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短文学网

位置:首页>鬼故事>真实鬼故事>

清明节祭祀不要乱说话

时间: 2017-04-08  分类: 真实鬼故事
wWW.52dwX.COM

蹲在灶台钱正烧着饭,他看见锅盖与锅沿的中间那小小的缝隙中不断冒出白色的热气,许安停止了加柴。过了一会许安揭开锅盖,拿出饭尝了一口,皱着眉把放吐出,又干又硬夹生的,许安把饭放进锅里,继续加柴。看着热气冒出,停止加柴,过了一会揭开锅盖,尝一口有吐出,又是夹生的,不断地重复这几个动作内容。

最后许安有些麻木了。加完柴就呆呆的看着,直到微微冒出些许饭烧焦的味道,才回过神来停止了加柴,等了一会把饭拿出来尝了一口,还是夹生的。许安终于控制不住发火了,大喊了一声“他妈的,这饭还能做熟了吗?”

“许安大半夜的你瞎叫什么还讓不讓人睡了?”身边传来媳妇的咆哮。

“呼。”许安重重的出了一口气,用手搓了搓脸转身换了一个姿势睡了。

一觉醒来天已经大亮了,妻子叫起来吃早饭。

“你昨晚怎么了?做什么梦了,乱喊什么啊?弄的我下半夜都没睡好”妻子埋怨的说。

“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就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在做饭,还总是做不熟,反复了好些次就是做不熟,气急了就喊出来了”许安揉着太阳穴说到。

“快到清明了你什么时候去给你爸妈烧纸啊?”妻子问道。

“明天吧!今天我白班,明天上四点班,明天也不晚,”许安穿上衣服走了出去。

两人吃完早饭就各自上班去了。

许安的工作很不顺利总是忘东西,弄坏东西,还总是不由自主的发呆,说话不经大脑就出来了,被领导批评很多次。

晚上回家,吃了饭看了会电视就睡觉了。

木门木窗,房檐又低又矮,许安推开门走进去,是外屋有灶台和一些锅碗瓢盆,看上去很非常熟悉却记不起是什么时候见过的,他向里屋走去推开里屋的门,看见两只大木箱子漆着黄色的漆,漆面上有着一层柔柔的光泽,箱子上放着一个老式的电视机,电视机里放着一些画面。

许安感觉诡异极了,可是又感觉不到害怕,反而总感到那种熟悉感。

“儿子你来啦,快进来”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从屋子里看不见的角落传来。

许安的身体不受控制的走进去,看见里屋炕上坐着得是个老太太,许安感觉很熟悉却又看不清是谁,仔细想想好像是自己老妈的声音,可是自己老妈死了好多年了啊。

“儿子你今天干活怎么样啊累不累啊,别累累到自己啊。”老太太摸着他的头说这话。

听见外屋门开关的声音,许安想要去看看,老太太拦住他“是你爸回来了。”不一会里屋门也被打开了一个老头进来了,抬头一看,许安坐在炕沿上,一愣随即笑到“大儿子来了,你今天怎么来了呢,什么时候来的,坐,坐。”和许安说了几句话就讓许安回去

“是啊,我得会回去了,有好多活呢,四点还要上班呢。“说着就站起来要走。

“你别累到了,钱是挣不完的,别把自己搞垮了,我和你妈还帮你攒着钱呢。不要太累了啊。“许安爸爸说道。

“哎,我知道了,你们也好好的啊!我先走了”许安推门走了。

早上,吃早饭的时候。

“媳妇,你说奇怪不?我昨天晚上梦见我爸妈了,他们还说给我攒钱了,讓我不要那么累。我许久没有梦到过他们了,昨天就梦到了。。“许安有些奇怪的说。

“可能是他们心疼你呗,你也真累了,我们的生活也不困难,不用在那么拼了,快点收拾吧,一会去扫墓去。”

许安夫妇来到许家的坟地,看见坟堆上长满了高高的茅草,上面的土堆都被雨水浇小了许多,许安夫妇用锹培土的培土,用刀割草的割草,各司其职的忙活起来,收拾好坟地之后,许安夫妇跪下开始烧纸。

许安边烧边说“爸妈啊你们给我托的梦我知道了你们不用帮我攒钱了,我自己的钱也够用了,你们自己花吧,活着的时候虽然儿子媳妇都孝顺你们,可你们到底是没享什么福,如今,儿子的生活也好了,大房子也盖好了,生活水平也好了,你们自己顾一顾自己,别在想着儿子了,你们要是不相信,就回来看看,回来的时候要讓我知道啊,儿子给你做顿好吃的。”

许安的妻子捅了捅许安,“你乱说些什么啊!”

“你怕什么?那是我自己爸妈,又不是外人,你对他们也好,你怕什么啊!”

