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短文学网

位置:首页>鬼故事>真实鬼故事>

懦夫

时间: 2017-04-12  分类: 真实鬼故事

Www.52dWx.CoM 我愛短文学网首发

初见
盛夏的天还是很热的。我本打算趁着太阳没有爬太高的时候去银行门口的提款机取点儿钱,可没想到这两个提款机竟然都坏了,而另外一个提款机离这里又太远,所以我就找了个阴凉处站着,等待银行开门。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里的银行竟然只有露天提款机,搞得我现在只能跟一个流浪汉待在一起——没办法,这附近就剩下这一小块地方有阴凉了。
这时,我的女朋友给我打来了一个电话,问我带一会儿上课要用的课堂笔记了没有。我也不是很确定那东西在不在我书包里,便告诉她我找找看,一会儿再打电话告诉她。
我在书包里翻了好一阵,里里外外都翻过了,可还是不见课堂笔记的踪影。于是我拿起电话,把这件事告诉了她。
当我收起电话后,发现那个缩在角落里的流浪汉竟然直勾勾地盯着我。
“你要干吗?”我警惕地问道。
“哥们儿,你是找不到东西了吗?”
“跟你有关系吗?”
他沉思了一会儿,像是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心一样,给我讲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他叫张默,原来就住在这附近的家属区里。
因为工作的原因,他上下班的时候像学生一样背着一个大书包,里面装着一些文件和杂物——包括他家里的钥匙。
有一天晚上,他在外面喝了一点儿酒,有些醉醺醺的了。
他摇摇晃晃地走进了楼道,又摇摇晃晃地爬着楼梯,还时不时摇摇晃晃地跺脚弄亮声控灯。就在他马上要摇摇晃晃地走到家门口的时候,突然看见迎面走来一个人。
张默很诧异,因为他完全没听到那人过来时的脚步声,就觉得一个人走到了自己的面前。
那个人伸手拍了一下他的书包,诡异地冲他笑了一下,就下楼去了。
张默被吓得清醒过来了,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了家门口。他稳定了一下心神,就把手伸进书包找钥匙。可是,他的钥匙竟然找不到了。
这不可能,他的钥匙一直单独放在书包夹层里的,根本不可能丢!他把自己的书包翻了个底朝天,可还是没有找到。
他是一个人独住,如果钥匙丢了就会很麻烦,大半夜的又不好打电话找人来开锁——这可怎么办?www.52dwx.com
就在他纠结这件事情的时候,突然听见自己家里仿佛有什么声音,于是他就把耳朵贴在了门上。是小偷吗?他这样想着。
可是,他听到的却是断断续续的惨叫和仿佛正用菜刀剁骨头的“咔咔”声。
“啪”,一只手突然拍在他的肩膀上,吓得他差点儿昏死过去。他回头一看,竟然是刚才看见的那个人又回来了。
张默刚要叫出声来,那个人就做了一个“嘘”的手势,然后低声说道:“你等一会儿再找,就等一小会儿。”
等一会儿再找什幺?张默一下子没反应过来,随后才意识到那人说的可能是讓自己等一会儿再找钥匙。
就在他愣神的工夫,那个人竟然又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张默咽了一口唾沫,觉得自己今天晚上一定是喝多了。他见那人不见了,就又担心起自己家里的奇怪声音来。可当他再把耳朵贴到门上去的时候,却又什么声音都听不见了。
他松了一口气,决定将这一切都算到酒精的头上,于是又伸手去摸钥匙——这一次他一下子就在书包的夹层里找到了它。
真是奇怪,刚才我怎么就没找到呢?他心想,然后就打开了门……
他的故事刚讲到这里,我的女朋友又把电话打了过来。我一边对流浪汉张默做了一个“稍等”的手势,一边接起了电话。她说我的笔记没在她那里,讓我再在书包里找一找。
我刚要反驳他,突然想起了流浪汉讲的那个故事,便讓女朋友稍等一下。我将书包放在地上,伸手随便在里面翻了一下,果然找到了那个本子。
我愣了一下,对她说了一句找到了,就扭头想对张默说点儿什么,可是他却不见了——就像他在故事中提到的那个人一样……www.52dwx.com
巧言
虽然笔记本找到了,但我还因为一件事纠结着:张默打开门之后,看到了什么呢?他当时并不是流浪汉,那么会是那件事导致他流落到今天这个境地吗?
