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短文学网

位置:首页>鬼故事>真实鬼故事>

无字杀人血书

时间: 2017-04-12  分类: 真实鬼故事
本文来自我爱短文学网 wWw.52Dwx.cOm

说起得到这本书,那还是真是次不幸的遭遇。

那一天晚上,大概七八点左右,我向往常一样,在下班回家的途中,横穿过斑马线的时候,忽然有两个穿着黑衣的人,匆匆的从我身边跑过,哗啦一下,一本黑色封面的看起来很旧的书,从他们的行囊里掉了出来。

“喂!你们的书掉了!”当时我喊了他们,可是那两人却像没有听到一样,飞快的跑开了。

我以为是他们不要乱丢的垃圾,就不当一回事,我盯着那本书看了几秒,不知为何,忽然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那种感觉不停的催促着我,去捡,开始我还很抵制,等我迷迷糊糊的走过马路,反应过来时,那本书已经出现在了我的手里。

书的触感有点粗糙,像是被好奇指使的一样,我好奇的翻开了第一页。入眼的是一张蜡黄的纸,往后翻了翻,都是一个样子,空白蜡黄。正当我以为是本普通的空白书籍,准备合上时,在某一页的纸上,忽然浮现出了一滩血迹,那摊血迹,如流水般在蜡黄的纸上游走。

我看得惊讶莫名,过了不到片刻,纸上出现了一个人形。在昏暗的路灯下,仔细一看,那个人躺在一张床上,胸前插了一把刀,五官扭曲,双眼死死的瞪着我。说真的看得这副诡异的画时,我着实是被吓了一跳,但讓我最恐惧的不是因为这幅画,而是画里的那个人,那个人居然是我的上司,虽然像是用血画出来的,但是感觉就跟素描一样真实。

我被吓了一大跳,猛地把书丢进了垃圾桶里,然后匆匆回了家去。

当天夜里,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我梦见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像学会了轻功一样,可以在电线栏杆上行走,之后像是什么东西得到了发泄了一样,心情变得十分的愉悦。

第二天上班,我得知了一个惊天的消息,我的上司覃某,昨天夜里被人给用刀刺死了,这个消息是从来公司了解情况的警察那里听到的。我问他们是不是刀插在心脏的位置,他们回答是的。但是他们立马就对我产生了怀疑,问我“你怎么知道”。

那本书的事情,说出来了也没人会相信,所以我只能说是猜得。

可警察还是对我不依不饶,问了昨晚的去向,我说下班后直接回家了,可因为我是单身居住的关系,所以没有人可以作证,于是我就成了怀疑的对象之一,叫我做好随时接受调查的准备,我无奈也只能答应了。

据警察说,谭某的家门紧锁,窗户也是关着的,这样的密室里,凶手居然连个指纹和脚印都没有留下。讓他们警察实在是无从下手,但这些与我无关,我只要做好被洗清嫌疑的配合就行。

说真的,覃某死了,我非常的解气,因为那家伙好像看我不顺眼似的,每次说我都是用嘲讽的语气,而且处处对我的刁难。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居然上了我的女友小丽。不,说起来,也是小丽自己自愿的。

她见人家有钱有势,于是就跟人家勾搭在了一起,还把我给甩了!而且说得话跟那狗屁上司一样的刻薄嘲讽,我真的是对这对狗男女恨之入骨,恨不得他们赶快去死。

可是在这法律管制的社会,我也就只能想想而已,我是一个很懦弱的人,有心无胆,这也造就了我工作了怎么长时间,也没有得到升职的原因。

那一天的工作,没有嗡嗡叫的苍蝇,感觉十分的顺心。

下班回到家,为了庆祝一下,我决定今夜叫个小姐来陪衬一下,兴奋的打开门,就朝那放着书的床头柜走去,等我拉开抽屉,取出那张上门服务的广告卡片时,忽然反应了过来。

书!我惊异的看着床头柜上的那本黑色封面的那本书,呆滞约莫几分钟。怎么可能,我不是已经把它丢了吗?怎么又会出现在这里。心里不停的这样想着,但是手却还是不由自主的向那本书伸去。

