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短文学网

位置:首页>鬼故事>真实鬼故事>

都市怪谈之镜中人

时间: 2017-03-07  分类: 真实鬼故事
我愛短文學網首發

那是一天的傍晚,天下着蒙蒙细雨,正在准备晚饭的徐天,接到了一个陌生女人的电话,说有座旧宅子想要装修,徐天一下子来了精神,他的装修队已经好几天没生意了,再这样下去连工人的工资都成问题,于是他一口就答应了对方,约好明天去看宅子,签合约。
次日徐天早早就赶到了约好的地点,一亮黑色的奥迪停在了他的面前,里面坐着一个穿黑衣女人,她摇下了车窗冲着他说:“打电话的人就是我,现在我带你去老宅看看。”
徐天坐上了副驾驶坐,本想找点话题说说,可是那天的雾大得出奇,他不敢乱说话讓女人分心,否则十分危险。
旧宅在郊区一个十分偏僻的地点,等到徐天看到宅子的全貌时,不免有些皱眉,宅子太旧了,围墙坍塌了一大块,三层高的宅子外表像个丑陋不堪的瘌痢头,满目秃疮,它至少有几十间房间,维修起来比盖一栋楼还费劲。“
徐天想到了旧宅会很残破,却没料竟那么残旧。他吸了一口气:”这栋宅子维修起来,会比盖一栋同样楼房还贵,小姐,你确定要维修这里吗?“
”是的,钱不是问题,主要是能帮我把这里翻修一新。“女人淡淡地说着,拿出一串钥匙打开了院墙的铁门,院子里是一条石头小路,像一条行走的蛇趴在大门与房子之间,走过这条石头小路,来到房子门口,看见房门上挂着一把巨大的锁头,女人拿出一把大钥匙插进了匙孔之中,用力扭动了一下,门吱呀一声开了,里面一个极宽敞的厅堂,厅堂中只放着一面古董镜子,徐天立刻被着面前镜子吸引了,他走过去瞧了一眼镜子,镜子上蒙着灰尘,隐隐约约看见他的影子,他又敲了敲镜子的木架,是上好的檀木做成的,这东西看上去价格不菲。
”这面镜子不要了,翻修时替我扔掉就行。“女人的声音讓他的心里一阵狂跳,他有些激动地说:”能送给我吗?“
”可以!“女人毫不犹豫。
”这东西很值钱的。“徐天是个老实人,他不愿意骗女人。
”我知道,但是我已经不想要了,这栋房子的所有东西我都不想要了,都给我换新的,至于钱,你放心,我先给你预付两百万,工期进行一半时我再给你另一半。“
女人的慷慨讓徐天目瞪口呆,他在犹豫他就是个傻子,他把已经打好的合同递给她过目,她看也没看就签了字,递给了他一张两百万的卡,他强压着内心的激动,临走时不忘搬走了那面镜子。
那面镜子被他放在了老婆的梳妆台上,晚上他搂着妻子来到了镜子面前,献宝一样讓她看。
”哎呀!你那里买的,这个面镜子看上去好漂亮!“他的妻子先是惊讶,突然扭过头问他,这东西看上不便宜,你那来的钱买的?”
“没花钱,今天一个各户送的。”
“男的女的?出手这么大方?”
徐天的脸色略微变了变,但很快恢复了原状说:“男的……”徐天撒了谎,他也不想,要是讓老婆知道是女人的,还不和他闹翻天。
老婆听了果然很高兴,啪嗒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开心地说:“行!今天为了犒赏你,晚饭我来做。”说着妻子去了厨房,这可是百年不遇的罕事。
徐天继续站在镜子前,他越看越着喜欢,摸着镜子两边的木框简直到了痴迷的境地,恍惚间他似乎看见了镜子里有一个小红点,他伸手去摸,那个红点逐渐变大,渐渐出现了一个人的轮廓,轮廓逐渐变大,是一个穿着红色旗袍身材窈窕的女人,头微微低垂,黑色的长发垂下,挡住了她的面容,更给她的美增添了一丝神秘的面纱。
徐天几乎可以听到镜子的女子叹息声,因为她的叹息,而生出了无奈和忧伤,就仿佛心灵深处期待着的一个人,而这个人就在眼前,却触摸不到。
就是在这一刻,他的指尖摸向了那女人的脸,一股彻骨的寒气顺着指尖进入了他的血管,那是一种诡异的冷,冷得他颈后的寒毛一根根竖了起,冷得血液几乎要凝固。
他低声叫了起来,立刻把手缩了回来。抬起头,镜面出现了他惊慌失措的脸,女人似乎只是个幻觉。那晚徐天做了一个美妙的梦,梦里他牵着那个穿红色旗袍女人的手,在蓝天碧草中漫步,亲吻、做爱……
