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我爱短文学网

位置:首页>鬼故事>真实鬼故事>

死不瞑目的前女友

时间: 2017-04-18  作者: m.52dwx.com  关注: 340
Www.52dWx.CoM 我愛短文学网首发

“阿蛟!你不爱我了!这是我们在一百七十二天的纪念日啊!”哭的妆都花了的女孩无理取闹的摔了包,砸向面前靠着车的男人,男人一脸牙疼。

“宋文丽你是不是有病,天天对你来说都是纪念日不是?你这样烦不烦啊!”

肿着眼睛的女孩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发出一声尖叫。

“分手!我要和你分手!你根本不在意我!你就是个睡了我就不认的渣男!”说完她就哭着往马路上跑过去。

男人嘴角狠抽一下,赶忙伸手想要拽住她,可是又被女孩撇过来的手机砸了脸,她如韩剧女主角那样跑着,突然出现了一辆老旧的车猛的呼啸而过。

她高高的飞起来,然后掉到了地上,暗红的血液慢慢流淌了满地,宋文丽看着王蛟,那个漂亮的头转成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胳膊扭曲到了胸口,似乎一个人形的卍形,王蛟张着嘴,满眼恐惧。

电视上播放着刚刚流转过的消息。

“近日,总有无人老式车辆出现在H市B路段,警方会尽快调查,暂时请市民们注意通行安全,人行道上切莫奔跑。“

王蛟是名在校大学生,属于长得好看又有钱的那类小少爷,最近他刚交不久的女朋友被马路上谣传的无人车撞了,经抢救无效死亡。

那天警方赶到的时候那个沾满铁锈的车只留下一条轮胎痕还有半个撞烂在树上的车身,以及现场唯一的活人,王蛟。

他被警方盘问许久,毕竟若是他们不吵架的话根本不会发生死亡事件,更何况他也许有作案动机,旁边就是那个车子。

在蹲了半天局子之后,道路监控总算被调了出来,场面就是小情侣吵架,女的自个跑到马路中间去,与他半毛关系都没有。此事只能那么不了了之,做了半天毫无意义的盘查之后,放他回去了。

“真他妈晦气”

满脸胡茬的老警官叼着烟蒂,这是第三起事件了,还没有固定年龄性别,被撞死的还没有固定特征。唯一相同的就是死相,和都是没什么亲属的人,这种作案手段简直像是什么战争余孽的标识。那辆老破车上采集的证据居然还全是地里的泥,没有丝毫意义,老警察把烟蒂一撇,在脚底下使劲碾了碾,暗骂一声

“能干出这种事的,能他妈是个人了?”

再说王蛟,从局子里出来之后自己吐了半天,那场面太过渗人,好像当时的血味还堵在他鼻子里卡着不出来,宋文丽的眼睛是睁着的,直直看着他,似乎还是生气勃勃的。

吐了半天他终于缓过劲来,有点难过,宋文丽人是神经质了点,但是平心而论确实挺好看的,也和自己在一起挺长时间知冷知热的照顾自己。

王蛟摸了摸兜,拿着还剩半盒的万宝路想抽一颗缓缓,然后他顿住了,里面有个打火机,精致的Zippo,是宋文丽在他过生日的时候给他买的,以前看没什么,现在一想登时连烟瘾都憋回去了。他把烟盒一扔,手插着兜开车走了。

他心里除了刚开始的难过和恐惧之外,其实还有是点庆幸的,王蛟快被宋文丽这个神经质的女人给逼到神经衰弱了,如果她一直那么缠下去,迟早得闹得个血腥的分手。

结果他也就难过了不到半个月,毕竟宋文丽长得挺好看的,就是太敏感了而已。

当晚,他做了个噩梦,梦里他被绑在一张床上,像是束缚重度郁躁症的精神病或者杀人狂那样。

一群带着防毒面具的人拿着刀,从他身上一块一块的割下肉来,再把空心的针管插到他的关节处,颜色诡异的液体从他身上流下。旁边的笼子里关着不知道什么怪物,赤裸着的牙龈带着无数能看见牙根的森白牙齿咬着绑着荆棘的铁杆,上面鲜血淋漓。