粗糙的触感传来,正当我要翻开的时候,谭某五官扭曲的那一幕又出现在了我脑海里,我的手一个哆嗦,书啪嗒一声掉到了地上。

仿佛是回过神来一般,我感觉那本书有着某股力量,在引诱着我,捡起来、然后打开。

是预言,还是这本书具有能杀人的力量?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当时我很害怕,一脚把书踢到了床底下。

为了能缓解一下,慌张的心里,我拨打了上门服务的电话,只从小丽跟我分手以后,生理上的需求,我就只能花钱雇人来帮忙了,一想到此,我就更加愤恨,虽然我没有什么上进心,但是对她,我敢对天发誓,我对自己都没有她那么好,百依百顺,处处呵护,钱也花了不少,可是到头来,得到的是什么!

可恶啊!如果书真的有杀人的能力,我恨不得现在就杀了她!我跳下了床, 把手向床底下的那本书伸去,额头碰倒床底板的时候,冷汗瞬间遍布了我的全身。我恐惧的并不是那本书,而是自己的想法,自己为什么会怎么想?即使我恨她,也没有恨到真的想要她死的份上。

在浴室里,我不停的用凉水,冲着自己的脑门,可是跌宕起伏的心情还是无法得到平复,过来好几分钟,传来咚咚的敲门声,我披着浴巾走出浴室,透过猫眼,看到是个化妆烟熏妆的女人。

我打开了门,讓女人进来,关上门,我立马把女人推到了床上,三下两下扒光了她的衣服,想想大概也有一个月没有发泄过了吧,我猴急压在了女人身上,很快进了入了翻云倒海欲仙欲死的境界中。

一小时后,我付了女人500块,打发走了她。独自躺在床上,细细思索起那本书来,如果那本书并不具有杀人能力,只是单一的具有预言能力,那我岂不是可以改变他们的命运吗?

怎么想着,我又跳下了床,用扫把书扫了出来。厚重粗糙的感觉,总是讓我的手感觉有点不适,看还是不看?面对这一问题,我又犹豫了许久,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左右,好奇终于战胜了恐惧。

我翻开了书的封面,还是一页一页蜡黄的空白,我飞快的翻动着书,试图找寻上面的那副像是用血画的画,可是翻完了整本书,也没有见到一丝画的痕迹。难道是幻觉?正当我这样想要和上书的时候,忽然一滩浓稠血红的污迹出现了,那摊像是血的污迹,就像第一次看见的那样,飞快的在纸上蠕动。

不到片刻,又一副如素描般生动的画出现了,那是一个女人沉在浴缸里,长长的头发如水藻般漂浮,遮住了她的面孔,讓我认不出她是谁,女人全裸着,画上的女人的躯体异常性感,看得我刚软下去的老二又挺了起来。

我本以为今晚会睡不着的,可是一躺到床上,没等几分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天夜里,我又做了个奇怪的梦,我梦见自己能在墙壁上行走,走上了很高很高的楼,然后在水里,使劲的捉着一个什么东西,那东西很滑很有劲,我捉了半天,才捉到。

第二天,我去上班,不知为何,总感觉公司里的人,都用一种异样的眼神偷偷打量着我,没有一个敢与我对视的,特别是那几个曾经跟着谭某经常针对我的同事,也对我恭恭敬敬的,一副怕招惹了我的样子。

我开玩笑的对他们说“你们不该不会以为,我就是凶手吧?”

“没。。没有,怎么会呢?”听到我怎么说,那几个家伙像是被踩了猫尾巴似的,紧张的不停解释:“你怎么老实一个人,怎么会干得出那种事呢?”

