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我爱短文学网

位置:首页>鬼故事>真实鬼故事>

院内惊魂

时间: 2017-04-18  作者: m.52dwx.com  关注: 303
wWW.52dwX.COM

已经过了零点,病房和走廊渐渐安静了下来。

终于可以坐下来休息一会儿了,陈静揉了揉酸疼的胳膊,忙了这么长时间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了,都这个时间点了也只能喝点水冲饥了。

“陈静,”原来是王医生,今天的值班医生,他们两搭过几次夜班,关系还不错。

他把手里的饼干和饮料递给陈静,“饿的时候吃点,我先去休息一会儿,有什么事叫我。”

陈静高兴的接过吃的,“谢谢你了,王医生,你先去休息吧,有事叫你,但愿今天一夜平安无事。”

陈静稍稍吃了点东西,然后开始巡视病房,病人大部分都已经入睡,她照例测量了病情危重病人的体温、血压,检查了走廊的开关,见都没有什么异常才回到护士站。

所有的事情忙好,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陈静想都这么晚了,应该不会有病人来了。

周围的一切非常安静,陈静仿佛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以及中央空调的排气声;渐渐地,陈静的困意来了,打起了哈欠,眼皮打起了架。

突然电话铃响了,陈静一下子清醒过来,心想着难道又要来病人了,急匆匆的站起来接电话。

“你好,这里是外科,”电话那头没有人回答,陈静又复述了一篇,“你好,这里是在外科,请问你找谁?”还是没有人回答。

可能是打错电话了,陈静没有理会,想着没有新病人就可以休息一会了,她把躺椅搬进了治疗室,关上玻璃门就躺下了。不一会儿就睡着了,陈静睡得并不安稳,走廊上不断有病人去卫生间的脚步声和咳嗽声。

猛然间陈静坐立了起来,她发现玻璃门竟然一点点被推开了,她的心里有点发毛,开始害怕起来,她不敢再睡就这样坐了三个小时。等到接班的时候,她向同事说起这件事,同事要么说她看错了,要么说可能是风吹开的,陈静也开始怀疑自己,可这是十三楼,哪儿来的风啊?

过了一个星期,也没有人再提起此事,这天又是陈静值夜班,搭班的依然是王医生。因为上次的事陈静的心里留下了点阴影,她早早的把事情处理好了,可是躺在那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不知过了多久意识开始变得模糊,这才眯上了眼睛。

半梦半醒间她感觉背后透着一股凉意,冬天的夜里是要比白天更冷,她紧了紧身上的衣服,转了身平躺着,那股凉意竟扑面而来,她睁开眼,整个人一下子呆了,那血染似的红色衣裙赫然映在白色屋顶,乌黑散落的长发上鲜血淋淋,一侧的脑袋崩出白色的脑浆,那眼球将出未出,悬在眼眶上,偏偏那瞳仁又黑白分明,突兀的可怕。她对着陈静咧嘴一笑,着急的说:“我的头好痛,快带我去看医生。”

陈静感觉自己像是掉进了冰川,胸口在寒窟里冰封了太久,难以喘息。她站在陈静面前,雪白的手翻出深红色的肉,一点点逼近,将要触摸陈静的脸颊。

陈静哆嗦着,两条腿失控似的半爬到医生办公室门口,慌乱急促的敲着门。王医生睡衣朦胧,打开门看到是陈静,问:“怎么了,有病人?”陈静面色苍白,眼睛里充满着恐惧,嘴里呜呜咽咽说不出话来,手指向身后。

王医生有些纳闷,向她的身后看去,“医生,我看病”,女鬼从陈静身后走出来,王医生吓得一下子踉跄着坐在了地上,爬起来“啊”了一声,向门外跑去,听见尖叫声陈静也反应了过来,跟在后面向病房跑去。

“医生,快来帮我看病啊……怎么还不来帮我看病啊……”声音紧随其后,越发狰狞。

王医生拼命的敲打病房门,哭喊着:“救命啊……!”有惊醒的病人听到如此凄厉的声音更是不敢开门,生怕连累了自己。

陈静和王医生两人边跑边敲门,跑到最后一间时房门竟然开了,从房中走出一年老男子,此人面容威仪、神态自若,大喊道:“大胆女鬼,不早日投胎,竟来祸乱世人!”

女鬼一时难以近身,便停下脚步不再追赶,只是对着王医生两人躲藏的地方说道:“我还会再来的,”然后飘飘然离开了。

第二天,整个医院便传开了闹鬼的事情,搞得人心惶惶,病人间更是引起了恐慌,出院的出院,转院的转院。院长亲自调查了这件事,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只是将陈静和王医生叫过去问话,弄清了来龙去脉后仍是无计可施。

正是一筹莫展之时,他想起了王医生口中所说的老者,立刻去找他并说明了来意。

原来这位老者祖上是看风水懂得阴阳之术的人,只是到了他这代已经渐没了,本事倒也真有一些。他的老婆前几天夜里摔伤腿住了院,这才恰巧碰到了这件事。

既已这样,老者也不推脱,直言道:“一般,人死后就会魂飞魄散,只有欲念极重之人才会留连世间,想要完成活着的时候没有完成的事,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沉吟了片刻继续说道:“我看那女鬼极为面熟,不知大家可记得前段时间有一位出车祸的女子在送往医院的途中死亡了。”

这样一说倒是有些印象,当时接到急救电话的正是他们医院,院长不解的问:“可这跟陈护士和王医生两人有什么关系?”

老者深思一番,解释道:“他们两个人平日里温善亲切,正是病人喜欢的,她即是来看病的当然也不会例外。”

陈、王两人一脸愁容,怎么这么倒霉摊上这样的事,这可怎么办才好啊?

老者叹了声气,走近了从怀中掏出一面镜子递给王医生,说道:“你只要讓她看镜子就好了。”

这天又是陈静和王医生两人值夜班,陈静趴在护士站的桌子上睡觉,模糊中听见有人叫她,“我的头好痛,快带我去找医生。”

陈静一回头正是那女鬼,她僵硬的扯了下嘴角,急匆匆地向医生办公室跑去,开门的正是王医生。

“你,你有哪里不舒服?”王医生强忍着胸口的呕吐感看着她的眼睛。

“医生,我的头好痛,一直在流血”,那血顺着脸颊、头发滴在了桌面上,空气中充满着血腥味和腐臭味。

王医生抖着手打开手电筒仔细的检查着,而后颤着声音说:“你,已经,已经死了。”

女鬼变了脸愤怒的吼叫道:“你胡说什么?”那双手僵硬的伸向王医生的脖子,眼睛下留着两行血泪,王医生吓得连忙后退了两步,趁其不备从怀里掏出一面镜子,镜子里是一张容颜破碎的脸,不再是那个美丽充满生机的她。

女鬼不可置信的双手捂着脸颊,边向外走边默念道:“我已经死了,我已经死了,死了……”声音绝望,待陈静、王医生两人追出去时,哪里还有踪迹,一切就像没发生过一样。

Www.52dWx.CoM 我愛短文学网首发
  • 猜你喜欢

    栏目推荐

    热门关注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