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短文学网

位置:首页>鬼故事>校园鬼故事>

嘴喇叭

时间: 2017-04-12  分类: 校园鬼故事

我愛短文學網首發

斗嘴
傍晚,唐娜和周玲玲在操场相遇了,这两个平时水火不相容的人,一见面就争吵起来。唐娜冷笑一声,论吵架,在这个学校还没有第二人能赢得了她,当即就数落起周玲玲的种种不是来。
奇怪的是,周玲玲却不像往常一样沉默,而是和唐娜针锋相对地斗起嘴来。一分钟没到,唐娜突然全身抽搐起来,就像被什么东西吓着了似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惨叫一声,掉头就跑。
唐娜的室友刘小宁正好路过操场,见唐娜跑过来,连忙问她是怎么回事。
“鬼、鬼啊!”唐娜朝周玲玲所在的方向用手一指,连停都没敢停,瞬间就跑走了。
整个操场就只有周玲玲一个人,并没有其他人,何来鬼昵?刘小宁皱了皱眉,走到周玲玲面前,询问起原因来。
“是唐娜心里有鬼,见口才不如我,这才找了一个借口落荒而逃。”周玲玲得意地说道, “幸亏这次我有准备,这几天夜里都在练口才,终于把唐娜的嚣张气焰给压了下去。”
刘小宁摇了摇头,刚才唐娜脸上露出的恐惧,不像是装的,她一定是看到了什么。刘小宁没再向周玲玲问什么,掉头朝宿舍楼方向走去。
来到唐娜寝室,见唐娜蒙头大睡,刘小宁就问旁边一个名叫宋婕的女生:“唐娜怎么了?”
“唐娜回来时脸色很难看,说耳朵里总有一个声音在嗡嗡作响,然后就上床躺下了。”宋婕望了一眼唐娜,回答道。
“那也不该用被子把头蒙起来。”刘小宁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她走到床边,把盖在唐娜脸上的被子掀开了,眼之所见,吓得刘小宁忍不住尖叫了一声。宋婕连忙走过来一看,也吓坏了,此时的唐娜,嘴巴、鼻子、耳朵和眼睛都在向外流着血,恐怖极了。
“唐娜怎么了,唐娜到底……”话还没说完,宋婕就吓得闭上了嘴巴,她看到一个和唐娜保持着同样睡姿的骷髅人影,正缓缓从唐娜身体里飘出。在骷髅人影和唐娜身体之间连接着许多若隐若现形似绳子的细丝,随着这些细丝一根又一根地断裂,骷髅人影终于完全脱离唐娜的身体,穿墙而过瞬间没影了。www.52dwx.com
好半天,刘小宁和宋婕的心情才平静下来,唐娜的情况很不好,虽然还有心跳,但任凭刘小宁和宋婕如何呼唤,她就是昏睡不醒,如同一个活死人。
“我明白了,刚才那个从唐娜体内飘出来的骷髅人影,就是唐娜的灵魂。唐娜一定因为某种原因,先是七窍流血,然后灵魂被从身体里剥离出来。”刘小宁惊恐地叫道, “这个原因很有可能和唐娜在操场上见到的那个鬼有关。”接着,刘小宁把在操场遇到唐娜的事,跟宋婕叙述了一遍。
“那我们赶紧去找周玲玲问问,不然,灵魂出窍久了,唐娜会死的。”宋婕害怕极了,拉着刘小宁就出了寝室门。
练口才
刘小宁和宋婕来到周玲玲的寝室,发现周玲玲不在,就问周玲玲的室友刘美,方才得知周玲玲刚才又出去了。
“周玲玲刚走没多久。”刘美指着窗口说道, “我站在窗口,看到周玲玲出宿舍楼后,朝学校东南方向走了。”
