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短文学网

位置:首页>鬼故事>真实鬼故事>

水鬼劫

时间: 2017-04-12  分类: 真实鬼故事
我愛短文學網首發

(一)

家乡有祭祖的习俗,为了去看望我久未相见的奶奶,我也要回一趟家。

清明回家的前一天,朋友却告诉我,阿萍死了。

她是我童年的青梅竹马,人品一般般,染上了一些不良习惯,初二便辍学迅速与一个男人同居了。

后来,我看见她抱着两个孩子来我家串门,我竟与她再无话题可讲,就这样,童年的友谊渐渐淡薄了。

说是淡薄,不过是无话可说,她在我的心中,却还是童年那个花样百出的她,只是现在的生疏,讓我心疼罢了。

她死于溺水。

带着两个孩子去游泳池,不知为何失足跌死了。

这说法我却是不信的。

因为小时候她就经常带我去河边玩耍,就像一条敏捷的美人鱼在水里上下翻飞,如履平地,哪里去不得?

我当时就愣住了。

无法想象,童年的玩伴,誓言一辈子好朋友的她,竟然就这样从我的眼前消失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当时忽然觉得做一切都无比的乏味,什么都不想做。

当天晚上,我做了噩梦,梦见了阿萍,全身湿淋淋,凄凉地向我哭诉着什么,我侧耳想仔细听清楚她说什么,她却被铺天盖地的大水淹盖了,我也陷入了冰冷的水中,不停的挣扎,最后惊醒了。

第二天,我买了票,踏上了归家的长途汽车。

今天是阿萍死去的第二天。

我握紧了矿泉水瓶,飘忽不定的目光转向了窗外,懒洋洋地望着迅速倒退的风景。

一张水淋淋的脸突然映像在窗上,那双凄幽的眼睛,黑洞洞地瞪着我,怨毒,冷漠,我的心不由打了个抖,“啊”的尖叫出来。

再一定神,影像已经消失,全车人愕然的纷纷转头向我投来了注目礼,我更加用力地抓紧了水瓶,低着头,死死地盯着瓶里左右摇晃的水,一言不发。

大巴快要到达目的地,我打了个电话给那个朋友,用颤抖的声音将刚刚发生的事告诉了她。

电话里,她原本清脆的声音突然低沉起来,急迫的道:“你待会回来的时候先不要回家,直接来找我。”

我问原因,她说一时之间说不清楚,必须当面告诉我。

我好像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背脊一阵阵的凉意席卷全身。

“她因为怨气太重,适逢清明节这个鬼节,所以讓她的怨念聚成了形,成了水鬼,要找替身,而你,就是她的目标。”一见面,朋友就重重的拍了下我的肩膀,严肃的道。

我肩膀一垮,差点跌倒在地。

“我与她已经很长时间没联系,为何……要找我?”我瞪圆了双目,眼光下意识地扫了左右几下,生怕她的鬼魂突然就蹿出来要了我命。

“因为就你与她的体质最相近啊,从小玩到大,不找你找谁?你以为水鬼真的什么人都能害的吗?”

“记住,远离水,她死的七天,都不要碰水,绝对不可以,洗澡也不行。”

“喝水呢?”

“……”

(二)

回家后,我整颗心都悬在了嗓子眼儿上,哪怕自己面前出现一个小水沟,我都要刻意的远远避开。

朋友学过一些玄门,她说的,总是没错的。

我来到了阿萍的家门口。

因为她的离世,她的父母都前去了婆家奔丧,现在大门禁闭。

院子里堆满了干柴,杂七杂八的农具更是挤满了小小的庭院,小二楼的外表粉刷了纯白色的石灰,白森森的,犹如一个墓地,死气,压抑。

我叹了口气,离开了她的家,想去奶奶家走走。

离奶奶去世已经一年之久了,我却时隔一年才回来看她,不知怨我了不?

阿萍家的外道是一个大水塘,我想起了朋友的话,咽了咽唾沫,刻意避开了水塘,绕道而行。

“呜哇——呜哇——”

扑腾挣扎的惊恐尖叫声猛地停住了我的脚步。

远远地望过去,水塘的水花飞溅,明显是有人落水了。

刚刚明明附近空无一人,怎么就有个孩子溺水了呢?