“放心吧,我们都会相信你的。”虽然他们强装着自然,但那自然之下的虚伪却一览无余。

那天工作,不知怎得,我总有种被人盯着的感觉,这种感觉一直持续到下班回家都没有结束,真的是讓人很不自在。

坐在狭窄的出租屋里,我又感觉到了一丝寂寞,一感到寂寞,我就又想起了小丽。不是我没出息,而是我对她爱得很深,她是我大学交往了三年的女友,想到那些跟她在一起的欢乐,我忽然有种特别想见她的冲动,也许那个狗屁上司死了,她可能会回心转意,怎么想着,我拿起手机了,飞快的拨打了她的电话。

第一次,没人接,第二次还是没有人接,我厚着脸皮,又打了一次,终于电话接通了。接电话的不是小丽,而是小丽她母亲,她母亲声音沙哑像是刚哭过,我说讓她叫小丽接电话。

可是她母亲却忽然哭着跟我说“呜呜。。我可怜的丽啊。。我可怜的孩子,她已经死。。你不要再打电话来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的心,像被铁锤狠狠的砸过一样,哗啦啦的碎了一地,我视线不由自主的看向那本封面黑色的书,然后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安慰了一下小丽的母亲,然后说自己是小丽的大学同学,想去看她最后一眼,问她地址在哪。

小丽的母亲,哭着说出了地址。得知离家不远后,我当即就搭着车赶了过去。

小丽的家,在城外的一个小村庄里,她家比较富裕,是栋六层高的小洋楼,去到她家的时候,她的家人,在村里搭建的简易灵堂里嚎啕大哭。在父母两泪人的带领下,我见到了灵堂上躺在的小丽,她的皮肤惨白,还有点肿胀,像是在水里泡了很久,而且她的脖子上和脸上,都有一道道浅红的指甲刮痕,像是被别人抓的。

等等,水!?忽然间,脑海里划过一道闪电,我想起了昨天晚上看到过的那副画,也想起了之前对小丽的诅咒。刹那间,我的冷汗直冒,即使哭得稀里哗啦,但还是没忘问小丽是怎么死的。

据小丽的母亲说,小丽每天晚上,都很晚才洗澡,所以她们没多在意,但是今天早上,醒来后,却发现小丽淹死在浴缸里,而且据警方调查,发现小丽不是自杀,而是被人给活活摁在浴缸里淹死的。但是小丽所在是六楼,而且楼顶房门,与窗户,都是反锁好的,不可能有人进入,就跟覃某的死一样,没有留下一丝毛发与指纹,所以小丽的死,一时间找不到任何线索。

覃某与小丽,这两人在一起,我就对他们恨之入骨,旁人也大概知道了这一点,从警方的角度去调查,询问到这一点之后,无疑我的嫌疑又会加重,但是却苦于没有确凿证据,所以没有展开捉捕行动。这样想的话,也就解释得通公司里的人,为什么会用奇怪的眼神打量自己,一定是警察已经去他们那里了解了我的情况,而且总有人盯着的感觉,我想也一定是,警察对我进行的跟踪。

可是我真的没有杀人啊!事情为什么会展到如今这种地步。

在小丽的身旁,大哭了一场后,我崩溃的回到了家,视线又落在了床头柜的那本黑皮封面书上。

也不管这是预想书还是杀人书了,反正就不会是什么好东西,我抓起书,就往窗外的水沟丢了出去,亲眼看见书被污水冲走后,我才松了口气的关上了窗户。

可下一刻,我彻底的震惊了,因为那本黑皮书,又出现在了床头柜上。

惊慌过后,我翻出了一瓶二锅头,把满满一瓶酒都倒在了书上,然后用打火机点燃,看着书渐渐的被火焰吞噬,我的心情总算是冷静分毫,可是没得放松几秒,我就看到那被烧去书皮,露出的蜡黄纸上,那团血迹又出现了,流水般描绘,即使在火焰中,也丝毫不受影响,只是两三秒的功夫,一个躺在脑浆肠子与血肉堆里的,身体扁平的男人浮现在了纸上,红色的笔墨,显得更加的血腥。