然后他全身冷汗的惊醒,把做梦的原因归咎于亲眼看见了宋文丽的死。

接下来连连噩梦,王蛟甚至去山上花大价钱求了个符,老和尚有些奇怪的端详他一会,拿着一张符神神秘秘的说:“一定要贴身带着,有缘人会保护你。”

下山的时候他看见街上有卖打火机的店,进去随手买了一个,只是觉得那打火机的造型有些熟悉。

那天半夜他起床,迷糊糊的感觉脚有点痒,抬手挠了挠感觉有些不对劲黏糊糊一片,还带着温度,他赶忙下床一看,左脚不知道什么时候沾满碎肉,还有脚腕上一个青色纤细的指印,王蛟吓了一跳。

“卧槽谁他妈开这种玩笑!”

他骂了一阵,有些冷但还是迷迷糊糊的觉得这是个梦,就随手拿个毛巾把脚上带着腥气的肉块擦下去,碰到手印的时候到是根本不疼,王蛟挠挠头啐了一口。

“妈的,死秃驴”

第二天早上闹钟没响,王蛟慢悠悠起来,只记得昨晚好像做个噩梦,掀开被子一看左脚上啥也没有也就松了口气

“早上老太婆的课,算了翘了吧......”

然后躺下又睡着了,梦里倒还是不安生,宋文丽的脸不知道为何又出现了,他手里拿着个打火机想都没想就点火撇了过去,梦里的宋文丽惨叫一声,消失了,梦里一片漆黑。

王蛟只觉得身边越来越热,然后听见吱嘎的声音,随即惊醒,他猛的坐起来抬头一看

“豹子?”

“诶哥们还睡呢?今儿老太婆点名来着,还好我机智给你喊了个到。”

先前就提到王蛟是个有钱人,所以他直接在学校旁边买了个房子住,为了不无聊还找了个同专业的,正好讓他付水电费当房租,也算赚个人情。

“妈的老子还以为进贼了,下次你他妈的能不能小声点!”王蛟几乎是暴怒的吼道。

李豹一愣,然后有点憋屈,他都快赶耗子的声开门了。不过他很快调整好个笑脸,毕竟这么便宜的地不好找,所以李雷换了个话题,一脸鸡贼。

“哥们你别生气,经特别来个了转学的,大美女知道吗?”

“大美女?”王蛟阴阳怪气的,“能有我那前女友好看?”提到宋文丽,王蛟不知怎的,有点反胃。

李豹一乐,“比那女的好看多了!人家一身仙气儿,名都比你那个前女友好听,姓兰名兮,多诗情画意!”

“哦豁,那今天老子没去是亏了?”他漫不经心的回着话,心里想着自己也算是为宋文丽空窗一段时间了,不如找个新乐子。

“明个我去看看这个大美女。”

“好嘞,明早我叫你起来。”

他没发现,自己的脚腕上像是灰尘一样看不清的五指轮廓彻底淡了,晚上王蛟躺在床上,越来越精神,身子到是沉重起来。他好像变成了宋文丽,跑在马路上,然后出现了一辆老式皮卡撞了过来。他清晰的看到车里面开着车着的人,一身古代的嫁衣,带着盖头,十指尖红艳的像血。

然后他飞了起来,剧痛蔓延全身,几乎可以清晰的听见脖颈骨骼错位的声音,气管嗬嗬的似乎断了,四肢被看不见的绳子拉扯。

“诶!蛟哥,醒醒,快醒醒,看妹子去啊!”

王蛟有些艰难的睁开眼睛,他忘了昨晚做了什么梦,但是觉得全身有点麻,尤其是脖子那块。

“别瘠薄催”

李豹愣了愣,他觉得王蛟的音有点不大对劲,但是有说不出来,只好挠了挠头。

“行,我外面等你”

屋里王蛟抬抬胳膊,骨骼发出伸展摩擦的嘎吱声,他有些不寒而栗,抖了抖嘟囔一句:“不能要感冒吧?”