我惊疑不定地在原地彳亍了几秒,听得那呼救声越来越微弱,飞溅的水花也没那么激烈,我还是耐不住了,从阿萍院子里抽出一根扁担就冲了过去。

“抓紧我,抓紧我……”我匍匐在地,将扁担的另一头递给那落水的孩子,湿淋淋的孩子挣扎着抓住了救命稻草,我正想用力往上拉,却被一股更加霸道的吸力将我往水塘里拖。

我想松手,无论怎么都脱不开手,恐惧之下,我好像在那孩子脸上看到了阿萍那张笑得一脸诡异的脸。

是她!

我吓得脑袋都要爆炸了,不停地用力与那股力量做殊死搏斗。

如果被她拖下去,就真的……绝无活路了。

力气一点一点被抽空,我的身体也一点一点向着水塘移动。

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向死亡的沼泽陷下去。

毫无还手之力。

“噗通!”

整个人重重地摔入了水中,水花四溅,呛进了我的口鼻,意识晕眩了一秒。

突然,

有一只手,一只强而有力讓我无法挣脱的手,死死地拽住了我的脚脖子,仿佛地狱而来的使者,毫不留情地将我往水底拖去。

我死命扒拉着水面,动作幼稚得像一名手无寸铁的孩童。

最终,还是像一块秤砣,坠入了无底深渊。

(三)

当我意识清楚时,发现自己还是完好无缺的躺在了岸上。

身旁,是一脸焦急的朋友。

是她救了我。

我呆呆地看着她,还没从死亡的恐惧中回过神来,就差那么一点点,自己就永远不能再现阳光之下了。

我终于忍不住,抱紧了她,“哇”地大哭起来。

因为自己刚被她从水底捞起来,浑身冰凉湿透,她的衣服也惹了一身水迹,身子同样的冰冷。

我歉意地抹了把鼻涕,踉踉跄跄地爬起来,一摇三晃的往家里赶回去换衣服。

她恼怒的道:“不是说,不能碰水吗?你倒好,直接跑别人家水塘寻死了。”

我耷拉着脑袋,嘟嘟囔囔地应了一句,不敢反驳。

“不准靠近凡是有水的地方,听懂了吗?”朋友一脸不耐又无奈地瞪了我一眼。

“嗯……”

愣了愣,我又死钻牛角尖的道,“不讓喝水,不用水鬼弄死,我自己先死了。”

“……”

回家换衣服后,我去了一趟奶奶以前住的地方,老房子布满灰尘,明显很久无人打扫了。

还记得以前在家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去她家瞎闹腾,奶奶嫌我聒噪,总会骂我,我也是不当回事。

盯着她的照片发了好一阵子的呆,朋友在旁边沉默着,好半晌才开口道:“节哀顺变。”

“我不明白。”我托着腮帮喃喃自语,“为什么要找我当替身?为什么?”

“明明,以前那么要好,是,现在是生分了许多,可是,多年的友谊,就这样化为乌有了吗?”

朋友不知如何回答。

许久,她才道:“人为了自己的利益都能不择手段,更何况怨气冲天的鬼呢?她现在一心只想投胎转世,别说你,如果目标是她的孩子,都可以毫不犹豫。”

她说的很认真,我又想起了那个梦,那双凄凉的眼睛,讓我没理由的心疼。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四)

今天是阿萍头七的第三天。

朋友又来陪着我了,我面容憔悴地冲她打了声招呼。

“怎么了?”朋友诧异。

“昨天晚上洗澡,差点没被水桶的水淹死,头不知怎么就往里面凑,幸亏我整个身子撞上去,将水撞翻了。”

她正想发怒,我已经无辜的道:“这天气不洗澡,真的很难受的。”

她被我气得把话噎在了喉咙里,苍白着一张脸生闷气。

唉,因为我的事也连累她了,看来她昨天晚上也没睡好,不然怎么眼睛肿成这样了。

清明时节雨纷纷。

淅淅沥沥的小雨朦胧了整个世界,我想出去买个零食,被朋友瞪了我一眼,拒绝我出去。

“我知道啊,所以我想你帮我买。”

“……”

等待的过程中是漫长的。

干净的地板突然从门外蔓延出一条圆柱状的水箭,竟然是顺着门槛而入。

如此诡异,如果我再不警惕,就真的是白瞎了这双眼了。

我拔腿就跑,往二楼冲上去。

水箭也一个急转弯,顺着我逃跑的路线穷追不舍。

“为什么?为什么?”

