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短文学网

位置:首页>鬼故事>真实鬼故事>

死亡玫瑰号

时间: 2017-04-08  分类: 真实鬼故事

我愛短文學網首發

周六晚上12点,警局召开了紧急会议。整个会议室坐满了人,看来这次任务十分林手。

警署紧张地抖动着双腿,最后,他在身后的屏幕上投放了一张截图,那是一个昵称为“恶鬼4号”的微博用户发布的一条微博:

“4月12日,5天后,玫瑰号国际邮轮,死亡人数四千余人。”

看到截图我们都倒吸了一口冷气,整个会议室冰到了极点。

“恶鬼”出现至今仅三个月的时间,就已经在国内制造了三起恐怖事件。

他每次行动之前,都会在微博上发一个预告,挑哗警方。

他最擅长用爆炸制造恐怖袭击,而且最忍怖的是,他从不用炸弹,因为那些电子元件火药味很容易被发现。

他自称是高智商犯罪,不是高科技犯罪。曾经有一次,他在微博发预告他将会在市中心的一家百货商场进行恐怖活动。

警察赶到后,疏散了商场中的所有人,那些人出来后都围在街上的警戒线外看热闹。

警察在商场二楼找到了一只可疑的盒子。拆弹专家过去小心翼翼地拆掉外壳,发现里面并不是炸弹,只是一个简易的打火装置。

一直在楼下指挥的长官拿着拆弹专家递过来的打火装置,满脸疑惑,这时,他突然注意到这里的空气一直弥漫着香水味,他起初怀疑是身后围观的群众身上飘来的,但他马上看到了地上有不明液体流过留下的痕迹,以及地面上规律摆放的螺丝钉,他顿时明白香水味是为了掩盖地面上的汽画油。

点火装置突然启动,火花落到地面上的汽油,火线从地面一直延伸到污水井,最后引爆了地底的天然气管道。

三个街道全部爆开,螺丝钉和水泥块因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在空中飞速乱转,整个街道的人,无一幸免。

这起恐怖事件,恶鬼并没有用到炸药,但造成的伤亡数量十分庞大。

恶鬼的所有恐怖袭击,都需要警察的“配合”才能完成,这才是他恐怖的地方,对恶鬼来讲,警察永远是他执行计划的一棋子,似乎他的乐趣并不仅在于杀死无幸的群众,而是讓警方帮自己完成恐怖活动的某一环节。

他曾打电话这样对警方进行挑衅:“因为我一直是一个人,人手不够,所以你们警察能不能帮我一下。”

这次是他第四次策划恐怖活动,所以他开了个小号叫“恶鬼四号”发布恐怖袭击预告。

距离预告时间还有5天,警署讓我和个姓黄的警官一起先去邮轮上进行调查,因为恶鬼一直是一个人,不是恐怖组织,所以我们前期不需要派太多警力过去,以免被人多反而被恶鬼利用。

玫瑰号邮轮是国际邮轮,从中国上海到纽约,中途停靠12个国家21个港口,玫瑰号邮轮要在海上航行58天才能抵达终点。

恶鬼发微博那天,玫瑰号已经结束了一半航程。

玫瑰号现在还在太平洋,下一个港口在墨西哥,至少要航行一个星期才能到达这个港口。

所以恶鬼将会在玫瑰号邮轮到达墨西哥之前炸掉邮轮。

警署跟我们详细说了这些信息后,就回家休息了,黄警官没回家,留在了警局查资料,我也跟着他留了下来。

他指了指电脑上的一串数据跟我说:“‘恶鬼四号’的登录地点是在中国大陆,他还没上船。”

如果要把一艘十七万吨位的邮轮炸穿,那需要上百公斤的TNT放在船舱内部,恶鬼只是一个人,要在不被人发现的前提下,把炸药放入邮轮,还要避开行程开始前的例行检查,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假如他真的把炸药放入了船舱,自己本人在中国大陆进行远程遥控,那么这个装置可以说是军事级别了,恶鬼根本不屑用,他一直是靠智商取胜,不靠科技。

所以,最近这几天,恶鬼一定会想办法上船,实施行动。

我和黄警官抢要在“恶鬼”之前登上“玫瑰号”。

第二天,我们通知旅游公司,把玫瑰号的所有航线信息全部在网站下掉,然后我们俩做直升机来到了“玫瑰号”。

距离“恶鬼”所预告的时间,还剩不到4天,很显然,邮轮上的三千多人并没有意识到他们已经陷入了危险,还是像平常一样在船舱里玩乐。

我们通知船长办公空,讓工作人员给每个人都准备了一件救生圈,以备不时之需。

我和黄警官表情严肃,在邮轮里检查了一圈又一圈,并没有发现可疑的人,以及可疑的物品。

呆在“玫瑰号”的第二天,船长突然找到黄警官,说驾驶舱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找黄警官的。