“东南方向是一片荒草地,学校目前还没有开发,她到那里去干什么?”宋婕疑惑地问道。
“周玲玲不是说她这几天都在练口才吗?难道……”刘小宁意识到了什么,连忙叫上宋婕,二人夺门而出朝校园的东南方向奔去。www.52dwx.com
刘小宁和宋婕来到这片荒草地,分别躲在了一棵大树后面,此时,周玲玲正站在草地中央的一块泥地上,面对着一棵碗口粗的小树,嘴一张一合快速地说起话来。
“原来这就是周玲玲所说的练口才。”刘小宁点了点头,继续观察着。过了几分钟,荒草地忽然刮起了一阵阴风,与此同时,周玲玲的嘴巴在一张一合之际,突然分裂成两张嘴,这两张嘴都说着同样的话,语速和刚才一样。
紧接着,令刘小宁毛骨悚然的场景出现了:周玲玲脸上的这两张嘴,像长了脚似的,走到了一起,慢慢凸了出来,竟然变成了一个形似喇叭的嘴。从这张嘴说出来的话,语速比刚才那两张嘴说话的速度整整快了一倍,但音量却在快速下降。一会儿工夫,就只见这嘴喇叭在动,却没有声音发出来。
骇人的是,周玲玲面对着的这棵碗口粗的小树,忽然摇晃起来,感觉就像有一股强风在吹这棵小树。终于,伴随着“轰”的一声响,小树竟然被拦腰折断了,周玲玲的嘴巴也随之恢复了正常。
“成功了,我终于成功了,以后只要我一张嘴,就没人能说得过我,嘿嘿。”周玲玲得意地大笑几声,一转身,扬长而去。
“我明白了,唐娜定是在和周玲玲斗嘴时,看到了周玲玲这张嘴,才尖叫说有鬼。”见周玲玲走远了,刘小宁从树后走出来,对宋婕说道, “唐娜之所以七窍流血和灵魂出窍,原理和那棵被拦腰折断的小树一样,都是被周玲玲说的。”
“周玲玲的一张嘴既然这么厉害,她会不会彻底杀了唐娜?”宋婕惊恐地问道。
“这也正是我所担心的。”刘小宁皱了皱眉头,对宋婕说道, “我们快回你寝室,今夜不睡觉也要守在唐娜的身边,以防不测的事情发生。”
十分钟后,刘小宁和宋婕回到了寝室,轮流守护在唐娜床前。夜越来越深了,宋婕实在忍不住睡意,就上床睡了。突然,一阵敲窗户的响声,在寂静的夜里清脆地响起。刘小宁一惊,扭头朝窗户望去,只见一个像喇叭似的嘴巴,紧贴在窗玻璃上,正四处游走着。
刘小宁吓坏了,屏住呼吸一动也不敢动。嘴喇叭终于在窗玻璃上停止了移动,紧接着,紧贴在窗玻璃上的两片嘴唇,快速地一张一合起来,看样子像是在说什么,然而诡异的是,什么声音也没有。
刘小宁正纳闷儿时,桌上子的水杯开始抖动起来,但几秒钟之后就停止了,嘴喇叭也随之消失不见了……
荒草地
“刘小宁,你快看唐娜的嘴巴!”宋婕惊醒了,指着唐娜越张越大的嘴巴,惊恐地叫道。
刘小宁闻言仔细一看,惊得心里“咯噔”一下,她发现唐娜的心脏正在剧烈地跳动着,胸部皮肤在心脏的撞击下起伏的幅度非常大。更令人恐惧的是,唐娜的心脏正在朝她的嗓子眼儿处移动。
“莫不是唐娜的心脏要从她嘴里出来?”刘小宁一下子意识到唐娜嘴巴突然张大的原因,顿时吓得全身哆嗦起来。
刘小宁的话音还没落,伴随着“扑通”一声响,唐娜的心脏从嘴里崩了出来,落到床上扑腾了几下后,炸成了一堆碎肉。
“唐娜的心脏一定受到嘴喇叭发出声音的影响而产生共振,才出现这种诡异的杀人方式。我这就去隔壁寝室,亲眼看看周玲玲的嘴。”说话间,刘小宁就冲出大门,敲开了周玲玲寝室的门。
“这么晚有事吗?”开门的刘美望着刘小宁一脸疑惑地问道。