不过我没有时间想太多,因为就在我听故事时,银行已经开门好几分钟了。而且再耽搁下去的话,只怕我下节课就要迟到了。所以我连忙走进银行,急匆匆地取了一些钱,便向教学楼走去。
可是我没走出多远,就看到前面围了一圈人。我十分好奇地挤了进去,结果发现地上扔着一个巨大的黑色塑料袋。这塑料袋里也不知道装的是什么,竟然“汩汩”地向外流着血。
“哎,哥们儿,你们看什么昵?”我捅了捅身边的一个男生。
“刚才这玩意儿掉下来了,有一个人被砸到底下了!”他低声说道。
我毛骨悚然地看了他一眼,才明白原来不是塑料袋里面往外流血水,这血是被砸的人流出来的!
“你们怎么不救他?”我问。
那男生没有回答,而是冲着教学楼努了努下巴。我这才注意到,距离这里最近的楼也有三十多米,根本不可能有人将这么重的袋子扔出这么远!也就是说,围过来的人都发觉这件事实在是太诡异了,所以根本不敢上来看!
“这是、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我结结巴巴地问,因为我突然联想到一件令我毛骨悚然的事情。
“也就是三四分钟前吧。你不知道,当时这操场上……”
我的脑袋已经“嗡嗡”作响了,根本不知道那个男生在说什么。我跌跌撞撞地分开人群,又向银行方向跑去。我一定要找到那个流浪汉,问问那一次他开门之后,到底看见了什么!
这不过是个巧合,这不过是个巧合……我在心里反复念叨着。
终于,我在中暑之前找到了这个脏兮兮的人,他正盘腿坐在一块告示板后面,像是正在等我。
“你一定要告诉我,当年你在屋子里看到了什么?”我喘着粗气问道。
流浪汉张默笑了:“实际上,我打开门之后,什么都没看见。家里一个人都没有,只有满屋子的血,就像是杀人现场,但无论是凶手还是被害者,都不在屋子里。”
我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等着他继续往下说。因为我知道,他接下来一定会告诉我一句至关重要的话。
“但是有一件事我到现在也没想明白,”他说道,“如果当时我直接找到了钥匙开门,会不会看到什么事情呢?”
我的脑袋“轰”地响了一下。他那句话的意思在我听来,其实就是“如果刚才我没有给你讲这个故事,那被砸在袋子下面的人,会不会就是你呢”!
后来
虽然他说当时什么都没看到,但我猜事后还是发生了什么不寻常的事情。不然他也不至于从一个普通的上班族变成风餐露宿的流浪汉。
当我提出这个问题之后,他很严肃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在身上摸了几把,摸出一个烟头来。他把这个脏兮兮的烟头塞进嘴里,并没有急着点燃,就那么叼着,过了好一会儿才继续讲了起来:
他非常害怕,因为虽然自已什么都没做,屋子里却活脱脱就是个杀人现场。而且从那一天开始,每天半夜客厅里都会传出菜刀剁骨头的声音。而他却只能用被子捂住脑袋,祈祷天赶紧亮起来。更可怕的是,他隐约觉得那声音距离他的房门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终于,那声音不再从他家客厅里传出,而是改从他床底下传出了一…
“咔、咔、咔……”
他的耳朵里充斥着骨头被剁开的声音,中间还夹杂着若有若无的呻吟,仿佛是那受害者还没有咽气,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体被一刀接一刀地剁开一样。
张默不敢动,更不敢查看自己的床下到底有什么。
突然,他看见一只惨白的手从床下“爬”了出来。这只手在小臂处被砍断,断口上还有粉红的肌肉和白色的骨头茬。这只手很快就爬出了床下,最后向上一翻,露出了一只藏在手心中的眼睛来。这眼睛死死地盯着张默,好像他就是凶手一样。
“一分钟,你为什么没有早一分钟打开门?!”床下传出一阵凄惨的女人叫声,吓得张默魂飞魄散。
“我被吓傻了,不顾一切地夺门而出。从那一天开始,我就再也没回过家,甚至不敢待在有床的地方,也不敢去上班,因为公司里有桌子,跟床很像……”www.52dwx.com
我被他吓得头皮发麻,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问道: “那你为什么把这件事告诉我?”