黄警官来到驾驶舱,接过电话,电话那头是一个比较年轻的男性声音,黄警官他下子就认出了那恶鬼的声音。

“你们竞然是坐直升机去了玫瑰号,聪明,下次我也这样搞。”

黄警官本来是依靠在桌椅上,听到这句语后他突然站直了身子,表情严肃。

现在我们对”恶鬼“这次的行动侦查没有任何进展,而对方却掌握了我们的一举一动,确实有点可怕。

但黄警官还是镇定地对“恶鬼”说:“别装了,你压根没在船上,而且船上你也没放任何东西,所以,未来的几天,我绝对不会讓你靠近‘玫瑰号’。

只听到电话听筒传来了刺耳的笑声,然后就听到那边说:“这三天好好享受吧,平竟这是你们生命的最后三天。”

对方挂断了电话。

我们在船上和墨西哥警方取得了联系,讓他们彻查我们将要停靠的港口。“玫瑰号”一旦停靠,所有人立即下船,提前终止行程。

只要在这期间没有任何可疑的船只靠近,我们就会百分百安全,“恶鬼”总不会搞一发鱼雷过来打我们吧,我想他也没这个能力。

然而四月12日早晨,我们终于发现了可疑的船只。那是一艘海上加油船,正在试图靠近“玫瑰号。

可船长说“玫瑰号”柴油充足,并没有中加油服务。

那是一艘中级加油船,如果里面装满了燃料,用它把“玫瑰号”炸穿是绰绰有余的。

幸好它被我们及时发现现。

我们用无线电喊话,制止了对方。

此时它距离我们有4千米,我和黄警官立刻坐小船过去登上了这艘加油船。

船上只有一个开船的外国大叔,来自墨西哥上,我和黄警官在船上搜了一圈也没有找到第二个人。

黄警官问他是谁把他叫来的,他指了指玫瑰号的方向,操着不太熟练的英语解释说是这边的船要加油服务。

黄警官在船上转了一圈,然后一只手把他提起:“邮轮都是烧柴油,可你这是汽油。”

老头摊着手,皱着眉头,还在不停地解释。

但我和黄警官已经不想再继续听下去了。

很显然,这个老头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只是被“恶鬼”利用了而已。

我们讓他把船开回去,可他突然很焦急地表示:“操作系统突然坏掉了。”

这艘加油船就这样直直地朝“玫瑰号”开去。

幸好我们提前做了准备,我们很早之前就联系了墨西哥警方,他们派了一艘救援船在我们“玫瑰号”的探测圈外围旁边环绕保护,就算“恶鬼”黑掉了船上的系统他也不会发现我们其实有两艘船。

我和黄警官回到“玫瑰号”上,救援船开过去,控制住了这艘加油船。

我和黄警官在“玫瑰号上刚松了一口气”,船长接到了救援船发出来的信号:“加油船汽油泄露,汽油正往“玫瑰号”飘去”

“恶鬼”果然留了一手,他想像第一次那样利用汽油搞爆炸,没有创意。

幸好我们发现及时,黄警官吩咐船上开足马力,讓“玫瑰号”朝汽油流向的侧边开去。

汽油漏尽,我们主动把海面上的汽油点燃,以防后患。

身后火光冲天,湛蓝的海面上飘着一片黄色的火焰,“玫瑰号”相对来说就像是飘在火锅上的一粒瓜子。

火海虽然隔开了“玫瑰号”和救援船。

但总算是安全了。我和黄警官看着身后的火海,相视一笑,松了一口气。

这时,船长突然把我们喊了过去。“恶鬼”又来找黄警官了。

不过这次不是打电话,而是通过船只无线电的方式,这说明恶鬼就在附近。

恶鬼的声音有点发抖:“海面上好冷,我受不了了,我得先回去了。”

黄警官笑着说:“你失败了。”

“不不不,我会成功的,我还记得我在微博上怎么预告的吗。?”

“4月12日,5天后,玫瑰国际邮轮,死亡人数四千余人,我记得清清楚楚呢。”

“恩,这条预告会很准确。”

这时,边上的船长皱着眉头对黄警官说:“不对呀,邮轮游客加上工作人员总共才三千七百多人,哪来的四千余人。

对面的“恶鬼”发出了尖锐的笑声:“总算出来个聪明人,你这个问题问地很好,我来告诉你答案,看天上。”

我们抬头,看到天上一架客机正在朝我们这边飞来,速度极快。而邮轮行动太缓慢,完全来不及避讓。

当飞机撞上邮轮的那一刻,我和黄警官终于明白,当初”恶鬼“在电话中说的那句:”你们竞然是坐直升机去了玫瑰号,聪明,下次我也这样搞。”是什么意思了。

“玫瑰号”最终沉没,隔着火海,救援船的到来,也变得遥遥无期了。

我爱短文學網
+阅读全文
  • 猜你喜欢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