刘小宁没有回答,直接跑到了蒙头大睡的周玲玲床前,正准备去掀周玲玲盖在身上的被子时,那张嘴喇叭就出现在了周玲玲床旁的窗户上,正好被刘小宁看个正着。 “嗖”地一声,嘴喇叭朝外一跳,瞬间消失在夜色之中。
等到刘小宁掀开周玲玲被子时,宋婕正好也赶来了,眼之所见,在场的三个女生都吓傻了。
周玲玲脸上嘴巴的位置,现在空空如也,也就是说,周玲玲的嘴巴不见了。
周玲玲醒了,一睁眼看到三个女生全站在她的面前,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张嘴就想问,却没发出声音来。
她下意识地用手一摸脸上嘴巴的位置,却什么也没摸到,当即吓得面如土色。www.52dwx.com
“周玲玲,你被鬼迷惑了心智,你知不知道?”刘小宁冲着周玲玲叫道,随即把唐娜死亡的经过,跟周玲玲简短地叙述了一遍。
“从嘴喇叭出现在窗口来看,这个嘴喇叭害死唐娜后,原本是想回到周玲玲脸上的,只是没来得及才跑掉的。”刘美接上话,心有余悸地说道。
“周玲玲,你现在没有嘴和我们交流,就用手写的方式赶紧告诉我们,这几天你到过哪些地方,遇到过什么人,不然,没有了嘴巴你会死的。”刘小宁着急地说道。
周玲玲吓坏了,连忙拿出纸和笔写了起来。整整折腾了半个多小时,刘小宁等三个女生从周玲玲手写的内容里,一致把疑点对准了校园东南方向的荒草地。
其实,这几天周玲玲什么事也没干,都是在夜里去了校园东南方向的那片荒草地里练口才。另外,周玲玲之所以要选择这么一个偏僻的地方,是因为这个地方平时没人来。这样,周玲玲在练口才时,就不会有人干扰,也不会受到他人的嘲笑。
使坏的人
几十分钟后,刘小宁、宋婕、刘美以及周玲玲全来到了校园东南方向的这片荒草地。
“我每次来这里练口才,都会选择这个地方。”周玲玲打着手势,指着一片一棵小草也没有的地方说道。
刘小宁朝这片地旁边一棵折断的小树点了点头,她要大家把手机全打开,借着四部手机发出的光亮,刘小宁在这块土地边缘的草丛中,发现了七根深深钉在泥土里的细竹签。www.52dwx.com
这七根像钉子一样细的细竹签,个个漆黑如炭,掩藏在草丛中,不仔细看,根本就发现不了。更匪夷所思的是,如果把这七根细竹签用一根绳子连在一起,正好组成一个把这片土地围在中间的正七边形。
“这几根像细竹签一样的杂树根,是不是一些小杂树死掉后留下的树根?”刘美皱着眉头,问道。
“很难说。”刘小宁摇了摇头,恐惧地说道, “还是暂且不动为好,万一动了被鬼缠上,那可惨了。”
回到寝室,刘小宁一直在看手机,她见宋婕睡着后,收起手机悄悄走出了寝室。十几分钟之后,刘小宁来到了这片荒草地旁,躲在一棵大树后面,静静地等待着。时间不长,一个黑影手拿着一把铁锹,出现在了荒草地旁。
刘小宁精神一振,继续观察着。这个黑影向四周看了看后,走到泥土地旁,挥起铁锹就挖了起来。时间一点儿一点儿过去了,这个黑影终于停止了挖掘,疹人的是,黑影从坑里竟然拖出了一具尸体。
黑影掏出手机照了照尸体的脸,同时也照亮了自己的一张脸。这一幕,全被刘小宁看在眼里,黑影她认识,竟然是刘美。而尸体不知是因为腐烂严重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脸上坑坑洼洼的,有的地方已经没有了皮肉,全是白花花的骨头,根本看不清长什么样子。更令刘小宁恐惧的是,尸体的脸上居然没有嘴巴。