“那你又为什么回来找我´”他反问道。
我回答不上来,总不能说我觉得是他救了我一命吧,这也太扯了。
“你知道吗?”张默并没有纠结于这个问题,而是继续说道, “后来我又见到了那个不讓我找钥匙的人。他说,幸亏当时我听了他的话,没有进去,不然死的恐怕就不止一个人了。而且他还对我说,如果有一天我见到一个讓我觉得应该把这个故事讲给他听的人,就一定要用我的亲身经历留住他。我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但我看到你的时候,就觉得咱俩有缘,我应该讲给你听。”
他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我却觉得自己已经想明白了:这多半是一种什么稀奇古怪的法术,用来寻找有缘人,并且救下他!
百鬼夜行
我和衣躺在床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天花板。天花板上传来了十分有规律的“咣、咣”声,震得灰尘不住地向下落。我没有去找楼上算账的意思,因为我知道,这不停地撞击夭花板的东西并不在楼上,而在我的屋子里。
天花板上开始向外渗出血液,接下来出现的是什么,一个被砸扁了的人?再接下来,大概就是出现什么东西,吓得我冲出寝室,然后再也不敢回来了吧。然后流浪汉张默会再次出现,讓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下一个人……www.52dwx.com
不,这不对劲儿!张默不是傻子,我这么轻易就能发现的事情他不可能发现不了!哪怕当时他是被蒙在鼓里的,但是他在对我说那些话的时候,绝对不可能是一无所知的!而且他最开始还在笑,后来却突然变成了有话不敢说的表情,那是在演戏!
想到这里,我连忙跳下床,一把抓起桌子上的手机,冲出了宿舍楼。
我一边向银行方向跑去,一边在手机里输入了“学校” “流浪汉” “杀人”等关键词。很快,我竟然搜出了数个和这件事有关的帖子,里面的内容无一不是在说一个叫张默的流浪汉拉住路人讲述自己的恐怖经历!
他哪里是在找一个有缘人,分明是见谁跟谁说!他的这种行为,我只能理解为他确实是在找一个人,而这个人也确实会遇到什么危险。但由于他不知道这个人是谁,所以只能广撒网地四处碰,增加自己找到这个人的几率!而从我寝室里出现的东西来看,那个人多半就是我!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身上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张默!”我在夜色中大喊道。
没有人回答我,我唯一能听见的声音是深夜的冷风“飕飕”地从我身边刮过,冻得我后背起了一片鸡皮疙瘩。
不对,现在是一年中最热的时候,就算是半夜也不应该这么冷!
我惊恐地环顾四周,结果却发现校园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群黑色的影子。它们慢慢地将我围住,像是要将我分食一样。
突然,我看到张默出现在这群黑影后面。他哆哆嗦嗦地又掏出那个烟头叼在嘴里,依然没有点燃,然后大吼一声,冲了上来!
那群黑影像是炸了锅一样,随后它们就露出了自己的真实面目:那是一群尖牙利爪的恶鬼!