穿上衣服出门买个咖啡和面包当了早餐,就和李雷往教室走了。进去教室的时候老师刚来,但他一打眼就看见阶梯教室的窗户边坐着个白衣的美人,周身气质缥缈如仙。乌发如墨,在稀薄的阳光下泛着光泽,皮肤白皙却不显得苍白,嘴唇带着浅浅的粉调,鼻梁高挺秀丽,眼睛真如书上写的那样。

“像是一碗白水银里放着黑水银”

卧槽,王蛟忍不住在心里暗骂一声。如果说宋文丽是好看,那种小女生化妆之后的可爱好看的话,那么这个妹子就是绝色了。美人似乎察觉到他的视线,他赶忙想转眼,然后哪美女却对他一笑。

王蛟像是被蛊惑一样抬脚就往她身边走去,连旁边李豹“哥你要不要这么主动啊”的声音都忽略掉了。他只想坐在她旁边,哪怕就是坐着也好。

她眨了眨眼,似乎有些惊讶王蛟会过来,微微展颜一笑,嘴角挽起柔软的弧度,带着点我见犹怜的小心翼翼。

“同学?我昨天怎么不记得看到你?”

王蛟咽了咽口水,眼也不眨的扯起谎来,“我昨天感冒了,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啊?小爷姓王名蛟。”

“啊,你好呀!”她的眼睛弯了弯,“我叫兰兮。”

跟着王蛟坐在他们后面的李豹不知为何,感觉到一阵从心底升起的寒意,好像那个美得不可思议的兰兮是什么恐怖的东西带着强烈的威压,而王蛟是个摆在餐桌上切割好的血淋淋食物那样,不过很快他就把这个荒谬的想法忘掉了,老师的课太过催眠

说来也怪,自从王蛟认识兰兮之后,就再也没做过关于宋文丽的噩梦,也没有睡不醒的感觉。所以他更是天天与兰兮一起,恨不得除了晚上见不到她之外,其他时候都能看见她。王蛟忽然想起山上老和尚说的话,他神经兮兮的捏着那张符。

难道那老秃驴说的人是兰兮?他的心里猛地窃喜起来,决定那天找个好日子和兰兮表白,为此他仔仔细细的逛遍了所有戒指店,最终选了款带着细细嵌着碎钻石的紫色宝石戒指。

表白那天的夜色极好,他早上想是在学校的操场上摆满了巨大的心形蜡烛然后叫兰兮出来,还是花钱租个乐队请兰兮在露天的酒店里看着月色,自己借着月光表白,又或者普通的请她看一场包场的电影,然后单膝跪地表白。

思索了很久,他问李豹:“你说表白是按照传统套路还是能上电视的套路?”

李豹一愣,他艰难的想了一下。

“能上电视的套路吧,女的不都喜欢轰动吗,不过蛟哥?你要和谁表白?”

王蛟一愣,然后笑起来“李豹你是不是傻,我还能跟谁表白,兰兮呗”

“...兰.......兮......?”李豹迟钝的眨了眨眼,茫然的低声自问:“她是谁啊....?”

王蛟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他。

“兰兮啊!你是不是傻了?我未来的老婆,你说的大美女。”

李豹像是恍然大悟的样子,点了点头,眼神倒是越来越空洞,他慢悠悠的吐出了一句话来。

“公子你要娶她啊?”

“李豹.....”王蛟有些无语,“最近少看古装电视剧。”

“啊啊!啥我才没看电视剧?”李豹像是清醒了一样回道。

“行了蛟哥,我晚上给你助威去,好好表现啊哥!”说着他拍了拍王蛟的肩膀。

“不过会不会太快了,文妹儿刚死不到一年呢还......”

王蛟奇怪的回一句。

“文妹儿是谁?”

李豹觉得自己的喉咙里塞了一团棉花,脑子里又灼热又模糊极了,他摆摆手

“没谁,我记错了。”

“别在我大喜的日子说这些啊...”王蛟有些奇怪的嘟囔一句,给兰兮打了个电话。

“喂,蛟哥?”