刘美拖着这具尸体就要离开这片荒草地时,一阵恐惧的“沙沙”声,忽然从草丛中传来。刘美吃了一惊,连忙打开手机,朝发出声音的草丛照去。随着声音越来越近,一个像喇叭一样的嘴巴出现在手机灯光中,还没等刘美缓过神来,这个嘴喇叭从地上一跃而起,跳到了尸体的脸上,迅速扎根在尸体脸上嘴巴的位置。几乎就在同一瞬间,尸体突然一睁双眼,紧紧盯住了刘美。
刘美吓得尖叫一声,丢下尸体落荒而逃。这个鬼并没有追刘美,它阴笑一声,迅速消失在夜色里。
刘美之死
刘小宁回到寝室,迅速叫醒宋婕,把在荒草地里所见到的一切,跟宋婕详细说了一遍。
“那插在泥土地里的七个细竹签,一看就是人为的。我用手机上网查了,那七根竹签叫引魂针,把它插在所埋尸体周围的地面上,组成一个正七边形后,能讓一具本来无害的尸体发生尸变。”
刘小宁继续对宋婕说道: “我不知道是谁在暗中使坏,但我知道,见被我发现了那七根竹签后,那个暗中使坏的人一定非常害怕。为了破坏证据,她一定会在深夜去荒草地挖出尸体,来掩盖她害人的真相。说心里话,我对你和刘美都很怀疑,因此,才趁你睡熟时去了荒草地……”
“对啊,一定是刘美知道周玲玲在荒草地练口才后,就弄来一具尸体埋在周玲玲练口才的地方。尸体尸变后,鬼魂附在嘴巴上,从泥土里跑出来,溜到了周玲玲的脸上,造成周玲玲嘴巴变成了嘴喇叭……”
宋婕想了想,又说道, “嘴喇叭见回不到周玲玲脸上后,就趁机回到了尸体的脸上,这样,就等于鬼魂又回到了尸体里,于是就尸变了。这时候正是找刘美摊牌的好时候,她所做的一切,都被你亲眼看到了,和她当面对质,看她怎么抵赖。”
几分钟之后,刘小宁和宋婕来到了刘美的寝室。寝室里,周玲玲坐在床上,面对着墙壁一个劲儿地傻笑,一副疯疯癫癫的样子,而刘美则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刘小宁心里“咯噔”一下,预感到不好,一个箭步冲到刘美面前,掀开盖在刘美身上的被子仔细一看,不由得倒吸一口寒气。
刘美胸前是一个大洞,大洞的旁边,有一颗已经停止跳动的心脏,疹人极了。
“一定是那个尸变的鬼害的。”宋婕惊恐地叫道,“我明白了,这个鬼是用嘴喇叭发出我们人耳听不到的超低频率声波来害人的。唐娜的心脏从嘴里跳出来,和刘美的心脏从胸腔里直接跳出来,都是受这种超低频率共振的影响所致。”
“周玲玲,刘美是怎么死的,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刘小宁上前一把抓住周玲玲的双肩,不停地问道。
周玲玲没有嘴巴,从她脸上的肌肉和空洞的眼神中看出,她仍旧在傻笑。
“别为难周玲玲了,她已经被吓疯了。”宋婕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没有嘴巴,周玲玲既不能吃也不能喝,估计活不过三天。”www.52dwx.com
“那怎么办呢?”刘小宁揪心地说道, “这个鬼在明我们在暗,连面都见不到,怎么向它讨回周玲玲的嘴巴?”