下一个
我被吓得瘫软在地上,腿肚子一阵抽筋。
张默已经被扑倒了,紧接着就从他身上传来撕裂生肉的声音,还夹杂着他的惨叫和飞溅的鲜血。
那些恶鬼很快就得到了满足,捧着张默的血肉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个东西“骨碌碌”地滚到我面前,那是张默的头,他的嘴里还叼着那个烟头。
讓我惊恐万分的是,他竟然还没有死,而是龇牙咧嘴地望着我,甚至还勉强笑了一下。
“对不起,我对你说谎了。”他说道。
那天晚上,他并没有按照那个人所说的去做,等上那么一小会儿才去掏钥匙,而是直接把手伸进了书包,拿出钥匙打开了门。
门里面是和今天晚上相似的场景,只不过被那群鬼分而食之的是一个年轻女人。当时,她的脑袋被一个特别高大的鬼拎在手里,两只眼睛流着血泪,凄惨无比地求他救救自己。
可是张默害怕了,他吓得扭头就跑。
后来,他醒酒了,觉得自己可能是做了一个噩梦,就壮着胆子回到了家。家里的一切都没有变,连一丁点儿的血迹都没有,这讓他安下心来。
半夜里,那女人的一只手从床底下伸了出来,还带着一只眼睛。它要回来看看这个将它弃之不顾的胆小鬼,看看它是否对自己做出的事情感到后悔。
因为,它是他的女朋友。www.52dwx.com
“我后悔了,可是那又怎样?”人头流出了两行血泪, “我在最关键的时刻,在自己最爱的人面前选择了当一个懦夫。我当了那一次懦夫,那就一辈子都是懦夫!”
后来,他从家里逃了出来,失魂落魄地在街上游荡了很久。等他清醒过来之后,带着身上仅有的几块钱进了网吧。他查到自己所见到的惨剧,是“百鬼夜行宴”。每次宴会只有一个牺牲者,但下一个牺牲者则会是牺牲者最后一个联系的人。而且在那人被吃掉之前,那些鬼会用上一个人的死状吓唬他——牺牲者的恐惧就是它们最好的调味料。
当初阻止自己的那个“人”叫“缘鬼”,那是一种心地十分善良但法力却十分低微的鬼。它们会在人即将遇到危险的时候出现,用法力暂时将那个人身边的某样东西藏起来,讓他远离危险。当然,它们并不是只救百鬼夜行宴中的牺牲者,碰到即将遭遇其他危险的人,它们也会一并救下来。
“那你为什么要把这件事四处传播,是想讓这件事扩散到不认识的人身上,好讓亲戚朋友逃过一劫吗?”
他并没有回答我,我却一下子明白了过来——我的课堂笔记在他面前不见了,也就是说他已经自杀变成了缘鬼——它只是想救我而已!www.52dwx.com
“这次它们不知道自己吃的是一个鬼,所以应该不会找你。它们没有下一次宴会了。”张默神情安详地说道,“我终于勇敢了一次。”
“如果你再见到类似的事情,一定要告诉身为宴会目标的人,跑是跑不了的,只有勇敢地站出来,才能结束这一切——我救你们,就是为了有人可以将这件事传播出去,讓它们再也找不到下一个牺牲者……”
“吧嗒”,张默嘴里的烟头掉在了地上。我想,这个它到最后都没舍得抽掉的烟头,一定是它最后的一支烟了。
懦夫还是英雄
我埋掉了张默的人头,缓缓地向宿舍楼走去。
走着走着,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如果说张默就是宴会目标的话,那么为什么那群鬼一开始围上的是我?百鬼夜行宴,万一这里的鬼不止一百个,而是有很多呢,那岂不是不止一个人会成为鬼的目标?
我连忙给自己的女朋友打了一个电话,接通之后,里面却传出了一阵熟悉的哀嚎声!
张默以为救了我,但却没想到学校里鬼的数量多得可怕,它只是暂时替代我被吃而已——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是谁讓我成为了宴会的下一个目标!
那群吃了它的鬼,很快就会再次找到我!
我的面前出现了几个黑影,它们嘴边粘着新鲜的血肉,红着眼睛盯着我。看起来它们并没有全都赶来,只有少数几个发现了我。
我到底是要选择当一个懦夫多活一阵,还是选择当一个英雄,哪怕只有一瞬间?

我愛短文學網首發
+阅读全文
  • 猜你喜欢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