半夜,许安家的灯都打开了,灯火通明啊,许安夫妇,绕着自家的房子不停的转,屋里外面这看看,那摸摸,喜欢的不得了,嘴里自言自语,不时的还笑几声,不消停的折腾,连邻居都被弄的睡不着觉了。

“许安,你们两口子大半夜的不睡觉瞎折腾什么呢?房子都还好大半年了,怎么兴奋劲还没过呢?你们知不知道你们吵到我们睡觉了,要兴奋你们明天白天随便兴奋,现在给我消停的睡觉去。”邻居孔虎生气的说

“对不起,对不起,吵到你们睡觉了,可我不是许安,我是他爸老许头。我儿子说盖新房子了讓我回来看看,还要讓他知道,还说给我和他妈做顿好的,讓我们吃完再走。”许安有些无奈的说道。

“许安你他妈的别吓我,这大清明的,你跟我说这话,你欠打是不是?”孔虎作势要打他。

“不是,不是我真是老许头,我昨天还见到你妈了呢。她还跟我说她想你了。”许安认真的说。

“许安,你小子再说我真揍你了啊。”孔虎有些害怕的说。

“老头子你跟谁在说话啊?快来看看这灯多漂亮啊? ”许安媳妇出来叫许安。”哎呦!是你啊,你怎么来了我前几天还看见你妈了呢!她还说她想你”许安媳妇出来看见孔虎说。

“你们两口子都怎么回事啊?竟说这不着调的话,我找村长去”说着气呼呼的走了。

到了没人的地方撒开腿向村长家狂奔而去。

许安夫妇不应该是老李头夫妇不停的跟还在的邻居说起邻居过世的亲人,弄的邻居不厌其烦,又不好离开,怕他们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就在这不知所措的时候,村长到了。

“许安,你们两口子在瞎折腾什么?这大晚上的想干什么?”村长训斥道。

“你现在是村长了啊!我活着的时候还是别人呢!我是老许头,我儿子说盖新房子了讓我回来看看,我就回来了。”许安又解释了一边自己是谁。

“那你在你儿子身边干什么?快下来!”村长又说。

“我儿子说讓我们吃完饭再回去的”许安说。

“你,你,你。,回家讓你们媳妇来给他们做顿饭”村长随手指了指离的最近的村民。

“村长,儿子说给我们做顿好的。”许安的媳妇又说。

“行,行,行,做好的少什么去我家拿吧。”村长无奈的说。

“可那不是我儿子给的啊。”许安又说。

“你占着你儿子的身子他怎么给你做?”村长生气的问。

“可我想讓他们也跟着吃点“许安有些底气不足的说。

“行了行了别可是了,等你们走了讓你儿子还我,可以了吧。”村长无奈。

“村长,他们说的话你信吗?“孔虎小声的问。

“信不信又怎么样?先按他们说的做把这关过了再说“村长用有些发抖的手点了根烟抽。

酒足饭饱之后,许安夫妇躺在炕上齐齐睡了过去。

第二天,许安夫妇去村长家还东西,村长家还有一个人,是村长一个亲戚,当阴阳先生的,两人正在面对面的说,看见许安夫妇进来就停下了。

“村长我们来还你东西,昨晚上谢谢你。“许安进屋把东西交给村长媳妇。

“你昨晚怎么了?非说自己是你爸?“村长问道。

“你别提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许安懊恼的回答。

“你不知道?你不知道怎么知道还我什么菜’?村长一脸的不信。

“我爸托梦告诉我的。”许安低头小声回答。

“你跟我来这套是吧?“村长急了。

“你们先别急,你有可能真的是鬼附身了,我问你你最近有没有什么离奇的事发生?”一旁的阴阳先生问。

“也没什么离奇的事啊,就是最近特别倒霉,有些事和话自己感觉不妥,也做了说了,在就梦到我爸妈了。他们跟我说再给我攒钱。”许安回忆了一会说。

“你爸妈你挂念你嘛,什么时候都不忘给你攒钱,在那之前有没有什么离奇的了?”阴阳先生笑着问。

“你不知道昨晚,昨晚他爸妈就是不愿意从他和他媳妇的身上下来,想讓他们也跟着吃点。“村长插话道。

“那就是我在那的前一天晚上梦到过在做饭可就是做不熟,总是夹生饭,试了几次都不行“。许安肯定的说。

“夹生饭是祭祀死人的饭,做夹生饭和吃夹生饭都不吉利。你做梦梦到夹生饭,说明你的时运不济,时运不济尽量不要去墓地那些阴气重的地方,尤其是四大鬼节。我还听说你上坟的时候说了一些什么讓亡人回家看看之类的话,还要讓你知道。是不是你那不是自讨苦吃嘛“。阴阳先生教训的说。

“我以为他们会托梦告诉我一声,谁想到他们会这么做啊。“许安小声的辩驳。

“你不还告诉他们给他们做顿好的嘛。他们那么挂念你们想讓你们一起吃呗“。村长无所谓的说。

“村长你怎么好像什么都知道似的。“许安好奇的问。

“我跟你爸妈说了好几句话呢?能不知道吗,况且你以为我这亲戚为什么清明节还来看我?还不是因为你的事我爸人家给找来的嘛。“村长一副我为你操碎了心的模样。

“那真得谢谢村长,谢谢村长。“许安夫妇站起来向村长道谢要走了。

“都是乡亲应该的。“村长摆了摆手送许安夫妇出门去。

正在倒霉走背字的人和爱乱说话的人清明扫墓要谨慎哦!

我爱短文學網
+阅读全文
  • 猜你喜欢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