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短文学网

位置:首页>散文精选>优美散文>

绿萝花语

时间: 2015-11-08  分类: 优美散文
本文来自我爱短文学网 wWw.52Dwx.cOm
书架上置了一盆绿萝,此刻,它的藤蔓绕过或破旧或崭新的书籍,蜿蜒至我身侧。
    没有烟火俗味,亦没有胭脂酔焰,独自攀着书架,向远处绵延着绿意,静静欢喜,所到之处,却无不包含生机,仿佛架子上的书都想要跳出来,赶赴这场春天之约,这跌宕的绿色河流,暗涌着魔法的浮光。
    绿萝纷葳蕤,缭绕松柏枝。绿萝总是以拥有旺盛生命力的姿态印刻在人们的脑海,遇水而生,这也正印证了其花语:坚韧善良,守望幸福。绿萝并无香气,却硬是生出了一种风气香徘徊的干净雅致,带着难得的简介和浅浅的古韵。
    不动声色的自在舒卷,朗润着夏日里的干涸焦渴,文雅而温暖,儒雅而达意。至此,我突然想起了“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只一眼,便能望到骨子里的纯粹淡然,干净超尘。我想,我能不能,能不能妄自把它看成一个男子,在古朴的路上,着一席月白衫,兀自生出翠色的光彩,点亮周遭的十里流河,百里岱山,然后,擎着这丝丝缕缕的绿意,瞬时春光明如剪,明媚而不张扬。他的眼里蓄着干净的笑意,再让人移不开视线,只能沦陷,再不能自拔。那儒雅的外表定是被施了魔法,不然,怎么会如此蛊惑人心,甘愿尾随其后,赴着他的光华继续前行呢?也甘愿不受控制地受其影响,放任充满生命力的箭矢射进心房呢?
    怕是纯粹至极便会蛊惑至深吧。
    我们大多数,是对这样干净淡雅之物没有抵抗力的,内心像化成了一滩水,倒映着融融春光。
    忽地忆起杜牧的《绿萝》,他说:“绿萝萦数匝,本在草堂间。”又有言为“日暮微风起,难寻旧径还。”在内忧外患的晚唐,当杜牧的一腔热血奈何化为草堂中的一缕青烟时,他怕是失落的吧,所以,当黄昏渐染,夕阳低垂,微风摇曳时,视线触及蜿蜒的绿萝,看着它那一片片心形的叶子,才会发出旧径难还的感叹,此时,一帧帧细密的叶片,呈现在他的心湖中,或许已成了他千疮百孔破碎凋零的心的写照。
    故而自古有景随心动的说法。
    可是,那是绿萝啊,是油灿灿欣欣然的绿萝啊!管它是朝气还是安静,招摇还是内敛,他就在那,让我禁不住欢喜。纵使在外面受了极大的委屈,当它的藤蔓环绕着我的手臂时,我就可以理直气壮的沾沾自喜;纵使与困难狭路相逢,当它心形的触角贴至我的面庞时,一股力量就会凭空而来,虎虎生风;纵使窗外狂风骤雨,当它每一稔丝绦装饰着我的书屋时,我便能平心静气,独居一隅,再大的风暴也吹不断我一根羽毛。所以,在绿萝身上,于我,没有“景随心移”的说辞。与其说我没心没肺是天生的乐天派,我宁愿承认自己生猛而小心翼翼地爱着绿萝。
    盛夏的燥热翕动着离别的前奏,很快,我就要离开这里踏上新的旅程,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群,陌生的房间,陌生的床,陌生的窗——窗边,将没有陌生的花——我会一如既往地,用绿萝装饰我潜在心底的梦,等他充满生机,饱满而鲜活。岁月匆匆,生活像一条漫长的长河,还好,还有绿萝,用它沁着绿意的臂膀,呵护希望的烛光,静谧的夜色里,晚风吹拂,烛火摇曳,绿色的藤蔓忽明忽暗,像虔诚的教徒,静静地唱着圣洁的祷告,温暖直抵心房。
    我想,最自在的生活便是,像这样,用文字腌制时光,煮字疗饥,过风轻云淡的生活。一株小小的植物,静卧在手边,由怯怯地望着你,到大胆地攀上你的手臂,看你的笔尖流泻出它的灵魂,它偷笑,你不语,日光斜照,把你们镀进温暖里,指尖上流花语,散发微芒。
    与绿栖,如此安好。
我爱短文學網
+阅读全文
  • 猜你喜欢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