电话那头传来兰兮柔美的声音,他心神一荡,对兰兮提出了邀约,她略微犹豫了一下,声音似乎都带上了一点恍然的笑意。

“好呀,晚上六点之后,我在那儿等你。”

王蛟登时觉得自己都飘飘欲仙了起来。

与之相反的是警局,满脸胡茬的老警察开膛破肚的,皮肉都被撕开的躺在验尸房,新来的上级警察似乎不习惯这样的场面,拿个袋子大吐特吐。

“那个.....sir...这是这半年来第八起案件了....都是被老式皮卡撞死,受害者几乎都没有临近亲属....”小警察弱弱的捂着鼻子,声如蚊的报告着。

“那个车呢??!!”

“检查结果全是土的结构,好像是泥捏的车那样。连指纹都没有!”小警察都快要哭了出来。

上级警察擦了擦嘴,抹掉额头上因为长时间呕吐的冷汗。

“交给上面的上面吧”

当晚的校园,王蛟是异样的激动的,他心里仔仔细细的想着兰兮,没有一点的不好。识大体,好看的不像凡人,温温柔柔的从来不发脾气,简直是完美的初恋和值得携手一生的人。不过有个念头在他脑海里萦绕不去,为什么这么好看的人,没有一个注意到她的呢?

这个念头越来越大,王蛟捏着点蜡烛的打火机,脖颈上的符咒微微垂落下来,他蹲下来点燃最后蜡烛,忽然有风吹来,一个没注意,蹿起的火苗把符烧的一干二净,手忙脚乱的灭了火,整理好衣着之后,他抬眼。

兰兮穿着浅粉的裙子,像是分花拂柳而来。

“我我我!我心悦你!同我一起吧!”王蛟心里暗暗叫苦,说的这是什么话,跟看多了古装言情的蒙头小子那样,小心翼翼的抬头看兰兮。

那人的脸庞在摇曳的烛光下半黑半白,出奇的好看,他只听到她笑了一下。

“好呀”

轻飘飘的一句话落下,王蛟有些恍然,连手中紧握着的戒指都掉进土地里消失不见都没注意,这时候李豹猛然的跑了过来,速度快的就像一只豹子,他死死扯着王蛟跑到远处。

李豹那脸隐隐泛着青色,他慌张极了的把王蛟扯到安静的地方,探头探脑半天看看周围没人,才小心翼翼的悄声说:“阿蛟!你快离开那个女的,快点,来不及了!”

王蛟有些暴怒,但是又很奇怪的压抑了下来,他瞪着李豹。

“那个女人啊,诶我说你是不是也喜欢兰兮,可别乱说话,她是兰兮不是什么那个女的!”

李豹突然浑身一震,他颤巍巍抬头,看见王蛟身边的女人,在他的眼里白皙的可以隐约看见皮下泛紫血管的美得诡异的女子,正小鸟依人的挽着王蛟的手臂,好像是她一直在哪里一样。

“那个女人啊?豹?”她柔柔的问,鼻息之间都泛着凉气。

“兰兮,你怎么.......?”

王蛟看着她的脸就一阵迷茫,忘了要问什么。

兰兮歪了歪头,露出笑意来,像是在讥讽什么,她抬手挽了挽耳边的头发,抬手朝王蛟眼前一晃,王蛟彻底忘记要说什么了。

他看向浑身冒着冷汗似乎要虚脱的李豹,正经的说道:“我发誓,此生都不会离开她的,你就别闹豹子,我不清楚你有什么目的,但是你别掺和,咱还是朋友。”

李豹颤了颤,似是悲哀又好像解脱的叹了口气。

“我救不了你了,公子”

他浑身放松的走开,嘴里似乎还哼着诡异的调子。

但王蛟可没工夫在意他,他激动地看着兰兮。

“你答应了!?你答应我了?我一定会对你好的。”他抬手搂着兰兮,感受着怀中的软玉温香,兴奋地不能自已。

回到家的王蛟发现李豹的行李都消失不见,却也不觉得奇怪。他想了下,把兰兮接了过来一起住,并指天发誓自己不会做什么的,只是想和兰兮生活在一起而已,可是谁又信呢?