这个男人我不认识,而且也不是我自己,当我想再细查看的时候,火焰已经将那张画像给吞噬了。

即使身在火堆旁,我还是冒出了一阵冷汗,那种被人盯着的感觉,还未曾消失。

虽然恐惧,但因为工作疲惫的关系,躺在床上,我还是沉沉的睡了过去,那天夜里,我再一次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我梦见,自己无论去那里,都有被一只讨厌的老鹰跟着,如今自己躺在床上,那只老鹰也在窗户外,一动不动的注视着我,我很生气,爬起来在房间里拿了根棍子,再一次走上了墙壁,那只老鹰见我能走上墙壁非常的吃惊,但我很生气的一棍子,把那只讨人厌的老鹰打倒到了楼下。这个梦实无论是感觉还是力道,都那么的真实,以至于讓我以为那不是梦境。

我是被人给叫醒的,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带着手铐坐在了两个警察身前,开始我还有点惊慌,但意识到这里是警察局,不是什么危险之地后,我才安静了下来。

“你很镇定啊!”其中一个警察说。

“警察大哥,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啊?”我一脸无辜的问。

两个警察面面相觑,然后其中一个道“你真不记得,你做过了什么”。

“我就在家里睡觉啊,醒来就在这儿了,难道我还能梦游不成。”

两个警察没再说什么,其中一个,取出了一个DV机,放了一则录像给我看。画面一开始有点摇晃,应该是有人正在进行调整,接着我就看到了自己的房间,我看到了自己躺在床上,过了没多久,我看着我自己居然爬了起来,把扫把的那根木棒,拆了下来,然后向窗户的方向走了过去。接着过了没过多久,画面又一阵颤抖,然后变得一片花白,好像有谁关掉或破坏了摄像头。

“这。。这是。。”我哽咽的说不出话来,我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梦游。

片刻的恐惧后,我变得愤怒起来,对面前的这两个警察大声的咆哮,问他们为什么要这样监视自己。那两个警察则不慌不忙的喝了口茶水,然后解释说,小丽与覃某的死,我是嫌疑最大的人,所以得对我展开,全面监视。

“可是我又没做什么!你们为什么要逮捕我!”我依旧大声的咆哮。

“如果没做什么,我们就不会把你做做来这里了!”面对我的咆哮,其中一个警察也沉不住气了,他拍着桌子,指着我的鼻子赫问“你知不知道,你走到窗户那里干了什么!”

“干。。干了什么。。”看着那一脸凶相的警察,我一下子就软,一是我本来就胆小,二是我想起,做的那个梦,以及那张蜡黄纸上成扁状躺在血肉堆的男人。

“你爬出窗户,一棍子,把我们中的一员,从楼外打了下来!”

“什。。什么!”

我彻底的崩溃了,然后警察问什么,我都如实回答了,我把自己的这几天的经历都讲了一遍,特别是书那部分的事情。可是不出所料的,那些警察,根本就不相信我说的话。

他们叫我,把书拿出来,给他们看,可是书都已经被我烧了。有了梦游杀死警员的这一案,前面两案即使没有证据,警察也一口咬定是我干的。

为了证明我是否患有梦游症,或精神方面的问题,他们特地找了精神科医生对我进行调查,可是经过了长达一周的调查,最终医生给我下了没病的结论。

有些时候,有病好过没病,就比如眼前。

警方认定我为故意杀人,然后以录像为证,我被判处了死刑。

死刑的前一天,我在监狱里,在床头边,又看到了那本书,我立即兴奋得,如捉住救命稻草般,把书拿给了警察看,可是当我把书放在他们面前晃动的时候,他们却说我神经不正常,手里什么都没有却硬要说有书,连医生都解释为,死刑给我的压力过大,而产生了幻觉。

我绝望的坐倒在,监狱的铁笼里,翻开了手里的那本书,一团红色的血迹,如流水般描绘,片刻后,一个男人出现在了我的视线里,红色的血液描绘出的,正是我自己,被布条蒙着双眼,脑门穿了一个孔的,倒在血泊之中。

wWW.52dwX.COM
+阅读全文
  • 猜你喜欢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