那种畅快淋漓的颤抖后,他猛然惊醒,大腿内侧黏糊潮湿,他竟然梦遗了,他有些尴尬,仓惶地起身去了卫生间,正在清洗自己的时候,他突然感觉身后有一双眼睛冷冷地盯着自己。他猛然回头,看见了妻子那张盛怒的脸。
“行呀!梦见哪个骚货了?竟然流出这么恶心的东西?”
“我……”徐天尴尬地低下头,他有一些沮丧,如果妻子能有梦中的女子一半温柔,他也能觉得生活是幸福的,可是她……徐天叹了口气,他的沉默助长了妻子的气焰,她叉着腰,把他堵在卫生间里,不住地问他,梦见谁了,梦见谁了,讓他烦不胜烦,他抬起头,眼睛正对上那面镜子,镜子里,女人的脸娇美如花,正冲着他做着鬼脸。他被她逗笑了,他的笑声无疑是对妻子的巨大打击,妻子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他才回到了现实,充满恐惧地看着她,仿佛她是一只魔鬼。
那晚后徐天和妻子分居了,妻子的意思,不讓他上床,他只能抱着枕头去沙发上将就,沙发很小,他要佝偻着身躯才能躺下,不过他一点不觉得辛苦,因为他的头正好对着镜子,正好能看见镜子里的女人,正好能看见她美丽的笑容。
几天后修复旧宅的工程正式开始,徐天变得忙碌,这一天他刚出门就遇见了一个男人,男人看上去情况很糟糕,苍白的面孔没有一点血色、黑眼圈重的就像吸毒者,他拼命地拍打着徐天的车玻璃,发了疯似的嚷嚷着。徐天被吓了一跳,没敢下车。
可是男人更用力地拍着车窗窗,叫喊得也更加大声了。徐天开始害怕他会打碎车玻璃,赶紧推开了车门。
“你拍我车玻璃干嘛?”徐天又气又怕地叫嚷起来。
那人刚要说话,突然迎面来了几个穿白大褂的医生,什么也没说就把他带走了,他被拖上车的瞬间,回头看了他一眼,那一眼里含着悲伤和绝望。
徐天松了一口气,上了车,那天他在旧宅子里忙活了整整一天,傍晚时天下起了大雨,郊外的路变得泥泞,为了安全起见,徐天打算在这里将就一夜,反正有四五个工人陪着,没什么可害怕的,工人们住在临时搭建的帐篷里,他和工人们吃过晚饭,没有什么睡意,索性走进了大宅,客厅的墙壁被刮了白色的腻子,干透了再刷上一层紫红色的漆,这是客户要求的颜色,徐天却不是很喜欢,他走过去用手电照了照,腻子刮得匀不匀感官上还可以,他又伸出手去摸了摸,手指尖触手冰凉,没有凹凸感,他很满意,正要离开的时候,他突然听见细微的嗤嗤声,他扫了一眼四周,发现楼梯口有一块墙壁凸了出来,而且还在向上凸起,他呆呆地站在那里,不敢过去,那白色的墙壁下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挣扎走出来,而且动作越来越剧烈。
徐天被吓坏了,撒腿就跑,他直接跳上了车,飞驰而去,一路上他把车开得飞快,好几次差点陷阱泥泞中,不过好像有一双巨大的手推着他的车前进。
他跌跌撞撞推开门,妻子被他吓得脸色苍白,问他:“你不是说不回来了吗?”
他没说话推开了妻子,走进卧室,他看见被子里有个东西在颤抖,他猛然掀开被子,看见一个男人丑陋的身体,他勃然大怒,拿起了菜刀,冲床上的男人砍去,鲜血一下子冒了出来,刺激了他的双眼,他一下子懵了,扔了刀,看见妻子躺在血泊中,他扑上去,叫着妻子的名字,可惜她再也不会回答了。
他慢慢站起来,身体变得僵住了,泪水不知不觉流了下来。他回头就看见了那面镜子,一滴血样的东西正在慢慢扩大,女人笑意盈盈地走了出来,她直接走下了镜子,来到了他的身边,摸着他的脸说:“亲爱的!你还记得我吗?”
徐天浑身一震,猛然记起一个人,他的初恋,一个傻傻为他付出一切的女人,为了供他上大学,去做了妓女,他知道了,只甩了她一巴掌就和她分手了,后来听说她被包养了,再后来就没了踪影,如今……
他咆哮着大吼:“是我对不起你,为什么要用我的手,杀死我的妻?”
“因为是她把我骗到了城里,做了妓女,呵呵……你还不知道她的钱是怎么来的吧?都是我们的卖身钱……”
徐天苍凉的后退,他感觉到一只冰冷的手穿过他的身体,那是一种撕心裂肺的痛。

我爱短文學網
+阅读全文
  • 猜你喜欢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