我被逼上了楼顶,天台小雨纷纷,数条水箭同时在外面虎视眈眈,前面水箭也近在眼前,而我,退无可退。

“真的,如果我是你的孩子,也会毫不留情的下手吗?”我紧握着拳头,脸上的恐惧已经被愤怒取代,“真的吗?”

“唰!”

前面追来的水箭完全没有理会我的叫喊,直穿我胸口而过。

身后的数条水箭也接到了指令,“唰唰唰”,我甚至连疼都感受不到,就失去了意识。

(五)

我是幸运的。

朋友又救了我。

我醒来时,抱紧了膝盖,无声地哭了起来。

朋友就在我旁边,她也不知该说什么安慰我好。

“水鬼找替身只能在这七天之内,所以这七天,她会想尽千方百计要你死,我不能时时刻刻都在,所以,你必须好好保护自己。”

我表情已然木然,脖子生硬的点点头,好半晌,才沙哑着声音道:“这个王八蛋,不过几年没见,怎么就如此绝情?她也不想想小时候被同学孤立,是谁第一个站出来与她说誓要做一辈子好朋友的。”

“她真是个混蛋!她就是个怂包!以前被男孩子欺负,那么多人一起打她,我想都不想,就拾起了石头冲了过去,都忘了,忘了!”

“道不同不相为谋,好,山水有相逢,你等着瞧!”

我撕扯着喉咙吶喊着,喊着喊着,又悲伤地大哭了起来了。

为什么哭,我已经忘了,只是觉得心突然好痛好痛。

朋友就坐在我旁边,想说什么,动了动唇,最后还是罢了。

后面的四天,我遭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害,喝水噎着,只用水盆擦身子都会有水箭蹿出来,路过都能被拖进水沟里,都是与水有关。

朋友一直陪在我身边,一直的保护我,感动的同时我已是越发的愤怒与麻木。

头七的那天,阿萍家里摆起了法事。

我远远的看着,就站在水塘旁边,朋友要我离开,不要靠近水塘,今天已经是头七,最重要的一天,她肯定会不顾一切要你性命的。

我漠然的望着悲悲切切的那家人,突然扯开嗓门喊:“你个王八蛋,怂包!你不是很想投胎吗?你不是非要我死吗?好啊,我成全你了,不过从现在这一刻开始,我不再是你的朋友,永生永世,都不会再做你的朋友,你投胎之后,就好好做人的,不要再碰见我了,你是王八蛋!”

说完,我转身纵身一跃,“噗通”跳入了水中,我没有挣扎,模糊的视线中,我好像看见了朋友那张焦急的脸。

我慢慢的沉入了塘底,窒息,好像还不如心疼的感觉来得更难受呢。

(六)

我没死。

醒来的时候全身湿淋淋的躺在了草地上,也没人发现我。

家里人却问我,为何要一个人在水塘边疯了似的大喊大叫?

我一惊,拨通了那朋友的号码,无人接听,打电话给她的父母,却得知她早在七天前就逝世了。

晚上,我又做了个梦。

梦见了朋友。

她笑得好开心。

“本来再把你也拖下水,我就可以真的投胎了,可惜你的奶奶总是来坏事,真是多管闲事呢。”

我默然。

她继续说:“不过,你最后那次跳水,你奶奶可没有来帮忙哦。”

“我要走了,我也不知道要去哪里,你自己多多保重吧,别总讓她老人家挂心,一年了还走不开,怕你出事。”

终于,我泪如泉涌。

我愛短文學網首發
+阅读全文
  • 猜你喜欢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