兰兮似乎有些害羞,面上都泛起浅浅的樱花粉色,她犹豫了一下点点头,含水的眼睛只看着他一人,说给她几天思考的时间,收拾行李。

王蛟忙不迭的点头说好,把钥匙给了半推半就的兰兮。

隔几天他接到一个电话,要他去警局一趟。

浑身泛青的李豹僵直的躺在停尸间,他有些惊悚,因为心里半分难过的滋味也没有。看着李豹的尸体感觉就好像看着一个木头,警察匆匆的问他是否是死者的朋友,说李豹突发心脏病死亡,看他愣神的样子还以为太过悲痛,还劝他不要难过。

“唉....一年还没过就死了女朋友和兄弟...小兄弟你别太难过啊,生死有命的...”

警察拍拍他的肩膀,收拾收拾准备走了,却被王蛟一把抓住。

“女朋友???!”

警察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是啊半年年前被老式皮卡撞死的,叫什么文丽?”

王蛟后退一步,跌坐在地上。

“想起来了呀。”似乎耳畔有冰凉的女声幽幽叹息

他觉得声音有些熟悉,转念一想忽然发起抖来,是兰兮的声音!

猛地回头,身后是李豹的尸体,他推开警察猛地站起来,跑了出去,冷汗顺着额角滑下。跑回家里死死的锁了门。他急促的喘息着,顺着门框滑下来,头颅垂下去,落入眼帘的是一双精致雪白的赤足,青色纤细的血管依稀可见。

王蛟颤栗着,缓缓抬头,寂静的空气里骨骼摩擦的咔嚓声尤其明显,他的额头暴起青筋,眼眶赤红,他看见一脸微笑的兰兮,她旁边放着李豹死不瞑目的尸体,宋文丽被车撞的血肉模糊的尸体,还有不知多少年已经破碎的一具白骨。

他看着面前穿着唇色像是凝固的血一样,穿着红色嫁衣赤着足的兰兮,她还是笑着,黑色的瞳仁像是旋涡,嘴里优雅的,一字一顿的,像是古代女子那样的腔调的。

“公子,奴可好看?”

“为何公子可以活的这番恣肆呢?”

她的头发高高缳起,上面带着金银宝珠的头饰,如同待嫁的新娘。

“你......你....你是谁!”王蛟的神经紧绷着,稍微的刺激便会崩溃

兰兮身后的宋文丽像个小动物那样到处爬着,腥臭的血液在空气里蒸腾,李豹四肢着地,和豹子一样坐着,青色的脸翻红了起来。

“不知公子可还记得山鬼?”兰兮哀怨的看着他,怜悯极了。

“山......鬼?”王蛟的喉咙里艰涩的吐出这两个字。

“就是那个乘着赤豹,文狸跟随的山鬼。”她蹲下来,尖锐的指尖划过王蛟的脸,血液从划口流淌......

“奴家等了好久,总算等到公子转世......”兰兮展颜一笑,似乎是真正的欣喜。

“就讓奴家看看,公子的心是不是红色的吧.....”这是王蛟在心口传来剧痛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后记:

很久以前,有公子蛟,听闻山中有神女,便起了思慕之情,便带着侍女文狸,随从赤豹上山,以望见神女一面,一诉衷肠。神女感其诚心,便于他论诗谈赋,日久生情,并将文狸赤豹二人化成山中神兽,赤豹忠心耿耿自然应下,文狸爱慕公子蛟本是不愿,但神女可赋予公子蛟长生,便应下。

公子蛟见此女把人变成精怪,起了恐惧之心。更何况再美之人日日望着也渐生无趣,何况山中无人,便寻个由头下山寻花问柳。

神女不知,只当公子蛟离去,日日哀怨叹息。

不知几百年过后,战争响起。公子蛟被敌所擒,心生一计。

言:吾知山中有山鬼与神兽赤豹文狸,山鬼食之长生,普天之下唯有吾知其所居。

贼众欣喜,便讓公子羽引诱山鬼。山鬼以为情人终归,披以嫁衣相迎,却不知.....

被擒,神女暴怒,放下诅咒。

夺取公子蛟长生,文狸赤豹相殉。

贼众转生即被杀,公子蛟好运,靠文狸赤豹逃出生天。

却被神女化作的山鬼用车撞死,尸骨尽碎。

此后公子蛟与贼众等人入轮回。

转世即被杀,均惨死。

我愛短文學網首發
  • 猜你喜欢

    栏目推荐

    热门关注

    延伸阅读