“这个鬼用嘴巴当武器来害人,一定有什么原因。”宋婕想了想,继续说道, “我有一个办法,你学周玲玲在荒地里练口才,到时那个鬼说不定会忍不住现身的。”
“那我们就试一试吧,不过,得做好准备。”刘小宁咬了咬牙,说道。
鬼现身
第二天夜里,按照约定,刘小宁和宋婕带着买来的杀鬼工具来到了荒草地。没想到,周玲玲也跟在她们后面不声不响地来到了这里。
“算了,就讓周玲玲跟你在一起吸引那个鬼现身,我带着杀鬼工具埋伏在暗处,保护你们。”说完,宋婕一闪身,消失在了黑暗中。
刘小宁把周玲玲安排在一棵树下后,就开始练习起口才来。随着她语速越来越快,周玲玲突然用手指着刘小宁的后背惊叫起来。刘小宁一惊,下意识地回头一看,却什么也没看到。就在她疑惑不解之时,忽然感到有什么东西从她后背爬到了脖子上,吓得刘小宁用手一拍,竟然把一个形似喇叭的嘴巴,拍到了地面上。
刘小宁一下子明白了,这个嘴喇叭是想趁她练口才的时候,爬上她的脸,偷走她的嘴巴。刘小宁气坏了,右脚一抬,朝这个嘴喇叭踩去。嘴喇叭意识到了危险,立刻分成两个嘴巴,朝不同的方向逃去。
“啪”的一声,刘小宁踩到了其中一个嘴巴。
“放开我,放开我。”这张嘴巴喊道,发出的却是周玲玲的声音。刘小宁心中大喜,朝宋婕躲藏的方向,大声叫道: “宋婕,快出来,我捉到了周玲玲的嘴巴。”
刘小宁话音未落,一阵瘆人的脚步声就从宋婕躲藏的方向传来。刘小宁意识到了不对劲儿,打开手机一照,一个黑影出现在手机的光照之中。刘小宁一看到黑影这张坑坑洼洼的脸,顿时吓得魂飞魄散。www.52dwx.com
这个黑影就是刘美昨夜挖出来的那具尸体,不过,现在这个鬼脸上嘴巴的位置,却是一片空白。
这个鬼右手朝地上一招,跑掉的那个嘴巴就从草丛中爬了出来,顺着鬼的身体朝鬼的脸上爬去。
“宋婕,鬼来了,快出……”刘小宁吓坏了,颤抖着声音叫道。
“别叫了,嘿嘿。”这张嘴巴一爬到鬼的脸上,这个鬼眨眼之间就变成了一个女生的模样。
“宋婕!”刘小宁吓得双腿一软,瘫倒在地。
尾声
“我嘴笨,人长得也丑,经常遭到别人的白眼和嘲弄。一个星期前,为了一件不起眼的小事,我得罪了唐娜,当即遭到唐娜一顿刻薄的数落。我委屈极了,越想越觉得自己没用,就在一个偏僻的地方自杀了。”
宋婕凄惨一笑,对刘小宁说道:“我原以为魂魄回到阴曹地府后,这一生就这样结束了。谁知,同样痛恨唐娜的刘美,在一天晚上回校时,路过了我自杀的地方,发现了脸已经被野狗啃咬得不成人形的我的尸体。刘美没有认出这是我的尸体,为了报复唐娜,她把尸体带回学校埋了起来,并用七根引魂针把我变成了鬼……
昨天夜里,我是假装睡着的,你离开寝室去荒草地后,我在你之前赶到荒草地,钻进了泥土里,你这才看到刘美把我从泥土里挖了出来。你往回赶时,我又先一步赶到了刘美的寝室,把刘美杀死了……”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要故意把我引到这片荒草地里来?”刘小宁强忍住内心的恐‘瞑,问道。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如果一个女人能同时拥有三张能说会道的嘴巴,那无论是在阴间还是阳间,又有谁能斗得过这三张嘴巴合起来的嘴?”宋婕阴笑一声,继续说道, “加上周玲玲的嘴巴,我现在已经有了两张嘴,这下你应该明白我为什么把你骗到荒草地里来了吧?”
“原来你不光偷走了周玲玲的嘴,还想偷走我的嘴。”刘小宁终于明白了,然而,此时的她就如同砧板上的鱼,就算明白了,也明白得太迟了。
“嘿嘿……”,宋婕阴笑着一抹嘴,嘴巴就离开了她的脸,朝刘小宁飞速爬了过去。就在这时,伴随着“扑哧”一声响,不知何时,跑到宋婕身后的周玲玲,用手中的尖木桩刺进了宋婕的后心。
“原、原来你是装疯……”宋婕惨叫一声,身体抽搐起来,没一会儿,就在地上化为了一摊又腥又臭的黑脓血。与此同时,周玲玲在地上的嘴巴不见了,周玲玲下意识地用手一摸脸,发现嘴巴又回到了脸上,高兴得又蹦又跳。
“啪”地一声,刘小宁用脚一跺,把宋婕还在地上爬的嘴巴,彻底踩了个稀巴烂……

本文来自我爱短文学网 wWw.52Dwx.cOm
+阅读全文
  • 猜你喜欢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