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我爱短文学网

位置:首页>鬼故事>真实鬼故事>

真实灵异事件之八楼

时间: 2017-03-18  作者: m.52dwx.com  关注: 393

本文来自我爱短文学网 wWw.52Dwx.cOm

1

路边老爷爷

小时候六年级的事情。

每天我都得去一个小巷子里找同学一起上学,这天我去敲完门我就蹲在她家门对面等她了。

然后一回头看见一个老爷爷在盯着我看,我还记得他穿一身蓝衣服戴着帽子。里还有一根香烟但是看不起脸,我就一直盯着看,忽然就好怕。我就带着哭腔咚咚敲门边敲还边吼“快出来,快出来。”

然而等她出来的时候老爷爷已经不在了,我确定不是人也不是幻觉,因为老爷爷不管从哪里走都会慢,我也不可能吼究同学之后看不到他。

其实最后想想也不怎么害怕甚至越来越觉得像自己过世的爷爷,他不会害我他只是想我了。

2

八楼

这件事发生在大约四年前的冬天,那时我上大二,

寒假刚回家姥姥就住院了,于是我和家人轮流照顾。轮到我的那天是个礼拜六,医院里人特别多(一般周末医院的人都会特别多)所以电梯很紧张,还好姥姥住院只在二楼,所以有时挤不上电梯我就爬楼梯。姥姥得的是支气管方面的病,所以每天上午十点半到十一点之间要把她咳痰的小盒子送到八楼化验。

我也不是第一次送了,那天跟往常一样,十点半左右我就坐电梯上八楼了。坐电梯的时候我就感觉很奇怪,因为这是住院部,有二十几层,加上今天是周末本该人很多的,但当时坐电梯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到八楼时电梯门一开我就傻眼了,平时不管到医院哪一层,都是灯火通明人来人往的,可是当时八楼那一层没有开灯,整层都是幽暗幽暗的,一个人都没有。

根本不像是白天,更像是夜幕来临时没开灯的感觉,四周十分幽暗。我当时也没害怕直接出了电梯,往平时去的化验室走,然后敲了半天门,没声音,之后又敲了几扇门还是一个人都没有,楼道特别昏暗,我有点害怕没再往里走,坐电梯准备下楼,结果死也关不上电梯门,电梯门就像坏了一样,很有频率的张张合合,我一个人在电梯里吓得要死。

使劲关电梯门,可就是关不上,一关它就弹开,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似的,我不敢靠近电梯门,贴着

电梯角瑟瑟发抖,看它一会开一会关,手心里全是汗。

就这样大概过了三分钟电梯门终于关上了,径直往下降,我连楼层按钮都没按,它怎么就下去了?我当时心都凉了半截,直在脑补它会带我去哪,会不会是太平间,会不会遇到鬼…

终于到了一楼,开门的刹那,我看到门外面着很多

人,都诧异的看着我,我立刻跳出电梯,头也不回的跑到很远的扶梯上了二楼(扶梯比较远平时我不坐)到了病房,姥姥看出来我的不正常,问我怎么回事,怎么没把盒子送过去。

我冒着冷汗跟她讲了经过,她笑着说没事,肯定是电梯坏了,我反问她那为什么八楼没有人,她说不可能,医院不可能不上班的,我沉默了半天,旁边病床上的老太太安慰我说:“姑娘别害怕,医院经常会出现怪事的,我当初做手术的时候虽然打了麻药,但特别清醒,感觉背上贴着一个人,住院的时候它也一直贴着我,出院才消失……”

她不说还好,越说越害怕,这时候二姨来了,我奇怪的问她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她说都十一点半了,不早啊。我瞬间呆住了,我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是十点半坐电梯上的八楼,来回时间加起来绝对不超过二十分钟,而我竟然足足耗了一个小时!时间去哪里了?

此刻我反而冷静下来了,也没解释,就拉着二姨一起去了八楼,电梯还是很多人,到了八楼后,整层都很明亮人来人往的,根本不是我刚刚看到的样子。到化验室我把盒子给了大夫后跟他聊了几句,我说你们医院上班是不是挺晚的,十点半我来的时候都没人…

大夫很奇怪的看着我说不可能啊,他们上班很早,就算是晚上也都有人值班的,不可能没人,我尴尬笑了一声说那我可能走错了,就下了楼。

这么多年过去我一直忘不掉这件事,而且是越想越后怕,不过还好,这事过去之后我再没有遇到过奇怪的事了。后来我跟很多人讲过,但至今也没有找到合适的理由来说服自己这只是偶然。

3

公司宿舍

时间是前年7月的时候,我刚出来上班不久,因为在外地,公司安排大家集体住宿舍,两人一间的那种。我由于才去,结果刚好单我一个,就被安排了最里面的那一间。

然后从住在宿舍的第一个晚上起,半夜2,3点钟我都会被外面走廊的脚步声吵醒。刚开始以为同事在外面很晚才回宿舍觉得没什么,后来大家熟悉了后,我就问他们,是不是晚上耍的很晚才回来,结果他们全部说没有。

我当时一下汗毛就竖起来咯。后来,我都不是被脚步声吵醒的,是每天晚上2到3点钟,我自己就醒了,然后最多隔10分钟,外面脚步声就来了。

而且经常听到天花板上弹珠掉落的声音,我们楼上是餐厅,没有住人。就这样持续了一个月,直到我一个同事搬过来和我一起,才没有脚步声和弹珠掉落的声音。

后来我跟我同事讲这件事的时候,他也给我讲了一个我另外同事的事。就住我对面的那个同事,都是走廊的尽头。我那个同事有一天睡觉,半夜三点的时候醒来了,感觉有人站在他的床角,他就起来看,结果真的看见一个穿红衣服的女人,披头散发的站在他的床角,吓的我那个同事大叫,全宿舍的人都被叫声吵醒。

他旁边的同事也被他吓醒了,然后问他怎么了,然后他说他床角有个女人,另一个同事说没有看到。

就这样他们两个持续到天亮,然后直接去的寺庙。后来我问了当地人,才知道我们住的这里以前是刑场,对面就是监狱。忘了说一点,我们住得这里是山凹,两

座小山之间,山上就是坟场。

我愛短文學網首發
  • 猜你喜欢

    栏目推荐

    热门关注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