到了深夜,我们也终于都有了睡意。我安慰了方昭一会儿,就钻进了自己的被窝,吹灭蜡烛之后不久,我就进人了梦乡。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有人在晃我的身子,同时,张贺的声音在我身边响了起来:“别说话,跟我出来一下!”
张贺的声音听起来很紧张,似乎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要对我说。我急忙下床,和他来到漆黑的走廊里。
“我告诉你一件事,你千万不要怕。”虽然讓我不要怕,张贺的声音却在颤抖,“其实,方昭今天所做的一切,不是为了测试他自己的真面目,而是要测试我们能不能看到他的真面目!”
“什么?”
“你想想,一个人从四五岁的时候,就有了记忆,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的真面目呢?这是方昭的第一个漏洞。第二个漏洞是,他的笔记本上,留下了今天的日期……”www.52dwx.com
猛然间,我打了个冷战,这才记起来,在那三个名字的下面,的确留着一个日期,那个日期,就是今天的日期,日期的后面,却没有名字。当看到笔记本的时候,我并没有在意这个日期。
方昭留下日期,显然是想要记录些什么——他究竟要记录什么
张贺继续低声说:“笔记本上的那三个人名前面的日期,就是他们失踪的日期,可是,一看到那三个日期,我就发现,那是我们学校上三次停电的日期。也就是说,每次停电,我们学校就有一个人失踪,而这三个人,恰恰又都是赵慧的前男友。你觉得,这会是巧合吗?”
这绝对不是巧合!
“第三个漏洞就比较明显了——方昭说,他和赵慧分手,是在赵慧的生日之后。可是,我却清楚地记得,他们分手是在方昭的生日之后!方昭把故事里的赵慧和自己调换了,却忽略了日期!”
一瞬间,我的身体僵硬起来。如果张贺的推测是真的,那么,真相就应该是这样的了:在门卫室的时候,不停吹灭蜡烛的人是方昭:在方昭生日当天,在烛光下露出真面目的也是方昭。方昭才是那个伪装的鬼魂!
可是,今天晚上,方昭为什么没有在烛光下露出真面目呢?
真相
方昭记在笔记本上的每一个人都失踪了,这当然和方昭有着莫大的关系。而在笔记本上,方昭记下了今天的日期,今天晚上,很可能会有人再次失踪。
而这个即将失踪的人,很可能就是我和张贺其中的一个!
“据说,鬼魂都看不到自己的样子。方昭很可能是一个善于伪装的鬼魂,当赵慧通过烛光看到他的真面目之后,方昭就改进了自己的伪装。可是,伪装有没有成功,却只有别人才能告诉他。于是,他在一个停电之夜,找到了赵慧的一个前男友,讓这个前男友帮他测试伪装是否成功……”张贺说出了自己的推论。www.52dwx.com
方昭知道,赵慧发现自己的真面目之后,很可能会告诉自己的男友,找她的前男友测试,是一举两得的事情。可惜的是,方昭改进后的伪装,还是会在烛光下露出真面目,于是,他讓那个前男友失踪了。
赵慧另外两个前男友的失踪,显然也和方昭改进伪装失败有关。
这一年来,方昭一定在努力改进伪装,他在寝室里备好蜡烛,就是等待着另一个停电之夜的到来,讓我和张贺来验证他的伪装是否成功。
听完张贺的推测,我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心有余悸地说:“幸好他的伪装成功了,没有在烛光下暴露真面目,不然的话,我们两个很可能也会失踪——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黑暗里,却忽然没有了张贺的声音,他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我以为,早已经猜测出真相的张贺,一定想好了摆脱方昭的方法,可是,他却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过了一会儿,我终于不耐烦起来,低声说:“他的伪装成功了,也许就不会对我们下手了……”
忽然,前面的黑暗里传来了张贺的声音:“他的伪装并没有成功!”
“什么?”我吃了一惊。
“如果他的伪装成功了的话,你就不会相信我的推测了。”
一种异样的感觉忽然袭上了我的心头。因为我发觉,张贺的声音有点儿不对劲儿,刚才他还是惊恐万状的语气,此时为什么会那么冷静呢?
就在这时,张贺忽然拿出打火机,点燃了手中的蜡烛,烛光一下照在了他的脸上。看到他的脸,我惊叫一声,接连后退了几步——眼前的人,根本不是张贺,而是方昭!
刚才那个一直和我在黑暗中说话的人,根本就是方昭!
如果他的伪装成功了的话,你就不会相信我的推测了——刹那间,我终于明白过来,这也是测试的一部分。
完美的伪装,是即使说出真相,也没有人相信他是个鬼魂。可是,当“张贺”说出真相之后,我却马上相信了他的话。
“其实,在赵慧发现我的真面目之后,我的伪装就改进成功了。但是,我知道,最重要的伪装,是赢得你们的信任。所以,我一直对你和张贺很好!”说到这里,方昭忽然愤怒地低吼了一声,“可是,你们为什么不信任我!”
此时的我,已经瘫倒在了地上,因为就在方昭怒吼的时候,他的脸,已经变成了一张满是皱纹的老婆婆的脸。
方昭扑过来,疯狂地咬断了我的喉咙,接着,他一手拿着蜡烛,另一手拖着我,把我拖进了寝室。
微弱的烛光中,我看到张贺躺在床上,他的喉咙也在淌着鲜血,鲜血染红了他的床铺。
我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在意识完全脱离我的身体之前,我看到,晃动的烛光之下,方昭正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
他所写的,一定是我和张贺的名字。

wWW.52dwX.COM
+阅读全文
  • 猜你喜欢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